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修行室的选址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小卒没过河 4961 2017.11.13 22:00

  虽然昨天柳生家的长子给柳生家带来莫大的惊喜,但是今天太阳照样升起,生活依然在继续,父亲仍然需要去公司主持工作、母亲也还是每天关心着美容店的装修进度。

  世界并不是围着柳生家长子一个人旋转的。

  而柳生元和、小林樱以及弟弟柳生明光也还是要去上学。

  不过,今天的早锻炼结束后,大家都去洗了一个澡,除了柳生元和每天本来就是这样,小林樱和弟弟明光看起来要比平时精神一些。

  “早上起来跑跑步,感觉怎么样?”柳生元和拍拍弟弟的肩膀,问道。

  “有点累,不过感觉很舒服,以后我要天天起来跑步!”弟弟很高兴的回答道,原本以为早起锻炼是一件非常艰苦的事情,可今天早上跑完三百米,仿佛是唤醒了沉睡了一夜的身体一般,现在自己的感觉比平时还要好。

  “哈哈,明光,你只要坚持努力下去,就会一点点变强,一定能成为比哥哥还厉害的剑客!”柳生元和高兴的说。

  他希望自己的家庭因为自己而变的更美好,弟弟愿意学习剑道,总比整天看卡通片要强的多,所以,他得好好鼓励弟弟一下,而为弟弟量身订做整套锻炼方法,也要提上日程了。

  ————分隔符————

  “啊,柳生同学你来了,请这边坐。”刚走进校长室里,校长康田仁宏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

  昨天听到下面老师汇报上来,说学校里居然蹦出一个‘国家一级津贴’获得者,康田仁宏还以为是有人在跟他开玩笑。

  然而晚上就有文化省的工作人员和他联系,一来要求他为该同学提供学习时间上的自由;二来也证实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并要求他控制信息传播范围。

  所以今天他就算再忙也要抽出时间到学校,见一见这位‘国家一级津贴’获得者。

  “校长,您找我有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作为康田学园的校长,学校里出了这么优秀的学员,我怎么能不见一见!”

  康田仁宏满面堆笑的看着柳生元和,前一段时间,就是这位同学在学校体育馆内,为参加校际比赛的运动员们搞了一次特训,那次特训让康田学园第一次在校际比赛中收获如此丰盛。

  这次校际比赛的七个项目中,康田学园共计获得剑道赏、空手道赏、田径赛一百米第二名和第四名、篮球比赛第二名等五个奖牌和奖杯。

  可以说建立康田学园二十年来,所有的体育奖项加在一起,都没有这一次获得的多。除了棒球比赛和长跑两个项目一无所获之外,其他四项都获得突破性的进步。

  在后来校内开会的时候,曾经有人提出,将柳生元和聘为学校的特邀顾问,不过十四岁的特邀顾问,而且还没有任何一个说得过去的头衔,只有一个学生之间的武道达人称呼,这实在是难以说服董事会发出聘书。这个建议也就不了了之。

  现在康田仁宏看着眼前的柳生同学,连口水都忍不住往外流。这要是学校的顾问该多好,哪怕只是挂个名字也好啊,光是一个‘国家一级津贴’获得者的名义,就不知道能为康田学园带来多少知名度和赞助!

  想想看,一个院士级别的大拿,在初中和小学挂上牌子,能带来的号召力,绝不是什么一般有点名望的教师可以比拟。

  但是现在,人家已经把‘国家一级津贴’的证书都拿出来,再想捡便宜,邀请人家当顾问,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但是,康田仁宏忍不住还是想试一试,也许他看在学校培养的份上,就答应了呢?

  “柳生同学,上次您的指导非常有效,假如您有时间,能为学校多做些这方面的指导就太好了。学校准备特聘您为运动顾问,您看可以吗?”

  “校长,您也知道,其实未来一段时间我会非常忙,应该没有什么时间来学校进行培训指导了,至于顾问的事情,现在我都是交给助理处理的,昨天她应该和您联系过了吧?”

  “是高桥小姐吗?她已经说清楚了,没有任问题,您随时可以按照自己的安排,只要定时来参加年度考试和升学考试就行,因为这些成绩要记录进学生档案,除此之外,其他时间您都可以随意。”

  虽然很遗憾,没有能聘用到一位‘国家一级津贴’获得者成为康田学园的顾问,不过这本来也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有一点点失望,但康田校长还是笑着把柳生元和送出校长室。

