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流激荡年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无力莫拼爹(求推荐票)

逆流激荡年华 无量元子 2963 2019.07.26 22:51

  他爹吴文华并没有留意到头发上沾着树叶,而是扑到床边,兴奋地对他妈说:

  “兰香,我想好儿子的名字了,就叫吴明学,你觉得好听吗?”

  听到这个名字,吴明学心里咯噔一下。

  咦,他爹这么有先见之明,居然知道他上一世的名字。

  同一个名字,为他融入这一世,少去了很多麻烦。

  又听他妈惊喜地问:“这个名字好,怎么想到的?”

  他爹说:“我其实早就想好了,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

  他妈没听明白这句文言文的意思,又问:“子曰说的?你认识他?”

  他爹喜滋滋地说:“就是孔夫子,我从三叔那儿听来的。”

  他妈想了想说:“咱们的女儿叫明敏,儿子叫明学,敏而好学,像亲姐弟。”

  吴明学感慨地想:“我妈居然连孔子都没听过,这书读得也太少了吧,会不会头发长见识短?做不了我爹创业的好帮手?”

  正是这时,他才打听到他辣姐的名字——吴明敏,原来这么好听。

  一般名字中有个“敏”字的女孩子都是大美女来着,比如赵敏。

  只是让人遗憾的是,他辣姐的脾性居然也与赵敏很像,爱撒泼!

  又听桃秀婶说:“恭喜阿华,儿女双全,这是天大的福气!”

  他爹说:“多谢桃秀婶,真是麻烦你了。”

  “哪里的话,”桃秀婶说,“要说还亏得你家女儿机灵,知道去隔壁叫大人。”

  他爹抱起他辣姐,帮她擦干眼泪,哄道:“小敏乖,阿爸最疼小敏了。”

  吴明学听到这话,对他辣姐的看法骤然改观。

  没承想,他这一世得以顺利出生,他辣姐立了汗马功劳。

  只见他爹把他辣姐放在一把椅子上落坐,一边问桃秀婶:“多少钱?”

  “今年涨了两块钱,十五块。”桃秀婶说。

  吴明学蓦然一愣,呐呢,这年头生个孩子才十五元RMB,跟后世动辄几千上万的真是没法比。

  只见他爹没有讲价,而是在抽屉里翻腾了半天,找出一摞零散钞票。

  他爹仔细数了两遍,确定只有十二块八毛六分钱,就是不涨价也付不起。

  桃秀婶瞧得仔细,立即拉下脸来,冷眼睥睨着他爹,刚才的热乎劲就好像全是伪装出来的。

  一同拉下脸来的,还有吴明学,他感到无比震惊,同时感到深深的失望。

  他爹居然连十五块钱都拿不出,这不是穷得吃土的节奏么?

  这一世的爹,你还能更坑点吗?

  他爹尴尬地红着脸说:“你稍等,我这就去隔壁借。”

  却听桃秀婶刻薄地说:“虽然都是乡里乡亲的,但是丑话我得说在前头,干我们这一行可没有欠账一说,当心别折损了孩子的福报。”

  他爹卑微地“嗯”了一声,便拔腿跑出了房门。

  幸好没一会儿,他爹就回了家,手上多了两张崭新的大团结。

  接过他爹付的十五元之后,桃秀婶的脸色又变成和颜悦色的模样,乐呵呵地出了大门。

  他爹懊恼地回房后,他妈即问:“又是从三叔那儿借的?”

  “嗯,”他爹低头惭愧地说,“也只有三叔肯借了。”

  他妈忧愁地说:“这可怎么办?下半年小敏就要进学堂了。”

  “哎,农村里哪来寻钱的路子?”他爹无奈地说。

  吴明学倒吸一口冷气,他爹原是个悲观的性格,视野不够开阔,格局更未打开,估计能力也仅限于砍柴种田之类的农活吧。

  不自然地,他对他爹的三叔,也就是他的三爷爷生出了莫大的好奇。

  八十年代只要是个万元户就相当牛逼了,不知道他三爷爷现在身价多少。

  正遐想间,又听得他爹突然问:“称过体重了吗?”

  他妈伸出大拇指和小指头示意道:“不多不少,六斤六两。”

  他爹激动地说:“好数字,六六大顺,这孩子肯定一生顺利。”

  欣喜之余,他爹抱起了他,灵机一动地说:“要不小名就叫他六六吧?”

  吴明学听到后第一个反对,他心中暗骂:“什么六六?干脆叫同花顺得了?到时候炒股票赚钱,记爹的一份功劳。”

  但是没人听到他的心声,他只能寄望于他妈来反对了。

  果然,他妈提出了反对意见,但是反对的理由却是吴明学所始料未及的,他妈说:

  “这名字不好,免不得以后被人家叫做二溜子,这不是教唆他耍流氓吗?”

  他爹呵呵笑道:“哪会?人家怎么会想到那块儿去?”

