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飞翔篮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学生教练

飞翔篮球梦 八戒 6205 2004.06.13 23:53

    老爸的车很快便到了,地上的混混早已经爬起来跑路了。老爸看到我全身虚脱的大惊失色,好在没有在我身上看到有伤痕,被我支吾几下很快也过去了。

  爬上老爸的车,才知道究竟身体的疲劳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几乎是打开车门的瞬间,我便扑到在老爸的车内,呼呼大睡。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两只手臂上传来真正刺骨的疼痛,身上的每一块骨头似乎都被小锤子狠狠的敲打过似的,浑身疼痛得不得了。我挣扎着拧开灯,两只手臂肿得和大腿有得一拼。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手臂这么有发展潜力!

  爸妈早已被我的呻吟声惊醒,推开门冲了进来。老妈看到我的手臂,尖叫一声差点晕过去,老爸还算镇定,赶紧拨打电话。

  看着他们紧张的模样,反倒我来安慰他们。

  不多时,救护车的声音刺破寂静的黑夜,载着我飞奔到了医院。

  当我从深沉的麻醉中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放明了。手臂被包得严严实实的,象身边放置了又两只大腿,胸部也被纱布包得严严实实的,整个身上散发着浓重的药味。

  睁开眼睛,妈妈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帘。

  妈妈见我醒来,微笑道:“医生说了,问题不大,静养一个礼拜就能够完全恢复了。”

  我松了一口气,挣扎着要坐起来,妈妈赶紧摇起床让我半躺着。我扫视着病房,苦笑着说道:“幸好这边只有我一个病人,被人看见我长了四只脚,我可就糗大了!”

  “你啊,”老妈一指头点在我的额头上,怜惜道,“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刚才有很多篮球队的队员看过你了,还有一个个女孩子也过来了。他们都告诉我了。虽说救人要紧,也要量力而行啊!”

  女孩子?陈芸筠!我突然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那个女孩子有没有说叫做什么?她是不是脚受伤了?”我急切的问道。

  “咦,你怎么知道的!”老妈诧异道。

  我心头一热,真的是她阿,她过来看我了诶!

  “那个女孩子该不是你女朋友吧?”老妈眨眨眼睛戏笑道。

  这哪儿更哪儿吗!脸一热,嗔道:“妈!”

  老妈看到我的模样一阵咯咯大笑:“我看那个女孩子很紧张你的样子,你很有机会哦!”

  “妈,你想到哪儿啦!我还是高中生呢,你不会要你儿子早恋吧?”

  “也对哦。不过儿子,这么好的女孩子,不趁早抓住太可惜了!”

  “妈……”

  “咯咯……”老妈一阵大笑,“好好,不说不说。”

  ……

  花开两朵,单表一只。看看老爹那儿的情况吧。

  今天是周末,校领导早早的来看望了老爹。现在站立在老爹床前的是篮球队的队员。

  老爹的的脸色依然苍白,不过精神倒是不错。老爹苦笑道:“人老了,身体零件就生锈了。昨天没有吓倒你们吧?”

  “没有,没有……”众人一阵讪笑!

  老爹的目光在人群中游离着,诧异的问道:“阿俊呢?”

  众人面面相觑,踌躇着没有人说话,最后还是周奕上前小声说道:“阿俊也在医院里。他的手臂受伤了。”

  “手臂?是抱我来医院时候受伤的吧!”老爹脸色黯然,自嘲道,“把人的手臂压伤,我也算是头一个了。”目光转到一旁拄着拐杖的陈芸筠身上:“芸筠也受伤了?”

  “蹭破了点皮,没什么大碍。”陈芸筠慌忙解释道。

  老爹勉强笑了笑,不再问。转头对周奕说道:“我这个身体,短期内是不能出院了。全国大赛在即……”老爹黯然说不出话来。

  “教练你安心修养,球队的事情学校会有安排的。”周奕连忙安慰老爹。

  “马上就要进行区域决赛了,这个时候哪来的教练呢?即使有新教练接任,在不熟悉球队的情况下,也难以有什么作为阿!”老爹忧虑道,对身边的北野风说道,“扶我坐起来。”

  北野风连忙摇起老爹的床,扶着老爹坐起来。

  老爹垂头思索了一会儿,抬头对充满期待的队员们说道:“我有一个办法,不过要你们同意才行。”

  “老爹你说!”周奕急忙说道。

  “现在的江川队中,只有阿俊一个人经历过全国大赛的洗礼,而且是整个赛程,从预赛到最后和南洋的决赛。虽然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了,但这种经验是非常宝贵的。

  他回到篮球队这一个月,你们大家也都见识到了他的实力。他的球技和经验确实在你们大家之上。

  如果,教练这个职位让他代理,你们看怎么样?”

