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母亲和父亲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小卒没过河 4260 2017.11.10 21:00

  “哎,妈妈,让她给您解释不好吗?”柳生元和不情不愿的走过来。

  “你是我儿子,现在我想听你说!”南田雅子又不是傻瓜,这位拿着文化省证件的小姐,看上去一副精英白领的样子,怎么能比得上自己的儿子好对付?

  “这个——”柳生元和幽怨的看向表情有点尴尬的高桥广美小姐,就是这位大姐,刚刚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帮他解决这个家庭问题,怎么一转眼就要自己去面对可怕的老妈?

  高桥广美心中也是相当尴尬,在楼下的时候还说要帮老板摆平这件事,可现在,老板的母亲根本就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啊!她勉强开口说道:“阿姨您好,我可以为您说清楚这件事。”

  “我要听我儿子说!”南田雅子不满的看了这位一身职业套裙的白领女性,明明自己和儿子说话,她出来插什么嘴?

  好吧,柳生元和看着妈妈那张看上去已经有点不高兴的脸,十几年积威所致,他只好垂头丧气的老实交代。

  “我加入了剑豪会。”

  “然后呢?”南田雅子对儿子就用一句话打发自己感到不满,你加入了一个听起来就像是黑道组织的不良团体,然后就结束了?前因后果也不解释一下?

  “获得了‘国家一级津贴’,还给我配了一个私人助理。”柳生元和用自己的脑袋朝高桥广美摆了摆,示意这位就是自己的私人助理。

  “什么是‘国家一级津贴’?”南田雅子虽然刚才小林樱说过了一次,但她可没有把这句话当真,也许是什么听起来接近的词呢?自己儿子有多大本事自己还不知道吗?只有个剑道还算是不错,当然学习也不错,可这个‘不错’跟‘国家一级津贴’可差的不知哪里去了。

  “就是和‘RB工程会院士’一样的国家津贴。”高桥广美在边上解释了一句。

  RB工程会院士大致上相当于中科院院士,是RB科学界最高荣誉,当然上面还有更高一级的‘国家特级津贴’,不过那个是给诺贝尔奖获得者、特级战斗英雄等特别情况保留的,正常情况下,‘国家一级津贴’就是RB的最高荣誉了。

  “这是真的?”妈妈看了一眼插话的高桥广美,对柳生元和确认到。

  “嗯。”

  “真的?”南田雅子仍然不敢相信,就像自家狗窝里长出一条健壮的小狗是挺不错;长出一只老虎,那会让人非常惊喜;如果长出一条霸王龙,而且还是全无征兆、凭空蹦出来的,那就是惊吓了。

  儿子连点征兆都没有,凭空就带了一个美女助理回家,还口口声声说获得了‘国家一级津贴’,搁谁家里能信啊!要知道这可是‘国家一级津贴’,每一个获得者都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总要有个成长过程吧?

  别人南田雅子不清楚,但自己儿子却是十几年来一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他能吃几碗饭,自己还不知道吗?

  当然了,儿子这些时日,锻炼很刻苦,自己也看在眼里。可要说就靠这两个多月的锻炼,就能换了一个‘国家一级津贴’回来,那RB有多少运动员要哭晕在厕所?

  “妈,你等等,我去拿些东西给你看。”既然已经老实交代了,柳生元和也就没什么可以保密的。他不知道剑豪会里面,其他成员会不会对自己家人保密身份,但是柳生元和可不觉的一定要瞒着自己的父母,毕竟父母是自己最信赖的人。

  如果不问起来也就算了,既然妈妈都问到这里了,再保密也没什么意义。

  翻看着柳生元和献宝似的,捧出来的一堆东西,南田雅子终于认识到,自己的儿子,似乎、可能、也许、大概真的成为了一名‘国家一级津贴’获得者。

  “让我静静——”哀伤和悲痛会让人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不过,过度的惊喜也可以达成同样的效果。

