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窥星残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兴奋的殿下

窥星残录 李大善仁 2017 2020.01.08 16:10

  黑水城的百姓还在睡熟,整个城静悄悄的笼罩在黑暗之中,打更人都去睡了,只有远处的城墙上偶有闪烁的灯笼。

  别浦带着方弃从城主府出发,沿着黑水城开始夜跑。

  “师兄哎,我这腿伤还没好你就给我绑这么重的沙袋,是不有些过分”

  “师父说你那伤不碍事,早好了,明显是不想做饭,我觉师傅说的对!”

  “这都被他看出来了,那师父为啥不跟咱们一起跑?”

  “你难道想被师父在后面边追边打?”

  “师兄哎,咱们修炼难道不应该有个秘籍啥的么?”

  “没有。”

  “师兄哎,难道咱们这么练跑步就能淬体大圆满了吗?”

  “你今日怎的如此话多,不是咱们,是你!待会你就知道为什么要跑步了,嘿嘿.....”别浦笑的阴森森的。

  这大晚上的,看着眼前绑着上百斤沙袋已然依然健步如飞的光头,让方弃觉得这个修炼之路看起来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太阳渐渐越过了地平线,别浦带方弃沿着城墙根儿整整跑了两个时辰,回到院子里,只见在太阳的照耀下,方弃全身冒着白气,仙雾缭绕,哈哈的喘着粗气,反观别浦,脸不红心不跳的,跟没事人似的,让方弃一度怀疑刚刚和自己跑的人是不是师父给自己下了幻术,可是师父是武修呀。

  月白躺在躺椅上,用一种嫌弃的眼光看着汗流浃背的方弃说:“你这身子骨也太弱了些!那小白狼怎么会着了你的道儿,真是没用的畜生!”

  方弃听的直翻白眼,心道:“莫非让那货把我吃了你就如意了?”,嘴上说:“还请师父不吝教诲!”

  “别整这些没用的景儿!你小子心里头肯定骂我呢,你那老子还能生出什么省心的小犊子!”

  “别浦,带你师弟去后院儿,你知道怎么办”

  “好勒!,师父您放心,我一定让小师弟满意!”别浦不自觉的笑出声来,显得兴奋异常,好像等这一天好久了。

  “后院?您这巴掌大的城主府还有后院?”

  “聒噪!屋后的林子就是!”说完左手照着方弃一挥!

  方弃只觉得自己又被那白狼衔住了一般,胸口如遭大石撞击,騰的飞出去五六丈远!

  待他抱着肚子从尘土中艰难的爬起来说:“师父你这是要打死我么?”

  只见月白又扬起了右手........

  “哎哎哎....徒儿知错”,不待师父动手,方弃一溜烟的跑向林子里摩拳擦掌等待自己的别浦去了。

  躺椅上的月白望着比兔子还跑得快的小徒弟,心中乐开了花。

  方弃不由得悲从心起,现在的他就是那砧板上肉,锅里的饭,网里的鱼,自己的到来是给这俩常年守在黑水城的变态师徒来逗乐的!

  他哪知这仅仅是开始........

  “师兄咱怎么练?要跳高?跳远?还是举重?”方弃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尘土一边问别浦。

  只见别浦一改嬉笑之状,面对方弃立身站好,抱拳一揖道:“在下北夷别浦,师从北陆月白,今年七岁,淬体境中期七层,望赐教!”

  方弃立即心生警觉!面对标枪一般的别浦,他能感觉到,这货正经起来比那白狼要强大的多!

  “哎哎哎!等等!壮士,好汉,大师兄!”方弃急忙摆手喊道。

  别浦狐疑的问道:“做甚?”

  “你今年才七岁么?咋长这么大个子?话说你都马上淬体大圆满的人了欺负一个还没.......哎呀.....你这光头还真打呀.......哎呦......师父救命!........”

  根本不待方弃说完,别浦脚下一动,闪身过来对着方弃腹部就是一脚!紧接着就是一套组合拳,拳头带风,脚下带劲,隐约间还透着风雷之声!

  方弃本来想着用拖延战术,别浦却不吃这一套!上来就是自己从小到大最熟练的风雷拳,方弃仓促之下挨了好几拳,拳及之处疼的火烧火燎!

  面对别浦的猛烈攻击方弃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一边喊一边跑,在林子里用树木作为遮挡,兜着圈子,不时地被追上来的别浦一拳一脚的揍在身上,疼的龇牙咧嘴又不敢停下来!

  别浦在方弃身后追的兴起,舒爽的难以言表,这么多年来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找个人来虐了!以往都是自己被师父追着跑的份,今天突然这角色换到自己身上了,兴奋的直跳高,哪里还能顾得上方弃的疯言疯语,半刻都不想等待,就想痛痛快快的揍一顿眼前跑得比兔子都欢的小师弟!

  只见那树林之中的飞鸟都惊得纷纷飞了起来,野兽们都躲得远远的,这动静太大了,这叫声太惨了!

  两个时辰后,方弃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喘着粗气,七窍中没一处不淌着血,身上已经记不得挨了多少拳!

  别浦在一边倚着大树,嘴里无聊的叼着一截小树枝荡笑着说:“小师弟,就半炷香哦,我这套风雷拳还没使完呢,师父教我的三十二路拳和七十一路腿法我让你慢慢都看清楚了哦”

  方弃艰难的咽了下嗓子里涌上的血道“师兄,能不打脸不?”

  “不能!”别浦斩钉截铁的说。

  “别浦!你大爷的!”方弃怒道。

  “嘿嘿,我都不知道我大爷是谁,你扯开了骂!”别浦阴笑着摩拳擦掌的往前走。

  “哎哎哎!没到时间呢!哎呦.......”树林中的惨叫继续。

  远处的黑水城居民仿佛对这声音充耳不闻,只有城西的二牛有点不解的自己念叨“今天的城主似乎揍那北夷皇子揍的惨了些,难道是光头这厮欺负小七万惹恼了城主?不行,我得去看看!“

  二牛姓秦,名牛牛,人们开始牛牛、牛牛的叫的挺得劲,后来二牛长大了点觉得自己一个大男子汉叫牛牛这个名字有些羞耻,遂改名让大家叫他二牛,大家一想也对,牛牛不就是两个牛么,二牛就二牛呗,正好这货也爱吹牛,吹牛的水平在这黑水城仅仅次于那城门洞子的守卫王疤子。

  说起王疤子,其实人家也是有大名的,叫做王大龙!

  

举报

作者感言

李大善仁

李大善仁

我觉得王大龙这个梗要凉!!哈哈

2020-01-08 16: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