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孤岛谍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置之死地而后快

孤岛谍战 可大可小 2643 2020.01.24 20:00

  胡孝民与夏忠民在伊文泰舞厅见面时,陈明楚和孙墨梓也在四马路的长三堂子商议着。陈明楚终于悲哀的发现,自己跟错了人、站错了队。

  76号的主任虽是孙墨梓,但他根本控制不了赵仕君。自己哪怕犯再大的错,给个处分就行了吧,何必要免职呢?表面上免了他的职务,实际上是打孙墨梓的脸,啪啪啪响的那种。

  陈明楚“痛心”地说:“主任,我被免了处长事小,您威信扫地才严重。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的人,仅仅因为跑掉了一个王方雄,我就要被免职?如果这样的话,其他几个处长,早应该回家带孩子了!”

  孙墨梓叹息着说:“谁让你被赵仕君抓了把柄呢?现在,只有把木先生找出来,多办几个蓝衣社的案子,让别人无话可说,才有可能复职。”

  他对陈明楚也恨铁不成钢,明明一手好牌,被他打得稀烂。如果他能把新二组除掉,也不至于到现在这一步。

  陈明楚突然说:“主任,我仔细想过,未必有这个木先生。”

  “木先生”的出现,是因为曹炳生身上的那个笔记本。那个笔记本,从一开始就透着古怪,字迹是用左手写的,谁也不能确定是不是曹炳生的字迹。

  笔记本出现在曹炳生身上,也很难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这个笔记本,是杀害曹炳生的枪手放的呢?岂不是一直被军统牵着鼻子走?又或者,只是曹炳生的私事呢?

  他承认,当时看到密写的字条后,确实很紧张。只时下意识的认定,木先生很有可能在76号。

  孙墨梓蹙起眉头:“何大钧不是说过,木先生要与他会面么?”

  陈明楚摇了摇头:“何大钧当时的身份,很有可能被军统知晓,他得到的情报,又怎么会是真的呢?军统很有可能利用他,给我们传递假情报!”

  只怪自己太过急功近利,一心想着揪出木先生,浑然不觉落入了军统的圈套。新来的李公树,以前只听说是个行动高手,没想到用起计谋来,令人防不胜防。

  孙墨梓缓缓地说:“那军统又是怎么知道有这个木先生的呢?”

  陈明楚喃喃自语:“或许,从一开始我们就中计了。这根本就是军统的计谋,要把我们引入歧途。”

  孙墨梓缓缓地说:“你已经犯了错,还丢了处长之职。再提出这样的结论,只会让人觉得你要推卸责任。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找出木先生!”

  说到“木先生”时,孙墨梓特意加重了语气。当初说木先生的是陈明楚,现在说没有木先生的,还是陈明楚。这又不是儿戏,岂能信口雌黄?

  陈明楚一听,马上明白了孙墨梓的意思:“这个……合适吗?”

  简单的说,就一句话:无中生有。不管有没有木先生,都要把木先生找出来,让别人对他无话可说。

  孙墨梓脸色一沉:“你想永远背着‘没找到木先生’的招牌吗?如果你愿意,我无话可说。”

  陈明楚被免职,表面上是陈明楚能力不足,实际上是他这个主任,与赵仕君这个副主任的较量。

  陈明楚像是下定了决心,死贫道不如死道友:“好吧。”

  陈明楚脑海里,将76号的所有人都过了一遍,寻找适合人选。这个木先生,必须出自76号。

  孙墨梓叮嘱道:“这件事要快,不要等着别人把屎盆子扣到你头上,到时悔之晚矣。”

  陈明楚被免职,就像老虎被拔了牙,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陈明楚冷声道:“那就让夏忠民成为木先生!”

  他之所以被免职,全拜夏忠民所赐。自己只是合理甄别夏忠民,他却反咬自己一口。不就是仗着与日本人有关系吗?如果他是军统的“木先生”,日本人还会维护他吗?

