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江山名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华灯高挂喜庆日 三

江山名士 南卧生 2536 2019.06.15 12:33

  吃饺子,可追溯到春秋时期,有着一千多年的历史,这个“形如偃月,天下通食”的食物,最初的吃法并不是煮熟以后捞出来单独吃,而是和汤一起盛在碗里混着吃,所以当时人们也把饺子叫做“馄饨”

  饺子的年代久远,早已经发展成多种品类,有白菜饺子,韭菜饺子,荠菜饺子等等,这些饺子各有风味,因人而异,而张勉最喜欢的就是荠菜饺子,这种来自山野田间的荠菜,配上猪肉做成馅,好吃到难以想象。

  当饺子都上桌之后,只见这饺子包得馅儿盈满,每个饺子的个头都很饱满,还散发着腾腾的热气,看起来很是美味的样子,不过却迟迟没有人动筷,只是在仔细地观察着这些饺子,像是要从中看出些端倪。

  “你们说那三样会不会都在这几个饺子里?”庆阳公主好奇地问道。

  “也有可能三样中没一样在这几个饺子里。”张勉笑着说。

  这不是没有可能,这一锅的饺子,少说也有近百个,他们自己拿了六个,如果运气好的话,三样也就中个一样,也有可能什么也没中。

  “我就不信,一定会中的。”庆阳公主撇嘴道。

  “那你说你想中什么?”张勉接着问。

  “我啊?”庆阳公主微微一愣,这个问题她还真没想过,她沉吟了一下,说:“针嘛,本公主是肯定不会想要吃到的,本公主要手巧也没用,以后都让夫君或者仆人去忙活了,文钱嘛,本公主也不缺银子花,要来也没什么用,就是这个枣……嘻嘻。”

  答案不言自明,庆阳公主的少女心思已经昭然若揭,听者不自觉地相视一笑。

  “大哥,你呢,想吃到什么?”张勉朝欧阳岳看去,微微勾首,问道。

  “我嘛,嘿嘿,就吃到个针吧,以后做啥事都顺顺利利才好。”欧阳岳答道,他身为朝廷国舅爷,钱帛自然不缺,也没个心上人,况且他好像对这事也不着急的样子,所以这么一选下来,倒是只剩下那个针了。

  “你呢?”张勉朝金成看去。

  金成暗暗瞥了庆阳公主一眼,摸了摸脑袋,憨笑道:“跟公主一样,就枣吧……”。

  接下来又问了宁玉满,他意外地选了文钱,这倒是有些出乎张勉的意料,按理说他一个贵公子,应该不缺钱帛吧,但又不好刨根问底,就此作罢。

  而问到沉鱼时,她小声地回答说是针,用她的解释来说,她只想当一个心灵手巧的人,这样才能更好地相夫教子。

  “好了,既然各位都有自己想要的,那便开始动手吧,看看是否能满足大家的愿望。”

  “你呢,二哥,你自己的都还没说呢!”金成忽然出声道。

  众人朝他看去,张勉苦笑摇头,“我倒没什么想的,如果实在要选的话,那便是针吧。”

  张勉一直都在追求逍遥自在的生活,只要能让他自由行走在这人世间,那他便知足了。

  “快动筷吧,饺子都冷了。”

  之后,他们每人手持着竹筷,往盘中的饺子夹去,六个饺子,各自被分走一空。

  “啊,我的什么都没有。”庆阳公主小心翼翼地吃着饺子,吃到最后,却没有发现有任何东西的存在,当时可把她给气的,撇着嘴,一脸的哀怨之色。

  “你吃到什么了?”庆阳公主转首朝金成的碗中看去,金成摊手耸肩,摇头。

  看样子,他也没吃到。

  “有谁吃到了啊?”庆阳公主对其他人问,就在这时,沉鱼忽然轻咦一声,然后用手往嘴里掏去,慢慢地拿出一个东西来,众人凑上前来一看,只见她手中出现一枚崭新的绣花针,那老板也在这时候看到了,当时就笑了起来:“恭喜这位姑娘,吃到了一枚针,看来姑娘以后必是一位贤妻良母,事事俱到啊!”

