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八荒横行刀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小卒没过河 4409 2017.11.16 21:00

  在柳生元和用一种奇异的方式翻身而起的同时,一股冷意在房间中泛起,即使以这间房间这么大的面积,也挡不住这股不知其何所来的寒冷,似乎这股寒意是从每个人的心底直接泛起一般。

  下一瞬间,无穷刀光绕身飞舞,柳生元和长身而起的同时,他全心全意驾驭着手中长刀,整个人以一种奇诡的姿势旋转着飞腾而起。

  是的,在这一路刀法中,最重要的并不是拼命用力出刀收刀,而是在如此高速的挥刀下,控制住挥刀的节奏、速度和方向,以及人体姿态的调整配合。

  实际上,无论前生后世,八荒横行刀最大的问题从来都不是刀速,而是在这种超高刀速下的精微控制。

  如果一个控制不好,在长刀的超高速惯性下,不用别人动手,自己就能把自己割的遍体鳞伤,在虚拟游戏里,这可是发生过不止一次的事情了,至于什么胳膊肌肉拉伤,扭了筋什么的,更是家常便饭。

  所以,此世醒来以后,即使有内劲和内视的辅助,柳生元和仍然不敢放尽速度,本来在前世虚拟游戏中,可以一秒钟七十七刀的速度,在现实中,即使他的身体已经能做出任何相关动作,且可以自如控制,但他仍然不敢超过一秒三十七刀的速度。

  这可和游戏中不一样,现实中,老命只有一条。

  从众位剑豪所在的观众席处望过去,只能见到一条银鳞闪烁的长龙突兀的横空而起,银鳞横空,舞爪张牙,不可一世。

  八荒横行刀第二式——试手挽天倾!

  “呀呔!”佐佐木真平吐气开声,作为剑豪会的首席,他可不是像初中剑道赛里面的小剑手们,喊叫一声只是为了壮壮气势。

  他这一声大喝乃是飞燕流秘传,口腔中的爆发音,将气压反馈给胸肺,然后又通过胸肺内压,将力量传递到双臂,这是肺腑发力的秘技,除了能够消除人体胸腔内部,各种隐性肌肉对施展刀法的阻碍以外,还能借助体内这些肌体的力量,加快一丝刀速,一出一进之间,就是天壤之别,这等秘技,等闲人等根本无从窥视。

  他的双剑以超乎常人想象的速度连环回转,在无数刀剑交击的声音中,一瞬间也不知道双方到底交手的多少次,佐佐木首席的双刀再次如同燕子双翼般收回,整个人似乎都矮了一半,像一只受惊的燕子一般,突兀的划出一道奇妙的曲线,贴地绕着飞腾的银色巨龙转了半圈,朝远处遁去。

  “燕双飞、燕返、燕回环、秋雨连绵双飞燕、燕抄水。这些剑技居然还能这么用吗?”在一边观战的剑豪们一阵哗然。

  前面是一道光华贴地而走,后面是一道剑光龙卷紧随其后,一眨眼的功夫,一前一后已经跨过十余米的空间。

  这样高强度的挥剑,即使是柳生元和也无法一直持续下去,就在后面那一道剑光龙卷气势开始衰竭的一瞬间,佐佐木真平就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般,紧贴着身体的双刀一张,贴地而遁的光华突然向上急翻,空气被挤出‘叽——’一声长音。

  在这个瞬间,贴地飞掠而走的燕子冲天急翻而回,骤然化作从九天急降,搏击而下的狂鹰,要由上至下,直取龙首!

  “真*燕返!”

  此时,柳生元和气势正在由盛转衰,对方却携着自上而下的扑击之势,双方形势顿时逆转。

  “嘶————————”像是轮胎漏气的声音,又像是天蛇吐息的长吟。

  在这一刻,柳生元和双目陡然充血,高速在体内运行的气血突然向内倒卷逆行造成如此异象,急剧倒卷的气血将胸腔中的气息一下子挤了出来,化成一声长吟。

  缠绕在身边的刀光龙卷消失不见,所有气势、内劲和刚才长刀高速运转的惯性,同时倒卷入体,然后贯入此刻高举过头的长刀之中,下一个瞬间,没有人知道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反应,只见到柳生元和高举过头的长刀突然亮了起来,森森寒意笼罩全场,一道剑气冲天而起!

  八荒横行刀第三式——九死心不悔!

