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飞翔篮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规则更改

飞翔篮球梦 八戒 5543 2004.12.02 07:59

    我们赢了!

  板凳上的球员冲上来欢呼着,顾不得场上队员一个个浑身汗水拼命的拥抱着。陈芸筠的面孔出现在我的面前,绝世惊艳的玉容上满是恬静温柔,一丝淡淡的微笑却掩不住那一丝哀愁。

  对上她哀愁的眼神,刚刚获胜的喜悦瞬间化为揪心的痛心,像认错的孩子低着头嗫嚅道:“对不起!”

  她没有任何言语,轻轻的将手伸给我。抬起头看着她,我握住她的玉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借助她的肩膀吃力的站起来。“哎哟!”忍不住一阵痛叫一声,一股钻心的痛从肋下传来,想保持硬汉形象的我不由自主的一阵龇牙咧嘴。

  似嗔似笑的看了我一眼,陈芸筠低下头扶着我。其他欢呼的球员及至此刻似乎才想到我这个伤员一个个手忙脚乱的冲上来将我肩下的陈芸筠替下。

  真是些多事的家伙。一点感觉不到队友的好意,我心中满是陈芸筠温柔的肩膀。

  双方球员排队敬礼。握住郑谦的手我诚挚道:“你真的非常出色,北附是非常不错的球队。这场比赛我们赢得非常侥幸!”

  面带微笑,郑谦道:“你们更不错。赛前我们制定了种种对付你的战术,没想比赛的时候你让我们也用不上。到现在还是有些不服气的感觉呢!”

  目光对视,两人的脸上同时绽放笑容:“很期待下一次的交手!”

  “后面的比赛也要胜利啊!”

  放开紧握的手,化掌为拳,两只拳头轻轻的相撞,伴随着的是我坚定的声音:“我们一定会赢的!你记得要来看我们的比赛!”

  “一定!”挥手告别,北附的球员率先推出了球场。

  冷文俊出现在我身边,凝视着郑谦的背影,淡淡的道:“他真的很强!”

  一边点头一边将右手达在了冷文俊的肩膀上,身体部分重量同时落到了他身上:“下一次交手,他会更强。想打败他的话你得加油了!”

  皱着眉头,冷文俊转过脑袋冷冷的看着我:“这是干什么!”

  努力保持脸上的笑容,我一边挥着左手向馆内欢呼的观众回礼,一边苦声回答:“借你的肩膀用一下,我全身乏力站不住了。”

  冷文俊表情酷酷默不作声,只是左手悄悄的扶上了我的肩膀,让我身体更多的重量倾斜过去。

  在馆内观众如雷的喝彩声中,江川队退场了。上了汽车,回到酒店,整个人扑到在床上,眼睛一闭,剩下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看台上的观众鱼贯推出了体育馆,最后留在看台上的是穿着各种运动服的几群年轻人。

  “南洋!”成浩的目光投向了另外两群人,“还有铭宇,是来观察比赛的对手吗?”

  “走吧!”王震宇站起来,嗤道,“江川总算也打进联合决赛了。害得我一直担心呢!你怎么啦阿浩?”顺着成浩的目光,讶然道,“是南洋的人阿!看样子他们还挺关注江川队的,竟然每场比赛都来观看!”

  “走吧!”成浩站起来,转身离开,“后面的比赛已经和我们没有关系了。铭宇、南洋,还有晨光,他们哪一个碰上江川都是一场苦战。我们就好好的观察程骏豪到时候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吧!”

  王震宇凝视下南洋的队员,跟在成浩身后离开了。

  不久南洋的队员也站起来了,跟在刘宏誉身后鱼贯走出了体育馆。虽然南洋的队员既没有怒吼也没有怒目,可路上的行人都不由自主的让得远远的。几个原本想过来索要签名的女孩子也远远的站在一边不敢上前――一股彪悍肃杀的气势从南洋队队员身上散发出来。

  最后留在看台上的是铭宇队的队员。第一次观看江川队比赛的他们对程骏豪今天的表现实在有太多的不解。比赛很精彩,江川队获胜了。可那个叫做程骏豪的家伙,那个高中球王,这就是他全部的实力吗?似乎为什么他会出现在内线?为什么他不自己进攻得分?

