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商战职场 重生之科技复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焦点

重生之科技复兴 凝血之殇 3033 2019.07.17 20:09

  乔治·贝斯特从来没有遇到让他感到“害怕”的人,但这个中国人让他种身心都被看透的感觉。

  他这种感觉倒是一点没错,李秦主要就是靠先知先觉来塑造智者形象。

  “我知道一家餐厅很不错,不知道阿尔萨斯先生明天是否赏脸?”

  “当然。”

  李秦也想听听他到底要说什么,这里显然不是个深谈的好地方。

  接下来就是一阵没营养的闲聊,偶尔与认识的人打个招呼,再次闲聊。

  这中间倒是有些名媛前来搭讪,李秦对这些浓妆艳抹的女人不感兴趣,李隋倒是有些如鱼得水的味道。

  宴会开始后,克米特并没有把他纳入核心圈子,尽管他的名气提升速度很快,但依然与“大人物”有段距离。

  但这样的人不光他一个,一个由年轻人组成的朋友圈很自然的形成了。

  李秦的身边是比尔盖茨、保罗·艾伦,拉里·埃里森,约翰·杜尔,以及王安那个不成器的儿子。

  乔布斯按理也该加入这个圈子,但他闲得很不合群,自卑和自傲在他身上显得非常矛盾。

  “阿尔萨斯先生,很高兴与你再次见面!”

  李秦正和几人闲聊,一个温柔的声音传入耳畔。

  “原来是松本小姐,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李秦早就看到松本遥和他那个假父亲出现在宴会,这两个人看来是常驻硅谷了。

  “你们认识吗?”

  王烈见到李秦和松本遥认识,先是感到一阵意外,随即表情有些下沉。

  “有过一面之缘!”

  李秦装作没看出王烈的心思,但瞧见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也上前与松本遥打招呼,他马上知道这两个假父女采用的是分散投资。

  这么看的话,如果他不能从这些人里脱颖而出,那未必能玩好这个游戏。

  “拉里,你在霓虹研究了一个月禅学,有什么感悟吗?”

  松本·遥与他们打过招呼后,向着甲骨文(现在还叫“关系式软件公司”)的创始人拉里·埃里森问道。

  “这个美丽的国度有着伟大的文化,你们是世界上最好斗的民族,同时又是最有礼貌的民族。这种极度傲慢自大和极度谦卑的混合体,我认为是一种美妙的平衡。”

  埃里森和乔布斯都对霓虹文化和禅学非常痴迷,这个时期有很多美国人跟他们一样喜欢去霓虹旅行。

  “拉里,我想知道这和禅学有什么关系?”

  王烈的不满情绪很快转移到埃里森身上,刚才面对李秦他还能稍微控制一下,但面对众人里地位最低的埃里森,他的不屑让所有人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当然有关系,这种文化也适用于公司!一个成功的公司一方面很好斗,另一方面很谦虚。但我认为最终要的是有一颗竞争的心,否则就无法在竞争的过程里学习,也就不会成功。”

  埃里森也是个极度自傲的人,但这会的王安电脑甚至能与IBM相提并论,他面对这个电脑巨头的少主人,还是不能正面硬刚,只能把这口恶气记在心里。

  “听起来很有道理,但你的公司只花了两千美元建立,谁会是你的竞争对手?”

  王烈的语气充满了不屑,浑然不知这番话为自己树立了一个大敌的同时,也暴露了他的智商水平。

  但他根本没把小小的“关系式软件公司”放在心里,甚至连“微软”也瞧不上,那个“光圈科技”一样是小儿科。

  “阿尔萨斯,你来自种花家,据说禅宗是从种花家传入霓虹,不知你可有研究?”

  埃里森心里恨不得给王烈一颗子弹,但面对王安电脑这个巨无霸,他只能转而向李秦说道,希望这个在他心里总是很睿智的家伙能帮自己解围。

  “禅不分国界,乃是自我感悟,亦不可说,一说即不中!”

  李秦哪里懂什么禅宗,只能拿一句万金油说辞应付过去。

  他心里对这个年代西方人痴迷霓虹文化,还有佛、禅文化始终不太了解。

  众人闻言都觉得李秦的话很深奥,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他说了等于没说。

  “你这不是废话吗?”

  王烈再度展示了自己的低智商,但没有人的表情有变化,似乎已经习以为常,盖茨和保罗甚至有一丝欣喜之意无意间透露出来。

  这样一个废物继承人,如果王安选择家族式继承,这家公司或许不会太长久了。

  “废话就像菊花,每个人都有!”