  “你是说,阿俊?”周奕诧异的问道“选手兼教练?”

  “嗯!”老爹点点头,“阿俊的优势是对球队的情况熟悉,对于你们大家的实力恐怕比我还清楚。而且他的战术素养也非同小可,虽然和正式的教练还有一段差距,但是应付高中等级的比赛应该问题不大……”

  “我同意。”一直沉默的冷文俊忽然说道。

  “文俊?”周奕诧异的喊到,谁都没有想到竟然是从来不对谁假以颜色的冷文俊率先表态。

  “我相信他。”冷文俊冷冷的抛下这句话,不在多言。

  “我也同意,重新换一个不熟悉球队的教练可能更糟糕,如果得在球队中选一个,阿俊上最好的选择。”风浩天接着说道。

  北野风想起昨晚陈俊豪杀气腾腾的背影,迟疑了半刻也表示同意。他可不愿意招惹这样恐怖的角色。

  其他李盟等人本来对身为高中球王的陈俊豪心存景仰,这一个月的相处下来,陈俊豪高超的球技,谦和的禀性更是让他们心悦诚服。自然没有可能反对了。

  周奕转过头对老爹说道:“既然大家都同意了,教练,就这样安排吧!”

  “你呢,你没有任何的意见吗?你可是唯一的三年级学生,而且还是队长阿,这个位置本来是应该你坐阿!”老爹疑虑道。

  “我?”周奕微微笑道,“我虽然年长阿俊一岁,可是阿俊四年前就是球队的成员了,论资格,他才应该是前辈吧!而且阿俊的球技不是我可以比拟的,他的天赋才情即使找遍整个中国也未必能够找到第二个。有他坐镇教练这个位置,我相信是最好的选择。

  今年是我高中生涯的最后一次机会,我希望能够打进全国大赛。有阿俊在,今年我们的机会很大!”

  老爹点点头,道:“就这样定下来了。今后的比赛,就由阿俊担任教练。”

  人群中的陈芸筠悄悄的低下头,不让人看到她脸上情不自禁的喜悦。

  这样,当我们的“天才”陈俊豪还在老妈怀中撒娇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被推到了教练这个位置上。

  陈俊豪病房。

  躺在床上我无聊的看着天花板,我已经催促老妈上班去了,有老妈在旁边调侃,恐怕连看天花板的心情都没有。

  病房门轻轻的打开,我不以为意,老妈可是特意雇请了一个特别看护的。进来的人站在我身边一声不吭,也没有任何动作,我奇怪的转过头,陈芸筠!

  确实是陈芸筠。她正盯着我的手臂,娇俏的脸上笑意甚浓,我脸一热,想将双手藏到被子中,动了一下剧痛难忍,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笨蛋,自己受伤了,还随便瞎动。”陈芸筠拐着拐杖过来轻轻的按住我的手臂,轻责道,说话间突然忍不住轻轻的笑出来,“无论看多少次你这样的模样,还是一样觉得好笑!咯咯……”

  我脸上的热度再一次增加,悻悻道:“就知道你不会好心来看我。”

  陈芸筠的笑声好久渐渐的减弱,室内一片安静。

  “对不起,我昨天不该对你吼的。”我低声嗫嚅道。

  “没关系,看到你现在这幅可笑的模样,我什么气都消了。”陈芸筠又是扑哧一声笑出来。

  “老爹怎么样了?”

  “没事了,已经醒过来了!”陈芸筠好想忽然想起一件事,“我过来就是要告诉你,刚刚老爹已经和球队所有队员商量过了,决定由你代理教练一职。恭喜你哦,升官了!”