  “可恶,原本以为会看到那个家伙的得分表演,没想到他却一个劲和北附的猩猩男子搞单独对抗!”说话的十一个头发有些散乱,脸上挂着懒洋洋笑容的少年――铭宇的阳邵。

  “只不过,那个家伙真的很强。出手四次,命中四次。两个三分球,还有和一次和郑谦的单打,一次正面越过北附两名最高壮的中锋。真不愧是高中球王。”说话的是一个身材魁梧面貌沉稳的青年。

  “走啦,只剩下我们了!”阳邵率先站起来,看到旁边一副追悔莫及模样的陈仲讶然问道,“又怎么啦你?”

  痛心疾首的回答:“我刚才忘了去要签名了,高中球王诶……”

  “碰!”阳邵仰面摔倒,大叫道,“混蛋,要我说多少次啊,不要做这种丢人的事情……”

  低着脑袋嗫嚅道:“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气冲冲的拽着陈仲走出了看台。一张纸片从陈仲的座位上飘落,上面是技术统计:“程骏豪,得分十二分,命中率百分之百;篮板十五个,助攻十三次,抢断三次!”

  ……

  背上凉凉的感觉将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睁开眼睛清醒下脑袋发现自己趴在床上。上身裸露着,后背一阵清凉的感觉传来,而且似乎身边还有一个人。

  撑起手臂支起身子。“好痛!”一股疼痛的感觉从背后、肋下传来。

  “趴着别动!”清丽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扭头看过去――陈芸筠。俏丽的脸上微微有些汗水,身边摆放着药箱,手中的纱布正从我手中拖下来。

  正待乖乖的趴下,忽然醒悟过来这样在陈芸筠面前光着身子很是不雅,脸上一阵火热手不由自主就探向床边的衣服。

  “别不好意思啦,我们都看光了。嘻嘻,我从来都不知道老大你竟然如此细皮嫩肉!哈哈……”戏谑的声音传来紧接着的是一阵揶揄的轰笑。

  说话的是李盟,轰笑的是北野风、风浩天等人。几个人坐在屋内另一张床上正哄笑着朝这边看过来。

  有其他人在场我反倒自然了不少 ,故作恼怒道:“混蛋,竟然敢讥讽我,看我不收拾你!”说着作势就要站起来。

  “趴下!”脑袋上轻轻的挨了陈芸筠一记,我乖乖的重新趴下。北野风、李盟一阵怪笑,不停的挤眉弄眼。

  专注的凝视着我的右手陈芸筠仔仔细细的包扎着我的右手,终于:“可以了!”如获赦令,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伸展下懒腰,我摆出姿势得意的道:“怎么样身材不错吧?”我说话的对象自然是那边一直嘻笑的北野风李盟他们。

  陈芸筠脸上红霞闪过,轻啐一声,扭头转过去。屋内又是一阵更大的哄笑,摆着姿势的我仿佛此刻才发现刚刚还有一个陈芸筠站在我前面,一时间傻傻的木立在那儿。

  屋内唯一还能保持平静表情的当然就是冷文俊了。依旧是那副酷酷的表情冷文俊一言不发的坐在那儿。和平常相比今天的他身上少了那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寒气了。

  默不作声的冷文俊目光落到我的身上,看他凝视的样子似乎有什么东西强烈吸引着他。仿佛受到他的影响其他队员也纷纷朝我的身体看来,笑声渐渐消失,室内一阵凝重的气氛。

  被这么多大男人看着,即使是天才我也不禁浑身不自在。“喂,你们在看什么?”终于受不了这些家伙的目光,我恼火的问道。

  室内一阵沉默,没有人答理我的话,他们一个个的表情仿佛有些沉重。怎么回事?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身体,肋下、腰间青紫一片色彩斑斓――那是今天比赛中受到的伤。一觉过后淤血堆积在皮肤下面都已经显现出来呢。难怪有些疼痛。

  舒展下手臂,我不经意的笑道:“看起来有点像纹身,我这样是不是很有点古惑仔大哥的感觉?”

