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飞翔篮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大战将至

飞翔篮球梦 八戒 5908 2004.07.30 23:59

    车门带开,“到了!”到机场迎接的工作人员率先下了大巴士,“这儿就是比赛期间所有参赛队伍下榻的酒店。参加比赛的其它队伍都已经先一步抵达了。”

  “下车吧!”我抓起行李跟着下了车。其它队员也陆续跟在后面下车。

  抬头仰视着眼前这橦高楼,这应该是北京有数的酒店了,这次比赛的赞助商还真是大手笔呢。

  四年了,仿佛过去了一个轮回,江川终于又回到这儿来了。

  “前头带路吧!”平缓下心头的激动,我淡淡的对工作人员说,“我们住几楼?”

  “请跟我来。江川队住在七楼。”工作人员返身前头带路,江川队队员跟在后面鱼贯进入了酒店。陈芸筠背着大包小包,拖着一只巨大的行李包吃力的跟在后面。真不知道女孩子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的东西。我皱皱眉头,伸手接过她的行李:“我来吧!”

  “早知道你不会忍心让我一个人拖这么大的箱子!”陈芸筠甜甜的笑道。

  “里面是些什么东西,这么重?”

  “女孩子的东西啦,男孩子不要问啦。”在我没来得及拒绝之前,陈芸筠已将大包小包挂在我身上,拍拍手,笑嘻嘻的走进了大厅,留下我这个冤大头在后面吃力的拎着大包小包!

  走进大厅的瞬间我顿时感受到了来自各个方向的目光,几乎在瞬间,大厅中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我一个人身上,这些都由于一个声音:“陈俊豪,你快点啊!”前面的陈芸筠娇嗔的喊道。

  虽然我早知道“高中球王陈俊豪”的招牌好歹有点分量,可当全大厅人条件反射似的扭头朝我这边的时候,我还是吓了一跳。手忙脚乱之下,身上的大包小包哗啦啦掉下来。脚下一滑差点摔倒。狼狈的姿态让全大厅的人都忍不住笑起来。而始作俑者陈芸筠更是笑弯了腰。

  手忙脚乱的抓起地上的大包小包,拖着行李箱我逃跑似的冲进了电梯。

  我高中球王的登场秀就在哄笑中结束。

  “老实说,你是不是故意要我出丑的!”虎着脸,我追问道。

  “才没有。”非常无辜的瞪着大眼睛。

  “那为什么平时都是叫阿俊,今天怎么一下子变成了陈俊豪!”

  “我乐意!”电梯打开,陈芸筠扭着小蛮腰,笑吟吟的率先走出去。

  ……

  拖着大小行李我来到了七楼。工作人员将分配给江川的房间指给大家。在我还没有来得及分配的时候,众人已经怪叫一声冲进了各个房间,连冰冷的冷文俊都似乎从来没有住过宾馆似地,闪进了一个房间。

  “怎么回事?”我狐疑的问眼前的队长周奕。

  “请让一让。”周奕笑而不答,在我让出空间的瞬间,他也闪进了我身边的门。

  都怎么啦?

  工作人员解释道:“江川队申报人数为十二人,大赛安排了六个双人房,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没想到我们竟然有一个女生!

  天那!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帮家伙这么猴急的占据好自己的房间。可恶啊!

  望着剩下的一个房间,陈芸筠俏脸通红,跺着脚,娇嗔道:“我不管,看谁敢进本姑娘的房间!”说着踏进门,重重的把门撞上!

  那我怎么办?哭着脸,我小心翼翼的问道:“能不能,能不能再安排一个房间?”

  “对不起,所有饭店的房间都有安排了。”工作人员非常为难,“你们还是自商量一下吧!”

  这有得商量吗?

  苦着脸,我环视着周围的房间,每个躲在门口看好戏的人都在我的目光到达时候瞬时把门重重的撞上。

  再回头,刚刚还在身旁的工作人员已经消失,顺着走道看过去,他正逃跑似的消失在转弯处。

  陈芸筠的门打开,门口露出陈芸筠红红的脸,娇嗔道:“还不把我的东西搬进来!”