  人还在在半空,佐佐木真平突然发现,下面的柳生元和的剑势,从一条气势开始衰竭的老龙,突然褪去了龙身,显出了剑体,这一剑,汇聚刚才横跨十米的剑势,硬生生将即将散去的剑势凝聚在一剑之上,连剑身都亮了起来,这柄剑是剑豪会特意为柳生元和准备的‘洗雪’仿制品,里面可没装过任何发光装置,这等诡异变化,明显已经超出凡人的界限,踏入不可测的秘境。

  不可力敌!佐佐木真平瞬间下了这个判断。不过他人在半空,却是箭已离弦,难以变化。

  就在这种情况下,佐佐木真平也施展出惊世骇俗的剑法。

  “飞燕翔空式”

  在毫无借力的半空,左右手双刀三开三合,佐佐木真平壮硕的身躯似乎一下子单薄扁平起来,双刀一阵急划,竟然整个人在半空中划出一个弧线,斜斜的飞了出去。

  柳生元和一剑笔直斩落,自他站立的地方开始,一道细长的剑痕直直在地板上延伸出四米开外。

  这一剑,柳生元和已经是不得不发,积蓄了‘试手挽天倾’,追击十余米的剑势,他就像一个蓄满水的大湖,堤坝再也拦截不住,若是不发出这一剑,剑气就会在身体中炸开。

  实际上,就算在前世的虚拟游戏中,他也从未真正感觉到剑气,可是在这一世,也许是因为有了内劲的关系,在刚才,他正像虚拟游戏中一样,将八荒横行刀第二式‘试手挽天倾’的力量收聚为一线,准备发出第三式‘九死心不悔’的时候,内劲混合着风力、混合着柳生元和对剑的理解,本来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竟然成为了一种扎扎实实,能够影响现实的力量。

  这种力量不知到底从何而来,但是它带着锋利、决绝、和刚直不屈的感觉,让柳生元和在刚才那一刻,真的感觉到,手中的武士刀似乎变成了自己的一个肢体一般,会冷、会热、会感知!

  总算在柳生元和已经控制不住,即将出手的前一刻,柳生元和想起这是在剑豪会里面试合,而不是在虚拟游戏里,是不能出人命的。

  所以这一剑没有追击着滑翔而去的佐佐木首席,而是沿着原来的方向,挥了下去。这一剑发出,仿佛是什么东西被抽走一样,柳生元和也随之用力过度,半跪在地板上。

  “停、停、停——”落在地上的佐佐木真平,气喘吁吁的把两柄奇型武士刀收了起来。

  “呼呼,我老头子为了帮你完成这个入会的仪式可真是拼了老命,再打下去心脏病要犯了,就到这里吧。唉,可惜了我这两把特意定做的飞燕斩,看看被你砍成什么样子了!”

  柳生元和直立起身子,看向佐佐木首席的一对飞燕斩,可能是这对剑比较单薄的缘故,虽然没有开刃,但仍然在刚才的交手中,变的刃口残缺不齐,都快成锯条了。

  柳生元和低头看看自己手中的‘洗雪’仿制品,它的样子就要比对方的飞燕斩强多了,毕竟‘洗雪’不像对方的飞燕斩那样,为了追求斩击速度和轻巧变化,做的特别单薄,虽然在刃口处也有些碰撞损伤,但是刀刃仍然基本保持完好。

  ————分隔符————

  看着柳生元和走进更衣室,房间里一阵混乱,再也坐不住的剑豪们纷纷涌到两人最后一击的地方。

  “这哪里是什么控风异能?就算是真的真空切,有没有这等威力都很难说啊!”看着地板上,长度超过四米的一道细细的裂缝,剑豪天野明峰脸色难看的说。

  刚才就是他,说柳生元和应该拥有一种控风的异能,并用这种异能伪装成真空切,忽悠了中岛汉方剑豪。

  “中岛君,你见过柳生君的真空切,那时候就有这么大的威力吗?”另一位剑豪宫本二心,眼看天野明峰有点尴尬,毕竟这里还有很多晚辈在,要天野明峰硬生生把刚才的判断吞回去,作为长辈,实在有些难以下台。

  于是,宫本剑豪连忙转移一下话题,问中岛汉方是否以前见到柳生元和施展的真空切就是这个样子,如果上次中岛汉方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真空切,那肯定就是中岛汉方没有描述清楚,不然,以刚才这一剑的威势,谁会以为这只是一种控风异能?

