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首席的实力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小卒没过河 4082 2017.11.15 21:00

  “柳生君,那边更衣室里,有给你准备的剑道服和‘洗雪’的仿制品,当然是没开刃的,我老头子可还想多活几年呢。”

  看着这个一口一个老头子自称的首席,柳生元和总觉得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明显当剑豪对于这位来说是屈才了,要去当个落语(RB相声)演员多好。

  进入更衣室里,柳生元和看到为自己准备的剑道服和‘洗雪’的仿制品。这件剑道服很沉重,至少也有十斤左右,和一般剑道服不同的是,这件剑道服与其说是一件服装,还不如说是一件软甲,

  剑道服的内衬是一件一指厚的马甲,护住胸腹部位,内衬的内面布满柔细的绒毛,穿上去很舒服,用手轻轻模上去,整件马甲软软的,有点像一件厚棉衣的感觉,但是只要用力一按,被按的地方立刻就变的坚硬起来,同时把力量分担到周围。

  柳生元和见过这种东西,这里面填充的应该是一种粘稠的特殊物质,遇到冲击会立刻变得坚硬,似乎有些防弹衣里面就是这种填充物。

  剑道服的外袍是一种看起来像是丝绸一样光滑的材料,,摸上去手感很好,不过倒是比丝绸厚了许多,而且也重的不少,柳生元和双手用力拉了拉,外衣纹丝不动。

  要知道刚才他用出的拉力少说也得有上千斤了,可见这件剑道服,恐怕比一般的钢铁铠甲都要结实许多。

  在挂着剑道服架子的旁边,有一个三层刀架,上面放了三把‘洗雪’的仿制品,柳生元和逐一拿起来试了试,最上面一柄剑,比‘洗雪’轻了不少,大约只有一公斤不到;中间一柄剑和‘洗雪’基本一样;下面一柄剑要比‘洗雪’还要重上三分。

  柳生元和想了想,毕竟刚刚来到剑豪会,就要和剑豪会的首席切磋,下手太重可不好,于是拿起了最轻的一柄剑,换上剑道服以后,走出了更衣室。

  ————分隔符————

  等他走出更衣室的时候,佐佐木真平已经换好剑道服,手中提着两柄长刀,站在场地中间等着他了。

  柳生元和看了一眼这位号称是重病在身的首席,瞳孔一缩。

  佐佐木真平手中的两柄武士刀,和常见的武士刀规格有些不同,一般的武士刀(打刀),刀刃长度都在80厘米以下,只有太刀刀刃长度才会超过80厘米。

  而佐佐木真平手中的两柄武士刀,每一柄刀刃长度都超过一米,而且刀身的厚度比寻常武士刀要薄上一半,刀刃的弧度也要比一般武士刀要大些;两柄刀的刀柄也不像RB武士刀那样,长度接近一尺,倒有点像是中国单手剑的剑柄,只有六寸长度,这个长度根本不适合双手握持。

  当然,这位首席使用的是双剑,也用不到双手握持功能了。

  “我听大岛慧说过,她和你交手的经过,也看过你在东京都,额,是叫少年剑道会吧?不管了,我看过你当时的比赛录像,不是我说你,你怎么想起去参加这种比赛?这也太给我们剑豪会掉脸了,就算赢了都不好意思说出去。”

  “大岛慧说起你的剑法,让她印象最深刻的一点就是特别的快,正好老头子我,年轻的时候,也算是一个有名快剑手,今天咱们爷俩比试比试,看看谁的剑更快,中岛,你来见证。”

  “嗨!”坐在前排的中岛汉方站了起来,绕过两人对立的地方,站在对面,免得挡住坐席那边围观群众的视线。

  要是其他人,中岛汉方当然不在乎,挡着视线就挡着了,但是坐在这里的围观者,是RB一半以上的剑豪和剑豪后补,如果挡着她们的视线,在座的剑豪里面,很有几个脾气不那么好,直接开口大骂都不奇怪。

