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为皇:多情天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谦谦君子

为皇:多情天子 不饭的糯米圆 2181 2019.06.13 19:30

  “凉夕,他们是何人?”那温润公子笑着走近粉衣女孩,纸扇轻摆,扇起的微风拂动他的须发,说不出的飘逸。

  “修寒哥!”慕凉夕嘴角上扬,娇俏的脸庞似一朵绽放的芙蓉花般明艳。

  “兄台有礼,在下楚修寒,不知各位与凉夕在说些什么?”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景珩的视线与其相交,不知怎的,从楚修寒和煦的眸光里,景珩感受到一丝丝的压迫和威胁。

  “楚兄,在下上官煜,这几位是我的朋友。”景珩也展现出笑意,将云裳等人介绍一番。

  “修寒哥,这位上官公子不仅抢了我的木偶,如今连这醉云居的座位也要与我争,修寒哥可要为我出口气啊!”

  慕凉夕见他们这般客套,不禁出口打断道,眼神里光影流转,隽着一丝狡黠。

  景珩与楚修寒不约而同看了慕凉夕一眼,只不过一个眼中是满满的宠溺,一个却是深深的无奈。

  “上官兄莫要见怪,凉夕素来任性,不过是被我们宠坏了,今日有缘,不如同桌共饮一杯,诸位意下如何?”

  楚修寒笑着提议,请景珩一行入座。他精刻的轮廓,荡漾开醉人的光晕,温和的语气中亦有些不容置喙的气势。

  小二端上了醉云居顶顶有名的神仙醉,楚修寒提壶给景珩斟了一杯。

  “来上官兄,楚某敬你!”他的嘴角咧开浅淡的印子,动作行云流水甚是潇洒不羁。

  景珩伸手举起面前的杯盏,仰面饮下算是回敬。

  “听口音,楚公子与慕姑娘似乎不是宣州人士?”云裳问道。

  楚修寒放下杯盏,笑着说道:“云姑娘好见识,我们来自江南,乃是南州人。”

  “南州?”景珩心里隐隐有些触动,南州坐落于江南一带,气候适宜,依靠水运的便利,自称大熙的鱼米之乡。只不过这个名字前不久似乎也听到过。

  “如果我没猜错,上官兄似乎也不是宣州人士吧?”楚修寒噙着笑意,看向景珩。

  “上官公子是家父的朋友,途径宣州,来府上做客而已。”不待景珩开口,云裳从容不迫地解释道,想来云仲早已吩咐过她。

  景珩颔首,算作认同。

  一道道珍馐端了上来,精致的摆盘,细腻的口感,独特的风味,饶是景珩这般吃惯了宫中御厨烹调的珍味的挑剔味蕾,也不禁被这宣州第一酒楼的菜式所折服。

  “上官兄,今日有缘相识,有机会楚某定当登门拜访。”楚修寒对景珩说道,许是景珩的幻觉,他将后几个字有意咬得很重。

  从醉云居出来,楚修寒携慕凉夕与景珩一行告别。

  景珩拱手以作回应。

  “欸!”只见慕凉夕突然凑上前,眨着慧黠的眼眸,笑道“我说过,下次见面我可要取回我的宝物了,上官公子到时候可不能再像今日这般,用一顿饭搪塞过去。”

  景珩注视着她俏媚的脸庞,嘴角轻扬,没有回答。

  待他们走远,宣墨走上前附在景珩耳边道:“公子,这位楚公子不简单,此人内力深厚,连我也不敢小觑。”

  “不止如此,他面上春风和煦,可眼神中的气势威压,以及无可挑剔的言辞举止,都让人怀疑。”

  景珩的眼眸凝住,光影斑驳。“罢了,你暗中调查一番即可,不要打草惊蛇。”

  “公子,云裳忘了手绢在酒楼上,可否等我片刻,容我取来。”云裳突然想起什么,柔声问道。

  景珩点头,在酒楼下等候,云裳独自去楼上取遗失的手绢。

  “宣墨,你说南州的楚,慕两姓,有哪些有名号的家族?”景珩见云裳上了楼,与宣墨说道。

  宣墨微微思虑,说道:“楚家,我倒一时想不起什么。但是南州的慕姓,我能想到的只能是慕府了!”

  “慕府!”景珩经此提醒,突然想到什么“你是说掌管着江南一带水运命脉的慕府?”

  “正是!”宣墨道,“那个慕姑娘若是慕府的人,那她的任性乖张的性子,倒是不足为奇了。”

  “慕府……”景珩陷入沉思,京都虽居于大熙中央,畅通南北,但是江南一带,终究与京都相距甚远,朝廷始终难以完全管控。

  经济上,江南凭借有利的气候条件,天然的水运优势,富庶程度远甚于中北部地区。

  而慕府,作为根植于江左一带的豪商富贾,凭借水运起家,拥有百千艘的船只,俨然建起了江左水上帝国。慕府的实力连天子景珩也不敢小觑。

  若慕凉夕真的是慕府小姐……

  “救命啊!”熟悉的尖利叫喊从上方传来,景珩与宣墨相识一眼,认识到这声音不是别人,而是云裳!

  云裳有危险!宣墨一个箭步冲上楼,景珩与冬儿紧随其后。

  等他们上去,只见宣墨已与一黑衣人交上手。而云裳,此时正跪在地上,眼泪无助地落下,她的身边躺着一名男子,似是受了重伤。

  景珩看着这一幕,心中有所动。

  那黑衣人与宣墨兵刃相对,互不相让,不过要论武功底蕴,天下之大,也少有人是宣墨的对手。

  而这黑衣人显然不想与宣墨耗下去,加之他不时将目光瞄向一边的云裳,再注意力分散的情况下,自然更加不是宣墨的对手。

  宣墨反手一击,剑气大盛,直冲黑衣人,那黑衣人躲闪不及节节败退,直至墙角。

  宣墨也不耽搁,紧接着就是下一击攻势,黑衣人的眸子收缩,咬牙从窗口跳了出去,接着楼下的摊位做支撑,施展轻功离去。

  “行了,宣墨别追了!”景珩看着这局势,叫住宣墨。

  “公子,此人武功招式狠辣,不知是何人,竟要伤害云小姐!”宣墨道。

  “云小姐,你还好吗?”景珩开口问道。

  云裳堪堪抬起头,她水汪的眼睛里,泪水止不住的涌出。

  “公子,”她抓住景珩的衣摆,“公子求求你,救救他好吗?”

  景珩瞥向地上躺着的男子,是个文弱书生模样,胸口有一道醒目的血红印迹,想来已经失血过多。

  “宣墨,去医馆!”

  另一边,热闹的街头,少女的银牙咬牙红彤彤的冰糖葫芦上。

  “第三根了,这东西就这么好吃?”她身旁的男子又好气又好笑地问道。

  “真甜!修寒哥,你要不要来一口?”慕凉夕笑道,将手中的冰糖葫芦移至楚修寒嘴边。

  楚修寒眼中泛起温如暖阳般的柔光,笑道“你吃吧,我不喜欢吃甜的。”

  他的眸光复而变得深暗,“景珩,等着我的登门拜访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