  陈明楚与夏忠民,已经成了最大的敌人!如果有机会,他当然希望夏忠民死。

  孙墨梓提醒道:“夏忠民很得日本人信任,他与宪兵队长佐佐木关系莫逆。”

  陈明楚笃定地说:“只要证据确凿,日本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而且,我会让夏忠民死无对证。”

  陈明楚离开后,悄悄找到顾桂荣,给了他一个特别的任务:以军统名义暗杀夏忠民。

  顾桂荣问:“什么时候动手?”

  他是陈明楚的人,在军统时是如此,到76号后也是如此。

  陈明楚叮嘱道:“越快越好。今天晚上不行的话,就明天动手。”

  顾桂荣沉吟道:“明天我亲自盯着他。”

  这种事不能假手他人,一旦被人识破,不但他得死,陈明楚也得完蛋。他不但要亲自盯梢,可能还得亲自动手。

  陈明楚冷冷地说:“子弹做点手脚,确保中弹就死。如果不方便,就不要亲自动手,找个外人,动完手后就处理掉。”

  只要夏忠民死了,就能把所有脏水全泼在他身上,夏忠民就是木先生!

  顾桂荣笃定地说:“我尽量自己动手,保证万无一失。”

  胡孝民并不知道陈明楚也采取行动,并且要置夏忠民于死地。他在第二天上午,准备与夏忠民接头后,就去九风茶楼。

  这次他们选择的是春平坊的春平茶楼。春平坊位于愚园路与赫德路交叉口,在协进中学的北则。而协进中学的东边,正是志华纺织厂。

  之所以选择这里接头,也是为了方便胡孝民,他送顾志仁到厂里后,步行过来,只需要十分钟。

  跟以往一样,每次接头时,他都会习惯性地仔细观察四周。胡孝民拿着一份生煎包,一边走一边吃着。

  转了一圈,在茶楼后巷的一个修鞋匠,引起了胡孝民的注意。修鞋匠的目光,有意无意盯着春平茶楼的后门。而且,他的形态、穿着,包括坐姿,与普通修鞋匠都有区别。

  胡孝民暗暗点了点头,钱鹤庭的动作还是挺快的。胡孝民为了坚定夏忠民的信心,特意安排一次针对夏忠民刺杀,并要让他感觉,杀手是陈明楚派来的。

  这次暗杀当然不会成功,到时胡孝民的表现会很“出色”,再次赢得夏忠民的信任,借机正式打入76号。

  发现钱鹤庭有了准备后,胡孝民并没有马上走进春平茶楼。他特意提前半个小时出发,就是想等夏忠民先进去。任何时候,他都不会放松警惕。

  胡孝民绕到春平茶楼正对门,倚着墙点了根烟。差不多一刻钟后,夏忠民坐着汽车到了。下车后,径直走进了茶楼。

  胡孝民依然没有动身,他跟夏忠民的接头,不应该搞得像职业特工。不要说接头时间还没到,就算晚到一会,夏忠民也不会离开。

  夏忠民刚进去不久,又有一辆汽车停到了春平茶楼门口。从车上走下一个穿着黑色绸衣的男子,戴着墨镜,满脸的络腮胡子,手上还挂着一串佛珠。

  坐汽车来喝茶倒也寻常,胡孝民刚开始并没在意。但对方走进春平茶楼时,胡孝民的瞳孔猛然一缩。此人的步伐、走路的姿态,以及身材和身高,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胡孝民的脑海中,迅速跳出一个身影:顾桂荣。

  他来这里干什么?

  胡孝民绝不相信,顾桂荣来这里是为了和夏忠民喝茶。上次在中央旅社,他就有过跟踪夏忠民的前科。陈明楚已被免职,顾桂荣怎么还敢跟踪夏忠民?

  胡孝民绝不相信偶然,作为一名潜伏特工,他深深地知道,所有的偶然都是必然。他担心顾桂荣有不利夏忠民之举,也跟着进了春平茶楼。

  “夏先生!”

  走到二楼,胡孝民看到顾桂荣正朝坐在窗户边的夏忠民走去,他在后面喊了一声。

  看到夏忠民朝这边望来,顾桂荣连忙转身离开,腰后的手也放了下来。

  ps:大年三十年,既然不能出门,又减少了聚会,就尽量多码字,保证正常更新,求投票支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