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真没有底牌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只有一个大师兄

我真没有底牌了 世末鸽者 3581 2021.05.11 18:00

  “白师兄,你们快走啊!”

  楚凡再次催促道。

  虽然面对元婴修士,白师兄他们没有一个逃走的,令他心中很是感动……

  同时,却也有些焦急。

  根据器灵老爷爷的说法……

  他的底牌,由于实力不够无法正常掌握,一旦强行发动,极容易陷入暴走状态,不分敌我的攻击周围的一切生灵!

  他可不想误伤到白师兄雪师姐钟师妹!

  白隐闻言,却是开口说道。

  “楚师弟,这可是一位元婴修士,想从他手中逃走,着实有些难度……”

  “我们尽量在这里把他解决。”

  天空中,元婴修士闻言怒极反笑。

  因为逃走有难度,所以就直接要把我解决……

  大宗门就连筑基修士,都这么狂妄的吗?

  一个自称有底牌,一个要当场解决自己。

  感觉到了羞辱,元婴修士直接骂道。

  “聒噪!”

  说着,一道金光闪过,直接击向下方的白隐。

  这一击,元婴修士并没有注入过多灵力,毕竟现在的灵力过于珍贵,击杀一个筑基修士动用太多灵力,实在太浪费了……

  这就是贫穷散修的悲哀。

  令元婴修士没想到的是,这一道金光击打在白隐的灵力护盾上,却没有将其完全击穿。

  伴随一层层光盾碎裂剥离,白隐的灵力护盾肉眼可见的黯淡了大半。

  随手一击便险些打破了多层灵盾……

  不愧是元婴期的高手。

  与自己实力差距已经大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白隐心中感叹。

  看来这名元婴修士已经不打算再多说废话。

  现在的时间已经不容他思索。

  还好,白隐已经提前半个月思考过了。

  ……

  时间回到大半个月前。

  已知楚凡会邀请自己前往灭魔秘境的情况下。

  白隐提前推衍过,灭魔秘境内的情况,以保证可以完美通关这个秘境,不遗漏任何隐藏。

  当然,白隐也没有忘记,楚凡体内还有一个老爷爷。

  老爷爷肯定不会放过任何击杀白隐的机会,必然会提前布置陷阱,等待白隐踏入……

  白隐向前、向后推衍了一些内容。

  果然,发现了离开秘境后,会有一名元婴巅峰修士堵门……这个画面稍微模糊了一点,白隐不得不稍微多推衍了几次。

  当时,注意到这条路线,白隐就已经在思考。

  双方的实力差距已经大到了肉眼可见的地步。

  想要凭借筑基期的实力,越两个大境界去击败元婴修士,太过困难了。

  哪怕对白隐来说,这种级别的底牌也是不多的。

  比起使用更多底牌,显然提升一点实力,突破到金丹期更为划算……

  这样不仅能应对元婴修士,还能祭炼一部分的血手。

  那么,当着元婴修士的面,突破金丹?

  白隐推衍了这条路线,发现也有些不对。

  突破金丹需要在离开秘境后进行,毕竟灭魔秘境只能由筑基修士进入,金丹进不去。

  同时,突破金丹需要经历【结丹劫】!

  事实上,不仅是突破到金丹期。

  突破到元婴期还要经历【成婴劫】。

  突破到化神期还要经历【化神劫】。

  这三道天劫,被称作修仙者登仙之路的三个小门槛,又称三小天劫。

  三小天劫,既是劫难,又是机遇。

  例如结丹劫,如果渡劫者天资绝佳,可以结出极品金丹,拥有种种妙处。

  在白隐的推测中,如果自己要当着元婴修士的面突破金丹。

  有极大的概率会突破失败,结成极品金丹。

  这必然是不行的。

  要知道,这并不是游戏,对白隐来说是个真实的世界。

  一旦结丹突破,获得了令人不满意的金丹……

  白隐很难像玩家一样,重头再来,重新再结一次丹。

  底牌是底牌,未来是未来。

  为了保留些许底牌而放弃未来,是一种极其愚蠢的表现。

  为此,白隐放弃了在元婴修士面前结丹的打算。

  这种关键的突破,还是需要找个良辰吉日才行。

  除却突破修为,使用刚刚获得的血手也不行。

  不仅是因为“血手未曾祭炼,难以控制”、“附近就是晋源城,一旦化作原型拍下去,大家一起完蛋”、“一旦使用,血手上的魔气会侵染周围”这种理由……

  白隐答应过血衣,要用血手灭魔。

  而不是用氢弹炸蚊子,拿来拍死一只元婴修士。

  一番思考下来,所剩的答案就不多了。

  比起掏出底牌越两阶战胜敌人、提升实力、使用血手……

  其实,白隐还有一个选择。

  使用【明牌】。

  就在不久前,为了满足血衣最后的好奇。

  白隐算是透露了一个底牌……

  那个底牌已经进入了明牌库。

  现在,面对楚凡老爷爷安排的元婴修士,这个底牌刚好拿来使用。

  ……

  时间回到现在。

  当元婴修士一击打碎白隐大半的多层灵盾,楚凡等人才堪堪回过神来。

  境界差距太大了。

  哪怕是楚凡,也没有看清元婴修士的动作,只觉得金光一闪,身后就有白光破碎,白隐遭到了攻击。

  “白师兄!”

  他刚刚惊呼出声,便看到连续四五道金光在眼前划过——

  元婴修士虽然很惊讶,这个筑基修士竟然能挡下他的一击。

  但也仅此而已。

  或许是大宗门的师门长辈,给予了他保命底牌,反而让这个小小的筑基修士自信膨胀,自以为能对付元婴修士……

  太可笑了。

  境界的差距,让这些筑基修士连他是如何出手的都看不到。

  谈何对抗?

