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飞翔篮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少林求医

飞翔篮球梦 八戒 3730 2004.07.20 23:37

    半年间,夫妻俩个人带着孩子访遍了全国各个有名的医院,得到的结果都毫无二致的是:无能为力。医院方面根本不相信孩子有病,即使他在医院一下子睡了几天几夜,束手无策窘迫得满脸通红的医生还是坚持说孩子身体没有任何异常。

  愤怒的陈昂从美国重金请来专家会诊,出人意料的是专家会诊的结果依然是:孩子没有病。

  孩子没有病?一睡三天三夜,怎么叫也叫不醒这还不是病?一个月下来这样的情况连续出现两三次,这样的情况不是病?怒斥他们一顿后,陈昂打发他们走人了。

  既然西医没有效果,夫妻两人将目光投向了中国传统医学――中医。接下去的半年全国大大小小的中医院他们都寻访遍了。在经过一阵中药调理之后,病情得到了稳定。原本一个月发好几次,也渐渐的降至一个月一次。

  病情有了好转,夫妻俩的信心更加坚定了。抱着倾家荡产也要治愈的决心,夫妻两个轮流陪着孩子踏遍全国求医。

  这一天,于梦娇和他来到了嵩山脚下。原本听说这儿有一位有名的老中医,到了这儿才知道老中医已经去世多年了。

  既然来到了嵩山,不见识一下名垂千古的嵩山少林寺岂不可惜?他的提议很快得到了于梦娇的支持。其实这半年来,除了偶尔的长睡不起外,他的身体也却是如医院的医生所言,没病!甚至可以用强壮来形容。即使是四处求医他也没有忘记将篮球带在身边,稍有空闲便练习篮球,如此积极努力锻炼下,身体想不强壮都不能啊!

  倘佯在千百年来少林寺僧人修筑的山道上,沐浴在柔和的朝阳中,沉浸在宁静安详的山寺氛围中,他感觉振奋无比却有无比的轻松闲适。这是从来没有过的那种轻松,自从在医院中醒过来之后,虽然头脑清醒但总是处于莫名紧张之中。或许是对于自己奇特遭遇的疑虑,或许是对未来的彷徨无知,也许是对消亡时刻的无名畏惧,总之精神总是处于一中绷紧的状态中。

  站在山门口,深吸着清晨清爽的空气,他们开始登山。平常锻炼的成果很快便显现出来了,没走多久便将于梦娇拉下好大一段。看着气喘吁吁的于梦娇他只得不停的在沿途等待。

  “不行了,你先上去吧!”于梦娇撑着细腰,气喘吁吁道,“我实在不行了,你先上山去吧,我们在少林寺汇合!”嵩山并不是一个非常险峻的山,沿着山道走不会出现任何的危险。而且这些日子他表现出来的成熟可靠已经让于梦娇对他非常放心了。

  稍微犹豫一下,他点点头不再言语径自朝前走去。

  一路向上走去,除了可以察觉稍稍喘息外他表情平静得近乎波澜不惊的深潭,随着少林寺越来越近,他心中一股莫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似乎,寺中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他。

  等上山腰,来到寺门口,放眼望去朝阳初升,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远处的群山笼罩在一片白雾之中。天地之间连成一片再也没有任何界限。山鸟在山涧中飞翔,草丛中昆虫对着着初升的眼光也放声歌唱。早晨的嵩山充满了勃勃生机。

  受到这股勃勃生机的感染,他低沉的情绪也开始高涨起来。心中的那股感觉此刻也越发强烈起来。穿门过院,全身攫取这那份感觉。顺着那份感觉的指引,最后他来到了一座大佛像的面前。自然而然的,面对着大佛他盘膝坐下。闭目打坐。

  面对着大佛,他似乎有一种回归母体的感觉,虚无缥缈,恍惚渺茫之际,内外的分隔彻底的崩溃下来虚极禁笃之中。

  不知道多长时间,他就这样沉浸在这混沌感觉中。

  “咚!”一声突如其来的木鱼声将他从混沌中惊醒。“咚咚……”木鱼声如一声声旱地惊雷在他耳边震动,他平静的心湖顿时一阵翻滚,每一声敲击声都令他气血翻滚难,令他头痛欲裂。

  “咚咚咚……”敲击声持续着,越来越强烈的头痛让他眼前一阵晕眩的感觉,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就要被敲出这个身体。

  “咚咚咚……”木鱼声继续,晕眩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可端坐的身体却怎么也不倒下去。

  “阿弥陀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冥魂夺体天理不容啊。”安详平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木鱼声同时停止。

  刚刚从晕眩中恢复过来的他循声望去,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坐着一个须发俱白、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正闭着眼睛打坐呢。

  “冥魂夺体”不正是之处眼下自己的情况吗?惊喜交集,他迅速从地上爬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朝老和尚走过去。

  “大师,你能够看出我的情况吗?你真的能够看出来吗?”他急切的问道。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老衲只是略知一二。”老和尚双眼不睁,语气平和的回答。