  “没有,那时候那一剑的威力差远了,只是切开几片草叶,在泥土上留下一道剑痕而已。”

  中岛汉方摇了摇头,解释说:“可当时,我看到的只是柳生君做完早锻炼,收刀时的随手一拂,那可不能代表他的真正实力。”

  “诶,你们刚才看到柳生君的剑,凭空亮起来没有?”另外一位剑豪突然说起刚才的一个细节。

  “你也看到了?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

  “剑肯定是没问题的,那是我们提供的,可到底是什么力量让剑亮起来的?”

  “嗯——,不知道,不过应该和这一记威力惊人的真空切有关,这一剑挥出之后,剑好像就暗淡下来了,不过当时我光注意这一剑的威力了,只是好像有这么个印象,不敢确定。”

  “是在挥出那一剑之后就暗淡下来了,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或者力量随着这一剑飞出去了似的。”

  “咝——,你们说,这一剑是不是就是传说中,冢原卜传剑圣大人的一之太刀?我刚才看到柳生君手中剑亮起来的时候,就莫名的有一种感觉,觉得这一剑必定无坚不摧,斩铁裂甲易如反掌似的。

  传说中冢原卜传剑圣的一之太刀,不是可以用木刀断铁甲吗?刚才就是这个感觉!”

  “难道说————?”

  “嗯,应该就是这样了!”

  “原来一之太刀和真空切本来就是同一式秘剑啊!只是一之太刀将那种不知该如何称呼的力量保存在剑里,所以无坚不摧,而真空切是把那种力量施放出去,达到隔空杀人的效果。”

  “应该没错。怪不得上泉信纲剑圣的无归书里面,只提到自己没能学会真空切,而没有提到一之太刀。

  而在后来,上泉剑圣的事迹里,也从未提起上泉信纲剑圣施展过一之太刀,既然他只说自己没有学会真空切,而没有说自己没学会一之太刀,一直有后人认为上泉剑圣学会了一之太刀,只是一般情况下,不再施展而已。原来这本来就是同一式秘剑。”

  几位剑豪围着地板上的剑痕议论纷纷,至于周围的剑豪后补们,也站在剑痕边上,伸手抚摸着剑痕,一个个脸上的神色精彩万分。

  “让一让,让一让!”一位女剑豪拉着一个剑豪后补走了过来,剑豪后补的手里是一把钢皮尺。

  “让开点,你量一量剑痕有多深!从这里开始,每隔五厘米量一次,一直量到那边剑痕的尽头。”剑豪星野幽明吩咐道。

  “这里是开始的地方,深度2厘米;下一点,深度5厘米————”

  “各位老师,最深的地方是距柳生大师剑痕开始点一米三的地方,深度为二十七厘米,已经切开了混凝土楼板,我怀疑连里面的钢筋都切断了。不过,各位老师,反正这里损坏的地板肯定要重新装修,到时候我们再看看就知道了。”

  “装修什么装修!这样一道剑痕留在这里,也许百十年以后,就因为这道剑痕,这间房间会成为剑道圣地也说不准。”另一位剑豪开口反对道。

  “你们说,柳生大师是不是已经踏过了那道门槛?”突然有人提出这个问题,整个房间里都静了下来,RB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再出过一位真正的剑圣了,可是现在,一个十四岁的少年,竟然展现出公认的剑圣技,这实在让人有些不敢相信。

  “我觉得这得问问我们的首席,刚才他和柳生大师正面对抗,应该有最深的感受,而且据我看来,佐佐木首席多半也朝剑圣之路踏出了半步,至少刚才他施展的那些秘剑,不要说在实战中应用,就算是给我充裕的时间准备,我也是有一半秘剑,绝对施展不出来的。”

  “佐佐木首席来了,快问问他!”

  ————分隔符——————

  “嗯!依老头子我看来,柳生君是我生平见到过最强的RB剑客,不过要说他已经踏入剑圣境界,应该还差了一些!”

  被一帮剑豪和剑豪后补围着,佐佐木真平伸手理了理头发,想了想,说道:“柳生君应该已经理解了心眼的秘奥,但是剑圣应该有的前知之能,似乎还没有掌握。刚才切磋的时候,我有几次特意布下陷阱,他都毫不犹豫的踏了进来,如果他已经踏入剑圣之境,绝对不会看不出来。”

  “呼——”听了佐佐木首席的一番话,现场倒是有好几个人一起呼出一口长气。

  如果真的出现了一位十四岁的剑圣,那对这些毕生练剑的人,实在有些打击过大了,现在虽然也很让人怀疑,自己的剑法是不是练到了狗肚子里,但至少心理压力比起面对一位如此年少的剑圣,还是要轻松不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