  现在,南田雅子就觉得自己简直跟做梦一样,本来她对现在的生活已经是万分满意,一个爱自己的丈夫(白手起家,能干而且还算听话)、两个很棒的儿子(也许有一个不是那么棒)、甚至本来因为少了一个女儿而稍微有些缺憾,这个缺憾也被可爱的儿媳填补了。

  可以说作为一个女人,南田雅子除了还没有看到自己的孙子之外,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

  儿子突然给她带来这么大的惊喜,几乎可以称的上惊吓的程度,要不是她现在还只有三十多岁,还算的上是年轻力壮,身体健康,只怕这一下都要得心脏病了。

  ————分隔符————

  “我们现在面对的困难主要有市场总体萎缩、竞争对手更加强大。而且随着科技进步,我们的产品线的领先优势已经越来越不明显,关于这些,研发部门有什么要说的吗?”柳生和岛坐在公司的会议室里,看着自己的下属,为清净水公司目前不断下滑的业绩而烦恼。

  说起来他创办这个公司已经快有十一个年头了,这里凝聚了他前半生的大半心血,本来公司发展势头很好,可是去年下半年以来,东京地区自来水净化技术有了突破,开始像美国一样,为东京部分地区提供直饮自来水,随着自来水供应设施的改造,直饮自来水的提供范围正在迅速扩大。

  这对于RB民众当然是一件好事,可是对他的清净水公司来说,就不那么好了。

  清净水公司拳头产品是饮水机过滤芯和其他一系列过滤器,现在整个市场民用级别的过滤器销量迅速萎缩,等于打掉了清净水公司的三分之一产品线。

  “最近我们研发了两款新型产品,很快就可以定型,但是还需要向卫生省提交检测报告,估计推向市场的时间要在十月底。

  针对目前产品线全面萎缩的情况,我已经另外提交三款产品的研究计划,预期需要研发资金一亿六千万日元。”研发室主任广野志良摊开自己面前的报告说道。

  “市场部,你们对这两款新产品的调研情况如何?”柳生和岛转头向坐在桌子另一面的市场部负责人问道。

  “我们已经向四个市场调研企业发了函,现在收到东京都调研数据和大阪的调研数据,从抽样调查的情况来看,在城市人口中,对简单的自来水过滤净化设备的接受度有明显下降,其中,在大阪选取的二十家试用我们微型净水器样品人家中,只有三家表现出购买欲望,低于我们预期的百分之三十三的预计。另外,在东京都试用我们蒸馏水制取设备的五家企业,有两家表现出购买意图,比预先估计的情况要好一些。”

  “从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低科技含量、面对个人用户的产品,市场萎缩不可避免,但是较高科技含量,面对企业的设备还大有可为。”

  说着,市场部的大桥远水放下手中的资料,抬头说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限于我们目前的样品数量不多,试用范围狭窄,目前只能作为决策参考,还不能完全确定。”

  大桥远水是柳生和岛创业时一起开办公司的同事,原本也是销售人员出身,占据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一向做事认真努力,本来柳生和岛想让他担任副社长,不过大桥远水表示自己学历低下,还是做一些和老本行有关的事情比较顺手,才去负责市场部的工作。

  “谢谢你,大桥君,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柳生和岛温和的说道。

  “公司的财务情况如何?”柳生和岛看向公司的财务主管。

  “目前公司——”财务主管刚刚开始汇报,柳生和岛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雅子,有什么事吗?”柳生和岛一边接起电话,一边朝会议室门外走去。

  “哈,太上社长来电话了。”会议室里在座的都是清净水公司的高层领导,其中还有几个是和柳生和岛一起白手起家的元老,对柳生和岛家的情况了如指掌,一听称呼就知道是谁打过来的电话。而且除了这位太上社长,其他人的电话,根本不会让柳生社长放下重要会议,出去接听。

  “咱们社长什么都好,就是太怕老婆了,这可真不像是个RB男子汉!哈哈哈。”能这么肆无忌惮评论社长的,自然是起家的那几个元老们,其他几位后来升职的高层,可不敢接话。

  “和岛,你赶快回来一趟,家里出大事了。”南田雅子在电话里也不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就说了这么一句,抱着一颗小小的坏心眼,挂断了电话,自己刚才实在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有必要让丈夫和自己同甘共苦一下。

