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欢庆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小卒没过河 4092 2017.10.25 22:00

  正式的剑豪授予仪式完成以后,大家都放松下来,几个年长者互相都算熟悉,众人说说笑笑的,柳生元和也不用站在中间浑身不自在,退回到青木行见身边,顺手把‘剑豪状’递给青木行见馆长。

  “啊!柳生君,这是您的荣誉,我们不能要。”青木行见手刚伸出一半,又停了下来,说道。不过他说归说,伸出一半的手可没收回来,眼睛直直的盯着‘剑豪状’,要是视线能发热,都能把这份文卷点着了。

  “青木伯伯,现在我也是心一流的成员了,就放在心一流吧,假如有一天我要离开心一流,再拿走不迟。”在剑道考核前,青木行见的种种犹豫和退缩,给柳生元和带来极大好感,而青木行见对于自己两次剑豪考核的失败,以及身上留下的伤痕,对柳生元和也不讳言,直接展示给他看,让他知道剑豪考核的危险性。

  这段时间的见闻让柳生元和知道,这一份‘剑豪状’对青木行见和心一流是如何重要,自己占用了心一流三年一度的推荐名额,才能参加这样的考核,拿到了国家一级津贴,无论从个人获得的利益还是心一流的付出角度来说,他都要有所报答。

  “好吧,那青木伯伯就生受你了。”青木行见一咬牙,双手像捧着易碎的瓷器一般,小心翼翼的接过‘剑豪状’。

  一直在青木行见身后站着的青木廉次,连忙取出一个紫红色的木匣——大概是早就准备好的——打开木匣双手托在手上。

  青木行见仔细的把‘剑豪状’放在木匣中,木匣里正好有一个凹槽,可以嵌入‘剑豪状’。看着放在木匣里的‘剑豪状’,青木行见长呼了一口气,陷入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

  “父亲?父亲!”青木廉次手上托着木匣,看着老爸似乎进入回忆状态中不能自拔,可现在不是回忆的好时候,周围大家都在看着呢,他只好连叫两声,把青木行见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青木行见回过神来,向四周众人看了看,连忙道歉:“让大家见笑了,是我太不成器,以至于心一流在家父过世以后,连续十一年都没有出过剑豪了,现在心一流终于又有了一位剑豪,心情有些激动,见笑见笑。”

  心一流作为RB最著名、最源远流长的剑道流派之一,流派中的种种情况,在剑道界中不是什么秘密,随着失去剑豪会席位年头日久,虽然还没有影响到心一流下属各个剑道馆的营业收入,但是整个流派在RB剑道界的地位却渐渐衰败下来。

  如果不是这样,青木行见也不会明知道自己剑道水平还差了一些火候,却硬是参加了两次剑豪试,希望自己能侥幸通过。这些年来,青木行见的心理压力越来越重,如果不是这样,作为一个历史超过四百年的剑道流派,又怎么会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初中二年级,甚至不是心一流出身的年轻人身上?还直接给出‘免许皆传’这样的流派最高荣誉?要知道柳生元和还没有在心一流学习过一天呢,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甚至可以算是RB剑道界的丑闻了。

  “哪里,青木老兄,我们只会恭喜,想必这些年来,你的心事也重的很了,现在总算可以放下这件心事了吧。”目幕总监笑着说道。他和青木行见也算老相识,在RB警察系统,剑道能为升职加薪提供加分的,所以RB警方中,学习剑道的着实不少,东京都这一块地方,在青木馆和其他两家心一流下属的剑道馆中学习的警察为数众多,就算目幕总监自己,也曾经在青木馆求学过,从这个角度来说,他管青木行见叫一声‘师弟’都没问题。

  “各位,等我把这个好消息带回心一流,回头再和大家一起喝一杯好好庆贺一下。”青木行见现在巴不得赶紧飞回心一流里面,把这张剑豪状供起来,然后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大家,顺便也减轻一下自己的压力。毕竟推荐一个初中二年级的少年作为心一流的代表,即使他身为宗主,在流派内还是受到不小压力的。