  沉鱼听他这么一说,当时脸上就浮出了一抹绯红,不好意思地低下了脑袋。

  其他人都没想到最后居然是沉鱼吃到了这枚绣花针,特别是庆阳公主,千算万算,结果却什么都没吃到,弄得她很不开心,当时脸上黑得跟锅底似的。

  “店家,再给我十个饺子,我一定要吃出来!”庆阳公主使唤那店家,嘟哝着嘴巴,双手放于膝上,挺直了身子。

  店家当时就愣了,苦笑摇头道:“这位姑娘,乞巧节中,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不管能不能吃中,一人只能吃一次乞饺,吃多了,就不灵了。”

  “要你做便做,又少不了你银钱。”说完,庆阳公主从钱袋里掏出十文钱,搭在这桌上,发出一声脆响,那店家面上露出难堪之色,按理来说,这乞饺确实一人只能吃一次,但他是个生意人,自然是有求必应,反正都是赚钱,钱都摆在面前了,为什么放着不赚呢?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再给姑娘下些饺子。”店家随即转身忙去了。

  张勉对这个傲娇到骨子的公主简直无语了,吃乞饺不就是图个吉利和乐趣,非要这么较真。

  十个热气腾腾的饺子盛上来后,庆阳公主每个饺子都只咬了一口,然后翻开里边,察看有没有包着什么东西。

  “啊!哈哈哈!”

  忽然一声大笑陡然传出,庆阳公主从那饺子中夹出一颗枣,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明眼人都心里明白,这是店家故意放进去的,可她哪怕是被糊弄的,她好像也并不在意。

  “恭喜姑娘啊,得了这枚枣子,就祝您早日成亲,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店家见庆阳公主吃到了那颗枣子,就在一旁对她恭祝说道。

  “多谢店家,这是给你的赏钱。”庆阳公主又从钱袋里拿出十文钱,搭在这桌上,店家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对她连连感谢,然后收起那十文钱,赶紧揣入怀中。

  ………………

  夜渐渐深了,但人却越来越多,比之前还要更为热闹,许是因为平日实行的宵禁,而今日却是例外,所以大家也都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好好享受这样的时光。

  “你们看,好多河灯啊!”庆阳公主走到拱桥上,指着下面的河中,已经漂浮了不少的河灯,河灯呈荷花瓣形,灯笼里点上蜡烛,在这河上缓慢漂浮。

  金成见庆阳公主对河灯十分欣喜,马上来到那贩卖河灯的商人那里,买了十余个河灯来,然后递给她:“小姐,要不咱们一起去放河灯吧!”

  “咦?你倒是挺自觉,还把河灯都给准备好了。”庆阳公主拿起河灯,穿过人群,然后蹲在桥墩下,点上蜡烛后,就把河灯放在这江河之上。

  放河灯也是民俗之一,古有中元节,中秋节,乞巧节等都会放河灯,而乞巧节放河灯是为了给牛郎照亮去鹊桥的路,所以放了河灯,有此潜在的寓意。

  不过一会儿,河上的烛光点点,河灯几乎铺满了整个河道,宛如一条发光的道路一般,直通尽头,无数的河灯在此漂浮,夜晚的黑暗也被这些烛光所照亮。

  “少爷,你说牛郎和织女他们今夜真的能在鹊桥相会吗?”沉鱼和张勉站在拱桥上,看着河上的不断流过的河灯,沉鱼忽然对张勉问道。

  这个问题,谁又知道呢。

  “或许吧,他们也算是一对苦命鸳鸯,一年才能在鹊桥上见一次,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要比他们幸福得多。”张勉说。

  “是啊,沉鱼就觉得自己比他们幸福,至少今夜今夕,能陪在少爷的身边……”沉鱼小声地低喃道,说完这话,俏脸上浮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粉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