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飞翔篮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意外事故(下)

飞翔篮球梦 八戒 2287 2005.04.23 23:49

    而电话的这一边,合上手机的陈俊豪兴奋的从床上一跃而起,正待再兴奋的挥舞手中手机的时候却发现床边一个人双手撑在腰间瞪视着他――沈奇峰!

  “你偷听我打电话?”

  “那还用偷听吗?你那难听的笑声都将我从睡梦中惊醒了。我还以为是狼来了呢!”

  “有那么夸张吗?”

  “你说呢?”

  陈俊豪嘿嘿笑着摸着鼻子:咱心情好,就不计较他偷听电话的事了!

  沈奇峰的大脸凑过去:“刚刚接谁的电话,那么开心?弟妹的?”

  “去,什么弟妹!”

  “哈哈,别装了,脸都红了。”沈奇峰一屁股坐在他旁边,亲热的搂着陈俊豪,“快告诉我是哪个姑娘,漂不漂亮?”

  “你认识的!”

  “我认识?见过面吗?”

  “见过!”

  “见过面的,和你年龄差不多?”沈奇峰侧着脑袋想了会儿,“不会是你们球队的那个美女经理吧?”

  点头。

  “不是吧,这么好运一猜就中!”沈奇峰满脸夸张的表情,“那个小姑娘很漂亮哩!”

  “那当然,我的筠芸可是公认的美女!”

  “筠芸?”沈奇峰咀嚼着这两个字,一会儿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是不是叫陈筠芸?”

  “是啊!”

  “是不是那个陈镇涛陈记者的妹妹?”

  “对啊,你怎么知道?”

  “是不是我们第一次参加高中联赛时候遇到的那个小姑娘?”

  “是啊,又被你说中了!”

  “那个自称比你大两岁,对你一口一个笨蛋的小姑娘?

  陈俊豪讪讪的辩解道:“她其实和我一样大!”

  “那个你死皮赖脸的要给人家签名,却被人家当作鬼画符的那个小姑娘?”

  “混蛋!”陈俊豪脸上终于挂不住了,怒道,“混蛋,你怎么还记得这些!”

  “哈哈哈……”沈奇峰终于忍不住暴笑出来,抱着肚皮笑得前俯后仰,“真是……真是太好笑了……你们竟然走到一块儿了……我……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了。”

  暴走,陈俊豪翻身将笑得前俯后仰的沈奇峰压在身下,双手去捂沈奇峰的嘴巴“混蛋,不准笑……”

  “哈哈哈……”掩藏不住的笑声还是从陈俊豪的指缝间不住的传出。

  ……

  终于被捂得喘不过起来的沈奇峰止住了笑声,举双手投降后陈俊豪才松开双手。

  “扑哧……”被松开的沈奇峰笑意还是忍不住冒出,在陈俊豪的怒视中只得捂着嘴。可是这苦忍的表情却更加令陈俊豪恼火。

  “混蛋!”一声怒吼,翻身又将沈奇峰压在身下。

  “哈哈哈……”强忍的笑意再次爆发出来,被压在下面的沈奇峰一面肆意的大笑,一边不停的求饶。

  “哈哈哈……饶命、饶命……”

  “混蛋,不准笑!”

  笑声、求饶声、怒吼声,房间里传来的声音令路过的的国青队员不禁驻足停留,面面相觑,一个个脸上都是疑惑的表情。大大咧咧的雷海洋当仁不让上前推开们,脑袋探进去,却看见两个只穿着内裤的男子正在床上翻滚,一个正将另一个压在身下……

  愕然张大嘴巴,雷海洋一时忘记了进退。床上两个人察觉门口有人同时转头看过来。门口的雷海洋脸上换上坏坏的笑容,道:“原来你们还有这个爱好!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你们继续!”说着还做势将右手捂在眼睛上,五指张得大大的让人怀疑是不是能够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什么都没有看见!”

  “去死!”一个枕头砸过去。眼疾手快的雷海洋赶紧缩回脑袋关上门,枕头打在了门上。

  经过雷海洋这一打杈,沈奇峰的笑意终于过去了,压在他身上的陈俊豪借坡侠驴放他一马。

  门口传来一阵阵响声,房门的把手在转动。屋内两个人对视一眼,左右同时抓起一个枕头。

  房门推开,两个枕头同时飞过去,砸在来人的脸上。果然是百步穿杨例无需发。“耶!”屋内两个人击掌相庆。

  枕头落下露出来人的脸――耿直!

  屋内两个人张着嘴巴面面相觑,忽然同时伸手指向对方,“是他!”

  真不愧是最佳搭档,真是有默契!

  ……

  对于枕头袭击事件,我们尊敬的耿指导耿教练表现出了极大的胸怀,拍拍两个“狂徒”的肩膀,仔细打量着两个人,在两个人全身被冷汗浸透的时候淡淡的一句:“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属于意外事故吗,我了解!”

  就此作罢?

  嗯哼!

  就在两个人欢欣鼓舞热情讴歌耿直宰相胸怀的时候,耿天放淡淡的一句话又将他们从九霄之上打回十八层地狱。

  耿天放的原话是这样的:“就算是杀人也要等到秋后处斩,了解!”说话时候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所谓知子莫若父,这句话反过来也有相当的可信性。这个时候沈奇峰和陈俊豪可没有人敢藐视耿天放的权威性。沈奇峰连忙拉住耿天放要问个究竟。

  耿天放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长长的瞪着两个人后不耐烦的说道:“不明白吗,现在还不到卸磨杀驴的时候。就算要处罚也要等待世青赛结束后。”

  可不是吗,两个人回想起耿直临走时候的眼神,那轻轻的一声咳嗽,还有那转身的姿势,可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按理说陈俊豪对耿直是不懂得畏惧的,但沈奇峰哭丧着脸的表情实在太夸张。顺带影响之下他也慌乱起来了。

  两个难兄难弟哭丧着脸向耿天放求救,耿天放脸上一贯的冷淡,似有不耐烦的道:“如果我是你们,会在没人的时候跑过去认个错。譬如是现在。”

  难兄难弟两个如蒙大赦,千恩万谢后赶紧行动了。

  两个人屁颠屁颠的身影后面耿天放若有所思自语道:“惊弓之鸟?草木皆兵?原来是这么回事!”

  谁说耿天放子不类父,看他眸子中现在促谐神色简直是耿直的翻版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