  “好的好的,青木君你快去吧,明天晚上我就有空,哈哈。”目幕总监大笑着挥了挥手。

  在坐车回青木馆的路上(开车的是青木廉次,柳生元和与青木行见一起坐在后排),柳生元和看着手捧装有剑豪状的木匣,一脸痴呆笑容的青木行见馆长,实在是不忍直视。本来青木馆长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帅哥,可现在这个形象,简直就是一个中年猪哥了。

  “青木伯伯,这次颁发剑豪状,怎么是目幕总监呢?他也是剑豪会的成员吗?”为了打断青木行见的痴呆状态,柳生元和找出一个问题来请教。

  “啊!柳生君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这次颁发剑豪状,怎么是目幕总监呢?”柳生元和只好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我们RB剑道联合会受RB警视厅监管,警视厅可以说是联合会的上级监管单位,不过我们不属于官僚系统,所以警视厅只有监管权,而没有指挥权。另外,我们也算隶属RB文化省,也就是说RB剑道界在业务上受文化省领导,在行动权力上受警视厅领导。”青木行见从痴呆状态中摆脱出来,立刻恢复了中年帅哥的形象,给柳生元和解释道。

  “剑豪试和剑豪会成员本来就对社会保密,所以不适合由文化省的官员来颁发证明,只好由警视厅的头头来了。”

  ——————分隔符————————

  回到青木馆,青木行见第一件事,就是把内道场的教习和弟子们召集起来,宣布了这个好消息。其实大家从早上就就等着这个消息了,直到从青木行见口中,确认了结果,整个内道场一下子沸腾了起来,连四位人到中年的教习,都忍不住大声呼喝起来。大家一拥而上,七手八脚的把柳生元和抬了起来,差点扔到天花板上头去。

  “诶诶诶诶,慢点慢点。”被大家抬着抛高的柳生元和可不太适应这种热情,尤其是他总觉的下一刻这帮人就可能失手把他摔在地上。不过他的这一点异议,在大家热情的欢呼中,被淹没的连个泡都没冒出来。

  好不容易等大家发泄过了以后,他总算是被放了下来。青木行见馆长大声喊到:“从今以后,我们心一流又有一位剑豪了。让我们为心一流师范——柳生元和,欢呼吧!”

  “板载、板载、板载!”

  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柳生元和涨红了脸,这个身体的脸皮还是薄了点,一点也没有宠辱不惊的大将风度,也不知道前世那一百多年的人生经历是不是喂了狗,前两天被女孩子调戏会脸红,现在被人捧着欢呼几声,竟然也激动不已。

  在柳生元和的心里,一边对这种场合兴奋不已,同时心里还在吐槽自己。

  ——————分隔符——————

  好不容易庆贺告一段落,柳生元和和青木馆长及四位教习一起来到青木行见的办公室。

  首先青木行见给柳生元和介绍了第一次见面的两位教习,一位四十多岁的男教习名为新井柱、另外一位三十出头的女教习名为大冢虹,这两位都不是东京人士,而是需要常年奔走在心一流各个道场之间,作为巡视者和指导者。论起工作的辛苦程度,要远超他这个常年坐镇总部的馆长兼宗主了。

  “柳生君真是年少有为,我们以后还要请柳生君在剑道方面多多指点。”新井柱教习低头行礼,上次一来是刚刚从外地赶过来,人比较疲劳,二来也的确对宗主请来一个初中学生担任心一流的教习感到不满,所以他就没有出席迎接柳生元和的见面会,在宗主的坚持下,硬是让这个初中学生代表心一流就参加剑豪试,可没想到居然还通过了,这可让他吃惊不小。

  不过他还是高兴居多,他知道以自己的才能,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指望通过剑豪试了,而心一流在没有剑豪坐镇的情况下,已经渐渐沦为剑道启蒙的会馆了。

