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窥星残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将你小弟弟交出来

窥星残录 李大善仁 2188 2020.01.10 01:34

  “一月就要淬体中期?开嘛玩笑,你师父脑子瓦特了么?”

  别浦大晚上的不睡觉在别浦屋子里转来转去,一边转还一边嘟囔着。

  “你看你师兄我,三岁淬体初,五岁淬体中,七岁即将大圆满,我这等天才你们北陆人岂能比拟?我是仪表堂堂,刚正不阿,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别浦殿下哎,就这被师父见天儿撵的和兔子似的,揍得跟花儿一样,各种大补汤天天涮着,才堪堪到如此高的境界,就你这这小身子骨再连着训几天我怕你都散架了,真的,还淬体中期,我看你是锤体肿器,天天挨师父锤!”

  听着别浦在那嘚吧嘚吧的说,方弃不气反笑,也不应着。

  “师兄,师父呢?你这不回你屋在我这里嘴碎的和个妇人一般,就不怕师父听到揍你?”

  “师父不在!说起师父也是真让本殿下憋屈!”别浦气鼓鼓的说。

  方弃听这话对着别浦竖起了大拇指,“哈,你今日当真是淬体液泡多了皮痒痒哈!服!一会挨揍的时候别喊我啊”

  “小师弟你和那柔姐姐熟络,你说说,咱这鸟不拉屎的黑水城好不容来个这么水灵的美人儿,我觉得我的春天来到了,但看着模样这小娘皮是想当咱师娘,明着奔着你小弃弃来,实际是看上咱那师父了,你看她那见了师父的样子,老鹰立马变鹌鹑,一口一个老师的叫着,着实来气!”

  “你当真牛叉,敢和师父抢师娘!让师父要是知道把你揍回你娘肚子里!”

  “别和说我娘,没娘!”别浦好似又被踩了小尾巴,气的直跳脚。

  正当此时,只听见外面有人骂骂咧咧的喊着道:“他娘的!让你给劳资跑,你以为你跑这里劳资就不敢追你了吗?你娘的!出来!”

  别浦闻声腾的就炸了,师父欺负我就忍了,这他仙人板板的还找上门儿来欺负来了!

  出门向着嘈杂之处就喊“哪个嘴巴这么臭?是谁家茅房塌了么!”

  方弃也奇怪这谁这么大胆敢在城主府门前骂街,甫一出屋就看见二牛嗖的钻了进来,边藏边说“哥哥哥,我的大哥,江湖救急,就说没见过我!”滋溜就钻床底了。

  这惊的师兄弟俩面面相觑,只见篱笆墙外一伙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在挺着膀子向里面骂,这被骂的不是他们是谁。

  别浦迈着虎步卡卡卡的走上前去道“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来城主府闹事!”

  “你闪一边儿去,再叨叨赶明儿让月城主把你扔天弃山那边儿去!你动我们一个试试?”

  领头的一个少年趾高气扬,不甘示弱的说。

  “哈呀,你们跟我这拔份是不?今儿你们的月城主可不在,我先揍了你们,大不了明天我再挨顿揍!”别浦牛一边牛叉的回应,一边悄悄的附方弃耳边说:

  “师父不让我和黑水城的人打架,一次打了一架揍得我半个月没下来地......老狠了....”

  一边又咋咋呼呼的说:“这我师父新收的徒弟!武功一个打你们一群!不信你们再往前走试试?”

  方弃闻言真想锤死这个嘴巴比啥都快的货,不得以硬着头皮向前面那领头的少年问“各位好汉不知这是为何在此吵闹?”

  “你就是城主收的二徒弟?”

  “正是在下?”方弃心想自己都这么出名了吗?

  “把你小弟弟交出来!对!把你小弟弟交出来!交出来!”后面十多个少年还带着棍棒,一通喊!

  方弃猛地被他们这喊声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下面。

  “哎呀,不是那儿!是那刚进去的二牛,秦牛牛!”别浦悄悄的在方弃耳边说,心想着小师弟不是来自大城市么,怎会如此不经吓,心下后悔将他推了出来。

  “噢,原来各位好汉是找那秦牛牛是啊,不知我这兄弟如何得罪了各位,在此我先给各位大哥陪个不是!”方弃突然正声道,还呲着一口大白牙对着这伙人笑呵呵的。

  “算你识相,赶快把他交出来,秦牛牛这厮今天偷了我们东城地盘的鱼,说好寂河那老树西面是他西城的,东面是我们东城的,他不讲道义,偷了我们的鱼还狡辩,说是送城主府的大哥了,他大哥就是城主新收的二徒弟,算是我们孝敬的!我呸,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方弃和别浦一听,心底暗骂二牛,早上刚吃的那几条鱼干都长毛了,还是他俩从二牛口袋里搜刮出来的,就因为这二牛就给引来了这么大一股祸水!

  “哈哈,各位稍安勿躁,不就几条小鱼么,咱们交个朋友怎么样?”方弃还是乐呵呵的说。

  “交朋友?谁和你们交朋友,仗着城主了不起啊,有娘生没娘养的.....”领头这个少年没等说完,突然觉得身上一股凉意袭来,不自觉的裹了裹身上的大棉袄。

  “好说好说,既然这样,咱们去后院,秦牛牛在后院,我带你们去找,嘿嘿!”方弃呲着一口大白牙,带着丝丝阴冷,而一旁的别浦也暗着脸没有动静。

  “就你们这破地方还有后院,走,兄弟们,揍死这个残废的儿子!让他以后再偷咱们的鱼....”

  乌央乌央的一伙人跟着方弃和别浦就进了城主府的后院。

  “这不是树林么,秦牛牛在哪呢?”领头的少年狐疑的问。

  “就在那里面,刚刚被我捆了,准备给大哥们赔罪”方弃笑着说。

  十多个少年就这样呼呼的进了林子。

  “师兄,开整!有事师弟我兜着!”方弃咬着牙狠狠的道。

  那十多个少年都没明白咋回事呢,吃痛之声就响了起来,噼里啪啦,此起彼伏!

  别浦一天的怨气,方弃连日的怒气,就此撒将出来.......

  也就半柱香的功夫,方弃和别浦俩人伸着懒腰就出来.

  “舒爽!”俩人不约而同的喊了一声,对视一眼后,两人面对面伸出右手在空中“啪!”的击了一掌!然后哈哈大笑,身后的林子里呻吟声一片.......

  “哎,师兄,这揍人的感觉着实不错啊,怪不得师父乐此不疲”

  “恩,我揍你也揍的很爽!哈哈”

  “你等着,老子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揍的你和那林子那群猪一样”

  “哎哎哎,谢谢大哥,谢谢二哥,我秦牛牛得兄长二人乃是修了三辈子的福分,大哥二哥请收下小弟的膝盖!”看见事情了了,这二牛不知道从哪里有跑了出来,贱嗖嗖的说!

  师兄弟二人又齐齐的喊道:“滚!”

  “得嘞!明天给你俩带鱼干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