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窥星残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方弃的柔姐姐

窥星残录 李大善仁 2652 2020.01.09 21:11

  翌日有惊喜,果然被方弃的乌鸦嘴说中了,来叫他起床的不是别浦,换成了师父,后面跟着一脸哭丧相的别浦。

  一道鬼魅般的黑影追逐两个绑沙袋飞奔的少年,一边跑一边吱哇乱叫,声音中偶尔还夹杂着破空之声,直至天亮,黑水城的狗都叫累了。

  而那城门洞子的王大龙却乐的的手舞足蹈,每次方弃师兄弟被揍的抱头鼠穿路过城门时,王大龙就用白石子在那城墙上给他们画上一道,不时还喊着“三十圈了哎,比上一圈快慢了半柱香,你们快点啊,城主追上来了啊!哈哈”,反反复复,乐此不疲。

  别浦和方弃投以幽怨的眼神!

  早晚收拾了你个王大疤子!

  每当腿软心生休息念头的时候,屁股上脑袋上指不定哪里就会遭到破空而来的攻击,毫无悬念!

  后院树林,哀嚎声变成了接二连三,此起彼伏,树林里断树残枝,遍地是坑!

  方弃才明白别浦为什么大冬天穿那么点,衣服破的太快,根本来不及换啊,干脆就如剃发一般,省事不少!

  正当两个人脱光光在锅里煮饺子的时候,篱笆墙外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一身青胄都遮不住的妙曼,骑着白马款款而来......

  “小弃!”那马上之人脆生生的喊道!

  “柔姐姐!你怎的来了呢?”方弃蹲在锅里惊喜的喊道。

  别浦,呆呆的站在锅里,望着眼前的姑娘,哈喇子都要把自己淹死了。

  在黑水城这么多年,别浦哪里见过如此别致的姑娘,竟然一时忘了自己还光着屁股,就那么站在那里如以前那般眨巴着大花眼对着马上的姑娘放电。

  只见那姑娘根本无视他,对着方弃说“如此淬体也只有月白能想的出来了,小弃你穿上些衣物,莫要着凉!”

  “还有你,再嘚瑟小心本将军切了你那玩意让你进宫去!”别浦一把捂住要害蹲进水里连脸也不敢漏出来了。

  月白看到端木柔后心中一沉,心下以为是那慕断峰要为那一掌讨说法来了。

  “你来黑水城有军务?慕断峰可是想和我说些什么?”只听见月白冷冷的说。

  “我是来寻小弃的,没帝君什么事,多年不见老师您为何对柔儿如此生份?”

  只见端木柔眼角泛红,从刚才的霸气将军陡然转换成了邻家小妹,别浦和方弃两人大汗的同时,不失尴尬的找了件衣服遮羞飞奔回屋内。

  听到和慕断峰无干系时月白才柔和下来,干咳一声道:“不是他叫你来就好,方弃在我这里很好,不劳你操心了,请回吧”

  “我来黑水城任副将,刚与那辛离已经办了手续,老师若是不喜柔儿来,柔儿这就回去便是”声音之中带着幽怨,转头就要夹着马腹离开。

  “好了好了,你去看方弃吧,从今往后他的修炼你来负责,一月之内突破淬体中期你就留下。”

  “好!我相信老师的眼光!”端木柔毫不迟疑的答到。

  以别人来说,一个月从还不是修者到达淬体中期无异于天方夜谭,要真那么容易这帝国的修者就不会那么少了,但是在月白这里,他说能到达就一定可以,曾今的书院武科开院教习,当今北陆八俊有三人就是在武科师从月白,端木柔便是其中之一!