  “那太好了!”一时激动,他眼泪就差点流下来了。这一年以来,背负这巨大的秘密,不能对任何人讲,他已经压抑得差不多快要疯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以后自己将会怎么样,附着在这个身体上自己什么时候会消亡……这些问题不时的从他脑海中冒出来,弄得他差不多快要神经衰弱了。

  “大师,您是高人,请您帮帮我!”他恳切的求道,现在的他正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那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阿弥陀佛!”老和尚终于抬起头,紧闭的双眼终于睁开。他的眼睛对上老和尚的目光。在和尚明亮的眼睛下,他有一股脱guang了衣服被人看的感觉。

  神情坦然,他正视着老和尚的目光。脑中轰然一声,片刻间,脑海中快速的翻动着一副副图像,从车祸开始,到他来到老和尚面前结束,这一年的经历如电影般快速的在脑海中回忆了一边。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衲为先前对施主的不义猜测道歉。施主舍身救人,实在是大慈大悲。”老和尚打着佛号微微弯腰。

  他惊喜的问道:“大师,你真的相信我吗?你真的知道我身上发生的一切吗?”

  老和尚微微点头。

  “求大师指点!”亲身验证了灵魂的存在,对宗教佛道他再也不敢心存轻视、嗤之以鼻了。至少眼前这个和尚能够看出自己的状况,显然就非一般招摇撞骗的神棍。

  “阿弥陀佛,容老衲思索一二!”老和尚闭目沉思,他盯着和尚目不转睛一眼不眨,紧张得像是等待判决是刑犯。

  好久,老和尚从沉思中抬起头,长叹一声道:“以施主的义行,游魂出体后当是涅槃飞升才对,缘何被禁锢在这身躯中,老衲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施主可否伸出右手?”

  毫不犹豫的伸出右手,和尚温热的大手轻轻的握住他的小手,一股热流倏然顺着手臂的经脉迅速游遍全身。热流所经过之后,他整个感到神清气爽,刚刚登山带来的疲劳也烟消云散。

  热流周游体内一周后缓缓退回去了,老和尚放开手,微皱眉头:“这身体并无任何特别之处。”沉思了一会儿,和尚说道,“对于施主的情况,老衲实在无能为力。天意如此,施主且顺其自然吧。”

  “可是,可是……”张口结舌半天他没有能够说出什么来。

  “施主既然来到少林寺,可见天意如此。老衲传施主一套功法,此功法不仅可以治愈施主的宿疾,而且能够固本培元、明目清脑、增益体质,施主日后自然会感受到这一切。”老和尚道。(八戒:嘿嘿有点像做广告了)

  “多谢大师!”虔诚的弯腰叩拜,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抬起头再问一句,“敢问大师,缘何能够看出我移魂附体的情况?难道真的有法术存在吗?”毕竟是二十几年的唯物主义教育,不是那么容易便改变世界观的。

  “时间是否真的有法术老衲不知道,老衲能够察觉施主的情况,是因为老衲修习的禅功感受到施主身上两股精神波动的缘故――一体二魂!”

  厉害!这是什么禅功啊!

  当下老和尚便将练功的口诀传授给他,并以真气引导他行气运功。

  当他在老和尚的帮助下真气勉强运行一周天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的生气了。想起和于梦娇的约定,他慌忙跳起来,急切道:“大师,有人在找我了。我待会儿再来听你的教诲!”

  “你无须再来了,功法口诀已经传授给你,以后你可以自行修炼。”和尚闭起眼睛,进入入定状态。

  趴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响头,爬起来转身离开。走出禅院,于梦娇正焦急的呼喊着孩子的名字呢。看到他安然无恙明显松了一口气。

  用两天的时间两人游览了嵩山,回到山下的旅馆收拾东西准备启程了。

  于梦娇取出记录他们要寻访名医名册和住址的本子,思索下一站该去哪儿。

  “回家吧!”从来不关心这些的他突然开口了,“我的病已经好了!”

  于梦娇惊喜的看着他。

  “在少林寺的时候,一个大师帮我治疗了,并且传给我一套功法,这两天我练习了,感觉神清气爽。身体的疲劳一扫而空了。我想这对宿疾应该很有疗效吧!”

  于梦娇又惊又喜:“你什么时候遇到那老和尚的,我怎么不知道?你这孩子,怎么不告诉我……”

  “回家吧!我想家了。”打断了她的长篇老大。出来已经一年了,他对那个家并没有多少感情存在,可是一年的相处下来他已经渐渐对陈昂和于梦娇夫妇二人产生了感情。看到于梦娇最近经常发呆他知道,她想家了。

  “回去!”于梦娇眼神一亮,跳起来兴奋道,“对哦,我们可以先回家。”说着抓起手机兴奋的冲出去。

  几天后,背着打包小包的他们回到了江川。大包小包自然是于梦娇的,她坚持远游回家总是要给亲戚好友带点东西的。好像她一点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在江川一样可以买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