  “你是说,我?教练?”我脑中一阵轰鸣,“别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

  “你不信阿,有时间你亲自问老爹去。”

  “这,这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升官发财了,什么时候请吃饭阿?”

  我脑袋混乱一片,好久,忽然问道:“谁,谁提出来的,是谁提出的这个馊主意?”

  “是老爹的意见哦!有问题吗?”

  “老爹?!”我不由心中一阵苦笑,老爹,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教练?我?简直是开玩笑吗!

  “快,快扶我起来!”

  “到哪儿去?”

  “我找老爹去!”

  陈芸筠在门外没有进去。只听见里面一阵笑声传来,再一会儿传来阵阵争辩声。陈芸筠正待进去看看的时候,冷不防门被打开了,陈俊豪出现在门口!

  我悻悻苦笑道:“我被说服了。”

  陈芸筠愣了一下,咯咯大笑。花枝乱颤的娇俏模样让看得旁边的我一阵目瞪口呆。陈芸筠俏脸一红,横了我一眼,回头转身走开。看着她拄着拐杖的模样,我赶紧上前,伸出手想扶她,看着伸出的两只棒槌不由一阵踌躇。陈芸筠轻轻笑了笑,搭住我了的肩膀。我带着她缓缓的朝前走。

  我心中忽然浮现一个古怪的念头:如果就这样和她相互扶持一辈子,到也不错!想到这儿心中不由涌现一阵甜丝丝的感觉。旁边的陈芸筠似乎感觉到了我“龌龊”的念头,转过脸娇嗔的横了我一眼,我连忙低下头,心扑腾扑腾的乱跳,不停的暗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

  在医院休息了一个近一个礼拜,今天我终于出院了。陈芸筠早先我一步回到学校了。上午回到家,下午我便匆忙的赶到了学校。

  我告诉自己,这当然是因为我想快点回到球队。至于是不是这样,只有我自己心里知道了。

  回到学校的时候,先到篮球场好好的偿还了躺在病床上这些天欠下的汗水。待想到要上课的时候,才猛然发现,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抓起地上的篮球,赶紧朝教室跑。

  从后门悄悄的溜进教室的时候,上课铃恰好打响。北野风看了我一眼,赶紧朝自己那边移过去,离我这边远远的。我奇怪的问道:“怎么啦?”

  北野风支吾着:“没什么,我最近习惯这样坐着!”

  是这样吗?我不愿意多问。老师很快进教室了,上课了。

  下午三节课之后,篮球队的队员们便早早的来到了体育馆集合。

  一行人目光炯炯的看着我,我不由脸上一热,干咳了一声,故作镇定的说道“咳,今天我们照平时的训练练习就行了。”说完,很有气势的挥挥手:“解,解散!”

  下面一片哄笑,周奕学长小声的提醒:“下面应该跑步才对阿!”

  “哦,对,大家先别解散,先排队绕场跑20圈。”

  一行人嘻嘻哈哈的排队开始绕场跑步。我红着脸跟在最后,那边坐着的陈芸筠看了,不停的向我作鬼脸,我脸上的温度更是进一步提高。

  在周奕风浩天的不停提醒下,今天的团队训练总算结束了。接下去的是自由练习时间,队员们虽然还有些嘻嘻哈哈,但大战将至,不用我督促也懂得认真训练。最让我意外的是,平时训练懒散的北野风今天的练得特别认真,让第一天上任的本大教练特别的感动,毕竟是同班同学吗,感情就是不一样阿!瞧,多支持我的工作!

  北野风的认真让我“感动”,身为教练当然要以身作则,指点一下队员也是理所当然的吗!“北野风,我们来一起练习。”

  “不,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练就行了。”北野风慌忙推辞。

  “别客气吗,一起练习比较好吗,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问题!”北野风赶紧摇手。真是的,今天的北野风很奇怪哦,但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也不能问得太多。

  想着,我运着球朝北野风的冲过去,站立在篮下的北野风慌忙防守,我连接两个假动作轻松的骗过他,稳稳的把球送进了篮框。

  “不行,你的动作今天怎么这么僵硬阿。”我非常不满,他该不会因为我住院几天,就瞧不起我吧?

  “我刚才没有做好准备,你再来!”北野风擦了一把汗,说道。

  “我来喽!”

