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飞翔篮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午夜辗转

飞翔篮球梦 八戒 5509 2004.12.16 23:23

    

  深夜,时针已经指向两点了。从来都是在躺倒床上五分钟就能入睡的冷文俊今夜却一直无法入眠。黑暗的房内一片安静,除了耳边程鲲勇轻轻的鼾声――他睡得还真是很熟啊。

  辗转反侧他还是无法睡眠,总觉得室内似乎特别的闷热,尽管他知道空调徐徐送出凉风将室温恒定在最适宜的温度。

  终于,床上的人影倏的坐起来了。掀开毛毯深深的几口深呼吸――可恶,室内真是太气闷了,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冷文俊终于找到了下床走走的理由。披上睡衣,推开门冷文俊悄悄的走出了房间。

  深深的几口呼吸,果然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啊。无意识的,冷文俊顺着走道朝前走。

  “文俊?你也睡不着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将低头踱步的冷文俊从神游中惊醒。是周弈,他的身边还有风浩天、李盟、北野风。他们正在前面的阳台上呢。

  “嗯!”轻轻的应了一声,冷文俊保持着一贯的冷淡,丝没有如一般人应和一句:你们也睡不着吗?

  北野风烦恼的揪着脑袋上的头发:“可恶,我满脑子都是刚刚录像中南洋队的比赛,怎么也无法睡着!”

  “我们也是啊!”周弈苦笑道,“只要想到那么恐怖的南洋队就是我们明天的对手,我脑袋不由一阵发麻。”

  “就是啊,那些家伙的实力真是太恐怖了。最可恶的就是老大那个混蛋,一点也不给我们鼓励,一句‘你们大家自己决定’,就将我们轰出房间。真是可恶!”李盟恨恨道。

  北野风也嘟哝着:“就是啊,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些指示,让我们知道南洋不是无懈可击吗?他可是教练耶!”

  教练?风浩天讶然北野风和李盟竟然如此理所当然的将责任推给陈俊豪。难道他们就没有意识到,阿俊同样也仅仅是个高中生吗?就算他是高中球王,他也仅仅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啊!

  不,不仅仅是他们,自己潜意识里何尝没有同样的想法?只是自己尽量避免去承认罢了。一遇到困难,便习惯的将目光投向阿俊;比赛局势一旦陷入困境,便毫不犹豫的询问阿俊是应对的策略。就是刚才,自己何尝没有同样的抱怨?

  阿俊从来没有摆出高中球王的架子,没有因为队友的球技低劣而有一次怠慢;代理教练后也从来没有使用教练的权威喝令大家做什么。可是为什么自己会认为他为大家所做的一切是理所当然的?

  风浩天为自己心中如此自私的“理所当然”一下子给震呆了。别人心中是不是和自己同样“理所当然”呢?目光从北野风、李盟身上移开,看看队长周弈,最后定格在冷文俊身上。他正出神的看着外面,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忍不住开口问道:“文俊,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呢?”

  收回了眺望远处的目光,冷文俊微微沉默了片刻以他一贯平淡的语气说道:“我在想,这卷录相带在阿俊那儿有多久了呢?南洋的实力他一定比我们看得更加清楚。可是……”说道这儿停顿下来了,他不是一个喜欢多说话的人,后面的话语不言自喻。

  “可是,我们从来没有看到他有丝毫的怯懦。”接话的是周弈,顺着自己的思路,他将冷文俊省略的话语说出来了,“明明知道在最后等待我们的是如此恐怖的球队,他还是奋不顾身的去赢得每一场比赛的胜利,带领我们为打入最后的决赛拼命努力。在比赛前他殚精竭虑的研究战术,在比赛中利用每一个机会提高球队的实力,在比赛后更是不厌其烦的为大家总结经验。为什么?”

  李盟张大嘴巴,傻傻道:“是为了明天的比赛?”

  风浩天凝重的点点头:“他从来没有放弃决赛。从回到球队的第一天他就一直在为明天的比赛做准备。”

  李盟还是很迟钝:“可是明天的对手是南洋耶,王者南洋耶,他们的实力刚刚你们也见到了啊!”

  “正是因为对手是南洋,阿俊才更不会放弃比赛!”冷冷的声音,冷文俊难得的主动反驳别人的话。

  周弈点点头,接口道:“四年前阿俊率领的江川队就是在最后的决赛中以一分之差输给了南洋,听说那还是因为裁判误判的关系。那年他也不过十二岁。”

  李盟张口结舌:“竟然有这种事情!”

  北野风给他狠狠的一记暴栗:“笨蛋,要不你以为为什么老大是高中球王呢?”

  李盟辩解道:“我只听说他十二岁拿到最佳球员的称号,没有想到他这么厉害!”