  ——————分隔符——————

  今天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没到放学的时间,柳生元和就走出了校门。

  孤零零一个人站在学校的大门外,柳生元和回头看了看校门,有一种莫名的孤寂感涌上心头,平时走出校门的时候,总是许多同学一起,也许有的同学自己根本不认识,但是在人群中的感觉,和现在孤零零的一个人走出校门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人都是习惯处在集体中的,似乎学生上学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柳生元和也常常希望自己能自由安排时间,不用为了上学而勉强自己。可是,直到一个人的走出校门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其实还是很喜欢坐在教室里,坐在同学中间的。

  平时,班里大多数同学,他看都不看一眼,可是现在,每一个他都清楚记得他们的笑容和声音,似乎在耳边还回响着‘柳生老大’的问好声。

  人生即将走上另一段路的代价,往往是离开了以前的同行者。

  自己的路更是如此,未来的道路上,这种分别也许越来越多,同行者将越来越少,直到自己一个人踽踽独行。

  与天渐近,与人渐远。这就是他一直不愿意在家人面前,显露非人力量的原因。

  也许以前他只是莫名奇妙的抗拒着,可是这一刻,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恐惧,来自家庭的、来自同学的、来自友人的温暖让他如此留恋,以至于他下意识的想尽量挽留这种温暖。

  一阵孤独感淹没了柳生元和,自从他决定走上长生之路的那一刻,这种与人分别的时刻将永远伴随着他,如果他失败也就罢了,一旦获得成功,那么,迟早有一天,父母、小樱、甚至自己的弟弟,他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

  柳生元和回过身来,望向人来人往的街道,想起大岛慧最后一次见面时所说的话。

  离开温暖的池塘,是为了投身更大的海洋,自己的目标,终究是在海的彼岸,如果不能达到目标,就让我倒在通向目标的道路上吧。

  中年的门卫看着这个走出校门,却又回头恋恋不舍的望着学校的少年,少年的眼中有不舍、彷徨和一点点失落,但最终化作一对刀锋一般,锐利决绝的眼眸。

  柳生元和转过身去,踏上自己新的人生。

  不远处,高桥广美拉开等候已久的车门,在柳生元和坐上去以后,自己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车辆缓缓开动,柳生元和通过车窗,看着缓缓倒退的学校,心中的滋味难以形容。

  ————分隔符——————

  在一间办公室里,广田和子正在等待他们的到来:“柳生老师,这是目前,我和高桥小姐为您筛选出来,三处修行室的备选地址。

  第一处位于大田区,这里是剑豪会的总部所在,好几位剑豪都把自己日常修行的密室设在这里,优点是便于剑豪们互相交流,也便于查阅内部资料,其他相关医疗设施和测试设施也很先进、齐全;

  第二处在东京都郊外的一个小型庄园,这里是大岛老师的一处产业,优点是僻静、无人打扰,不仅可以在室内修行,也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在室外练习剑道,周围有树木遮挡,不会有人打扰,如果您选择这里,现在我就可以将这处产业过让给您,老师已经把此事全权委托给我了;

  第三处地址位于您的家庭附近,我们已经联系好了您楼下的住户,只要您选择这里,两天内就可以办好房产转让手续,特约的装修施工队伍将在三个月内,为您完成修行室的改造。可能空间要狭小一点,但是五百多平米,也应该足够您使用了,这里的优点是离您家近,可以和家人在一起,如果您需要,我们还可以为您打通楼层,变成上下两层的格局。”

  “嗯,你们做的很好!”柳生元和站起来,走到放置资料的桌子边,低头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广田和子曾经见过柳生元和和老师的交手,也亲耳听到他对剑圣之路的看法,对柳生元和她是有三分敬畏的;高桥广美虽然没见过柳生元和出手,但是却见过他空手锻炼时的样子,简直非人,她嘴里不说,实际上也对柳生元和极为敬畏,过于强大的力量者,总会让身边的人感到有些不自在。

  不过,两人看着柳生元和在桌子边上摆出一副大人的样子,配上还带着稚气的脸,两人对视一笑,虽然是剑豪,但毕竟还是个孩子,应该比较好伺候吧。

  “剑豪会那边我是要去看看的,不过,我的修行室就选择第二处地址吧,这个庄园看起来不错,距离市区也不算太远,我闭关的时候正好可以清净些。”

  柳生元和指了指第二套资料,说道。

  “嗨!”广田和子鞠了一躬,然后拍了拍手,自然有人拿来相关地产文档,和高桥广美开始接洽商谈,下面的事情和柳生元和关系就不大了,作为一个十四岁的剑豪,谁也没指望他能在这些事务上有什么表现,不然,给他专门配助理干什么?

  “这处庄园多少钱,我会支付给大岛老师。”柳生元和望着落地窗外的东京都景色,这里是第四十一层,从这里望出去,可以看出很远。

  在东京都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中,也有些低矮陈旧的小楼房夹杂其中,就像是一群衣冠楚楚的绅士小姐中,混杂着一些衣衫褴褛的乞丐一般。

  ‘RB的贫富差异还是很大的,’柳生元和默默的想,‘也许我对社会中绝大多数情况无能为力,但至少我不能让我的家人落到社会下层!’