  “喂喂,喂喂,家里出了什么事?喂喂?”柳生和岛一头雾水,不知道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不过既然妻子这么着急的打电话来,肯定不是毫无原因。

  他连忙走进会议室:“下面由副社长高山松主持会议,小灵做好会议记录,回头拿给我看。我家里有些事,需要先走一步,你们继续开会。”

  说完,柳生和岛急匆匆的走出办公室。

  ————分隔符——————

  “雅子,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一进门,柳生和岛看见家人一个不缺的坐在厅里,终于放下心中的一块大石,只要家人没事,其他的事情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喏,你儿子干的好大事!”

  柳生和岛顺着妻子的目光,才看到自己儿子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旁边还站着一个身材相貌都很不错,穿着职业套裙的年轻女子。

  “元和,你干了什么?”柳生和岛第一个反应就是儿子难道做了对不起小林樱的事情?

  “父亲,我没干什么啊!”柳生元和看着父亲突然疾言厉色,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这位小姐,请您原谅,不过犬子已经有未婚妻了。”柳生和岛决定把话挑明,要是别人也就算了,可是小林樱是他儿时好友的女儿,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在自己这里受到委屈。

  “爸,这是我的助理!”柳生元和才明白自己父亲是什么意思,连忙解释道。

  “伯父您好。我是高桥广美,柳生大师的个人助理。”站在柳生元和身后的高桥广美连忙弯腰行礼,为了给老板的家人留一个好印象,到现在她都没敢坐下来,一直站在老板的身后。

  “额,是吗?”柳生和岛的发现自己似乎是误会了,老脸微微一热,小樱就坐在自己妻子身边,连她的脸上都是笑嘻嘻的,应该不是儿子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不过作为一个销售员出身的公司老板,缺什么也不缺脸皮的厚度。

  柳生和岛若无其事的看看自己妻子,南田雅子指了指堆在茶几上的一堆证件、卷轴和信用卡等东西。

  ————分隔符————

  “什么?元和他获得‘国家一级津贴’?”柳生和岛不敢置信的大声叫了起来,本来都人到中年了,柳生和岛不该如此失态,不过这个惊喜未免太大了一点,也许妻子南田雅子对‘国家一级津贴’的认知仅限于一年发了多少钱,最多不过是‘啊,儿子好厉害啊!’这种感叹。

  但对于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柳生和岛来说,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甚至可以说钱在里面根本不是问题。

  ‘国家一级津贴’是上流社会的入场券,这么说还不对,这已经不仅仅是入场券的问题了,而是即使在上流社会中,也算是有一把椅子可以坐下来了。

  就算柳生和岛努力拼搏了这么多年,企业也算是中等企业中的佼佼者,如果单纯从产值上看,甚至有望踏入大型企业的底线。可就算是这样,他离RB的上等社会依然遥不可及。

  他曾有幸参加过一次酒会,里面来来往往的不是财团领袖,就是公司总裁,其间还点缀着诸如女明星、歌手和一些家属。就是在这次酒会上,他结识了几个地位比较低下,只能站在自主酒会边缘,自然而然形成一个小圈子的企业社长。就是这些人脉,使他的产品打开了东京都和大阪的市场,之后的一年中,产品销量翻了二十六倍之多。

  当他发现自己的儿子竟然不声不响的弄到了一份‘国家一级津贴’,当老子的心情是何等大起大落。

  我的儿子真正有出息了,这给柳生和岛带来几乎填满整个胸膛的自豪感。

  与此同时,他怎么又有一种‘老子才是一家之主,自己还没老,儿子似乎就要抢班夺权’的危机感呢?

  “庆贺!我们要大大的庆贺一番!”柳生和岛对自己连儿子都嫉妒的小心思,狠狠的在心里嘲笑了一番,对全家人宣布大肆庆贺的决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