  如得圣旨,我慌忙把大小行李拖进房间,当然没有忘记把自己小小的行李包夹在其中。

  其它房间的队员探出脑袋看好戏。一会儿,一只包裹扔出来,接着一个男子抱着脑袋逃跑似的跑出了房间。

  “哈哈哈……”这自然是那帮不讲义气的家伙幸灾乐祸的笑声!我真是史上最没有威严的教练!

  此时,南洋的房间。

  “队长,江川队到了!”罗旭朝躺在床上的刘宏誉说道。

  放下手中的书,刘宏誉脸上古井不波,平静道:“知道了!”

  北京剑勒队训练基地。

  “江川队进京了!”朝那边满头汗水的沈奇峰,耿天放淡淡的说道,“不去看看你的老朋友吗?”

  停下手中的训练,沈奇峰擦了一把汗:“南洋也进京了,你有去看吗?”

  “看不看都无所谓。今年的冠军还是我们南洋!”

  “这种情况今年可能会发生变化,今年那个家伙回来了。他的实力是你的那些师弟可以抗衡的吗?”

  “那场比赛之后,你还不清楚南洋的实力吗!该担心的应该是你吧。”

  “叠一个月被子,我赌今年的冠军是江川队!”

  “两个月!”

  “成交!”

  “忘了告诉你,江川队的教练这次没有随队跟来,好像是心脏病发作,住院了!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这次大赛,江川队就没有教练了!”

  “可恶,卑鄙小人!”沈奇峰气急败坏,“你这是下套让我钻啊!”

  “你自愿的!”耿天放淡淡的说道。转过身,扳动杠铃做素质训练。

  北京剑勒队教练办公室,耿直重重的倒在椅子上,面前的办公桌上放着《中国男子男篮青年队主教练委任书》。耿直烦恼的搓揉着自己的老脸,烦恼的喃喃自语:“要在这次世界男篮青年锦标赛上进入八强?天那,这是哪门子的差事啊!篮协的那帮人还真看得起我啊!”

  四年中,北京剑勒队在耿直的调教下,连续四年打进季候赛,并在去年获得联赛的亚军。在缺乏一流球星的情况下,能够有这种表现,耿直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在上届国家队主教练失败之后,身为中国本土少壮派教练领袖的的耿直,自然不会被别人忘记。青年队教练的任职,显然是给他试炼的机会。只是,要求未免也太苛刻了吧!

  “八强?给我一个乔丹那样的天才或许有可能!”耿直烦恼的揪着自己脑门上的头发。乔丹那样的天才,中国有这样的天才吗?耿直在脑海中搜索着自己见识过的青年才俊,蓦然脑海中浮现出四年前见过的那个血染战衣,悲壮倒地的那个孩子。“或许那是个不逊色于乔丹的天才,可惜啊!”耿直叹息着。收拾起面前的委任书。

  一张体育报纸的新闻赫然闯进耿直的眼帘:高中联赛重燃战火,少年球王卷土重来。

  陈俊豪?!他回来了!耿直捏着手中的报纸,身体剧烈的震动着!

  陈镇涛挎着照相机,带着黄建文来到了XXX饭店。

  “咚咚咚!”敲门声。房间打开一道缝,“请问江川队是住在这儿吗?”

  北野风狐疑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是,请问有事吗?”

  “我是《少年体育》的记者陈镇涛,我想采访一下你们江川队,请问方便吗?”

  “方便方便!”北野风的态度瞬间发生的巨大的变化,连忙热情的打开门,“有什么事情尽管问!”说话间热情的把两个记者引进门。仿佛个个都是千里耳,其它房间的房门同时打开,一个个探出脑袋:“记者?”

  陈镇涛环视着围在周围的球员,寻找了一番:“怎么没有看见陈俊豪?”

