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流激荡年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逆流激荡年华

无量元子

  • 都市

    类型
  • 2019.05.18上架
  • 33.81

    连载(字)

672位书友共同开启《逆流激荡年华》的都市之旅

学徒曾经爱做梦的少年 见习看海吊苟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宝宝心里苦(求推荐票)

逆流激荡年华 无量元子 2468 2019.07.26 22:48

  世界是平的,既然有坑爹的儿子,就肯定有坑儿子的爹。

  作为家中独子的吴明学,怎么也想不明白:

  为什么他热爱的事业,父母偏偏拆台?

  为什么他深爱的女人,父母狠心拆散?

  就因为赚的钱少?

  就因为她学历低?

  这或许都不是理由,只能说世俗的力量难估量、太可怕。

  但是很遗憾,恶果已经造成,通通由他买单。

  一个成年人,无非成家和立业。

  人生遭受这双重打击,任何一个男人都很难承受。

  吴明学也不例外,他正拎着一瓶白酒,在夜已深沉的街道上徜徉。

  春风十里扬州梦,卷上珠帘总不如。

  他的心里苦啊!

  如果他的事业还在运行,他就不会慌张失措。

  如果他的爱情还在维持,他就能够找到安慰。

  可是一切都搞砸了,他的事业,他的女神……

  他哭了!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微笑背后若只剩心碎,做人何必撑得那么狼狈。

  他累了!

  心累的人尤其容易喝醉,他瘫坐在路面上。

  雨点不知何时飘然滴落,越下越大,让他受伤的心更加潮湿。

  迷迷糊糊中,他仿佛听见一声尖锐的喇叭声,紧接着……

  砰的一声撞击,急促的刹车声如撕裂天空的惊雷。

  他以为他死了,然而并没有。

  随着一声刺耳的哭声,他幡然觉醒。

  然而映入眼帘的是简陋的房屋、老旧的木床、以及一盏微弱的灯光。

  他很慌……

  因为他发现自己正被一个大盘托着,悬在空中,四肢紧张得不停挣扎。

  只听一个老妪说:“不多不少,六斤六两,六六大顺。”

  哎呀妈呀,原来他是在一个秤盘上称体重。

  什么情况?竟然用杆秤给他称体重,而且才六斤六两。

  他想张口说话,但是很遗憾,他有口难言,只能咿呀发声。

  当他彻底意识到自己才刚刚出生时,他又哭了,哭得比刚从娘胎里出来时还凶。

  又听得那个老妪宽慰说:“兰香,孩子哭得凶,将来身体一定很棒。”

  紧跟着,他听见那个叫兰香的年轻女人说:“谢谢桃秀婶,托你的福,母子平安。”

  那老妪笑道:“就说我们横河镇,我接生的孩子得有上百个了,就属你最轻松。”

  吴明学听出来了,这个老妪是个接生婆,而那个“兰香”就是他这一世的妈。

  他心里一阵嘀咕,这是什么年代?生孩子居然靠接生婆!

  这时,他已经有所预感,自己从2019年一下子重生到一个很久远的年代。

  横河镇应该是农村吧,不然生娃怎么着也得进医院。

  城市套路深,很多人都想回农村。

  可是他不想啊,他还盼着在原来的城市出人头地,好狠狠打他爸妈的脸。

  在前一世,网络小说盛行,他当然知道重生穿越,然后逆转人生的奇事。

  万万没想到,一朝发生在己身。

  而令他倍感憋屈的是,他并不是重生成为一个青春美好的少年,而是重生在一个刚出生的宝宝身上。

  这让他怎么逆转人生?完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嘛,这还不如不重生呢,不是么?

  所以说,宝宝心里苦啊!

  随后那个老妪的话又传入他耳中:“1985年是牛年,我刚才看了手表,孩子出生在早上七点半,今天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是个好日子。”

  他顿时一懵,天呐,1985年的农村,自己竟然一下子老了十岁!

  他只觉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该如何适应?

  看来,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过了良久,他才终于镇定下来,思绪却如春风沐雨。

  重生在这个年代也不见得坏。

  试想,改革开放才刚刚开始,大把发家致富的机会:

  电器、家具、汽车、电脑、手机、房地产、互联网……

  哪怕是捡破烂都能成为全国首富,还焦虑个毛线。

  但是他转念一想,这些跟他有毛线关系呢?