  元婴修士连续几道金光术打出,直接将这名筑基修士的护体灵盾洞穿!

  正在元婴修士满脸讥笑,打算看到这个小子被金光击穿身体,在痛苦中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下一刻……

  白隐身前,四五道击破了护体灵盾的金光,似乎碰到了什么,瞬间消散。

  在周围几人愕然的目光中。

  只见白隐身前的空间变得有些扭曲,通过某种联系,展开了一条空间裂隙。

  空间的裂隙中,一只白色布靴踏了出来。

  一个与白隐长相衣着完全一样,白衣墨发俊秀到不似凡人的金丹巅峰修士,手持一柄如银宝剑,迈步走出。

  与白隐不同的是,他的气质锋芒毕露,浑身透着凛然的剑意,仿佛由宝剑铸造而成。

  他嘴角含笑,看了半空的元婴修士一眼。

  随后,收剑入鞘,直接折身走回了空间裂隙。

  半空中,元婴修士的表情还保持在讥笑的状态,却是难以控制的跌落。

  他不知在何时死去。

  肉身被无数剑气穿透,几乎成了筛子。

  魂魄破碎、元婴更是被剑气生生搅烂!

  只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在关注这名元婴修士,而是将愕然的目光锁定在白隐身上。

  在刚刚的那一幕面前……

  就连元婴期修士莫名死亡都已经是小事了!

  “两两两两个大师兄?”

  雪晴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开口。

  她与大师兄相处十年,最近几次更是一同出门历练。

  就在刚刚那个持剑的白隐走出之后,她却完全分辨不出两人的区别……

  不是外貌,而是气息。

  两个大师兄虽然气质不同,境界不同。

  气息却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见到雪晴紧盯着自己,眼神充满迷惑不解。

  白隐笑着答道。

  “只有一个大师兄。”

  “刚刚那只是一个术法罢了……”

  看到雪晴仍旧迷惑不解的样子。

  白隐知道,如果不给她解释清楚,恐怕小师妹接下来一年都会纠结这个问题。

  反正已经掀开,先前的血衣也早已看出端倪……

  一张明牌,白隐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雪晴,等你返回宗门,可以进入藏经阁,查阅一本功法秘籍。”

  “那是由五千年前宗门的雪河祖师创造的一门化身功法《血偶术》。”

  “这门功法极其巧妙,可以用自身精血孕育,凝聚,创造出一个没有意识与魂魄,却同脉同源的肉身……”

  “这样一旦遭遇肉身损毁的危机,也可以在神魂逃遁后,不至于要去夺舍他人、或是紧急重塑肉身,而是拥有一个可以正常使用的肉身。”

  白隐的话,不仅雪晴在听。

  一旁的楚凡、钟清雅也在听。

  毕竟,刚刚出现两个白隐的一幕,实在太过震撼。

  此刻听到白隐的话,他们的一部分疑惑得到了解答。

  类似重塑肉身的术法,其实并不罕见。

  每个宗门都有许多相似却又不同的术法,来应对各种情况。

  只不过,重塑出来的肉身通常极其孱弱,修行速度也是极其缓慢,与最初的肉身难以相提并论。

  而且,备用的肉身,终究只是备用。

  没有魂魄,没有意识,无法行动……

  白师兄说这个做什么?

  白隐继续说道。

  “除了《血偶术》,还有三千年前的极夜师祖,也就是我师尊的师尊所创造出来的《分心法》。”

  “这是卦修的必修之术,可以让修士分心二用、三用……”

  “类似左手画圆右手画方,却又高出不止一个境界。”

  “它可以极大的提高修士的计算能力,推衍能力!”

  说着,白隐不禁有些感慨。

  其实他最初的计算能力,并不像现在那么强大。

  毕竟,穿越前他只是个普通人,又不是什么万年难得一遇的数学家,大脑跟量子计算机似的……

  直到修行了《分心术》,白隐才越来越强。

  对于玩家来说,《分心术》的效果是:可以同时释放多个不同的术法。

  但是,对于白隐来说,这个术法真正的提升了他的计算能力。

  说到这里,见雪晴等人还有些迷茫。

  白隐继续道。

  “于是,我将《分心术》与《血偶术》结合了起来,再加上《寄神法》、《控偶术》等多个术法。”

  “创造了一个崭新的术法,《化身术》。”

  “我用精血培育出一个新的肉身,并分出一半心神去控制那个肉身。”

  “同时使用两个肉身进行修炼,一个专修卜卦,一个醉心剑道。”

  “需要的时候,可以通过肉身之间的联系,互相传送……”

  白隐讲解道。

  这其实算是取巧。

  与仙人所修行的,真正的身外化身之术完全不同,也远远有所不及——

  比如,白隐只有一个魂魄,不可能分割开来丢到一个个分身里。

  除却本体,其他的分身更像是肉身傀儡,看似是普通修士,只要达到一定境界,还是能看穿破绽的。

  例如,血衣就在白隐的引导下,看穿了破绽。

  这次雪晴等人总算听懂了。

  刚刚出现,用剑意瞬间击杀元婴修士的金丹巅峰白隐,其实是他的某种化身……

  不对,等等。

  通常来说,化身应该比本体弱对吧?

  面前的白隐只有筑基期……

  也就是说,跟雪晴一起历练、参与秘境演武、进入灭魔秘境,在凌云域的各个宗门掌门面前走了一圈的大师兄……

  竟然一直是个化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