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斩席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小卒没过河 3242 2017.10.14 22:00

  缓步向前,柳生元和走到最右边的一个剑靶前,这个剑靶最细,是一张草席卷成,代表着一酮。

  在练习室的灯光照射下,一道刀光一闪即逝。柳生元和随即走向第二个剑靶,第一个剑靶原封不动的立在那里。而当他走过第二个剑靶的时候,连脚步的节奏都没变过分毫,旁观的众人只看到随着他的经过,身侧又是一道刀光闪过,第二个剑靶也还是稳稳当当的站在那里,但是柳生元和仍然不急不慢的走向第三个剑靶,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柳生君!”青木绘真忍不住叫了一声,她不忍心柳生元和在大家面前如此出丑,毕竟两个人也在康田学园的剑道社作为社团同仁,一起相处了两年时间。

  “青木学姐,有什么事吗?”柳生元和很是惊讶的扭头看向青木绘真,这样打断别人在RB是不礼貌的,何况在这个场合,青木馆长等长辈都在,青木学姐怎么会做出这样不礼貌的事情?

  说话的时候,柳生元和正好经过第三根剑靶,他的头扭向青木绘真的方向,手上照样飞起一道刀光,在剑靶上一扫而过。

  “柳生君,请认真对待测试,这不是在剑道社里大家开玩笑的时候!”

  “啊!我挺认真的啊?怎么了?”柳生元和不解的问道,说着话走到第四根剑靶面前。

  这根剑靶是四根剑靶中最粗的一根,直径已经快接近一米了,柳生元和站在剑靶面前,轻轻摸了摸剑靶,看向青木绘真,道:“学姐,是不是我的姿势有问题?”

  “什么姿势问题,你至少也要认真一点吧!”青木绘真发现同门和父亲、两位教习都在看着自己,恼怒的说。

  “呃,好吧。”柳生元和无奈的答应到。然后退了一步,拉开与剑靶的距离,双手握住手中的武士刀摆出一个规规矩矩的袈裟斩剑构,然后上前一步,一剑斩出。

  无声无息的刀光划过,柳生元和收剑而立,扭头看向青木绘真,脸上的表情就是一个问号,意思是‘你看我这一剑姿势怎么样?’

  “你怎么——”青木绘真刚说出三个字,后半截的话卡在嘴里说不出来了。

  粗大的四号剑靶,上半截正斜斜的滑了下来,‘窟通’一声掉落在练习室的地板上。

  刚才,在围观的几位年轻弟子脸上,已经露出了轻蔑的笑容,他们对于宗主青木行见大张旗鼓请来的少年客座教习,竟然是这么一个装模作样的货色,大家嘴上倒是不太好说什么,但心里无不暗中偷笑。

  要知道RB剑道的剑靶并不是随便一张草席卷起来就可以算是一个剑靶的,一酮的剑靶在特制的草席里面是一根儿臂粗细的毛竹作为骨架,无论是草席的材质还是作为骨架毛竹的品种,都是有专门要求的。

  就算是心一流的几位教习给弟子们做演示的时候,也需要双手持剑,认认真真出剑才能顺利斩断一酮剑靶。而斩断一酮剑靶,就已经可以算是通过斩席测试了,能够获得剑道三段以上的证书了,当然还有其他项目的测试,但至少在斩席这个项目上,斩断一酮剑靶就足够通过测试。

  而二酮剑靶,除了需要使用两张草席进行卷制以外,内部更是有一根直径不小于十厘米的毛竹,也就是成人手臂粗细的毛竹,这等剑靶,想要一次斩断,就需要剑手的腕力和刀速远超常人才可以,等闲剑手是无法通过二酮剑靶的斩席测试的,心一流的几位教习,都曾经在公开场合表演过二酮斩。同时,能斩断二酮剑靶,代表着可以通过剑道六段的斩席项目测试。

  至于三酮剑靶里面是三根手臂粗细的毛竹捆扎成一束,外部裹上三卷草席制成,这些学员只见过馆主青木行见表演过三酮斩,使用的还是馆主的爱剑——菊一文字。要是用馆里提供的这种量产武士刀,估计就算是馆长青木先生,也未必能斩断三酮的剑靶,三酮测试本来是剑道九段的剑手基本功测试。

  四酮剑靶,那只是按照剑道测试的要求规定,需要在测试中一起摆出来而已,这些年的剑道考试中,大家真还没见过谁那么没常识,拎着剑道馆提供大路货武士刀去斩四酮剑靶的,而今天大家算是开了眼,见识到一个没常识的货。

  随着剑靶上半截掉在地上,青木绘真的脸‘腾’的红了起来,恼羞成怒之下,大声的质问柳生元和道:“明明你有这样的本事,为什么前面不好好测试!你这是——”