  看看两人已经做好准备,相距在五米左右面对面相视而立,中岛汉方高举右手,向下一劈——‘试合开始’。

  “喝”,柳生元和还没拔剑,对面的佐佐木真平倒是老实不客气,已经一步滑过三四米的距离,左手剑像一片落叶一般,轻轻的飘了过来,完全不像一般RB剑客那样生恐一剑发出时,力量不足,速度不快,恨不得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的样子,反而有一种潇洒自然的感觉。

  这一剑,虽然速度惊人,可偏偏划着一条飘逸的曲线,让人感觉似乎是一片无害的叶子轻轻飘过,完全没有半点杀气杀意,甚至让人有些提不起精神去认真应付。

  ————分隔符——————

  “靠,佐佐木这老东西,这么大岁数,还是这么不要脸,对人家一个小孩还玩出其不意!”

  “就是,刚开始就用落叶斩,该不会今天把他拿手的双飞燕也用出来吧,对付一个孩子,做的也太过分了。”

  “切,你们别看这老家伙跳的欢,到底能不能赢过人家还两说呢!你们听大岛慧说过这位柳生和也的事情没有?”

  “没有,前段时间我在外面还没回来,大岛姐说什么了?”

  “她说这位柳生和也小朋友说不定已经开始踏足剑圣境界了,至少也是半步剑圣。”

  “不可能,这么小,就算从娘胎里开始练剑,也练不成剑圣,别的不说,想要打磨武士之躯到圆满地步,至少需要十年水磨功夫,这是无论谁都省不下来的。你该不会相信他四岁的时候就摸到剑豪的边了吧?”

  “就是,哪有这么小的剑圣?多半是有什么异能,让大岛慧误会了。”

  “这倒是有可能,特异功能这玩意不讲理,纯粹靠投胎技术。”

  “嗯,多半是控风的功能,上次中岛君好像对我说过,遇到一个少年用出真空切呢,应该就是这位柳生和也了。”

  “没错了,如果不是控风的异能,也模仿不出真空切来。”

  “异能模仿出来的真空切没什么了不起,最多小心一下眼睛等脆弱部分就行了,没什么杀伤力。”

  “那也很不错了,出其不意的用出来,可以当成一招杀手锏的。”

  “倒也是,不过这是投胎技术,我们比不了,异能者能成为剑豪的本身就少之又少,这孩子应该也是下了大工夫的,而且异能者活不过四十岁,这孩子有些可惜了。

  你看,他到现在,和佐佐木首席对抗都不落下风,这样的剑道功底,就算不是异能者,光是剑道上的水准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真平老师这是要全力以赴啊!”正在指指点点的几个人中,突然有人惊呼出来。

  ————分隔符————

  可以说,面前这个自称重病在身的老头子,是柳生元和遇到的第一个能在速度上与自己媲美的剑客。

  而且他的剑要比自己更多了几分韵味,两柄薄薄的长刀在这位真平首席手中,漫天飞舞,飘摇无状,就像是随风而来、随风而去的落叶一般。

  在对方的剑光笼罩之下,柳生元和当真是有一种‘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的凄凉感觉。

  柳生元和悚然一惊,在不知不觉中,他竟然渐渐落在下风。

  两人交手的每一剑,佐佐木真平明明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可是,不知不觉中,优势却慢慢转移到了对方手里,连柳生元和自己都没注意,现在他的防守剑圈不知不觉已经慢慢被压缩到了身前三尺之地。

  这是他吸收了前世记忆,或者说是转世苏醒以来,第一次在正面对决时落在下风。

  此刻,柳生元和倒是没有施展出全力,不过那也只是在力量发力方面。

  毕竟试合刚开始的时候,这位红光满面的首席就号称重病在身,不管信不信,柳生元和第一次来剑豪会总部,总要给首席留些面子。

  直到刚才,他都是使用周天武道在随手应付,现在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落在下风,自从记忆苏醒之后,他还从未落在下风过呢。

  顿时身体中有一股不服输的念头涌起,在少年的好胜心作祟之下,柳生元和低声喝了一句:“请小心。”

