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金庸武侠乱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步成刀藏八方

金庸武侠乱斗 黑桃呐 3134 2020.09.16 14:55

  果然张无忌面色微变,运起九阳心法,连踩龙蛇步。真个攻得精彩避得巧妙。

  令狐冲亦是使剑高手,见此剑法,不免赞道:此人剑法招数变化可与封不平狂风快剑相比,但其狠辣刁钻犹在封不平之上。这张姓小哥一根树枝还不出手,也不知其到底会不会太极剑法。转头对任盈盈道:盈盈,你看如何?任盈盈轻轻的嗯了一声,便不说话,只是怔怔出神。原来任盈盈一见快剑,便不免想到辟邪剑法,想到令狐冲与林平之岳不群东方不败大斗,直是九死一生,历经艰险方才得两人携手西湖畔。此刻他说为了师娘来此处,自己心中知道只怕他是为了岳灵珊而来,现在东方不败又来此处,此行危险重重,不免心绪万千。令狐冲不懂小女儿心思,便又凝神观剑。

  无尘道人七十二路追魂夺命剑狠辣无比,张无忌虽只是一根树枝,却是虽避不退,身子左摇右摆,偶遇无法闪避之招,便用树枝做剑虚点其神门或是环跳二穴,并不与其剑锋相交。旁人观战,只觉无尘道人已将张无忌裹在剑光之中,竭力支持。只无尘道人自己明白,对方看上去虽险,却是如履平地。自己七十二路追魂剑已出四十八式,便连对方剑招路数也没摸透,一旦使完对方反击便是****而来。其实无尘道人想得虽然有理,却也不尽然。张无忌一见其身法,便知其人武功或许尚未及得上明教光明使者。但其快剑,自己也无兵刃用内力交锋。自己此时已是明教教主,再不愿像光明顶对灭绝之时一味轻功闪避,不免丢了明教威风。因此只是观其剑招,拟后发制人。既合自己性子又合太极精义。此刻见无尘道人一招血战八方式攻来,实叫自己避无可避。不得已,伸剑点上剑面,太极粘劲配合乾坤大挪移心法,将无尘道人连剑带人直粘向左边。无尘道人一呆,只见张无忌树枝斜划了一个圈圈,不知似守实攻,忙以剑相格。张无忌早已避开剑锋,又是一个圆圈划来。无尘道人心道:这不过是太极混元剑势,你一根树枝使出来又有什么用,我伸剑一绞,便破了。

   

   

  待得剑来,便伸剑直绞,乃是噬魂吐珠之势。只要张无忌树枝一让开,便是直点双眼。不料张无忌却不避让,只待树枝一搭上剑锋,便生出一股螺旋劲。无尘道人便觉剑势要偏。忙运气于臂,拿稳剑式。待要再施剑招,只感觉手中剑比原先重了许多,其轻灵之处再难发挥。原来张无忌之太极剑便如蛛网缠丝,劲力重重而叠,而无尘道人功力却差张无忌太多,张无忌一用此法,无尘道人顿觉压力,心道:此人胜赵三哥果非幸之,这手太极剑,实不知如何破解,看来只能抢攻,若是防守便会被其缠死。主意一定,手中剑法陡变,大开大合,让其不易树枝粘住自己,只待张无忌一避让,双腿便施展连环迷踪腿,原来无尘道长为弥补失去一臂的缺陷,苦练腿法,这连环迷踪腿快如闪电,劲力越来越猛。从下盘直踢至心窝。张无忌却也不慌,一个揽雀尾,便绞住其腿甩了出去。无尘道人见其压箱底绝技竟然被其随手一招便破了,不觉呆立当地。抬眼见张无忌摆了个揽月式,一时之间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上。

  一个粗豪的声音传来:道长平日虎威去了哪里?怎地畏首畏尾。无尘怒道:是谁在说话?转头看去,只见一人立于陈家洛身旁,身材高大,满脸虬髯,一时看不清面目。只觉得此人甚是熟悉。赵半山道:此乃是胡斐小哥,曾与道长斗过剑的,难道忘了?

  来人正是胡斐,曾与无尘斗剑,对无尘剑法深为佩服。此刻见无尘一副进退两难的模样,便忍不住出言。无尘虽是火爆性子,但此刻见张无忌功力实在高过自己太多,明知再斗下去只会更难看。便道:我年老残疾,哪有什么虎威,终究还是看你们年轻人的。说罢,也不看张无忌,便径直走了开来,连陈家洛一行人也不搭理。