  众人相互对视一下,轰然笑起来。就在陈镇涛莫名其妙时候,对面的们打开,一个高个子男孩抱着脑袋鼠串而出――陈俊豪!

  可恶,又被赶出来了。捂着刚才被包砸到的脑袋,我脸上一阵火热,尤其这次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陈俊豪你好,还记得我吗?”陈镇涛排众而出,“我是《少年体育》的记者陈镇涛!”

  陈镇涛?陈芸筠的哥哥啊?

  “认识认识,太认识啦!”我不满的嘟哝这,“看你的宝贝妹妹做的好事,我脑袋都被砸出瘤子了,你赶快给我好好教训一下她!”

  “我妹妹?”陈镇涛狐疑道!

  “陈芸筠啊,我们球队的经理啊,你不知道吗?在里面呢!”拉着陈镇涛的手来到门前,我轻轻的敲下门,急忙闪开。房门打开,一个枕头飞出来!闪躲不及的陈镇涛被砸个正着,眼镜被打落到地上!

  “哥!”陈芸筠看着捂着眼睛的陈镇涛,惊讶的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兄妹两人异乡重逢自然用不着我在旁边现场直播,只是当我以陈镇涛劝服陈芸筠为采访的条件后,我终于可以不必睡在走道上了。

  坐在软绵绵的床上,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陈镇涛的采访。更多的时候被七嘴八舌的队员们给打断。总之我高中球王的名声是彻底的被这帮混蛋给玷污了。

  “最后一个问题,请问今年江川队参加大赛的目标是什么?”陈镇涛停下写字的手,抬起头直视着我。

  七嘴八舌的队友这时候都沉寂下来,众人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坐直了身子,平缓了自己的情绪,缓缓扫视着围在身边的队友,我才沉声回答:“全国冠军!”

  “全国冠军?”陈镇涛微笑着反问。

  “对,全国冠军!”斩钉截铁的回答,拳头不由的握得紧紧的。抬头看看周围,除了陈芸筠,江川队所有成员似乎都在同时握紧了拳头。

  陈镇涛微笑着和我握手告别。屋子中留下江川队斗志昂扬的江川队员。

  到达北京的第二天,进行了抽签仪式。不知是否天意使然,江川队在D组而南洋队作为第一种子队分在了A组,按照大赛的比赛规则,如果两队一直赢下去,便只有在半决赛之后才有可能碰头!

  D组的种子队是去年的第四名晨光中学,老朋友了。熟悉了比赛场所之后,大赛的开幕式在到达北京的第三天开始,和四年前一样,漫长乏味的开幕式致辞之后,按照抽签结果,首先进行的是A组小组赛,其中自然少不了南洋队。

  “你们是选择在这儿看比赛呢,还是回去睡觉!”无聊的打了个呵气,我无精打采的问道。下午就有我们比赛了,趁着时间还早,回去谁个好觉是个不错的选择。

  “回去?阿俊你不看比赛吗?这可是去年冠军南洋队的比赛呢!”周奕奇怪的问道,“这可是观察对手的好机会啊!”

  “不用看也知道,南洋不可能在第一场就输掉的。南洋真正在这场比赛表现出来的实力也不会有多少,还是回去准备下午的比赛吧!第一场比赛就遭遇种子队伍,你们一点也不紧张吗?”长身而起,我准备回去了。

  “是有点紧张。”李盟摊开双手,“我手掌心都流汗了。我这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么大的体育馆,这么多的观众呢!”

  “你们呢?”