  下一刻,柳生元和手中的武士刀在佐佐木真平的眼中消失了。

  “月影!”坐在旁边的围观群众中间,一位又瘦又高的剑豪忍不住叫了起来。

  “什么,这是月影?”在他身边,另一位剑豪惊问道。

  “没错,我正在研究柳生十兵卫三严的‘月之抄’,这一定是‘月影’,月与影,相有无!。”

  本来已经稳稳压制住这个少年新晋剑豪的佐佐木真平,在柳生元和说‘小心’的时候,就已经打起十二分的注意,对方手中的剑突然从视线中消失的那一刻,他身躯急转,手中的双剑,像燕子双翼收回一般,紧紧贴在身侧。

  在旁人眼中,佐佐木真平人突然像陀螺一样转了开去,几乎在他刚刚转出去的那一刻,一抹似有似无的刀光由下而上,扫过佐佐木真平刚才所在的地方。

  刀光刚刚掠过,像陀螺一般,转出去的佐佐木真平双剑左右伸展,转了原地,这一刻,佐佐木真平的双剑像有了生命一般,顺着他的旋转,一刀接一刀,斜着飞起,就像两只燕子在绵绵秋雨中,追逐着连续飞过。

  “双飞燕!来了!”

  “真的能把老头这种秘技都逼出来了,柳生君可真是了不起。”

  这一刻,柳生元和已经陷入剑道中所说的死境,长刀在外还没收回,佐佐木真平的双剑却逼入中宫,连续由下向上斩击,而柳生元和只有一只脚着地,连移动身体都不好发力,似乎败局已定。

  “咤——”吐气开声,在这一刻,柳生元和顾不得隐藏什么。

  这一声乃是震动肺腑的力量,借着肺腑震动的一点点力量,作为激发的源头,通过相关肌体的层层放大,当这股微小的力量传递到了脚下的时候,已经强大到了足够激发足部肌肉反射。

  柳生元和在身体其他部位完全不动的情况下,纯粹靠着一只脚的足部发力,就让整个人转过九十度的角度,平平的后移了一尺,这是缩地的更高级运用,在旁人眼中已经是魔术般的不可思议。

  “这难道是‘猿飞’?”那位又瘦又高的剑豪不确定的说。

  “不太像,猿飞好歹也要有个小动作发力,刚才我完全没看出他哪里发力了,似乎就是喝了一声?”另一位剑豪疑惑的说道。

  眼看已经脱离死境,柳生元和就要再次运用缩地,向前反扑。

  人已经冲了出去,眼角余光却突然,两剑连续斩空的佐佐木真平,在前方的左手剑将要去到尽头的时候,突然划出一个小小的圆弧,他手中那柄特别薄的武士刀,在这一转之间,划破空气发出了‘叽’的一声,就像燕子叫声一般,明明正在急速斩击的武士刀,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反斩了回来。

  “燕返,佐佐木家的传家秘剑,真平老头真是压箱底的东西都掏出来了。”

  措手不及,眼看正要前冲的柳生元和,正好迎头遇上这反斩回来的一剑。

  “嘶——”像是巨蟒吐息的声音响起,即使在这种境地下,柳生元和竟然还能做出应变,他的人已经向前扑出,在这一刻,脚却硬生生留在原地,整个人向地面直扑了下去,在他背后,佐佐木真平一剑正要斩在他的背上。

  柳生元和就像背上长着眼睛似的,借着人向前扑倒,争取出来的一点时间差,右手手腕一翻,长刀贴着自己的身子转到背后,正好挡住佐佐木真平追击下来的一剑,而与此同时,第二声‘叽’的声音响起,在柳生元和冷静如冰的心湖里,他就像亲眼看到一般,佐佐木真平的右手剑也划出一个小小的圆弧,硬生生转了一百八十度,正向他的背上劈了过来。

  柳生元和此时左手终于按在了地面上,有了半点借力的地方,柳生元和就能生出无穷变化,在旁人眼里,刚刚前扑倒地的柳生元和,在将沾地、未沾地的那一刻,突然变成一条巨蟒,整个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姿势扭曲翻转起来,就像巨蟒翻身,缠绕着大树,抬起了蟒首一般!这是太上七转化龙经第三转动作中,蟒翻身,蟒绕柱两段体操的衔接动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