  张无忌倒是一愣,正待交代几句话。便听见胡斐说道:这位兄弟神功,竟然让无尘道长知难而退,在下欲开眼见识下不知如何。张无忌见红花会人数众多,只怕胡斐上了之后其他人又要来,一场场打过来也甚是麻烦。便道:在下接连对战贵帮两大高手,实在大耗内力。再对上阁下,怕是有心无力,这场中高手众多,不如另挑他人试试。胡斐摇头道:我只和你打,你刚连败赵三哥与无尘道长,两位都曾于我有授艺之恩,我要打倒了你才好在他们跟前说话。张无忌心道:自练九阳神功以来,与人打架不是被车轮便是遭围攻,倒是充分发挥了这九阳神功的特性。胡斐见张无忌不做声,便问道:如何?张无忌道:既然阁下硬要打,那我也只好接招了。胡斐道:好,不过你刚连斗两场,我再与你相斗确实占你大便宜。所以我只与你试十招,如何?张无忌笑道:十招,这倒是好主意,不过阁下十招怕是胜不了我。胡斐道:十招不胜,我自然便认输。

  张无忌道声请,便摆了个三环套月起手式。胡斐笑道:且不忙,你若如何便算输呢。张无忌道:说得也是,总不成我接了你十招便算我赢。胡斐道:正是,那样未免我也太看不起赵三哥与无尘道长了。张无忌道:那依你说,该如何便算你赢。胡斐道:这样罢,咋们画个圈子,你若到了这个圈子外面便算你输如何。说罢,便伸脚在地上画了个不到一丈大小的圈子。

  烟雨楼前坪皆石板所铺,胡斐以脚尖任意画来,竟画出一条浅浅的印子。陈家洛赞道:一别数年,胡兄弟修为精进如斯,当真可喜可贺。胡斐笑道:总舵主谬赞了。胡斐面虽粗豪,心却极细。见张无忌连败赵半山无尘,只怕真实功夫尚未出来。不过观其出手,似乎都是先观察对手路数,然后后发制人。他既不会先发之人,那自己便不用考虑防守。而胡家刀法一旦展开攻势,便是****,令人躲避招架不及,这么小的圈子他如何防守得住。况且对手不过拿一根树枝,如何招架得住自己手中宝刀。张无忌道:这也有趣。那便这样罢。

  胡斐道声小心了,一招力劈华山便到。原来胡斐见识过张无忌的粘劲,若使小巧刀法,只怕被他一旦粘住,便如蜘蛛吐丝,越缠越多,因此直是利用刀法招大力沉教其无法下手,只得避让防守。果然张无忌见其刀势凶猛,不过硬接。一招风摆荷叶避了过去,虽是攻守兼备。但毕竟方位有变,攻势却无威胁。胡斐只是不理,跟着便是鸳鸯连环,铁扇闭门,云龙三现,招招紧逼。胡家刀原是动静阴阳以慢为主,只是胡斐料慢招正合对手之意。因此招招抢攻,竟是不顾自身。果然张无忌腾挪闪避,甚是艰险。胡家刀有缠,滑,绞,擦,抽,截,展,抹,钩,剁,砍,劈。太极剑却有钩、挂、点、挑、剌、撩、抽。两人刀剑原是棋逢对手,只不过张无忌一根树枝,只怕擦着便就要被刀锋震断,许多招式不敢使老,只得抽空躲避之时偶尔出剑,稍阻其攻势。

  太极剑法原本虚虚实实,婉转如意。奈何胡斐对其招式视而不见一味抢攻。张无忌心中恼怒,不意此人如此惫懒。胡斐已到第八招魁星独占,乃是运刀横扫后用刀背狠砸。张无忌正要避其刀锋,运劲于树枝之上,一招挑帘式,点到刀柄之上。胡斐之刀便下不去,张无忌跟着便是懒扎衣,接探海式。

  胡斐回刀一一接住,原来太极剑法,守御虽强,若是攻击,却威势不足,得以久战以绵劲或者无招真义取胜。若是其他剑法刀法,招数都各有限。而太极却是得其圆转不绝之剑意,绵绵不断。时间若长,对手便招数使完,再难取胜。胡斐曾得赵半山指导太极功,于太极真义也略知晓。限定十招,便是要大大发挥自身所长攻其所短。胡家刀有一压箱底招式,唤做八方藏刀势。乃是由守而攻,对方看似招数得手,实则此招一出,攻势竟皆消解,反而自身身陷囹圄。刀势便四面八方而来,无可躲避。眼见到了第八招,普通招式虽然逼得张无忌左挪右闪,仍是被他在圈子内一一避开。因此到了第八招,便故意不用刀锋,改用刀背。张无忌原本也被胡斐这般只攻不守打得心中有气,有此进招机会,便不放过。胡斐正待此招,果见张无忌剑势点来。

  胡斐心中一喜,刀光一转,八方藏刀已然势成。刀势铺天盖地而来,直是无法躲闪。张无忌大惊,自己攻势已然消解在其刀锋之中,连身体也被自己刚送了过去。说不得,只能拼着试试树枝招架。殊不料,胡斐这次所带之刀,乃是一口利刃,名唤冷月宝刀,一触之下,便把树枝碎为几截。并没有丝毫阻碍其攻势,张无忌无法可想,只得运起身法往后跳出圈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