  ————分隔符————

  “柳生大师,老师曾经反复叮嘱过,这处庄园是她送给您的,您对老师的帮助已经远远超过这个庄园了。”广田和子严肃的说,大岛慧目前已经离开东京都,前往北海道潜修。

  在临行前,大岛慧把她叫到身边,以交代遗言语气对她说:“和子,你务必把柳生君的修行地点修建的完善,你知道一个良好的修行场所,关系到一个剑客的发展。

  柳生君将是RB剑道,未来四十年的主要支柱之一,而我为了脱卸下责任,自私的要求他在二十年内,不要冲击剑圣,这是我对不起他的地方。

  现在,对于冲击剑圣,我已经有一点把握,这还是在柳生君的提示之下获得的灵感,我欠了他一个大人情。

  如果用禅宗的话来说,我与他结下了因果,你这边为柳生君做的越好,我那边心情就会越安定,也许在我冲击剑圣之路的关键时刻,就能更多一分半分的机会。

  我自十九岁剑道有成,为天取神剑流决斗二十七次,取胜二十七次,也算是不负流派培养之恩;二十七岁加入剑豪会,一共出战六届武魂决,获得一次武魂决的冠军,十一次代表国家出国死斗,算是一生无愧与国;我与夫君恩爱三十年,两个孩子虽然都没有走上剑道之路,但也各有成就,尽到了母亲和妻子的责任。

  和子,你可知道,在我下定决心冲击剑圣之路时,老师就像脱胎换骨了一般,解脱下心灵的一切束缚,那一刻的感觉是如此自由,从那时起,我的心灵再无半点瑕疵,天取神剑流最高奥秘——不染剑——心如天青无垢,剑若琉璃不染。对为师来说,近在眼前。

  现在,我终于明白,佐佐木首席对我说的话,想要踏上剑圣之路,就要放纵自己的心灵,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说到这里,大岛慧伸出手来,想摸一摸广田和子的头,手伸到半路,才哑然失笑:“和子,一转眼你已经这么高的个子了,老师刚见到你的时候,你才这么高,那时候老师只要一伸手,就能摸到你的头顶。

  现在和子都是大姑娘了。未来的道路,没有老师,你要自己走下去,作为一个剑客,我们可以失败、死亡,但是选定的道路,不能动摇!”

  平日里,大岛慧对她一直很严厉,广田和子原本以为,以两人这样的相处方式,她根本不会对大岛慧老师的离去有什么感触,可是在即将离别的这一刻,她突然发现,十几年来,自己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无所畏惧,充满信心,却不过是因为老师站在自己身后。

  现在,老师将要离去,她就像是心灵深处突然缺了一块似的。眼泪不知不觉从眼眶中溢了出来。

  广田和子将膝盖弯曲,让自己的脑袋正好略低于大岛慧伸出的手,让老师能够很顺手的抚摸着自己的头部。

  “和子,你不要这样做小儿女态,我们修持剑道的人,诚于剑、诚于心、刚直不屈、坚忍不拔。心、剑、体合而为一,没有软弱容身的地方,和子,你这样老师如何能放心啊——”

  “老师,您放心吧,走出这间房间的那一刻,和子就不会再流泪了,剑客最终还是要像剑一样,让和子把最后的软弱,和眼泪一起留在这间房间里吧。”

  随着眼泪无声的流出,在广田和子的心里替代而起的,是钢铁般的意志,这意志在她心中凝聚的那一刻,一股无形的力量随之泛起,仿佛一道热流,瞬间传遍了广田和子的五腑六脏、筋骨肌肉。

  广田和子想起老师说过的话:“没有一位剑豪的武魂是完全一样的,但是,武魂是在每个人最感动的一刻,结合心灵所产生的力量,这种力量很微小,但是却是你灵魂中的支柱,记住那种感动你的感觉。”

  “好、好、好,和子,注意你的武魂,感应它,确认它,与它合二为一。”

  当广田和子稳定下自己的武魂以后,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老师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只有桌子上放着一封信。

  “和子,你终于凝练出自己的武魂了,老师再没有什么遗憾。也许我们还有再见面的一天,老师希望到那时,你已经真正成为一位剑豪。”

  ————分隔符————

  “柳生先生,这也许就是老师最后的愿望,请您务必成全!”广田和子突然跪了下来行了一个大礼,大声的说,连在办公室另一面,正在查看相关文件,办理移交手续的高桥广美和两位律师也被惊的抬头望了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