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真没有底牌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不 止

我真没有底牌了 世末鸽者 2327 2021.05.09 18:00

  尸骸之上,血衣漂浮着,默然无语。

  他猜到白隐可以解决这几百万的“魔潮”。

  毕竟,魔物的难以杀死是建立在修士对它们的不了解之上。

  一旦找到并了解它们的弱点,修士就可以创造出各种针对性的术法,来将其消灭……

  在熟悉它们的修士面前,低阶魔物……尤其是这些连炮灰都算不上的魔气衍生物,比想象中脆弱的多。

  不然,天魔的数量是修士的千万倍,个体实力又极强,还难以杀死。

  修士连与之对抗的资格都没有,会被它们翻手覆灭。

  但血衣万万没想到……

  白隐只用了一击,就直接清空了近乎所有的魔物,只剩下那些对音律攻击有极高抗性的巨魔。

  这是筑基期该拥有的力量?

  而且还是“不熟悉”的音律……

  “你二师叔更擅长音律?”血衣问道。

  “是的,他是一个音修,在音律上的臻于化境。”白隐钦佩的说。

  “他修为几何?”血衣问道。

  “合体巅峰。”

  那你说什么呢!

  血衣眉头狂跳。

  一个合体巅峰修士消灭百万筑基魔物,跟一个筑基修士消灭百万筑基魔物……

  是同一个难度?

  要知道,白隐只是一个筑基修士……

  起码在释放刚刚术法的时候,他并没有使用超过筑基境界的灵力,纯粹是使用筑基级别的修为,配合一个不知品阶的小钟。

  此等手段,就算在血衣的记忆中,也是不多见的。

  经过这一番试探,血衣也算看出来了。

  这个名叫白隐的怪胎,绝对是见过,甚至亲身经历过魔灾的。

  他刚刚的手段,看似简单,只是轻摇小钟。

  却将音律的力道控制的极其精准,均匀的分布在每一个方向,极具穿透力的波纹无误的震碎了每一个魔物的弱点……

  正如白隐所说,它们甚至连溢散成魔气、留下魔印的资格都没有。

  彻彻底底的消散了。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魔灾,与魔物战斗过的修士,根本做不到,也不会去练习这种手段。

  一个筑基修士,亲身经历过魔灾。

  他的伙伴,一个个却稚嫩的像个娃娃。

  答案似乎只剩下了一个。

  “白道友,你不是那个世界的人吧。”

  血衣开口说道。

  他的言语很是坚定。

  显然,他已经笃定,白隐是一个从经历魔灾的世界离开,用转世、投胎、夺舍等某种方法来到另一个和平世界的存在。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一切。

  不等白隐开口,血衣又说道。

  “不必解释,我一个连亡魂都算不上的残念,没兴趣质疑你的选择……”

  “但是,我想白道友你是知道的,你或许可以逃得了一时,却逃不了一世。”

  “天魔掀起的战火,终究会燃遍这诸天万界,哪怕仙神亦会陨落。”

  “只有抵挡并消灭天魔,才能真正的终结这一切……”

  听到血衣的话,白隐并没有言语。

  天魔?

  事实比血衣想象的还要可怖。

  魔灾,只是未来修仙界要面对的灭世灾难之一罢了。

  还有诸多比天魔入侵更加可怖的劫难,会在这个世界发生。

  不过,白隐并没有开口。

  吐露天机是要遭天谴的。

  白隐可不想白白折损寿命,还要吐血三滴……

  “不过,白道友,你既然可以从天魔手中无声无息的逃匿转生,又拥有这般精妙的术法与实力……”

  “登仙对你而言,不难。”

  “改进术法,使其可以针对天魔,亦不难。”

  “那么,为何还进入这里,寻求一个失败者的传承?”

  血衣言语间,流露出一丝苦涩。

  显然,他已经完全将白隐当成了对等的存在。

  这是白隐引导的结果。

  要知道,为何上一世血衣仅仅是为友人的传承寻找了继承者,自己的传承却从未提到过?

  根据白隐的猜测……

  血衣是被天魔打自闭了。

  他带着一方世界抵挡天魔失败,认为自己就是个失败者,自己的传承也一无是处,只会误导后人。

  学会他的传承,只会走上他的老路,败给天魔。

  与其这样,不如不传。

  至于其他传承,仅仅是不希望友人的传承因此断绝而已。

  正是有类似的猜测,白隐才会体现出自己的特殊。

  才会当着楚凡的老爷爷的面,暴露自己对于魔物的认知与了解,吸引血衣出现……

  并引导他产生某种猜想。

  将自己当成同等高度的存在。

  不然,仅仅是作为一个优秀的后辈……

  无论白隐做什么,血衣都只会将某个朋友的传承交给他。

  此刻,听到血衣流露出的苦涩与丧气。

  白隐开口说道。

  “天魔在你的世界焚尽一切,获取了足够的资源,去入侵并征战下一个世界……”

  “你战斗过、努力过,然后失败了。”

  “如果不留下传承,你的失败会彻底毫无意义,会随着时光的流逝,彻底消逝在时间长河……”

  “相反,如果你将自己的传承留下。”

  “哪怕你已经失败了,死了。”

  “背负着你传承的继承者,也会在你的基础上改进传承,将其投入到与天魔的战斗中……”

  “届时,倘若有机会彻底击溃、乃至毁灭天魔一族的话……”

  “你曾经的存在,曾经的努力才不至于毫无意义。”

  “这些道理,你应该同样清楚才对。”

  白隐说着,看向雪晴、楚凡、钟清雅离开的方向。

  “如果你不清楚这些,也不会为友人留下传承了。”

  血衣同样立在半空,看向远方。

  在那里,他的其他残念分身,正在督促另外几名修士进行考验,测试他们是否具有接受友人传承的资格。

  清楚吗?

  或许吧。

  血衣哪怕只剩下一丝残念,也要为友人留下传承,大概是这个原因。

  “我是一个体修,主修功法为《万劫不灭体》……”

  “呵呵,一个笑话罢了。”

  “说是万劫不灭,却还是被那些天魔拖垮了神魂,斩碎了肉身,化作一块块碎片,随着世界的碎片漂流,只余一丝残念。”

  “这样的传承你需要吗。”

  血衣说着,转过身来。

  一对眸子没有感情,漠然的看向白隐。

  到了这种时候,考验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目前秘境里的魔物,不会有一个是白隐的一合之敌……

  再多来几遍也是浪费时间。

  刚刚的说笑全部结束,现在是抉择的时刻了。

  看着血衣的双眸,白隐笑了。

  “不止。”

  “我们脚下的大地,是你的右手吧。”

  “作为超越真仙的体修,你的手经历这么多战斗都未曾破碎,我很欣赏。”

  “可以借给我吗。”

  “我会用来灭魔的。”

  “?”

  血衣的冷漠瞬间被打破,忍不住笑了。

  还真是一个不要脸的……怪胎。

  进入秘境探险,不但要获取传承,甚至还要把作为他的手给借走。

  不过,他确实很有眼力。

  整个灭魔秘境,除却他的传承,就只剩这只手最有价值了。

  笑罢,血衣开口说道。

  “既然你要,借给你便是。”

  “不过,希望白道友你能承担得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