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德洲女强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楚应习武

德洲女强人 嚼笔 2495 2020.11.22 10:02

  刘、楚二人见那洞口的栅栏似乎被施了巫术,哪里还有办法再逃。

  刘忠喜一个劲只是叫苦:“苍天不公,想我秋山国四百年江山危在旦夕,明明可以解救,为何偏偏把我困在这里……”

  相比他而言,楚应倒不见得那么苦楚。他虽不知父母生死如何,毕竟去不去探望也难改生死。若父母还活着,也不需要急着回去;若父母罹难了,现在回去也早过了五七。因而挂念归挂念,困在这地宫中其实不耽误什么正事。只是小樱口中说要关他一生一世,令他有些慌张。按理说小樱也是个热情活泼的姑娘,总不至于真的这般狠心肠。但既然她自己从来没有出过地宫,真把两人关上一辈子却也做得出来。

  楚应想起自己父母总有垂老之日,自己一肚子学识,大好人生的,还没有留下后代,如何肯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府里埋没。幸好一生一世的期限对于二十五六的楚应来说实在太长了,长到充满无限可能,他如何肯相信小樱真关得住他,时间一长,总该有办法逃走的。

  楚应的第一件办法便是求小樱开恩,他声泪俱下,诉说自己家乡不幸的遭遇,想要博得同情。没准这女孩心肠一软,便能法外开恩,将他放了出去。

  小樱盯着满脸可怜的楚应,差点陪出眼泪来,但她开口却道:“生离死别,我听过太多了,父母总有离你而去的一天,你何必如此执着呢?”

  楚应立马转了脸,骂道:“真是铁石心肠的女妖精,自己顽固不化,却嫌别人执着。”

  小樱错愕之下,也翻起脸来:“这会儿我放你出去,你便报得了仇吗?似你这般懦弱的书生,连只鸡也不见得打得赢。你若真心想报仇,便先跟我学好武功。”

  楚应一怔,知她说的不错,若不能报仇,出去又能如何?他顿时心怀感激,以为小樱留他,正是为了让他学好武功。

  “如此说来,我学成了本事,你便放我出去吗?”他殷切地问到。

  “做梦。”小樱不屑道,“你学不学武功,我都不放你出去。”

  “那我还学它个甚?”

  “你这般怯懦,学学也是好的。”

  “学成了,我们三人在地下搏斗吗?这里第四个人也没有,我学了上哪用去?”

  小樱不难烦了:“用不用你都得学,是你先前说要学的,不学我便打死你。”

  楚应犟脾气上来了,“你打死我,我也不学。既然不能报仇,学了只变得和你一般野蛮,简直有辱斯文。”

  小樱道:“既如此,我这便打死你。”她说一是一,既要打死楚应,也便不留情,不知从哪里寻来一根鞭子,追着他便打。

  楚应吃痛不过,叫道:“以你本事,一掌震死我便结了,何必动鞭子?”

  小樱冷笑道:“我偏偏不喜欢做一棍子买卖,似你这样的小白脸,浑身抽满鞭印才有趣。”

  楚应苦极了,连滚带爬地躲着,叫唤不迭。他逃到了刘忠喜身边,一把保住道:“公公你救我一救。”

  刘忠喜正在恼火,气没处撒。他思来想去,若不是被这书生开枪打伤了腿,他何以至此。见楚应还有脸来求他,刘忠喜恨不得当下便震死他。他不懂声色,运劲在掌,对着楚应脑门便拍出。

  眼看楚应命在咫尺,小樱立马赶上隔开一掌,将他救了下来,又骂刘忠喜道:“老东西,心肠够毒,自己人竟也要杀?本姑娘告诉你,他现在是我徒儿,不许你欺负他。”

  刘忠喜咬牙切齿道:“恭喜姑娘收了个小白脸,你既不愿放我走,不如杀了我吧。我又不似他一般,可以做姑娘的小白脸,留来何用?”

  “你污言秽语说些什么?”小樱道,“不要以为我听不懂,既然你讨死,我先……我偏偏不杀你,留你日后给我徒儿练手用。”

  刘忠喜不屑地看了楚应一眼,道:“虽说名师出高徒,但这等材料,你便教上一万年,也休想敌得我过。”

  小樱不悦,道:“你竟如此小看他,只七天,我便叫他与你不分伯仲。”

  “痴人说梦。”刘忠喜道,“除非你又用什么见不得人的巫术,否则他哪里便打得过我?”

  “七天之后,他若打得过你,你待如何?”小樱问道。

  刘忠喜冷笑道:“我在姑娘面前形同废人,还能如何?不过若他七天之内真打得过我,我便在这里做牛做马服侍你们两个。”

  “好。”小樱道,“若七天后,他任然不是你的对手,我便放你出去,但你休得透露这里半句。”

  这话一出,刘忠喜便来了兴致:“姑娘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好。”刘忠喜道,“这便七天为限,姑娘不要食言。”

  小樱道:“我从来说话算话,并不食言。”

  两人当下发了毒誓,一定遵守诺言。

  刘忠喜自信满满,傲傲地回房去了。小樱这头一把揪住楚应道:“你若不随我好好学,我第六天便杀了你们两个。”

  楚应挣开道:“你好好你个姑娘,怎么这般强人所难?我再学七年,又哪里是那老人妖的对手?”

  小樱道:“我看你资质颇高,只要肯吃苦,赢他不是难事。”

  楚应道:“真能赢他,我也不学?除非我赢了,你便放我出去。不然我学了又有何用?”

  小樱道:“自古学武,首先得心无旁骛。你学武便只管学武,休要计较有没有用,想来总比你一肚子穷酸文章有用。”

  楚应又道:“若出不去,我也只求一死。你在这地宫住久了,只想教着我消遣,打磨时光,我却不能让你如愿。”

  小樱恨极了,道:“我好心,你却视做驴肝肺,找打。”她说着,又扬起了鞭子。

  楚应把脸一挺,道:“只管打,我反正贱命一条,打死也亏不得几个钱。”

  小樱把鞭子撇了,叹气连连,须臾道:“想不到世人真如主人所言,最会骗人。我见你夸我武功好,以为你真心想学。”

  楚应见她神伤时,顿时变得可怜楚楚,当真翻脸比翻书要快,心中不由惊奇,怎么这个姑娘一会儿活泼好客,一会儿凶如夜叉,一会儿又伤感自怜的?

  她可怜归可怜,楚应哪里惯着她,直言道:“不是姑娘武功不好,只是既然学了没用,又何必学它?姑娘若答应我,等我学成来了便容我出去报仇,我倒也爱学。”

  小樱道:“你爱学不学。想要出去,必须有两件事之一。”

  “哪两件事?”

  “一则,等我主人归来,他若允许你出去,你便可以出去。二则,你若武功练得可以打败我,也便可以出去。”

  楚应听她这般说,心知要打败小樱绝无可能,真要出去,也只能祈祷他那个狗屁主人早日归来了。“既如此,我便只好等他。”楚应道。

  小樱叹道:“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只有这般出息!我主人若一百年不回来,你真等他一百年吗?”

  楚应这才明白过来,也是,既然横竖要等,还不如先同小樱学好武功,真出得去的时候,也便用得上。如此一想,他又想学了,乃反过来求小樱教他。

  小樱欢天喜地,脸色果然又是剧变,便拉楚应去看那武库。要他挑一件趁手的兵器,原来小樱不是教他徒手搏斗,而是要他学习器械,若非如此,他七天后又哪里打得过掌法炉火纯青的刘忠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