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两场不同的考试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小卒没过河 3918 2017.10.22 22:00

  时间匆匆流逝,一转眼就到了年级测验的日子。

  柳生元和这几天认认真真的把课本都看了几遍,虽然理科如物理、化学和数学还是不怎么样,但至少文科类的科目,在他莫名其妙出现的过目不忘能力下,几乎把整本的课本都背了下来,所以,走进考场的他信心满满,至少在几门文科上是这样。

  现在他正坐在教室里进行数学测验,凡是简单应用公式的题目,他都刷刷刷的写完了,加起来连二十分钟不用,做完这些题目以后,柳生元和先是清点了一下卷面上自己有把握获得的分数,嗯,七十分已经有了。他的数学卷子上整洁,卷面上的每一个字都是一样大小,连间隔分布都像是印刷出来的一样。在他强大的身体控制能力下,整张答卷工整的像一件印刷品多过手写,如果数学考试有卷面分,想必能拿个满分。可是,凡是需要转个脑筋才能解题的题目,比如一道几何和两道数学大题,现在还都空着呢。

  扫了一眼周围的同学,大家似乎还在做上半张卷子,没有谁做到这三道大题。于是柳生元和摆出一副‘我正在思考’的样子,低头持笔,闭上双眼进入了内视状态。

  估计着考试时间差不多还有半个小时就要结束的时候,柳生元和从深沉的内视修行中苏醒过来,低着头用眼角稍微一扫,确认几个平时数学成绩比较好的同学已经做完了卷子,正在检查题目。

  柳生元和脑袋微微低着,瞳孔突然像鹰一样收缩起来,几乎凝成一个小点,桌子上自己试卷上的字迹开始模糊,而距离他两排以外的一位同学,平摊在桌面上的卷子,上面的文字如同近在眼前。

  啊,原来这一题该这么做,竟然如此简单。柳生元和很顺利的抄到了一题。接下来他罪恶的视线投向另一位同学。

  “元和君,数学你考的怎么样?”考试结束,小林樱担心的问,这几天她看着柳生元和试着做了些理科卷子,凡是卷子上稍微有点难度的,要拐几个弯的题目,他都做不出来。

  小林樱倒也没多想,因为这两个月以来,她就没看见柳生元和看过书(除了前两天的突击复习),数学这种东西,一节课不听就可能跟不上,何况柳生元和已经整整两个月没有认真学习过了。

  “没问题,这段时间里,我的刻苦修行不是白费的。”柳生元和肯定的说道。

  “嗯,元和君这两天的确很辛苦,成绩一定不会下降太多的!”在小林樱看来,这两天柳生元和除了晚上雷打不动的四个小时修行之外,其他时间几乎都在抓紧温习课本,没有一刻放松,的确是很辛苦的。

  “哈哈。”柳生元和说自己的刻苦修行不是白费,可不是这个意思,不过现在他也只好打个哈哈,蒙混过去算了。

  周六,青木馆。

  “柳生君,你真的决定了吗?”坐在对面的青木行见馆主非常认真的重复了一遍。刚才,青木行见将这次考试的前因后果。利弊得失给柳生元和仔细的分析了一遍,也没有掩饰心一流目前的窘境。心一流很久没有出现一位剑豪了,以至于在RB剑道界的地位都有所下降,青木行见认为,柳生元和的剑道水准已经超过剑豪的合格标准不止一筹,这才孤注一掷,动用流派的推荐权,推荐柳生元和参加这次考核。

  “没事,不过是一场真剑对抗,没什么大不了,我决定了!”柳生元和肯定的说。

  “好,那我们就走吧!”青木行见站了起来,带着柳生元和下了楼,开车的司机是一个年轻人,是青木绘真的哥哥——青木廉次。‘剑豪试’这种等级的秘密考试,连参加的随行人员都有名额限制,即使是青木馆长的儿子青木廉次,也是作为助手才有幸参加。

  很快,车停在RB体育馆的停车场,剑道测试就在这里进行。

  首先是律师公证,柳生元和需要在事先准备好的生死文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当生死文书摊在三人面前的桌子上时,青木行见还是犹豫起来,毕竟柳生元和还是一个孩子,如果参加这次考核出了什么问题,他会感到良心不安。

  “柳生君,如果你现在退出这次考试,还来得及。在真剑对抗中,作为考官的剑豪,不会特意造成杀伤,但是在这十年中,申请考试的人中间,仍然有一人不治身亡,四人受到重创,轻伤几乎人人都有。”青木行见拉开自己的袖子,“这是我三年前参加考试,留下的伤口。”

  在青木行见的胳膊上,有一道接近半尺长的伤痕,虽然早已愈合,但仍然可以清晰的看到痕迹。

  青木行见盯着自己的伤痕看了片刻,突然抬起头来:“柳生君,我们还是不要考了,你还是初二的学生,不应该现在参加这样的考试,虽然你是我们心一流的师范,但是来做这样的真剑对抗,还是太早了,这一次申请考试是我的错误,我对于流派的荣誉过于执着了。对不起,柳生君,走,我们回去吧!”