  北野风正要嘲笑他的无知,被周弈摆摆手制止了。风浩天接口道:“那之后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因为那场比赛中受的伤,他休学了四年。当时医学专家断言他十年内不能打篮球,这等于宣布了他篮球生涯的结束。可四年后他便回来了。虽然不知道他四年是怎么样过来的,可是重新回到球场上的阿俊最想战胜的对手一定是南洋。他对明天比赛的执著和信念绝对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

  周弈叹息道:“挑战南洋身边必须有坚强的队友。可是我们的实力……”

  和南洋差太多了――众人心照不宣。

  阳台上顿时一阵沉静,所有的人不约而同的失去了说话的兴趣。

  好久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开口的竟然是北野风。

  神情凝重的北野风缓缓道:“和晨光比赛的时候,老大曾经对我和李盟说过这样的话:‘心怀畏惧,化恐惧为勇气,以颤抖之身挑战强敌’,我一直以为这只是老大鼓励我们的话。现在看来,原来这是老大自己的经验!”

  李盟一副敬仰的表情:“老大就是老大,说出来的话就是有境界!”

  “笨蛋!”暴栗给李盟及时闪开了,北野风恨恨的挥舞着拳头,“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想想明天的比赛,你打算让老大一个人去和南洋对抗吗,你混蛋是不是已经放弃比赛了才这么轻松?”

  “放弃?”李盟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你少说笑了。我可是一直在思考明天的比赛战术。倒是你,睡不着的原因是不是犹豫明天要不要装病?”

  “混蛋,你少看不起人。我是因为明天的决战对手是全国第一中锋心里有些紧张。明天你抢不到篮板球的时候,可不要找我哭诉,我绝对不帮忙!”

  “切!”李盟扭过头不屑一顾的表情。

  北野风一下子爆发起来,怒道:“可恶,你是不是不相信我的话!”拳头高举向李盟追杀过去。自忖不敌的李盟自然不是傻瓜脚下蹬地躲到了冷文俊身后。北野风继续追杀,李盟继续躲避。两个人就这样围绕冷文俊展开追逐战。

  而站在最中央的冷文俊居然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一动不动的站在中央担当两人追逐闪避的道具。

  风浩天目瞪口呆的看着刚刚还是沉闷严肃的讨论,转眼间被演变成两个人的闹剧。“真是的,这两个人好像永远都是长不大!”回过神的风浩天无力的拍着自己的额头。

  周弈摇摇头,道:“不,你错了。他们心中也累积了不小的压力,他们这是在释放压力。只是,这种方法实在令人难以认同!”目光和风浩天相遇,两人同时忍不住露出微笑。

  追逐闪避的两个人终于停下来了,气喘吁吁两人同时警惕的瞪着对方。而一直一言不发的冷文俊此时却开口了。脸上一贯的冷淡,此时还多了几分认真,问道:“累了?要不要歇会儿?”

  “文俊?”北野风、李盟两个人同时瞪着冷文俊。

  “哈哈哈……”旁边观看的两个人终于忍不住爆笑出来。真不愧是冷文俊,搞笑都是这么一本正经。

  追逐的两名主角面面相觑,挠挠脑袋,也是一阵讪笑。

  最后一丝严肃的气氛也消失不见了。笑声过后众人脸上的表情都轻松了不少。

  周弈:“从看完比赛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有笑的情绪。亏得你们我的紧张消失了不少!”

  “就是啊,我第一次发现你们两个也不是一无是处,呵呵……”风浩天接口。

  老脸微红,李盟赶紧转移话题:“别策了,还是回到正题上来吧。明天的比赛怎么办,明天的对手真的很强啊。”

  北野风揶揄道:“白痴,这还要讨论吗?拼了呗。就算对手是南洋,我们也不能放弃。明天的比赛可是老大等了四年才抓到的机会!”

  “没错!”周弈赞同道,“不管怎么样我们不可以放弃比赛。南洋固然很强,可是我们也是战胜了上海一中,北附,铭宇这些强队才踏入决赛的。还有全国第一的高中生也在我们球队,要说谁能够战胜南洋那一定就是我们!”

  北野风好像一下子发现了金柜钥匙,兴奋道:“没错,对方是王者南洋,我们的老大还是高中球王呢,谁胜谁负还很难说呢!”

  周弈微微点头,转头巡视其他人发现风浩天一直皱着眉头。“浩天,你怎么说?”

  风浩天叹息一声:“阿俊确实是我们球队的支柱。可是,一直以来我们似乎将太多的负担让这个支柱承担了。我们现在该想的是,明天的比赛我们能够为阿俊分担些什么。”

  周弈露出沉思的表情,神情越来越凝重,好久方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真的是这样,除了浩天我们似乎谁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啊!”