  再者方弃的天赋条件,端木柔是知道的,以前经常去方府找方弃的母亲叶子琦给军中将士讨些灵药,方知是端木柔的文科教习,同时也和端木良同朝为臣,且司马府与浑天监工作事务上多有交集,所以俩人私下也颇有交情。在方府中端木柔又喜欢和方弃玩,方弃少年老成,端木柔未从军前经常带他去金陵内城转悠。

  至于修炼一途,方知夫妇一直也不太上心,方知看儿子在神魂天赋强大就想让儿子接自己衣钵,而叶子琦却想让他做一名丹师。

  夫妇两人倒是不约而同的让儿子放弃做一个修者,虽然儿子天赋很强,因为他们两虽然不是修者,但是修者之间的弱肉强食,其中的残酷程度非普通人能够承受,他们俩只想自己的儿子平平安安的度过此生。

  所以方弃一直没有接受过完整的修炼,从心法到功法,方弃能接触到都是那种的地摊上两文钱一本的“绝世秘籍”,所谓你胃口好但是架不住不给你吃啊,吸收能力再强也不能喝凉水都长肉吧,方弃也不是那传说中的千年灵兽,可以鲸吞天地灵气,吸收日月之精华。

  兴趣使然,偶尔在父母书房翻到几本功法书籍的扫盲普及本,自己琢磨的练练,或是和府中护院没事划拉几招,在武修方面方弃连门槛都没瞧见,就连自己颇引以为傲的剑术还是端木柔教的,歪打正着在对阵白狼的时候用到了,可见就算不做修者也得学一门防身的手艺才好,可惜当年的方知夫妇总觉得孩子还小,而他们俩人一心扑都在了自己专研的方面。

  月白的初次见方弃就误以为方弃是一名强大的魂修,到后来这几天的训练,还有那可怕的恢复和吸收能力,让月白笃定方弃是自己所见过最惊艳的孩子,只是担心才六岁的方弃会有骄傲自满的情绪,自己所以才一点也没表现出来。

  而在方弃这边,他自己完完全全不知道自己如何的优秀,就算和眼前的别浦相比,没有师兄帅,没有师兄高,修为更是和这光头没法比,自己面对白狼差点嗝屁,而别浦只是将它当做一只小哈巴,更别说这俩天被别浦锤的估计叶子琦来了也不认识!

  心大的方弃真的以为凡是修者最次的也就如别浦一般,稍微有点高度的就和端木柔一样,而厉害一点的就是自己的师父了,却不知他所认识的这几个修者其实是已经站在了同等条件修者的顶端了。

  别浦自从北夷被抱回来就在月白的高强度训练下修炼,三岁淬体,五岁淬体境中期、七岁已经是马上步入淬体后期的修者了!

  端木柔更是强大的端木家族中最有希望破炼骨境的翘楚,而月白已经是炼骨境后期的强者!

  没有自卑,也没有自怨自艾,更没有骄傲,有的只是希望自己赶快变强的强烈欲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去救那困在樊笼的父母!

  虽然他觉得父母有些许不靠谱,若不是自己和母亲长得相像他肯定会怀疑自己不是父亲于那望星台上捡的,就是母亲在那丹炉里炼出来的。

  “柔儿姐,我知道他们还在,你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方弃眼眶微红的问眼前的柔姐姐。

  端木柔知道方弃说的是谁,看着眼前怀着希望的方弃,心中升起一股无力之感,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方家变故她虽然从哥哥那里得到信息不多,但是也知道背后已经不是自己可以左右的了,从书院中出来再到军中已经多年,对于帝国的一些密辛她也知道一二,据她所知,帝君身边那位叫做沁妃的女人就是一位炼骨境的高手!而这个女人的来历没有人知道。

  “小弃,你还小,也太弱,大人的许多事情不是如你们孩子之间那么简单,你父亲母亲应该是牵扯到了一件极大的事情之中,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月达到淬体境中期,明白吗?”

  方弃略失望的低下头,然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复又抬起道:“父亲说只要我能打败师父了就能回金陵城,是不是那个时候就能救出父亲和母亲了呢?”

  “是啊,所以你要努力赶快强大起来,打败老师!”端木柔摸着方弃的头轻轻的的说。

  “好,就按柔姐姐说的”方弃抬起头笑着说,一口整齐的大白牙。

  在端木柔看来,在方弃成年之前修为上是断然不可能超过老师的,一月淬体中期已然是她可以理解的极限,所以把这句话作为一句随口说出来哄小孩的话,却不知后来的方弃将给她带来多大的震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