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窥星残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窥星残录

李大善仁

  • 玄幻

    类型
  • 2020.01.03上架
  • 3.09

    暂停(字)

15位书友共同开启《窥星残录》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光头师兄?

窥星残录 李大善仁 2080 2020.01.05 16:12

  黑水城是后陆唯一的城,说是城,其实最早就是一支戍边队伍的军营而成,后陆荒芜且寒冷,又因常年与北夷战乱,军队损失严重,北陆帝国不得不经常将一些犯罪之人流放至此,名为流放,实为充军。而流放之人大多并非大恶之人,又兼有家室至此,遂逐渐衍变成一城。

  近几年来因北夷质子和猛人城主使然,使得这个边境小城变得安定祥和,虽气候依然恶劣,但两国的通商已然将黑水城当做了一个交易的口岸,北夷需要北陆的盐茶铁器之物,北陆喜北夷的马匹皮毛,通过黑水城这些物资在悄悄的互市,文帝初闻之也没有多言,只是说了一句“随他去吧”,似有默认,两边都各自安好。

  二牛瘦弱的背上背着一个同龄的孩子,在王大疤子的眼中甚是滑稽,远远的就戏谑道

  “呦呦呦,这是你那窝囊老子哪里给你生的乞丐弟弟?哈哈哈......”

  二牛头也不抬的说“这是你爹!”

  “哎,你个瘪犊子,今天鱼也没有凿回来给爷,却捡个乞丐回来,今天不教你手段了啊”

  “爱教不教!”二牛鄙夷的说。

  眼看二牛从身边经过,王疤子就要伸手去拉住他背上的少年,待刚要伸手却陡然觉得一股寒气笼罩过来让他生生止住。

  别看王疤子只是一区区小卒,但也是多年与北夷的战斗中存活下来的,战场上练就一股对危险的敏锐之感,这才让他安然至今,现在与北夷已然交好,平时里都不怎么盘查城门来人,管他北夷还是北陆,有小酒喝,有小鱼吃,还能逗逗小孩子,这就是王疤子理想的生活,这也是天弃山下那些已经永远留在那的同袍们的理想。

  一愣神的功夫,二牛已经背着那少年走远了,王疤子哑然一笑,可是自己真的老了,居然对一个小孩能生出这般警觉,对着走远的二牛喊道“今日的鱼先欠着,明日多带些来”。

  “他很不错!”背后的少年说

  二牛一愣“你说刚那个王疤子?切!就是个兵油子,天天骗我的鱼吃,还不教我猎技!”

  “猎技?以后我来教你”,少年闻言不紧不慢的说。

  “你?还是等你有命再说吧,你这腿别和我爹似的也丢了去,再说咱真的就这么去城主府?”

  “你的意思是买点礼物?我没有钱”

  “我去,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换个话题,你叫什么名字?“

  “我父亲说我在这里应该叫万七,为顺口你可以叫我七万”,少年略一思索道。

  “七万,我去,这真真儿是个好名字,你家人还有谁?”二牛随口问到。

  “大概是没人了”

  “还真是单吊七万”

  .........

  两个少年就这样一问一答,一个背负着另一个缓缓的走向城主府,路边的人们在这个城见过了太多的怪事,根本没人留意。

  背上的少年在走到街道尽头之时突然扭头向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黑水城门,目若星辰。

  黑水城楼之上的一扇木窗后,黑水城守辛离目送着两个小孩走远,于怀中拿出一个小纸筒,捻出一张小纸条,在上面写到“确认人已到黑水城,经查,野狼谷白狼已毙,来人腿部重伤,无大碍”,放入小筒,点火蜡封,系于鸽足,扑楞楞的向南飞去,眨眼间没了踪影。

  二牛负着少年走到了城主府门前,看着眼前的场景,身后的少年似有疑惑。

  一短荆棘扎成的篱笆墙,没有门,墙后是三间破旧的黄泥土胚屋,门窗倒是完整,院子里也打扫的干干净净,唯一亮眼的院中有一个紫檀木的躺椅,但是,上面还躺着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少年,在如此冷的天却打着赤膊,裸露的皮肤泛着古铜色,跻着一双木屐,破旧的裤子吊着脚腕,脸上覆着一本书正睡的香甜。

  “二牛,你确定你没走错?这是城主府?”

  “嗯,这真的是特么的城主府,没错,就这么破!”

  “你好,我叫别浦,你可以叫我师兄,或是皇子殿下”躺椅上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站到了他们面前,对着还在二牛背上的少年说。

  少年没有说话,平静的看了看眼前的这个有着淡蓝色眸子的皇子顿了顿说

  “发型不错”

  不及回应然后一拍二牛的背说“背我进去,我困了。”

  二牛貌似对这个尊贵的皇子极为不感冒,自顾自的背着身上的七万向着屋里走去。

  身后的别浦摸了摸自己光光的脑袋自言自语道“小师弟还真的有眼光哎!”

  二牛将少年放在床上后,气鼓鼓的向外面喊“哎!那光头皇子,这人我给城主大人送来了,你赶紧给他找郎中看看腿,还有,你以后不准打劳资妹妹的主意,听见没?”

  那叫别浦的似与二牛也极为熟络,慢条斯理的应着

  “了然了,大舅哥”

  “卧槽,要不是我打不过你,我早就打烂你的眼了”二牛气急道。

  “你也觉得我的眼睛好看是不?我跟你说,不是我吹,这黑水城的小娘子见了我没有不动心的,就你那刚出生的妹妹,待个几年不定就跟我回冰临城当小老婆了”別浦得意的说到。

  “屁,你那皇帝老爹早就忘了还有你这么怪胎儿子了,给你生了一大窝的弟弟妹妹,接你做甚”

  別浦一听这话如被踩了小尾巴,挥着拳头就要揍二牛,二牛早就撒丫子跑了,一边跑一边喊

  “小七万,过几天找你来玩!”闻其声已不见其人了。

  待別浦回到屋中,床上之人已经沉沉睡着,腿上的伤口虽然触目惊心,但看得出已经被他仔细的处理过,抹些金疮药,不出几日就可下床。

  別浦仔细的端详着眼前的少年,闭着眼的少年毫不出众,生的极为普通,眉心紧促,就算经过了三日三夜的奔波依然保持着一触即发的状态。

  这就是师父要他竭力帮助的人,是他以后回归冰临城登大位的臂力吗?

  别浦自床头取出一物,用手指甲轻轻划了几下,将粉末叩入香炉之中,烟雾弥漫开来,屋子里弥漫着一股香甜的气味,只见床上少年的眉头渐渐的舒展开来。

  “睡吧,小师弟,以后我来守护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