  青木行见放下袖子,站起来,伸手去拉还坐在沙发上的柳生元和。

  “放心,青木伯伯,真剑对抗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柳生元和坐在沙发上没有起来,微笑着说。看到青木行见这一刻的作为,他心里最后一点芥蒂也随之而去。

  青木行见最初托青木绘真告诉他可以进行一次特别考试的时候,没有具体告诉他,这次特别考试需要进行真剑对抗,直到他早上去青木馆汇合,只有他们两人在房间里的时候,才仔细的和他说清楚考试细节。

  不过听了青木行见对考试的仔细介绍后,柳生元和还是决定参加这次考试。这种只有剑道流派特别推荐,才能参加的剑道考试,机会很难得,目前拥有推荐资格的流派,只有RB最有名的十九个剑道流派。其他人想参加这种考试,要么获得RB剑道大赏的前四名,那就会有人告知这个考试的存在;要么就是在剑豪会里,由拥有剑豪资格的剑客们进行个人推荐。

  如此之高的考核门槛,通过以后,也是好处多多。

  首先通过者将获得国家认可的‘剑豪’称号。获得‘剑豪’称号者,同时获得国家一级津贴,每年两千万日元;可以获得开创剑道流派的权利;可以担任国家特级体育教练的资格,比如说他们学校的小川雄二老师,就只有二级体育教练资格,只能从事非专业竞技类体育教练。如健身房的健身教练或者健康顾问等,或者是成为竞技类正式教练的助理,如果他有国家特级体育教练资格,最少也能在如早稻田大学这一级别的RB著名学府,弄到一个运动学方面教授资格。

  像柳生元和这样的十四岁少年,按照正常程序,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获得这个机会,只有心一流这样的老牌剑道流派,才能通过流派本身的推荐名额,给他一次这样考试机会,这次,如果不是青木行见一力支持,连心一流内部都有很大的反对意见,因为这个推荐名额即使是对心一流来说,也是非常宝贵的。

  现在他如果按照青木行见的意见退出考试,那么至少在六年内,心一流都没有资格在推荐另外一人参加考试,其他声誉和相关方面的损失更是难以尽诉,毕竟参加考试者失败是一回事,而惧怕危险退缩不前是另外一回事,而心一流作为推荐方,对于被推荐者的行为是负有连带责任的。

  “柳生君,你要想好了,对了,你的父亲和岛君知道你来参加这次考试吧?”

  “没事,我和父亲已经说过了,他支持我来参加考试。”柳生元和微笑着说。他和父亲说的是:“青木馆有一个剑道考试,我去参加一下。”作为父亲的柳生和岛,自然认为是青木馆内部对柳生元和担任‘免许皆传’的测试,或者是剑道段位考试,自然一口答应下来。哪里会想到是这样的考试。

  “是么,令尊大人对柳生君真是有信心啊。”青木行见长出了一口气。前一段时间,他和柳生和岛相谈甚欢,转眼就把人家儿子送去真剑考试,还有一点生命危险,在他心里着实过意不去,所以才宁愿放弃对心一流声誉的执着,也要拉柳生元和回去。

  柳生元和在生死文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律师同时拍下他签字的照片,并将签好字的文书收好,由在场公证人员进行保管。

  青木廉次走在最前面,推开考场的大门。有资格进入这个考场的,只有考官、考官助手和见证人,参考人员也可以带一位助手和一位教练。总共只有六个人可以进入。

  “中岛君?这次还是你作为考官吗?”青木行见看到一个熟人,严肃的打了一个招呼。

  “不是我,这次我是作为见证者,青木君,这次你推荐的人,年纪实在太小了,让大岛慧老师很不满,认为你轻慢了剑豪考核,她决定亲自担任考官。”中岛先生回答道。

  听到这个消息,青木行见的脸色难看起来,他扭头看向柳生元和,说道:“即使在剑豪会里面,大岛慧老师也是以严厉著称,柳生君,你再仔细考虑一下!”

  “嗨,中岛君,又见面了。”柳生元和先是和对面的见证者中岛汉方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才对青木行见摇头道:“没事,我想我应该能通过这次考核。”本来他还有点惴惴不安,看到中岛汉方就镇定下来,原来这位中岛先生也有资格担任考官啊!要是考官就这个水平,那有什么好怕的?

  “柳生老师!”中岛汉方才注意到站在后面的柳生元和,“原来是您来参加考核,那一定没问题。您怎么加入心一流了?这次报名表上写的不是心一流的柳生和也吗?”

  “额,和也是我的小名,当时只是不想被人追查到我还在上学而已,所以在青木馆做个人铭牌的时候,就顺手把小名写上去了。”RB人改名字算是家常便饭,这种小名和正名,在RB人来说,混着用也不稀奇。

  “你们认识?”青木行见惊讶的问道。

  “哈哈,既然是柳生老师来考核,那还能有什么问题,青木君,恭喜了,你们心一流又要出一位剑豪了。”中岛汉方大力的拍了拍青木行见的肩膀,说道。

  “什么事这么高兴,中岛君,说给我听听。”一个女声传了过来。

  “大岛老师,这次来参加考核的柳生和也,就是上次我跟您说的那位柳生元和。”中岛汉方转过去对着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多岁的女性说道。

  “哦,就是他吗?很好很好,看来我误会你的,对不起了,青木君。”大岛慧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柳生元和,然后微笑着对青木行见说道。

  “啊,不敢,大岛老师也是为了RB的剑道传承。”青木行见连忙鞠躬行礼。

  “大岛老师是天取神剑流的当代传人,也是剑豪会的次席,柳生君是我们心一流这一代的‘免许皆传’,虽然剑道造诣已经很不错,但是经验不足,还请大岛老师在等下的考核中手下留情。”

  “哈哈,青木君,不用客气,这位小朋友可不是需要我手下留情的人,是吧,柳生君。”

  “后学末进,还是要请大岛老师手下留情的。”柳生元和鞠躬行了一礼,开口说道。

  “好了,既然大家都来了,闲话不多说了,我们就开始吧。”大岛慧面色一正,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