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真没有底牌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请直面一次魔潮

我真没有底牌了 世末鸽者 2648 2021.05.08 18:00

  “谁?”

  忽然出现的声音,既不属于白隐等人,又不属于器老。

  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了。

  楚凡瞬间握剑起身,看向声音来源。

  只见黑暗中,一个血衣墨发的男子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他们身边。

  只是,他似乎并不是一个实体,而是稍稍有些透明度的某种魂体……

  这男子见楚凡他们一脸警惕。

  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恍然。

  “抱歉,听得入神,忘记自我介绍了。”

  “我算是你们口中的修士残念,是战死在此方世界的修士残念所化的亡灵。”

  “名字……记不得了,就叫血衣吧。”

  修士残念?

  楚凡与钟清雅有些疑惑。

  他们上次进入秘境,接受过此界修士残念的传承。

  在他们的印象里,修士残念应当是凭借难以磨灭的执念,不断从地上爬起的不死尸骸,本身几乎没有什么灵智。

  当感应到楚凡二人身上的魔印后,这些尸骸会传递出一丝信息传承……

  中间几乎没有什么交流。

  这跟眼前这个魂体状、自称修士残念的存在相差甚远!

  见到楚凡与钟清雅仍有疑惑。

  血衣耐心的说道。

  “道友多虑了。”

  “虽说都是修士残念,可根据生前修为的不同,残念遗留的程度也会不同。”

  “中低阶修士死后,真灵溃散,只是普通的尸骸。”

  “高阶修士死后,肉身不腐,执念不散,形成了你们口中的残念……”

  “我不过是比他们强一点,执念更深一点罢了。”

  血衣看着远处的破碎大地,耐心解释着。

  只见那远处的大地上,又是一具尸骸无声的站起。

  没有迟疑,那具尸骸拖着残破的身躯,扑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魔物。

  没有武器就用手、手断了就撕咬、没了脑袋干脆直接撞击……

  直到下一次倒下。

  看到这一幕,血衣的眼底满是哀伤。

  只是当目光扫过那遍地的魔物,这一缕哀伤消散,化作了绝对的冷漠——

  没有憎恨与愤怒。

  因为真正的敌人已经不在这里。

  遗留在这里的,不过是些许魔气衍生罢了。

  收回目光,不等楚凡二人开口,血衣再次看向白隐,眼中带着好奇。

  “道友,你很擅长灭魔?”

  “一般擅长。”

  白隐坦然回答。

  比起其他人的疑惑,白隐对血衣的出现并不惊讶。

  这是自然。

  白隐对盥洗室的了解可不是吹出来的。

  为了确保在灭魔秘境中获取到最为完整的传承,做到该战场副本的全成就通关。

  哪怕已经有了上辈子的攻略,白隐仍旧提前一段时间,用各种手段进行卜卦推衍,了解灭魔秘境的情况。

  整整七天时间!

  白隐不眠不休的推衍了七天,将灭魔秘境的情况摸清了九成。

  倒还真让白隐发掘出来了一条隐藏路线。

  血衣。

  前世楚凡等人获得传承的关键人物。

  生前作为超越真仙的存在,血衣哪怕早已死去,只剩下一缕残念,仍旧记有许多独特的传承。

  他如同一个亡魂,游荡在这个残破的小世界里,看着生前的战友不断爬起,与那些魔气残留厮杀。

  因此,当楚凡等人进入秘境,并击杀魔物,展现出自身资质后……

  他出现了。

  通过给予楚凡等人历练、考验,将自己所知的功法等传承,传授给楚凡等人……

  只留下了一个要求。

  灭魔。

  或许是传授功法消耗了太多力量。

  当后来玩家们进入灭魔秘境后,血衣已经消失了,再没有出现过。

  他只留下了几个传承。

  可事实呢?

  经过白隐反复观看推衍中的场景,发现未来血衣传授给楚凡等人功法的时候,有个问题。

  他每次赠予他人传承。

  开口都是“替友人留个传承”。

  他自身的功法传承却从未提到过。

  显然,这是前世楚凡等人都未能得到过的【隐藏路线】!