  他妈坚持道:“我不同意,你若不会取,就叫三叔取,取小名不比得借钱,他总会乐意的。”

  他爹只好答应道:“好吧,等下我去跟他说一声。”

  吴明学只觉有惊无险,幸亏关键时刻,有他妈撑腰。

  看来这一世,做事业谈婚姻,不至于遭到父母同心反对。

  他爹伸手抱起了他,乐呵呵地逗他,一下巴的胡渣子刺得他稚嫩的皮肤有点痛。

  痛在这一世的身上,也在上一世的心里。

  在可怜巴巴的上一世,他还没体验过为人父的喜悦,就一命呜呼了,真是到哪儿说理去?

  他闻到了他爹身上的汗臭味,有点嫌弃他爹,手脚不安地躁动着。

  他爹哪管身上汗臭熏天,只美美地抱着他,舍不得放下。

  这也难怪他爹,咱们国家自古就有重男轻女的思想。

  在儿子初生时,哪个老爹不疼爱,至于长大后司空见惯的父子矛盾,那是后话。

  恶臭刺鼻,吴明学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以示对他爹的抗议。

  这一招立马引来了他妈注意,将他索回怀抱,对他爹说:“你还是先去洗一下,儿子都嫌弃你了。”

  他爹憨笑着挠了挠头,随后走出了房间。

  他辣姐快步奔到床头来,轻轻扯了扯被子问:“阿妈,有了弟弟,你还疼小敏的吗?”

  “疼啊!”他妈不假思索地回道,“当然疼!”

  他辣姐又问:“那我上学堂了,你帮我做书包的不?”

  “做,”他妈笑着回道,“给你用花布做,做得漂漂亮亮的。”

  他辣姐满意地点了点头,瞪着那双圆圆的大眼睛盯着他看。

  吴明学见辣姐撅着嘴巴的模样甚是可爱,突然笑了。

  他真想现在就告诉她一声:“我的辣姐,等咱爸发财了,你就是白富美。”

  他辣姐似乎听懂了他的话,也咯咯笑个不停,天真地说:“弟弟的手真小。”

  他妈趁机叮嘱说:“弟弟比你小六岁,以后要懂得照顾弟弟,知道吗?”

  他辣姐点头答应道:“知道,我会的。”

  他妈轻轻地抚摸了他辣姐的羊角辫,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得知辣姐比他大六岁,吴明学更加乐了,这不就意味着辣姐比他早六年出社会吗?

  到时候她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免不得会给他好处。

  但是,他不免懊叹,想这么好有毛用?

  他爹这穷苦逼样,若是一直赚不到钱,恐怕他辣姐连上大学的机会都没。

  哎,他不禁又在心中呼唤他爹:

  “爹啊,你一定要争口气,不为我成为富二代,也要为辣姐的前途努力奋斗啊!”

  俗话说得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未来的三四十年,国家将发生剧烈的变化,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一跃而成为富强民主的工业国,其发展潜力之大,有成为全球头号强国的趋势。

  想想自己前一世创业太晚,没把握住绝佳机会,这一世,机不容失。

  只要他爹从现在开始,在某一个行业深耕积累,哪有不富裕的道理。

  至于到底能发多大的财,那就要看他爹的志向和具体执行情况了。

  不管怎样,只要信心足,决心强,肯吃苦,敢迎难而上,他家的前景是不可限量的。

  他正想着,他爹已经换了身衣裳重回床头。

  经过稍微一打点,他爹分外精神,如果配上西装皮鞋,完全是个成功企业家的模样。

  他妈劝告说:“你以后还是少去偷树为好,最近风声紧,小心被抓了去。”

  他爹戆戆地笑道:“现在树涨价了,我还想趁机多锯些来。”

  他妈思量道:“马上要育谷种、种薯秧了,我又要坐月子,怕你忙不过来。”

  他爹自信地说:“没得事,我会安排好时间的。”

  吴明学一听这话就急了,双手挥舞,浑身鼓着劲。

  他是多想告诉他爹:“爹啊,偷树是犯法的,不如踏踏实实做点小生意,哪怕是挑货郎担,也比偷树强,而且本钱小,回本快。

  爹,听到我的心声了吗?咱一步步来,从小做到大。”

  但是显然,没人能听懂他的肢体语言。

  他妈还以为他被什么吓着了,忙来抚摸他的小脸蛋,一边安慰道:“小崽崽,别怕哦,阿妈在这儿呢。”

  吴明学郁闷至极,他哪是害怕?哪是缺母爱?明明是为他爹着急嘛!

  然而,他的郁闷只属于他自己,此时此地,他只不过是个襁褓中的婴儿。

举报

作者感言

无量元子

无量元子

小幼苗需要大家的呵护,希望大家收藏投票,这是码字最好的动力。谢谢大家!

2019-07-26 22:5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