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突破和药方 (二)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小卒没过河 2190 2017.09.22 10:00

  在这个世界的RB,对于‘中国传来的’这个说法,还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敬畏。

  无论从历史上还是经济上,这个世界的RB都受到中国极大的影响。RB最初的佛教是中国传来的、最初的兵法是中国传来的、最初的诗歌也是中国传来的、就连文字,最初都是中国传来的。

  在历史上RB战国时期,曾经有一种让RB全体国民加入中国的呼声,使RB成为中国的一个郡县,摆脱RB这一百年来,暗无天日的战国。摆脱这种几乎从大名到农民,没有一个人能吃饱饭的生活。举国投向那传说中,连百姓都能穿上绫罗绸缎的中国。

  这种呼声甚至一度占据RB中下层思想的主流,可惜不久以后,大陆上的中国自己都发生了内乱,据当时回归RB的商人说,天朝已经变得民不聊生,百姓的生活不见得比RB战国强多少了。此事才就此作罢了。

  小林樱正在做着一道数学题,思考的时候,她抬头看向正在不远处练剑的柳生元和。

  柳生元和轻轻舞动着木刀,刀法连绵不绝,即使是一柄木刀,在健身房几盏日光灯照射下,也形成一道褐色的刀环,围绕着柳生元和的身躯时上时下,时隐时现。

  在小林樱看来,今日练习剑道的柳生元和,精气神与往日格外不同,一张英俊的脸上没有平日里轻松的微笑,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庄重严肃;在平时练习中,木刀划破空气的声音偶尔才发出一下,还是一种‘呜呜’的破风声;而今日,从刚才听到声音开始,木刀划破空气的声音就从‘呜呜——’破风声转成了‘嘶嘶——’的声音,而且这声音连续不断、越来越尖锐,让人心烦意乱。

  柳生元和此时物我两忘,全身上下统合为一。在他的感觉中,力量再也不是单纯的通过肌肉骨骼,逐级发出,而是自然而然形成,全身心完全凝聚,按照他的心意而动。

  他全身心的意志和力量都凝聚在木刀的刀锋上,聚成一线锋芒,破开了空气,虽然现在手中只是一把木刀,但是柳生元和的感觉中,即使是重甲坚墙,也能一刀斩开。

  木刀上力量流转不断,以刀带人,使得他的肌肉骨骼不断的受到一波一波激荡气血的有序冲击,开始时只是一种微薄的力量在身体内反复冲刷,然后随着力量的不断循环,被激荡起来的气血越来越浓厚,冲刷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直到全身上下内外每一个角落,都被震荡波动的气血冲洗到。

  当他觉得全身上下所有肌肉骨骼无不如意的时候,一种奇妙的变化发生了。

  近两个月以来,柳生元和已经使用了四副铁布衫的秘传洗身药材,全身上下的皮肤毛孔都为之一清,皮肤感觉更是清爽无比,似乎皮肤可以独立呼吸一般。而在此刻,当他全身皮肉被气血冲刷到最激烈的时候,皮肤最深处,与肌肉交界的地方,似乎有一层以前从未发现的隔膜被突破了。

  从肌肉、血管和骨骼中,被冲刷下来的种种杂质、死细胞和其他人体垃圾突破了皮肤下层的某一道障碍,从身体里被冲了出来,一层一层,仿佛身体中有着无穷无尽的污垢,一层一层通过皮肤的毛孔像出汗一样流了出来,渐渐柳生元和的身上散发出一阵腥臭。

  每一分污垢从皮肤中冲刷而出的时候,柳生元和就觉得体内轻快了一分,这种感觉不知道要比出汗畅快了多少倍,他从未感觉这么好过。即使是前生,脑神经接入虚拟人物时,也没有这种人体从污垢满身,到体内所有内脏都感觉干净轻盈起来的感受,就像身体从里面被清洗过了一遍似的,再也没有一种感觉能像这样,浊气排出,清气充斥全身,让他如同和空气融为一体,全身上下每一处都清新起来。

  身体越来越轻盈,似乎深吸一口气,整个人就能飘起来似的;木刀挥舞间,刀势越来越飘忽,他已经不在乎木刀挥舞的姿势,只觉得自己怎么舒适怎么来。似乎自己在呼气,又似乎自己在吸气,似乎在呼气的同时又在吸气。连他自己也分不清自己是在呼还是在吸,反正空气和他融在一起,不分体内体外,根本没有连续用力带来呼吸气促感,只觉得身体内氧气什么的根本不用考虑,源源不绝,什么空气从肺部传到全身上下,以供应激烈运动的需要?现在根本不是这样!柳生元和觉得似乎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每一个器官,都可以呼吸,空气充满全身,肺部毫无压力。

  在小林樱的眼里,柳生元和身穿白色剑道服的身体渐渐被木刀的褐色所掩盖,木刀破空声越来越凄厉,尖锐,最后变成一种大气被撕裂的悲鸣。整个健身房中充满了这种令人心惊胆战的破风声,虽然小林樱写作业的地方距离柳生元和练习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一股好像被刀锋逼近皮肤的寒意,让她全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她想开口叫人,叫柳生元和的爸爸和妈妈过来看看,但是在这种环境下,让她张嘴都觉得困难和危险,似乎一开口,就会有可怕的刀风像刀刃一样,直接从嘴里插进胸腔一样。

  突然,凄厉尖锐的木刀破风声消失了,但是另外一种更深沉的,自心底发出的寒意泛上小林樱的心头。

  柳生元和本来已经被飞速舞动的木刀遮掩的有些模糊不清的身躯露了出来,而木刀挥舞间也不再发出可怕的声音。

  但是,柳生元和手中的木刀不见了!

  从小林樱的角度看过去,柳生元和在方圆三步之内来回漂移,他的手臂朦胧不清,他的身体在旋转往复,脚步时左时右,不像是来回走动,反而像是在飘动一样,当他的手臂偶尔微微减慢速度的时候,可以看到他的手中模模糊糊,是持有东西的,但是当他手臂快速挥舞到出现重重残影的时候,手里的木刀就完全看不见了。

  小林樱突然眼神一凝,她看到柳生元和白色的剑道服上一块一块的黑斑在慢慢扩大,鼻子中隐隐传来的是淡淡的腥气。

  “元和君!”小林樱再也忍不住,哪怕是下一刻胸膛就要被无形的刀锋刺穿,她也不顾一切的叫了出来。

  “你受伤了吗?元和君?”柳生元和的周围,隐隐有无数刀锋纵横,小林樱没敢扑过去,但是她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叫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