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拍mtv? (四)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小卒没过河 2665 2017.09.27 10:00

  “嗨,两位,我们又见面了。”山源抬起手向他们摇了摇。

  “谢谢山源老师。”看见山源坐在这里,想起姐姐小林菊和自己说过,是暴走星辰乐队的人推荐了自己和柳生元和,小林樱哪能不知道推荐自己的人中间,肯定有这个山源一份。

  “你们多大了?”坐在正中间的一个穿着满是口袋的导演夹克中年男子开口问道。柳生元和估计他就是这个mtv拍摄的佐佐木导演。

  “我们都是十四岁。”开口回答的是柳生元和,小林樱在边上点点头。

  “才十四岁啊,上初二?”

  “嗯。”

  “你们在那个学校?是同学吗?”左首第二个人发问,是一个年轻的女性。

  “嗯,我们都是康田学园的学生,是同班同学。”

  “青梅竹马,哈哈,你们是男女朋友吧?”

  “呃,这个,我们是未婚夫妻。”柳生元和说出未婚夫妻来的时候,多少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么小的年纪,就订婚也是比较少见的。扭头看了看小林樱,她也不那么紧张了,这个话题有效的缓解了她的紧张情绪。

  看着面前一对小情人不那么紧张以后,坐在中间的中年男子拍了拍手,包括刚才提问的女子在内,坐在他左面的一男一女站了起来。

  “现在他们表演一段舞蹈,你们尽力模仿一下,这次拍摄mtv,以舞蹈为主,好好表现。”中年男子说道。

  音乐响起,舞蹈中,男子动作刚健有力,充满机械般节奏感和爆发性;女子的柔美的动作则如星空下的精灵,似乎一个人在星空下禹禹独行,带着一种孤独感。

  不到两分钟,短短的舞蹈结束了。导演示意他们两个模仿一下这段舞蹈。

  柳生元和扭头看了看面有难色的小林樱,然后苦笑一声,说:“我们两个,其实不会跳舞。”

  “咦?”几个人都扭头朝坐在右端的山源看了过去。

  “不可能,那天你们不是跳了吗,还跳的挺不错?那天的舞蹈是谁编排的?”山源也满怀疑问。

  “额,那天不过是现场发挥——”柳生元和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天不过是被逼到台上了,现场模仿了一段摩托车,然后顺便让小林樱表演了一段空中飞人。如果说那就是舞蹈,倒也说的过去,问题是现在要模仿的这段舞蹈,两个人是分开的啊。

  柳生元和自己,靠着过人的身体控制能力,不要说这段舞蹈,再难个十倍八倍,他都能硬生生模仿出来;但是小林樱可不成,两个人拉着手,小林樱放松的状态下,柳生元和能控制小林樱做出各种动作,两个人分开,那就没办法了,柳生元和还做不到隔空控物的地步。

  “那你今天也现场发挥一下。”坐在中间的导演有些不耐烦的说。

  柳生元和看了看小林樱,一把拉着她站了起来,走到场地当中。

  “请放音乐。”柳生元和抬头说道。

  当音乐响起的时候,五位坐在桌子后面的面试评审人员都吃了一惊。

  刚才演示的舞蹈,男女二人分分合合,各自的舞姿交织一体,但是基本上是各跳各的,少有相互接触的时候。

  而眼前这对少年少女,硬生生把一段分开的双人舞变成了一体的双人舞,动作倒是和刚才的演示舞蹈的两人一模一样,但是少女基本上全程脚不着地,全靠少年用种种姿势托举着。偏偏在托举着少女的同时,少年还能保持模仿刚才男舞者的动作。

  这样硬生生的改变,自然影响了舞蹈的美感,但是光是其中几个奇异的托举姿势,已经够让人目瞪口呆。比如其中一个动作,少年硬靠着一只平伸出去的长腿,用小腿靠近脚腕的部分托着少女腰部平平的旋转了一圈再收了回来,这等腿上力道惊世骇俗,五位评审也顾不得挑舞蹈的毛病了,纷纷鼓起掌来。

