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要做秦二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8章 奔丧者们

我要做秦二世 独爱红塔山 2016 2019.08.25 20:41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纵然是嬴高刻意隐瞒,甚至于封锁,但是,吕不韦自杀地消息,依旧是传了出去。

  一时间,中原大地之上,风起云涌。

  纵横大秦朝堂二十载,威震中原的文信侯吕不韦自杀了,消息一经传出,在一夜之间便轰动了中原大地。

  无数门人奔赴前来!

  散去的门客纷纷奔赴洛阳,早年与吕氏商社过从甚密的大商巨贾也是闻讯奔赴而来。

  与此同时,不便公然出面的六国君主与权臣,纷纷派出密使前来洛阳吊唁。

  甚至于,奄奄一息的卫国,大张旗鼓,以大臣为主,率领官吏披麻戴孝而来,短短数日之间,洛阳已经云集了数千之众。

  得到消息,见到事情的发展出现了不可控的现象,三川郡守连忙前来找寻嬴高商议,他心里清楚,此事绝不能久拖。

  “三公子,如今商贾云集,门客遍布,六国密使入洛阳,更有卫国官吏前来,想要文信侯尸身,目下当如何是好?”

  事情发生在洛阳,是三川郡之地,这一刻,三川郡守心下忐忑,这件事一旦控制不好,必将会发生大乱。

  闻言,嬴高目光一闪,他清楚吕不韦自杀之后,麻烦终于是来了。

  “立即派人调集三川郡所有郡兵,封锁吕不韦府,三丈之外,任何人敢闯入,杀无赦。”

  “同时布告天下,文信侯的葬礼由夫人与家老负责,等一切完成之后,其余人可以进入吊唁。”

  ……

  “诺。”

  望着三川郡郡守离去,嬴高转头对着王虎示意,道:“即刻前往文信侯府邸,确保文信侯夫人的安全。”

  “特别是防备其自杀!”

  “公子,应该不会吧?”这一刻,王虎眼中掠过一抹惊讶,在他看来,文信侯的葬礼尚未结束,绝对不会是发生大乱。

  “以防万一!”

  嬴高心里清楚,吕不韦的夫人不要紧,甚至于文信侯吕不韦自杀都不要紧,但是两者都自杀,而且在一段时间之内,将会酝酿出大乱。

  如今秦王政亲政,大秦绝对不能因为文信侯而乱。

  “诺。”

  ……

  在王虎走后,嬴高在心中推演有没有疏漏之处,他清楚吕不韦之死,拖得越久,麻烦越大。

  在这一刻,他迫切的希望秦王政能够决断,派人前来收尸。

  ……

  就在嬴高行动之时,吕不韦的三千门客,再加上各地赶来的大商巨贾,各国密使被有心人挑拨,群情激昂。

  “公子,刚刚传来消息,前来奔丧的人们群情激昂,再这样下去,只怕是会出乱子!”不一会儿,三川郡守匆匆赶来。

  在这一刻,他的语气之中满是凝重,他清楚,这件事麻烦了。

  闻言,嬴高目光幽深,对着三川郡守摇了摇头:“在大秦之中一切以秦法为准,就算是父王也不敢违背。”

  “但是,按照中原大地之上,久远成俗的丧葬礼仪,无论死者葬礼规格将如何确定,死后都有必须立即进行的第一套程式。”

  “预礼是必须的,但是现在廷尉府未到,放眼整个洛阳,谁敢为文信侯正尸、招魂、置尸、奠帷。”

  说到这里,嬴高语气低沉,一字一顿,道:“在大秦,秦法才是至高无上的,告诉洛阳上下,在文信侯家族尚未报丧之前,任何人不得乱来,违者,以秦法论处。”

  “诺。”

  闻言,三川郡守心下一动,他心里清楚,在这四件事之后,死者家族才能正式向各方报丧,而后再继续进行确定了规格的丧葬礼仪。

  在这个时候,只能用这个来拖住奔丧的人。

  “三公子,臣知道如何去处理了!”骤然之间,三川郡郡守心下有了决定,整个人气势瞬间不一样了。

  撇了一眼三川郡守,嬴高沉声,道:“山东各方人士赶赴洛阳,原本只是为奔丧而来。”

  “他们的目的,只是要参加由我大秦操持的葬礼,对文信侯做最后的送行。对于我大秦,未必就有怨念。”

  “但是这其中,必然有对于我大秦心怀不满的人存在,奔丧者们一腔伤痛一路唏嘘地赶到洛阳,见到一切都没有准备,必然会群情激奋,容易被人引导。”

  “立即派人进行对来人统计,然后对宾客下榻、服丧、祭奠、守灵等诸般事宜进行有序安置。”

  “在咸阳王命到来之前,该做的,我们必须做到,要不然,洛阳必乱,六国中人,必将捣乱。”

  “臣知道了,请三公子放心!”

  三川郡守对着嬴高肃然一躬,然后匆忙离去,经过嬴高提醒,他终于察觉到,这些事情是他疏忽了。

  “同时,发布布告:文信侯尸身由郡守府守护,等待廷尉府依法勘验,一切葬礼事宜以咸阳王命为准。”

  ……

  三川郡守,行动力强大,与嬴高商议之后,便进行着手准备,将布告张贴在洛阳城墙之上。

  只是这一纸布告一出,再加上有心人的引导,群情汹涌,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头。

  “如此秦法,禽兽不如!”

  当看到洛阳之中一片安静,并没有大办的迹象,奔丧之人本就愤怒不已,这一刻,布告一出,奔丧者们愤怒了。

  大骂秦法者,比比皆是。

  自远古以来,葬礼从来都是礼仪之

  首,最忌擅改程式,最忌省俭节丧。

  死者为尊。

  这是任何人都必须要遵守的准则,只不过,六国之人,不同于大秦国人百姓,在他们心中,由于齐地儒家的影响,礼仪之重甲于天下。

  特别是吕不韦身份不同,有了有心人的挑拨离间,一时间,群情汹涌,对于大秦的不满宣泄而出。

  “诸位,既然秦国不管,我等也不能让文信侯遭受如此羞辱……”卫国首席大臣宗卿高声,道。

  “对,绝不能让文信侯遭受如此羞辱……”

  一时间,激昂之声,在洛阳南门之上响起,短短瞬间便汇集成了一股浩荡洪流,肃杀之气弥漫而起。

  奔丧之人,如此疯狂,就算是嬴高也没有想到,一念之差,差一点弄出了乱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