  “啪!”篮球打板入框。“还是不行!动作太僵硬了,要看准我的动作再做反应!”

  “再来!”

  ……

  那边的周奕风浩天诧异的对视了一眼:“什么时候,野风这么认真了?”

  “谁知道呢。不过这总是好事,难得他这么认真阿!”

  “我看,他是不甘心阿俊当这个教练,所以想给阿俊一个下马威才是!可是他没有想到两个人之间的实力差距,所以现在被海扁的是自己。哈哈,真是太好笑了!”那边的李盟一阵哈哈大笑。

  周奕和风浩天对视了一眼:“是这样吗?”

  “一定是这样,这才符合那个笨蛋不自量力的个性吗。”李盟信心十足的肯定道。

  “不管是不是这样,都是好事!小盟,你可不要被他超越过去才好,到时候就是他笑你来!”

  “我,被他超越?才不会!”李盟嗤之以鼻,但是还是抱着球练习去了。

  周奕风浩天相视一笑。

  “今天的训练到此为止。”在队长的提醒下,我才记起结束时间到了,慌忙宣布训练结束。留下今天值日的北野风李盟,其他队员都先回去了。

  看着陈芸筠一瘸一拐的样子,我鼓足勇气,酝酿了好久,支吾着:“你的脚?”

  “你有事情吗?”陈芸筠问道。

  “你,你的脚……”该死,我始终说不出来!

  “是阿,我的脚还是不能走路呢,你说怎么办。”陈芸筠眼圈一红,楚楚可怜的说道。

  “我送你回家好了。”在心中徘徊了好久的话终于脱口而出!

  “那好吧,就让你送了。”陈芸筠顿时喜笑颜开。倒,上当了!不过这种上当的感觉还正是不错呢!我慌忙伸手扶住陈芸筠,向体育馆外面走去。

  后面,北野风全身乏力的倒在地上,四肢摆成一个大字状。

  “拜托,老大,你以后训练不用这么拼命吧,又没有人逼你阿!”那边正在拖地的李盟不满北野风的怠工。

  “我也不想阿,你没有看到阿俊那个家伙老是黏在我身边,我能不拼命练习吗?”

  “不是吧,他才第一天当教练呢。而且,我不记得你这么尊敬教练吧,何况他还只是个学生教练。怎么,转性了?”李盟话中的讽刺意味谁都听得出来。

  “笨蛋,你知道什么!”北野风从地上爬起来,朝门口看了看。,声的说道:“你知道咱们老爹是怎么送进医院的阿。

  “听说是阿俊抱着送进医院的。家伙的力气还不小呢!抱着那么沉重的老爹还能狂奔十七八里!”李盟感叹道。

  “还不至与此呢,你知道吗,“北野风神秘的低声凑近说道,“那天我送阿俊回来取书包,路上遇到了金毛那帮家伙围攻,十几个人阿,手上都是明晃晃的砍刀。”

  “那,那你怎么还能安然无恙站在这儿?”李盟大惊失色,“该不会是阿俊一个人给挡下来了吧?”

  “那帮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阿俊勃然大怒,刚刚还站不稳的阿俊,转眼间冲进人群中,赤手空拳把那帮人全都打倒了!口中还不停的喊‘我不是有意的’!靠,十几个人都被揍得鼻青眼肿叫爹喊娘,那还不是有意的!”北野风畏惧的吞了口口水。

  “是不是真的,十几个人,拿着砍刀?”李盟将信将疑,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一阵冷汗从背上冒出。

  “靠,我会骗你阿。这个礼拜你看到金毛他们在街上混了吗?都躺倒医院去了!”

  “这,这是真的?”李盟牙齿打颤,没想到,自己竟然和这么危险的人在一个球队,还和他勾肩搭背,想起来就一阵后怕。

  “当然是真的!别看他笑嘻嘻的样子,惹火了他,谁都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北野风说着不由一阵冷汗往外冒,“十几个人,转眼间都躺在地上,没有一个能够爬起来。我亲眼看到,他一拳头打得金毛的那个猩猩老大横飞出去,门牙恐怕都没剩几颗了。”

  北野风和李盟面面相觑,两人脸上都一阵冷汗流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