  白隐此番来到灭魔秘境,有八成原因是为了这条隐藏路线。

  此刻,白隐面前的血衣并不知道,他早已被白隐扒了个干干净净。

  闻言不由失笑。

  “道友何必藏拙?我看你对于这些天魔的了解异于常人,甚至,如果不是能够感知到你是一个人族修士,我都险些怀疑你是个魔种……”

  “你明明很擅长灭魔。”

  “这些并不叫擅长,只能说是了解……”

  白隐看着血衣,平静说道。

  “当漫天魔潮降临,百亿千亿的魔族,遮天蔽日的冲来……在真正的魔潮面前,这些许的了解,可能对天魔造成损伤,却远远算不上困扰。”

  “你见过?”

  血衣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

  面对血衣的疑问,白隐笑了笑。

  “也许。”

  “……”

  血衣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子。

  事实上,每一个踏入此界的修士,血衣都观察的很清楚,对他们很是了解。

  例如那边那个年轻的筑基男修,大概是谪仙转世,拥有特殊的仙灵体,甚至还带着仙人灵宝……

  与他亲近的黑衣女修稀疏平常,资质一般,不堪造就。

  倒是另一个女修,灵气中带着一股生命气息,是罕见的生灵体,走灵植一道的话,未来不可限量……

  至于这个男子,血衣只有四个字评价。

  平平无奇。

  没有任何特殊体质,各方面资质也普普通通,甚至普通到了奇怪的地步。

  唯一值得称道的,是他对魔族的了解。

  根据这些人施展的术法,血衣能够看出来,他们的世界是个没有被天魔入侵的和平世界。

  功法境界很高、玄妙异常,不是普通的仙人传承。

  只可惜,攻伐不足。

  同境界、生死之战的情况下,血衣能战胜一百个起步……

  血衣最开始是这样想的。

  可是,这个除了长相俊美,在修行资质上平平无奇的男子,却忽然让他有些看不穿。

  他曾经见过魔潮?

  可是,如果经历过魔潮,这些修士不至于如此“娇嫩”。

  难道只是对于灾难的臆想,单纯喜欢打哑谜?

  可这个男子对于天魔的了解并不是假的。

  在某些方面,血衣都赶不上他。

  例如,血衣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研究天魔族的生殖系统乃至是否会如普通生物一样发情……

  血衣沉默片刻,开口说道。

  “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白隐。”

  “白隐道友,你们进入这里,本就是为了获取传承。”

  “这样吧,你是否愿意接受考验,我有些事情想要验证一下……如果你答应的话,我会给予你满意的传承。”

  血衣认真的说道。

  白隐微笑点头。

  “好。”

  一旁的雪晴楚凡三人,看到白隐与血衣的交流,不由有些羡慕。

  显然,白师兄得到了这位神秘残念的赏识,得到了奇遇!

  注意到他们羡慕的眼神。

  血衣微微一笑。

  “三位道友不必羡慕。”

  “我本一丝残念,遗留至今,只是不希望友人的传承因此断绝……”

  “同时,也希望能够亲眼见到天魔灭亡的那一天……”

  “三位资质不错,恰好各自适合我一名友人的传承,如果你们答应,也可以各自进行试炼。”

  “只要通过,我就会将友人传承赠予你们。”

  原来是人人有份?

  雪晴、楚凡、钟清雅迫不及待的答应下来。

  只见血衣抬了抬手,三团灵力自地下浮起,将三人各自包裹,带起,飞向了不同的方向……

  白隐看着这一幕,并没有感到奇怪。

  事实上,血衣的出现、他对整个灭魔秘境的了解、乃至从地面释放灵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个总面积达三万平方公里,堪比前世一个小省的小世界碎片,本就是因为血衣才能够保留存在的。

  他们脚下的大地,是血衣的一只手掌。

  那破碎的裂痕,是他的掌纹与伤痕。

  送走雪晴、楚凡、钟清雅三人。

  血衣回过身来,看向白隐。

  “既然道友答应了考验……那么第一关。”

  “请道友直面一次魔潮吧。”

  话语刚落,方圆百里的魔物瞬间惊醒,它们不受控制的向着这个方向汇聚而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