  “我看一会儿!”风浩天淡淡的说道,“我想见识一下全国等级的比赛到底是什么程度!”冷文俊北野风等都纷纷点头。

  “也罢,大家都留下吧,反正下午的比赛还早!我就回去睡觉了。”说着又打一个呵气,真是困死了。

  “你做完没有睡好吗?”周奕见我呵气连连的,奇怪的问道。

  一边打呵欠我一边摇手。睡好才怪呢,陈芸筠小丫头就差把我绑起来了,一晚上如临大敌,在我耳边不停的吵闹。最后我只有抱着枕头睡到客厅的地上,虽说房间有空调,可哪里能够睡得着。

  回到房间,我倒在穿上便睡,待再次被陈芸筠吵醒的时候,已经是午饭时间。南洋的比赛早已结束,回来的队员们一个个脸色沉重。

  陈芸筠悄悄的在我耳边告诉我比赛的结果:110:46,南洋在开场十五分钟就确立了30分的领先优势。

  “都怎么啦?”毫无来由的,一股怒气在我心中升腾,说话的声音都大了起来,“李盟,告诉我怎么回事!”

  “南洋,真的很强!”李盟小声嗫嚅道,“我们……”

  “那又怎么样。”我恼火的打断了李盟的话,“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打赢今天的比赛。南洋再强又怎么样,小组赛不能出线,我们根本连领教南洋有多强的资格都没有,再强关我们什么事情?”看着队员们阴沉的表情,莫名其妙的我心中的怒火进一步的膨胀,音量再一步增大。

  李盟的脸一阵通红,低着头不吭声。

  室内一片沉静。

  平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平缓了语气:“南洋是很强,可是我们江川队更强。四年前,我们就能够和他们打成平手。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今年的江川队绝对比四年前的江川队强。我们现在缺乏的只是和全国强队交手的经验。给我们多打几场比赛,遇上今天南洋的对手,比分就不会仅仅是110:46,160:46都有可能。”

  室内继续沉静。

  “不管对手有多强,比赛是靠我们去打的,如果还没有比赛就丧失了斗志,那你们根本就没有参加全国大赛的资格!”心中的怒火在也压抑不住,踢开椅子,我转身离开了餐桌。

  室内的气氛进一步压抑,北野风,李盟的头低得更低,周奕的脸上也显露出赧然之色。其它队员也低头不语。只有冷文俊和风浩天两人例外。冷文俊脸上冰冷如昔,风浩天平平淡淡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

  好一会儿,终于有人打破了沉寂。冷文俊夹起饭菜,旁若无人的自顾自的吃起来,紧接着风浩天,周奕,北野风……

  躺在床上,我好一会儿才平复心头的怒火。冷静下来自己都奇怪,为什么会生那么大气。

  为什么会生那么大的气呢?四年来我无时不刻的期待着全国大赛的到来,四年来我每天都在想像着再次挑战南洋的情景。可是从来,我就没有料到比赛还没有开打,我们的队员就已经丧失了斗志,南洋只是牛刀小试,便吓住了我们的队员。

  这些就是我征战全国的队友吗?这些就是我赖以挑战南洋的队友吗?南洋真是那么强吗?强得只是让人看了就丧失斗志吗?

  或许这些不应该怪他们,从来没有参加全国大赛的他们,从来没有见识过全国超级强队的实力他们这也是正常反应吧!

  是我太冲动了。

  房门推开,陈芸筠笑吟吟的进来。“今天你好威风,一阵训斥吓得大家大气都不敢出!你好像逐渐像个教练了!”

  白了她一眼,我懒得答理,肚子一阵咕咕直叫,这才想起今天的午饭就此泡汤,想起桌子上摆得满满的精美佳肴,心中甭提多后悔――真是失策啊,应该吃完饭再发火吗!

  笑吟吟的将藏在身后的手伸出来――一只装满饭菜的盘子!

  号外,我飞快的抢过盘子,抓起一只鸡腿大嚼起来,天知道我多么后悔,

  房门悄悄的打开,门缝中一只只脑袋伸出来,

  嘴中塞满了饭菜的天才被门口的吵闹给惊动了,抬起头正对上一张张强忍着笑意的脸,脸上一阵火热,赶紧扭过身子。门口一阵哄堂大笑。

  一场风波就此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