  北野风、李盟茫然的看着神情凝重的风浩天周弈两人。表情酷酷的冷文俊也露出倾听的神色。

  周弈神色凝重,缓缓说道:“阿俊回到球队后,展现出了超高级的水准,理所当然的在比赛的时候我们信赖他依赖他。可是,情势发展到今天这种依赖已经变成非常不合理的责任推卸了。从全国大赛的第一天,球队所有的重担几乎都是阿俊担挑着。从第一场与晨光的比赛开始,球队最苦最累的事情几乎都由阿俊完成的。打晨光的时候他担任中锋,因为对手拥有全国超级中锋;对决上海一中的时候,他一个人包揽了几乎全部得分,因为我们被对手完全遏制了;遇上北附他又出现在内线大前锋位置上争抢篮板,因为北附的内线实力全国第一的强。每一场比赛,我们都将最重的负担交给阿俊去承担了。比赛胜利了,大家一起欢呼,阿俊却是由人搀扶着才能下场。我们也只有在看到阿俊满身伤痕的时候有那么片刻的内疚,待比赛开始的时候便又不由自主的将重担推给阿俊了。”

  周弈的声音缓慢而低沉,他的话语立刻激起了大家的共鸣。这些日子以来的回忆一点点的在众人脑海中重现。“满身伤痕”?众人眼前不约而同的出现陈俊豪那次脱到上衣时候“色彩斑斓”的上身。

  沉默许久,气氛一片沉闷。

  终于风浩天打破了沉默,接口道:“野风还记得自己刚才的抱怨吗‘他是教练耶’!这样的念头不只是你,我也有。一句‘他可是教练耶!’便轻松的将责任推给了阿俊。我们似乎都忘记了,虽然代理着教练的职责,虽然他是全国第一的‘高中球王’,可是阿俊也只是一个高中生,他今年也只有十六岁而已。”

  “十六岁?”石破天惊,众人一下子都懵了。

  没错,四年前老大获得最佳球员时候十二岁,四年后老大当然是十六岁,简单的数学问题吗。

  可是为什么自己都只注意到前者从来没有想到过后者?

  就连最迟钝的北野风、李盟此时脑中也不禁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沉默再一次出现,气氛凝重起来,众人的心情都一下子沉重起来。

  然而这种时候总是有家伙破坏气氛。

  “十六岁,那岂不是比我还小一岁?惨了,跟着你这个白痴叫了这么长时间的老大我亏大了!”打破沉默李盟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苦着脸煞有其事的惨呼着。

  “混蛋,现在不是在意这种事情的时候。”恼怒的北野风勒着李盟脖子捶打着他的脑袋。被勒住脖子的李盟涨得满脸通红扑腾扑腾个挣扎着。周弈、风浩天赶紧上前解救,总算在他窒息之前从北野风手臂中将他解救出来。

  弯着腰红着脸李盟不住的咳嗽着好久:“混蛋,你谋杀啊,我不过是想缓和下气氛。”

  “你这个白痴还懂得什么是缓和气氛,这么严重的时刻你竟然……”

  “是严肃吧?”李盟打断他的话语,纠正他的词语错误。

  “混蛋!”北野风挥舞着拳头又要上来,李盟赶紧躲到风浩天和周弈身后。

  风浩天、周弈呻吟一声,摸着脑袋无力的看着眼前的两个活宝。

  北野风终于还是没有能够追上李盟。论灵活程度李盟可比人高马大的北野风强多了。躲在周弈身后李盟反问道:“那你这个笨蛋告诉我,这时候我们应该干什么?”

  “当然是研究明天的比赛,想想怎么帮助老大搞定南洋队。”

  李盟作嗤之以鼻状:“就凭你这块料?老大一只手就能摆平你!”

  北野风反唇相讥:“你又比我好多少?两只手的你抢篮板都输给一只手的老大!”

  “一只手?”周弈凝重道,“也不知道阿俊的右手怎么样了,明天比赛不会有事才好啊。”

  打嘴仗的两个人立刻停下来,四目相对脸上活宝表情同时消失。

  北野风:“老大身上的伤好像也没有好啊――昨天芸筠还为他擦药水来着。”

  李盟:“我看到他的右脚好像也绑着绷带……”

  北野风:“可是明天的比赛他一定会打完全场的。上一次决赛他也是带着伤坚持到最后。可是那场比赛后他歇了四年才能够恢复过来。明天……”

  周弈打断了北野风的猜测:“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坚定的说道,“明天的比赛该是我们为阿俊分担责任的时候了。”

  李盟用力的点点头,北野风紧紧的握着拳头,风浩天紧紧的抿着嘴,缓缓的点头。

  “文俊?”周弈讶然的声音。一直一声不吭的冷文俊朝来的走道走去呢。

  径自朝前走,冷文俊冷冷的声音传来:“要回去睡觉了,明天还有一场艰苦的比赛呢!”

  看看冷文俊的背影,周弈转过身和风浩天对视一笑,两人都读懂了对方眼中的含义:果然是冷文俊作风,可最紧张阿俊、关心比赛的却是他啊!

  打着呵气,风浩天道:“不知不觉也开始有困意了,我们回去睡觉吧!”

  “走了!”周弈和风浩天也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阳台上留下两个人,面面相觑。

  “我们怎么办?”问话的是李盟。

  “回去睡觉啊,笨蛋!”

  “你睡得着吗?”

  “睡不着也得睡,这叫养精蓄锐!”

  “不错吗,学会使用成语了!”

  “混蛋敢嘲笑我,……”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