  话还没说完,父亲青木行见竖起一只手打断了她。

  青木馆长面色凝重的走到第一根一酮剑靶处,手抓着剑靶轻轻一提,剑靶的上半截应手而起,与下半截剑靶分了开来。

  看到这一幕,站在后面的两位教习几步走到第二根和第三根剑靶处,伸手一抓,果然两根剑靶都已经分开了。

  倒吸一口气的声音在练习室里此起彼伏,像是大家同时受了惊似的。

  青木行见馆长和西村玖城、青木原方两位教习,看着手里的半截剑靶,又扭头看看站在第四根剑靶处,被大家盯着像看怪物一般的眼神,围观的脸色都有些窘迫起来的柳生元和,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一起摇头苦笑了出来。

  “柳生君,你简直是个怪物啊!”青木行见走到柳生元和身前,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随之伸手拉起他的手臂,仔细看了看,又把自己的胳膊伸出来比了比,这两根手臂放在一起,柳生元和的小臂大约只有青木行见小臂的三分之二粗细。倒不是柳生元和的手臂太细,而是青木行见的小臂太粗壮了,足够赶得上常人的小腿粗细了。

  而围过来的心一流教习和弟子们,都看到了这一对粗细分明、黑白也分明的手臂。

  柳生元和的小臂,皮肤洁白细腻,如果不是皮肤下面显示出清晰的肌肉线条,那么说这是女孩子的手臂,也会有不少人相信。

  “柳生君,你这样的手臂,是怎么发出如此惊人的剑法的?”感叹了一阵,青木行见问出一个周围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

  “这个,请大家先散开点好不?”被紧紧的围在正中间,柳生元和很不适应的说。

  被他这么一说,围过来的众人也发现围得太紧了,简直是人挨着人,后面还有几个还在踮着脚尖朝里面看,人群中连一只手都插不进去。

  青木行见朝向周围紧紧围着的弟子们瞪了一眼,大家连忙向后退去。只有青木行见和两位教习,外加一个仗着自己学姐身份的青木绘真还站在最前面。

  “这个我一时也说不清楚,这样吧,我用慢动作给大家演示一下,青木伯伯,你看行不行?”

  “什么?太好了!”青木行见没想到得到这么一个回答,惊喜的说。

  “柳生君真是太大方了。”这是青木绘真,刚才她还气恼的红着脸,现在已经平复了情绪,毕竟只是一个误会。听到柳生元和要把刚才的秘剑演示给大家看,高兴的说。

  “这里可不是演示的好地方,我们还是到里面去吧。”青木行见一挥手,自然有弟子去收拾剑靶,其他人跟着他一起朝内道场走去。

  队伍没有回到柳生元和昨天看到的那间练习室里,青木馆长带着大家进入最里面的一间练习室,这里与昨天看到的练习室相差无几,只是面积更大一些而已。

  进了练习室里,青木馆长转过身来,严肃的对柳生元和说道:“柳生君,你真的愿意将这样的剑法演示给我们看吗?如果这样的话,就等于你将这剑传授给我们心一流,这样的剑法足以开创流派,变成一个流派独有的秘剑,柳生君你想好了吗?”

  “额,青木伯伯,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剑法,有什么需要保密的呢?传就传了呗。”柳生元和当然不觉得这一剑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不过就是发力充分,使用的正确的挥刀姿势而已,如果说其中真有什么奥秘,那就是内劲凝聚在刀锋上的时候,会使得长刀变得象人的肢体延伸一般敏感,能通过刀锋感受到空气的阻力,也能进行细微的姿态调整,让刀在挥出的过程中不断加速。

  可这些他是不会说出去的,毕竟内劲这种突然出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原理,连他自己也没搞清楚,既不知道该如何传授,也不知道世界上是不是还有其他人拥有内劲这种奇怪的东西。

  “你真的要传?”青木行见瞪大了眼睛,似乎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嗯,我真的要传。”柳生元和肯定的点点头。

  “好,从今以后,柳生君你就是我们心一流的免许皆传,心一流所有的剑道秘技都对你开放。”青木行见一拍大腿,说道。在他身边,西村玖城和青木原方两位教习也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柳生元和传授如此秘技,受益最大的其实就是他们了,在RB剑道界,真正的秘传是很难获得的,近年来RB剑道界的交流已经开放了许多,毕竟现代社会,剑道并不代表武力,与其说是战斗力,不如说是一种文化标志。但是即使是这样,真正的秘传剑法仍然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拥有更强的秘传剑法,对于一个流派或者一个剑客来说,代表更深的底蕴和更多的利益,在RB剑道文化中,真正的强者还是要靠打出来了,而不是光靠宣传就可以忽悠人的。而这些秘剑就代表着一个流派的实际战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