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窥星残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我是魂修?

窥星残录 李大善仁 2094 2020.01.06 00:32

  别浦放在香炉中的是梦魂兽的腹香粉末,类似龙涎香,但比龙涎珍贵许多,是魂修提高自身魂力的必备佳品,对普通人有安神之用。

  床上的少年突经家族变故,连日奔逃,又在野狼谷遭遇白狼的围猎,身受重伤,好不容易将将逃了出来,心神和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损耗,若是寻常人就算有八条命也撂在这路上了,何况还是一个不足六岁的孩子。

  在这片永恒大陆世上修者分为两种。

  一为炼体是为武修。武修按修炼的境界的不同分为淬体境、炼骨境、凝血境和净髓境四大境,各个境界又详细分为初期、中期和后期三大阶段,每一个阶段普通武修都是几十年无法逾越,大多数人连普通的淬体初期都难以窥探,无法成为一个修者。体修很难,除了要有适合的功法之外还得有药液和丹药作为辅助,一边在不断突破人体极限的同时要缓慢修复遭到破坏的组织,在破坏与修复中缓慢进阶,这个过程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持,除了强大的门派和宗族,普通人就算是有极高的天赋,没有后续的支持是无法修炼的,最终也只能在修者门外徘徊,一辈子只是一个身体强壮的武者罢了。

  二为炼魄是为魂修。魂修同样按修炼的境界分为聚精境、化魄境、入神境和融魂境四大境,也同样按照魂力等级分为初、中、后三阶段。和武修不同的是,魂修必须要求有天赋属性,不像是武修没有天赋靠着勤奋努力和大量的丹药也生生能砸出个修者,而魂修没天赋硬要修炼的话只有精神奔溃变疯一途。同样的魂修也要有丹药浸润神魂辅助修行,针对神魂的丹药药材更是可遇不可求,这就让魂修在这个世上少之又少,再加上魂修体魄都较弱,在修者的战斗中更容易折损,所以各大宗族也很少培养魂修。

  在武修和魂修之外有药修和鬼修,但这样的修者大多神秘异常,只是存在于修者异闻录和门派传说之上,就算有也是在初境上停滞不前,没有太大的用处,更不被修者所推崇。

  方弃这觉睡的无比香甜,在梦魂香的加持之下在梦中迟迟不愿醒来,他看到了金陵城,看到了方府,看到了望星台,看到了爹娘,看到了还在蹒跚的自己,看到了月亮和星辰,看到了这个星辰之下的大陆,更看到了整个黑水城,在城门口的王大疤子在倚着城墙唱军中小调,城西的二牛在抱着他的小妹妹哼小曲儿,一个黑影从黑水城外飞掠而来,黑衣黑履黑伞,待方弃要仔细看看这个黑影时,他停住了,头也不抬的用伞尖于虚空一点,天空中的北辰骤然一暗复又明亮,方弃脑中一紧忽的坐了起来,吓得床前正在端详他的别浦险些将手中的香炉扔掉。

  “我滴亲娘咧,你怎的起这么猛,师兄我就看看你,没想非礼你,看你吓的这样!”

  看着别浦手忙脚乱的样,方弃鼻子一皱,说“梦魂兽香?”

  “挺识货嘛小师弟,这可是师兄我上茅房都舍不得点的宝贝呢,便宜你了。”别浦没个正形的说。

  方弃没理这个蓝眼睛的秃头,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心中怔怔的还在回想着刚刚的梦境中那伞尖的虚空一点。

  正在这时,刚还在调笑方弃的别浦突然向着身后弯腰一揖说“师父安好!”

  方弃忙的抬头一看,目光一紧,身体紧绷起来。

  黑衣黑履还有那渗人的黑伞,这不就是刚刚的梦中之人么!!!

  “不用紧张,我名月白,那白狼是你杀的?”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方弃果真全身放松了下来,这个人就是别离时父亲让自己去找的人,他对父亲的话深信不疑,虽然父亲一再交代不让他在别人面前显露自己的能力,但对于月白他是丝毫没有保留的,不仅仅是梦中那一幕,而是父亲说到月白这个名字的那份笃定。

  方弃遂低眉垂眼的答到:“是,它先动的嘴.......”

  月白一时语塞,顿时头疼无比,心道方知这货生了这么一个怪胎甩给自己了,来日方长,和别浦这个更是怪胎的货混在一起要让他多糟心,想想就头疼!

  “可惜我饲养它多年,被你这么不明不白的杀了”,月白没头没尾的留下这么一句话转身拂袖而去。

  “别浦!收拾下柴房,以后你住那!”

  只听见院外的别浦哀嚎“为什么?为什么?师弟他刚来就雀占鸠巢!我不服!”

  “拢共就三间房,要不你和他睡一个被窝?”师父的话中充满了不满。

  “那....那.....那弟子还是住柴房吧”别浦无奈的答到,并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床上的方弃。

  “我是客人,并且我受了重伤”,方弃不得不赶忙回道,刚刚一觉睡得极为舒爽,他是一个认床的人,所以这个床就是他的了。

  “别浦、方弃,以后你们俩个轮流做饭”师父说了一句就没了下文。

  别浦闻言一阵欢呼,终于可以暂时摆脱灶娘这个差事了,可他还是高兴的太早,因为他没见到寂河边生食鱼肉的方弃。

  别浦一会的功夫就收拾妥当了,因为本也没什么家伙什,在方弃屋子中搜翻他的那些破书,大言不惭的说自己如何学问高深,学富五车,啥也没有就剩下这些书了,当方弃从被褥底下拿出几本男女绘本在他面前晃了晃之后,海吹的别浦才赧然的将绘本小心的收了起来。

  “业余爱好,业余爱好,哈哈哈....”

  北夷民风彪悍,男女之事向来不太避讳,不像北陆这边遮遮掩掩,别浦这货没在北夷生活几天,这方面倒是聪慧的很。

  “哎对了,小师弟你是魂修么?”别浦问。

  “魂修?那是什么?”方弃狐疑的问到。

  “哎呀我滴娘亲咧,以后出去别说是我别浦殿下的师弟,丢不起这人!”别浦觉得无比闹心,跟小师弟交谈往往是怼的心疼。

  别浦从他的一堆杂书中翻出一本《修者的自我修养》丢给方弃,抱着一堆书回柴房去了。

  方弃在翻了许久这本如别浦一般扯淡的书之后才知道,自己那能力叫做魂力。

  “原来我是魂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