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窥星残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帷幔渐开

窥星残录 李大善仁 2204 2020.01.11 00:01

  端木柔离开两人之后径直就去找月白了。

  “怎得如此之快?你别舍不得磨炼方弃,昨天幸亏你发现的及时,若是再晚些时候稍有差池!让你我以后如何面对兄嫂!”

  月白对端木柔这么快就结束训练有些不满!

  “老师,我觉得我们对小弃的方向似乎错了......”端木柔欲言又止,怯生生的看着月白。

  月白一怔,问道:“你可有什么想法?”

  端木柔遂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说与月白,当月白听到方弃居然一道伤口都没有也惊诧了!

  他也算是端木柔的半个师父,对于这位天之骄女,月白在书院一次授课上就对着大家说过,若自己在他们这个年龄遇上端木柔也毫无胜算,可见对她的评价之高!端木柔当时年仅十岁已然触摸到炼骨境的边缘,一把青魰剑打的整个学院都没有对手,而当时作为他们老师的月白才勉强进入炼骨中期。

  而今天的端木柔比之当年书院的自己已经不遑多让,方弃居然能在她的青魰剑下只是被削了几根头发,这都堪称奇迹了!

  通过这几天的了解月白针对方弃做出了一系列的作训计划,以高强度的身体训练辅以淬体外用,结合方弃恐怖的吸收和恢复能力,一而三再而三的压迫他的极限!再通过实战高度激发方弃的潜能,从而迅速的进入淬体境并接连做出突破!

  这也是当年月白作为书院武教所积累的一套自己的铁血训练方式,为北陆迅速培养了一大批青年武修!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使得当时的慕断峰前所未有的膨胀,让他觉得如果长久的以此下去,训练出一支完全由炼骨境的强者组的军队,统一整个大陆指日可待!

  而当时的月白对整个修者的世界已经有所了解,觉得这样只会给北陆以及整个大陆带来无穷的灾难!所以并不同意他的做法,二人数次争吵后,月白拂袖离开书院,辞了官职,后来就去了北夷,阴差阳错的带回了别浦。

  当时的方知作为文科教习,夹在月白和慕断峰之间左右为难,只得埋头于星象之间,三人的关系也是愈来愈疏远,但是谁也无法忘怀那一段在书院三人豪情万丈、恣意挥毫的日子。

  想起了方知那次在书院后山一脸兴奋的让自己看他行云布雨,又结合那天方弃所用瞳力给他带来的震撼,月白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柔儿你刚才有没有发现方弃的眼睛在战斗的时候可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似乎有一些,我觉得那时候的小弃眼睛变大了,不!是黑了,对眼睛里面的瞳仁变大了!”端木柔似乎抓住了什么。

  “这就对了,是那《窥星录》!”

  “《窥星录》?那不就是一本普通的星学之书么,当时方叔叔还在那坛上讲过的呀,连我当时也做过研习的!”

  “是啊,但你不知道的是,我见过兄长用他的力量布过雨,是以自身沟通星辰,影响天地万物之运转!”

  “啊,方叔他绝对不是修者啊!”

  “是啊,今天的方弃也不是修者,但是你如何也伤不了他!”

  月白说:“我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你可知你方叔一家变故之前下过一场大雪?”月白淡淡的问端木柔。

  端木柔有些奇怪的说“如何能不知,北陆自帝君登基之后的第一场雪,下了足有五天五夜!”

  “那为什么后陆距金陵如此之近,却是丁点雪花都没有见到?”

  端木柔略一沉思骇然道:“老师的意思是方叔?”

  那你可知昨天那俩人为何要寻小弃?

  “也是为了那《窥星录》?”端木柔何等聪慧,一点便知。

  “俩个炼骨境的强者,其中居然还有一个炼骨境后期,若不是我前些日子突破到炼骨境大圆满,昨夜我们怎么可能让他们悻悻而归!还有其中那老妪的腰中玉牌你可瞧的真切?”

  “是一个雕着奇怪的图案,似乎是一只眼睛,里面有着五芒星的样子。”

  “你还记不记得你方叔曾经写过一本《修者的自我修养》,里面就有这个图案,那是一个古老家族的族徽,我昨天只是觉得有些熟悉,方弃今天表现才提醒了我。”

  “老师是说因为方叔用那力量在北陆下了一场雪,从而引起了那古老的修者家族的觊觎,而方叔也是因此失踪,而今天来的修者也是那家族派过来?”

  端木柔觉得自己的脑袋似乎不够用了,她本来觉得是帝君和方知有了什么仇怨,寻了一个借口把方叔监禁到了什么隐秘的地方,而如今却牵扯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她本来是不相信的,但是昨天晚上她去辛离处调阅黑水城布防资料的时候恰巧碰到了两个可疑之人正在问询城主府,所以多留意了一下,悄悄的跟上去,没想到中途被发现了,那两人想杀人灭口,辛亏月白及时赶到才避免了香消玉殒,其中那个老妪用的是一把血红色珊瑚拐杖,有蓝色的火焰喷薄而出,可迅速窜上对手的衣物皮肤而燃烧起来,破坏极大,月白因此也差点着了道,若不是在实力上高了一筹,又有辛离带兵赶来,那俩人眼见不敌才迅速离去。

  后月白与端木柔追了半夜却在天弃山中失去了两人的踪影,因那山中凶兽颇多,月白担心是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就匆匆赶回,所幸无事。

  “其中的许多事情还是要问慕断峰,我觉得此事与他脱不了干系!只有他知道你方叔两口子被弄到哪里去了!”月白恨恨的说。

  端木柔却皱着眉头说:“我觉得我们当下之重是如何让小弃迅速的有起码的自保之力,若是那家族发现小弃在修炼方面有如此高的天赋,他们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窥星录》的神通之处当初我堪不透,如今依然一头雾水,但小弃在这上面的造诣要强的太多,我本想让方弃跨过淬体之后再修魂,有了强大的肉体才能承受那反噬之力,看来是来不及了”

  月白说完从怀中取出一个小木盒,小心翼翼的捧在手中。

  “明天把它给方弃服了!”月白神色坚定的说。

  端木柔看到这个木盒已然猜到了八分

  “老师这可是那传说中的凝血丹?”

  月白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可是老师,那是您冲击凝血境的唯一希望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你如果给了小弃,您可能一辈子也无法触及那个层面了啊!!!”

  “不急,为了兄长的这份嘱托,值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