  “笨蛋!”陈芸筠轻轻一声,仿佛是从喉咙中哽咽出来的,美目中噙着的泪水正努力睁大眼睛不让泪水流下来。

  脸上的笑容再也无法保持下去,呆呆的看着戚然的陈芸筠,转头看看神情沉重的队友我一时间不知道做什么才好。

  周奕学长最先回复过来,走过来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阿俊……”话到嘴边似乎又吞下去了,拍拍我的肩膀,推门走出了房间。

  跟着是风浩天:“早点休息吧,阿俊!”

  粗线条的男人北野风、李盟:“老大我们回去了!”

  屋内还剩下冷文俊,这个迟钝的男人脸上一向没有什么情感的变化,从他酷酷的脸上也看不出丝毫的端隙。他也站起来了。

  拦住他,在他开口说话前抢先开口问道:“怎么回事?大家一个个都怎么啦?”

  和我对视片刻,以他一向冷冷的语气说道:“大家直到此刻才发现,一直以来带着我们获得胜利的你,背后竟然承担着这样的痛苦。懵然不知的我们兴高采烈庆祝胜利的时候,你却在这边包扎伤口!”

  “哪有这种事情,我今天不过摔了几次而已……”

  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冷文俊没有再言语,推门走了出去。

  室内留下我和陈芸筠两个人。看着低头戚然的陈芸筠我手足无措,很想找些话来说,嗫嚅半天后没有挤出一句话,最后推开门溜出了门外。

  走道内一片寂静,各个房间的门都紧缩着。灰溜溜的在门外徘徊半天,终于还是决定回房间。伸手去推门门却自动打开了。陈芸筠出现在门内,似嗔似怨的看来我一眼:“还不快进来。你前面还没有上药呢!”

  见她开口说话我如蒙大赦赶紧进门。

  时间晚饭时分了。被陈芸筠勒令躺在床上休息的我在她的看守下乖乖的在床上躺了半天。虽然躺在床上的感觉很难受,可是被陈芸筠紧张的感觉真的很好,尤其她还不时的端茶递水嘘寒问暖。

  幸福的人生啊!

  当然如果肚子不是一直“咕咕”的叫就更好了。

  “吃饭了!”在走道中一声高喊,各个房间的门同时打开,一个个人影冲出了房间。如往常一般一窝蜂的冲向了餐厅。刚刚还在担心他们是不是闭门不出的我愣了半天才醒悟过来,怪叫一声:“混蛋,我的菜给我留着!”说话时也和他们一样冲向了餐厅。

  餐厅里。

  “这是我的,别抢!”嘴里鼓鼓囊囊的我又将我最喜欢的那盘菜端到面前。李盟、北野风的筷子也真伸过来呢。开玩笑,真给他们挟上量筷子还有我的份吗?

  “不是吧,老大,你也太独食了吧?”李盟脸上痛心疾首模样的时候手中的筷子却悄悄的伸过来。

  “啪!”一筷子敲在他的手背上,“别想偷袭。这叫先下手为强!”

  李盟满脸冤枉的表情:“我才不是挟给自己,我是想给芸筠挟的。老大你不知道这是她最喜欢的菜吗?”

  紧张兮兮的看着陈芸筠,我满怀希翼的问道:“你不喜欢是吧?”

  一副苦忍的模样,陈芸筠道:“不,我喜欢!”

  咬咬牙,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模样,我将藏到背后的盘子送到陈芸筠面前:“那给你……”嘎然而止,目光落到盘子中那最大的那块哪儿去了?