  真正有心剑道的年轻人,在心一流的剑道馆里,完成初步剑道培训后,就会转投其他有高手坐镇的剑道流派。这也是这几年,青木馆在全RB剑道大赏比赛中,成绩总是不理想的主要原因。

  长此以往,心一流就会慢慢被排挤出RB剑道界,这是他们这几个教习最担心的事情,毕竟他们都是从小就在心一流长大的弟子。所以,今天柳生元和能拿到剑豪称号,他要比柳生元和自己还要高兴。

  “新井大叔太客气了,我也就是有点乱七八糟的想法而已,新井大叔如果不嫌弃的话,我们一起交流一下。”柳生元和是一个有礼貌的孩子,连忙客气的说。

  本来在一边刚要开口的大冢虹教习,立刻就把嘴闭上了,这孩子未免过于有礼了,万一开口称自己为‘大冢大妈’,自己可要郁闷上半天。

  “这个剑豪状,我想把它用水晶匾装饰起来,挂在这间办公室里,柳生君你看怎么样?”看到欲言又止的大冢虹,青木行见哪还不知道她的顾虑,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谁还不知道谁啊?所以他连忙接过话来,免得小师妹尴尬。

  “挺好的,青木伯伯您安排就行了,这本来就是以心一流的名义获得的。”柳生元和其实更重视的是每年两千万日元的国家补贴,至于剑豪状嘛,一不能拿来换钱,二也不好整天拿出来炫耀,那还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分隔符——————

  “绘真,从明天开始,你和你哥哥廉次,就作为柳生师范的助手,专门为他在青木馆的工作提供帮助。”等心一流为此庆贺的门人渐渐热情散去,青木行见把一对儿女叫到办公室里,吩咐道。

  “好的,父亲。”青木廉次知道这是为了让他便于向柳生元和求教剑法,一口答应下来。

  “父亲,柳生君一直是我同一学校的学弟,能不能换一个人来当他的助手?”自从柳生元和进入康田学园的剑道社以后,一直在青木绘真的手下,现在自己一下子变成他的助手,青木绘真有点转不过弯来。

  “中国人说的好‘达者为师’,难道因为柳生君是你的学弟,你就不能向他学习剑道了吗?何况我们心一流里,只有你和柳生君最为熟悉,如果想从柳生君那里,学到他的一身鬼神莫测的剑道,有谁比你更合适呢?

  先祖行久公,拜在柳生宗严先生门下的时候,难道他的岁数比柳生宗严先生小吗?你难道认为先祖的行为丢了脸不成?如果不是有你们两个孩子在,连我都愿意拜在柳生君的门下求学剑道!

  你知道外面有多少人想拜在一位剑豪的门下吗?何况,柳生君还没有说要收录弟子,即使你们作为他的助手,也不过能领先一步而已,能不能成为柳生君的弟子,能不能学到柳生君的剑法,还要看你们自己的表现。”

  青木行见严厉的说:“如果你不是柳生师范的学姐,我还不好叫你和你哥哥两人去充当柳生君的助手,流派里有这么多年轻人在,其他分部也有不少年轻人,即使是父亲,也不能没有原因的把这种机会交给你们,要知道,一位剑豪,在RB剑道界的影响力,绝对不可小视。你们未来想要在剑道之路上有所作为,拜在柳生君门下,就是最好的选择。”

  “是的,父亲,我明白了,我会努力成为柳生君的弟子。”青木绘真被父亲一顿训斥,连忙低头答应。

  “不只是你,你还要尽量帮助你哥哥,成为柳生君的弟子。”青木行见微笑着说,对这个女儿他很满意,论起剑道的天分,还要在儿子青木廉次之上,只是她从小就一直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从未受到挫折,导致有些过于骄傲,这次被更优秀的人打击到了,想必以后能够更加努力。如果这对儿女能成为剑豪柳生元和的弟子,那么,日后在继承心一流宗主的时候,各方面的阻力都会减少很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