  “你们这不是跳的可以吗?怎么说不会跳舞呢?”中间的导演问道。

  “我是真不会跳舞的。”小林樱解释说:“刚才那些舞蹈姿势是元和君带着我跳出来的,我就没有用力,也记不住那么多舞蹈动作。只要我全身放松,元和君就能带着我跳出各种动作,但是我一个人的话,根本就不会跳舞,这都是元和君的功劳。”

  说着说着,小林樱低下了头,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暴露在大家面前的骗子一样。

  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握住她下垂的右手,让小林樱感到一阵温暖。

  “等等,等等,你说光靠这样的接触,他就能控制你的动作?”一直没有发过言,坐在右边第二位的男子开了口。

  “嗯,元和君是武道达人,很厉害的。”小林樱抬起头,为自己的未婚夫而骄傲。

  “那你来试试控制我的动作。”那位男子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站在柳生元和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我尽量全身放松,你试试来控制我。”

  渡边桥是富士山演艺人会社的动作指导之一,同时也是RB道真流的黑带六段,看了刚才这对少男少女的双人舞,他也为之震惊。当然不是因为他们跳的好而震惊,而是为了其中种种托举动作而吃惊不小。

  正因为他是武道练习者,才知道这样的托举动作,需要何等惊人的力量和协调性。

  而小林樱说的,少年能控制她做出种种舞蹈动作,在渡边桥看来更是天方夜谭一般,人不是木偶,何况就算是木偶,也需要有各种提线控制才行,不过因为刚才的高难度托举,渡边桥才没有直接站出来指责少女说谎,而是走了出来,准备亲身体验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生元和握住渡边桥的手,微笑着说:“这位先生,您请放松。”

  渡边桥刚刚点头表示回应,突然全身一紧,眼睁睁看着柳生元和把自己横挪了段距离。

  在座位上的四个评审,看着渡边桥上去和柳生元和握着手,然后那少年将手一抬,渡边桥就像一个完全没有重量的塑料人一样,被握着手抬离地面,横移了半米不到,又被少年放到了地上。

  “你是怎么做的?”渡边桥落地以后,顾不上看自己同事的反应,急忙向柳生元和问道。

  “这个真很难解释,你功夫到了,自然就明白,要我说我也说不出来。”

  柳生元和犹豫了一下,这还真不是他要保密,而是对人体的认知不到位,怎么说都不会明白。

  这牵涉到对人体神经、经脉和骨骼肌肉的深入认知,相关的关节技巧和反应速度都要化为人体本能,才能从两人接触的一小块面积上,知道该如何细微的控制力量和内劲,从而引起对方的相应反射,再通过这种反射达到控制对方动作的目的。柳生元和自己的内劲都来的莫名其妙,你让他对一个连内劲都没练出来的人,说什么呢?

  像他在和大山中岩演示技巧——无中的时候,就没有修成内劲,所以只能把他举在空中,只能靠重心掌控来大致上控制大山中岩的平衡而已。

  而当他修为突破,伐毛洗髓之后,真正在自己体内感受到内劲的存在,这才能带着小林樱一起,跳这一系列复杂的舞蹈动作。在内劲出现之前,他也做不到。

  从柳生元和这里得不到解释,渡边桥也不再追问,而是扭头向坐在中间的中年人说道:“佐佐木导演,这个人我们一定要签下来,我们动作指导组要了。”

  “渡边,这是舞蹈组的试镜现场,我们舞蹈组不缺女的,但就是缺男孩子,尤其是这种有力气,能做托举的男孩子。”刚才那个女舞者连忙反驳道。

  “呃,打断一下,今天我主要是陪她过来试镜的,她如果不参加我是不会参加的。”柳生元和看见他们都要开始讨论把自己分到什么部门了,连忙打断他们的话,拉着小林樱的手,对几位评审加重语气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