  倏然转头,我左边的冷文俊筷子中正挟着那个失踪的那个大块,淡淡的一句:“这个我也喜欢!”说着便送入嘴中。

  一跃而起我紧紧的勒住他的脖子,拼命的制止他下咽,“混蛋,不准吃,快吐出来!”

  “咯咯咯……”陈芸筠终于忍不住玉容解冻放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江川的其他队员放声大笑,抱着肚皮笑得东倒西歪丝没有一点形象可言。

  餐厅内北附的球员瞠目结舌,上海的队员呆若木鸡。“那个,那个真的是程骏豪吗?那些人便是打败我们的江川队员吗?”

  一个个倍受打击的对视着:“我们就是败给这样不正经的家伙们吗?”

  宿舍内,躺在床上,我摸着圆滚滚的肚皮惬意的打着饱嗝。吃得真的好饱好开心。最开心的是大家并没有如我想像中那样一个凝重沉闷,更没有人用奇怪的眼神在我身上游离。看他们和我夺食时候的勇悍大概都已经恢复了正常。不管是究于什么样的理由我都非常欣喜。在大赛结束之前绝对不可以有任何不利的影响因素。

  靠在床头,拧开台灯,手中抓了一本书,脑中浮现出今天看台上南洋队员的声音。刘宏誉?罗旭?张展维?吴零?梁鸿?我从录像中认识的南洋主力队员,他们都来观看比赛了吗?

  四年了,我终于重新打回来了。南洋的诸位,你们是否同样期待我的回来?

  或许,明天我们就能够在球场上遇到他们。

  “咚咚!”敲门声。陈芸筠下床打开门,周奕学长出现在外面。

  在我床头坐下,周奕道:“大赛组委会刚刚发来通知,刚刚决定今年的大赛取消联合决赛的形式,改以半决赛、决赛的方式。”

  所谓联合决赛是进入四强的队伍以单循环的方式进行比赛。这还是两年前才开始使用。目的可能是为了给南洋制造一点麻烦。以往最后的决赛都由于南洋过于强大,总是精彩有余激烈不足,比赛基本上,没有什么悬念。观看南洋队员精彩表演固然赏心悦目,比起一场势均力敌胜负难料的比赛,相信观众更愿意选择后者吧。高中联赛虽然不收取门票,但大赛组织者也不愿意看到一场观众寥寥的决赛。

  而且联合决赛的形式也给其他强队相互间势均力敌的竞争增加机会。以往沦落为鸡肋的三四名之争,也因为变成冠军争夺的一部分,增添了许多精彩激烈。

  虽然联合决赛有如此多的优点,但缺点也是明显的。最强大的南洋,最受欢迎的南洋,联合决赛中观看的观众却是更少。还有什么比这更加不正常呢?

  再者如果出现三只球队战绩同为两胜一负的情况怎么办?在过去由于南洋过于强大,三战全胜基本上没有悬念,因此这种状况无虞发生。

  今年呢?南洋同样强大。究竟是什么理由让他们想到要改变规则呢?

  “我们下一场的对手是谁?”一直沉思的我忽然问道。比起追究更改规则的原因,我更关心的是和南洋的比赛。

  “铭宇队,比赛按排在明天下午。”

  是这样啊。还是要到最后才能碰到南洋吗?

  铭宇队?剩下的最后一个障碍,是一个什么样的球队呢?我在脑中搜索着有关铭宇的资料――一片空白。

  一个簿本递送到我面前,抬起头,陈芸筠。

  “这是我哥哥整理的铭宇队的比赛记录和球员资料。”簿本递给我,陈芸筠扭过头,一副淡漠的模样。

  凝视着她的背影,我张口欲言,嗫嚅半天方才挤出一句:“替我谢谢你哥哥!”

  周奕学长的脸上一副“真白痴,不可救药!”的表情。

  不可救药?我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