  李秦心里也暗骂一句“白痴”,但这句话让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这就是他能迅速融入这个圈子,甚至让埃里森这种自视甚高的人都觉得很睿智的原因。

  李秦的语言组织能力明显比其他人高了不止一筹,但他更擅长的其实是肢体语言,这两者完美结合后让他很容易就能成为任何团体和圈子里的中心。

  这些未来鼎鼎大名的人物,此刻也没有例外,李秦很自然的成为了焦点。

  这场宴会进行了一小时后,克米特发表了一次公开讲话,名义上是征求硅谷公司们对于政府规制及各工会对于劳工问题上的看法和意见,实际上却是向他们摊手要钱了。

  克米特领导的圣荷西市议会一直提倡反对堕胎,反对大马合法化,支持保护同行恋者权利,特别是维护劳动者的权益。

  硅谷公司对于前面这三项当然支持,但最后这一项却正好是硅谷公司最为抵制的一项,于是便成了市议会剪羊毛时的利器。

  大部分美国公司反对的是医疗保险,因为美国的医疗保险费太高了,这也是未来美国公司竞争不过霓虹的主要原因。

  但硅谷里的科技公司利润更高,霓虹的半导体崛起前,硅谷倒是还能忍受这种昂贵的支出。

  他们现在最抱怨的是解雇员工太过困难,认为政府应该放宽对公司裁员的限制,以及减少那些工会的影响力,不要动不动就来抗议加班,这个时期的硅谷哪有几家不加班的企业?

  硅谷公司愿意为此支付更高的税赋,包括加强支持医疗及环境保护等社会福利工程。

  李秦在这种事情上不会发表任何看法,他只要跟硅谷公司步调一致就行了。

  “克米特议长,我希望能为圣塔克拉拉大学成立一个助学基金,帮助那里的学生获得进一步的工作经验及合理的报酬,减轻他们学习期间的经济负担。”

  李秦在克米特发表完讲话,单独与客人进行交流时,主动抛出了橄榄枝。

  “上帝会保佑像你这样慷慨的企业家。”克米特露出了非常礼貌的笑容,“这件事可以与西奥多交流,他几年前才从圣塔克拉拉大学毕业。”

  “阿尔萨斯,如果你想做这件事,我可以帮助你。”

  西奥多也是面露喜色,他现在对李秦的印象更好了,同时对那个史蒂夫的印象极差,因为那家伙居然公开表示自己是“零慈善者”,一毛都不想拔。

  李秦当然不会像年轻的乔布斯一样任性妄为,他成立的基金会并不是专门针对圣塔克拉拉大学,这么说只是好听罢了。

  他是打算让自己的基金会为整个旧金山都会区的大学进行捐赠,比如斯坦福大学,西北理工大学,旧金山大学,以及圣塔克拉拉大学。

  这些捐赠的作用与收买CBS电视台的高管相似,如果需要让某些人为自己做事,或是让其不为难自己时,这个基金会便会向大学进行捐赠,然后该大学再聘用这个人或他的家属来当客座教授,并为其开出高工资。

  这样不算政治献金,将来不会被政敌攻击“通兔”,与贪腐更没有任何关系,他的麻烦也能得以解决。

  这个操作还有加强版玩法,那就是向某些慈善基金会进行大额捐款。

  但只要深入调查就会发现,这些基金会与共和党或民主党的高层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其实,还有一种玩法他不能玩,原因还是他的出身和肤色。

  那些犹太人的基金会在做了慈善后,还能获得市政府和州政府的拨款,比如以“癌症研究基金会”为名义,政府一次性就可以拨下数千万美金给这个基金会。

  这就是投桃报李,届时不光先期的投入能回本,往往还能赚上一笔。

  但这些依旧是小把戏,包括利用基金会避税也只是外围玩法。

  真正的大财团,大家族,他们会利用“基金会”将影响力渗透到教育、医疗、社会福利等等各个方面,特别是控制媒体乃重中之重。

  这个时代只要控制了媒体,就能控制民众的思想,进而主导民众的行为和价值观,最终决定民众将选票投给谁,决定民众对某项政策同意还是反对,那时就等于控制了一切。

  蓝星上的最强国家,实际上就是被这些看不见的一双双手控制着。

  但这些手的主人会永远控制着一切吗?

  当然不是!

  严格来说,他和约翰·杜尔、唐·瓦伦丁、比尔盖茨、保罗·艾伦、乔布斯、埃里森等人,都属于新崛起的可能与这些老牌势力作对的暴发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