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寻药奇缘之千千迷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胎灵现身

寻药奇缘之千千迷途 严小羽 2003 2021.01.14 03:27

  楼乔在给南意施针,发现南意的后背明显浮肿起来,肾脏上方出现了紫色的淤血,一针下去竟然出了血。

  楼乔的手法很准,对人体的穴位也铭记于心,下针的时候是万万不会扎到血管的,只能是南意的血管已经肿胀得很厉害了,顿时皱起了眉头,情况不妙。

  南意知道,自己并不太好,却是很宽心,说是顺应天命就好。

  其实楼乔很好奇,当初在朝堂上,不少太医都建议封城,让村里的人自生自灭。只有南意坚持一定要焚村,连皇上也觉得太过残忍在朝堂上不予答应。南意就跪在书房跪了一晚上,还以死相逼,才让皇上下了这道命令。可命令一下,他又独自一人跑来剑池村了,还以身试药,保不齐就丢了性命。这是何必?

  南意笑了笑,十八年前,南方大水,不知淹没了多少村庄,多少人被洪魔吞噬,多少牲畜、财物被洪水卷走,人们望河兴叹,愁肠百结,欲哭无泪。

  洪水过后,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大水过后,灾民们聚在一起,无衣无粮,穷困潦倒。那时候,他和母亲还有一拨人都在往北方迁移。后来人群中有人得了病,先是咳嗽然后发烧,最后喉咙里长出了有眼睛有獠牙的脑袋,变成了怪物!渐渐得越来越多的人倒下了,这些人就出不了城门,只能在城里等死,甚至一群人中一个人染了病这群人都走不了。

  他和他娘在过关卡的时候,被官兵拦住了,官兵问人群中有人生病的吗?大家都说没有。官兵挨个查去,走到南意母子面前。南意记得有个身材高大的人拿着鞭子指着他问,“小孩你说,人群里有人得病吗?”

  母亲紧紧地抱着他,掐掐他的胳膊,给他暗示。那时他很害怕,说:“没……有。”

  于是他们过了关卡,再后来便发生了天下人都知道的荆湖大疫,荆湖南路、北路、广南西路、东路、还有菱州路全部染上了瘟疫,一直持续了整整七年,无药可医,而瘟疫就是从他们所在的那个城开始爆发的。上万人得了病,而这些人又突然在七年之后的某一天夜里全部都失踪了。

  朝廷为了不引起更多的恐慌,只说是洪水引发的普通瘟疫。

  南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说了谎才造成了这场瘟疫。若是他没有说谎,官兵是不是就能把得病的人拦下,若是能及时制止,若是关卡再严一些,若是……南意没有说出口,他想说若是也能像今天狠下心来做出决定焚了那座城,那一定会是不一样的七年。

  他母亲也染病了,他亲眼看见母亲的嘴像食人花一样裂开,嘴里吐出一个比他拳头还粗的长虫,鲜血淋淋的。他吓得连连后退,滚到悬崖下面,有幸逃过一劫,来到了泽温村。村里的李氏夫妇年过半百了也膝下无子,便将他抚养长大,五年前双双去世了。

  朝中有人上报剑池村的瘟疫时,他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而且剑池村在商州边界,离京兆府不过两日的路程,离京城也不过四五日的路程,来往人数太多,地处要害。若不焚村只是隔离,断然是有人要逃出来的。此病凶险,不过三日便感染了整个村,还传染到别村,那必将是一场大瘟疫,更多的无辜百姓会死去。

  焚村是一个医者在挣扎,而救人是医者的本分。

  银针收回,南意沉沉地睡下。如今,他只能靠楼乔施针才能强行入睡了。楼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仰天呐呐自语,“是啊,我们都是医者。”

  天,亮了。

  这晚并没有出现千腐虫袭击人的情况,好像这些活尸都以陷入昏眠中,没有被唤醒。穆嫣早晨起得晚,还在睡觉,忽然感到脸被蒙住了,松然睁眼,还是那一抹橙黄,陆景靑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说了和那晚一样的话,“穿上衣服,捉妖!”

  “什么?兰露出现了?”穆嫣惊醒。

  院子里,少匀变回了狐狸的原型,把苏妹一步步逼到死角,神情凶恶,好似想处之而后快!阿布护在苏妹身前挡着她,“你们别胡说,苏妹怎么可能是邪神兰露?她可是村长啊,一村子的人都是她救的。”

  楼乔也步步靠近,“是啊,苏妹是村长,瘟疫刚起来的时候村民们都来她住处救治,那时候还没有人想到要戴着面罩,接触的人都得病了,她却好好的。”

  “也许……也许是因为苏妹抵抗力比较强。”阿布辩解道。

  “也许吧。”楼乔说,“可是昨天晚上,我在苏妹熟睡的时候,直接将沾染了患者血液的银针直接扎入苏妹冲脉之中,刚才给她把脉,依旧无事。养尸部落养活尸,只要吃了母虫制成的血竭就不会被感染,而药引就是此人的血!”

  阿布死死地将苏妹护在身后,“不不,不会的!连阿荣也感染了,她怎么会弃自己的亲弟弟不顾。”

  院子里躁动起来,村民们愤然起身,“村长!我们称你一声村长,你竟然在村里种下瘟疫。”

  “……”

  “阿妹,我们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不,不是我。”苏妹满脸愕然,矢口否认。

  “那你为什么不会被感染?”村民问。

  “我?我不知道。”苏妹着急万分。

  “……”

  “当然不是苏妹!”陆景靑举起纯钧剑,朝苏妹的方向指去,“从头到尾都是你——阿布!”

  “这不太对吧,”穆嫣问道,“兰露是个女妖啊,而且我们在幻境中看到的也是一位黄杉女子。”

  “兰露是个女妖,可是施术之人不一定就是兰露。而且我们在幻境中看到只是一个身材瘦小身形像女子的人。他蒙着面纱,你又如何确定就是个女子?如此看来,我们眼前的阿布也很瘦小不是吗?而且,恐怕我们眼前的也不是阿布,而是兰露所生那个胎灵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