  等他长大后,估计什么好机会都没赶上。

  最有可能的是在人家手下打工,或者做个小老板,捞点汤喝,成为巨富怕是无望了。

  不过他没赶上好机会,不代表他爹没赶上。

  尽管他前世很失败,但是毕竟经历过,有见识。

  他能准确把握时代脉搏,他爹只要听话照做,就能妥妥地发财。

  这样一来,他不就可以拼爹,舒舒服服地做个富二代了吗?

  有个富爸爸,到时候他成家立业,豪车、别墅、彩礼钱什么的都不费吹灰之力。

  哈哈……想想都觉得爽。

  于是他暗下决心,一定要通过改变他爹的命运,进而改变自己的命运。

  然而他明白,有钱人家是非多。

  如果这一世,他兄弟姊妹多,将来难免产生矛盾。

  真是应了墨菲定律,怕什么来什么,只听一个小女孩坐在地上撒泼,哭喊不止,依稀能听到她说:

  “阿妈……不要弟弟,不要弟弟……”

  晕,吴明学心里有些发毛,别人家的孩子都有个暖心大姐姐。

  轮到他时,却是个不想要弟弟的泼妇。

  不对,她还太小,不能叫泼妇,最多只能叫辣妹。

  也不对,她是姐,那就叫辣姐吧!

  他辣姐哭喊还不算,双手就像灌了铅似的,浑不怕痛地不停捶打夯土地面。

  咚咚的声响传入吴明学的耳中,触痛他的泪腺,哭声猛然变得更大。

  他和他辣姐像竞赛一样比哭。

  他妈想喝止他辣姐的哭,却一点不管用,反而激发出他辣姐强大的肺活量,哭声振聋发聩。

  见状,他也加大哭的声量,他妈没有法,忙转来安慰他,可惜也没见效。

  他妈头痛欲裂,咒骂道:“这是怨啊!吴文华,你只死男人,怎么还不回家呢?”

  这时,他终于听到了他爹的名字——吴文华,好名字,估计他爹是个读书人。

  但是谐音好像不太妙——无文化,不会是个大老粗吧?

  既来之,则安之,说实在的,他真有点想见识他爹到底怎么样。

  但是很显然,一夜不着家,非奸即盗,不能对他爹抱有太高的期望。

  说曹操曹操到,一个男人激动地撞门而入,他跟他辣姐的哭声都被这个男人厉声喝止。

  他心下又惊喜又害怕,这个男人应该就是他这一世的爹了。

  他迫不及待地睁开双眼,当他一看见他爹穿的那件破了几个洞的红背心时,心底就凉了一大截。

  这是真穷还是行为艺术?背心破了几个洞还在穿。

  真穷不嫌衣丑,这是逼他逆流而上啊!

  可以预见,这一世年华得有多激荡……

  因此,对于改变他爹的决心,陡然增强了几分。

  他又仔细看了看他爹的外貌:

  只见他爹中等身材,面容清瘦,浓密的眉毛下面睁着一双圆亮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梁傲立中间。

  他爹尽管脑袋偏小,但是肩膀够宽,胸肌发达,二头肌明显地鼓成一个半圆的球形,红背心下若隐若现着六块腹肌。

  虽然他爹身高略有不足,但是长相英俊。

  他再移目去端详他妈,哇,他妈真是个大美女。

  他心中不禁窃喜,看来这一世的颜值,是不用担心了,起码是个大帅哥。

  然而,他有点想不明白,在这乍暖还寒时节,他爹怎么只穿一件背心?

  看他一脸的汗水,就像刚跑完马拉松的运动员。

  最让他捉摸不透的是,他爹的头发上怎么沾着几片绿叶?

  这是什么鬼?这一世,他第一眼见到他爹时,头顶就戴绿。

举报

作者感言

无量元子

无量元子

感觉这样写会有趣些,喜欢的读者放心收藏吧,记得给元子收藏投票啊!有票票更有动力,谢谢了!

2019-07-26 22: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