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飞翔篮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游魂附体

飞翔篮球梦 八戒 5653 2004.07.19 12:38

    白色的墙壁,柔和的灯光,强烈的福尔马林味道,床边闪烁的电子仪器,身处其间很容易就能够判断,这是一个病房。

  不错,这确实是一间病房,还是一间高级病房。

  早晨柔和的阳光透过窗户倾洒在床上的病人身上。床上的人一动不动,他睡着了吗?走近一点,睁着眼睛呢。

  床上是个小孩,头上圈着纱布,虽然面容有些苍白,但依然可以看出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孩。小孩子躺在那儿,头朝着窗外,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柔和的阳光变成中午强烈的眼光,小孩呢?还是一动不动,还是保持着这个姿势。

  护士走进来,换上吊着点滴,又轻轻的走出去。这样的情况早已经见怪不怪了,除了刚从昏迷中醒过来时候发出一阵惊骇的尖叫后,这个孩子就一直没有再说话。

  这已经是第十天了。

  小孩子该叫什么?王枫?陈俊豪?

  王枫是谁?

  王枫,出生在苏北农村,初中小学都在农村完成。中考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县城高中。高一的时候第一次碰到了篮球。同学硬拉到到篮球场上去,因为和别的班级的篮球比赛中缺少一名高大的中锋。木讷寡言的他涨红了脸,一再表明自己不会篮球,最后还是给硬推上了球场。

  第一次触摸篮球表现当然非常拙劣,但他却由此疯狂的爱上了这个运动。从此之后,篮球场上经常可以看到一身材高大的少年奔腾跳跃的身影。

  高一结束的时候,他已经是校队的成员了。

  因为太过于热衷篮球,他的功课一度下滑至全班最后几名。好在高考之前最后几个月还懂得埋头苦读,再加上体育特长的关系,他最终还是被南方一所不错的大学以特招生的名义录取了。

  大学四年,除了上课,他的时间基本上都花在了篮球上。每天,上完课,总能够看到他抱着篮球出现在球场上。四年中他为学校赢得了一次次的胜利。也曾有不少的篮球俱乐部邀请他试训,无奈起步太晚,虽然有不错的技术,但基础过于薄弱,缺乏必要的篮球意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四年中也曾有不少女孩子对这个篮球健将心生爱慕。但几次约会后,不是被他的迟钝气走,便是为他的木讷寡言所打败。于是四年的大学毕业后,他还是孤家寡人。

  带着毕业证书和简历他来到了江川,希望能够在这个城市中找到一分工作。但他的木讷寡言害得他在每一次面试结束后,都只得到一句“抱歉”。

  陈俊豪呢?他又是谁?

  陈俊豪,今年九岁,智商超过一百五的天才儿童。江川市第一中心小学的学生,每年三好学生铁定人选,各种竞赛的常胜将军,小学老师的宠儿。

  这两个人能够扯得上什么关系?

  十天前,江川市发生了一起车祸。一个高个子青年救了一个小孩自己却挂了。青年叫王枫,小孩子叫做陈俊豪,正躺在这儿。

  事情有这么简单吗?从昏迷中醒过来的孩子却发出一阵惊恐的尖叫后吓晕过去了,醒来就这样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变成小孩了。

  说得更明白一点,本来应该死去的王枫,醒过来发现自己变成小孩了。天性木讷寡言的他,面对恐惧经过一阵强烈发泄之后,习惯性选择了沉默应付眼前的一切,他需要时间来消化、接受、思索发生的一切。

  对灵魂一说从来都嗤之以鼻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一天亲自验证这一切。

  十天了,漫长的沉默和思索之后,对于目前的状况他终于有了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

  首先,王枫已经死了,报纸上连篇累赘的报道已经传遍了整个江川,甚至全国。即使自己躺在这儿,还是偶尔能够从护士的窃窃私语中听到一二。眼下的自己的状况恐怕不能对任何人说,否则不是被当成疯子,也会被当成实验老鼠送去研究。

  其次,眼下的状况并不如自己想像的一样“鸠占鹊巢、借尸还魂”,小孩的灵魂并没有消亡。虽然是毫无理由的感觉,但几乎可以非常确定。十天来,脑海中不时冒出的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睡梦中呼唤的童音都在不断的加深自己的肯定。天性正义的他或许无法接受“鸠占鹊巢”这样的事情,但在确认小孩子的意识还在后,他已经认定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守护这个身体了。

  想通了这两点之后,他开始思及自己的死亡。想到年迈的父母年幼的弟弟听到自己的死讯的悲伤不禁潸然泪下,回家看看的yu望开始在心中升腾。

  不管怎么样,要先出院才好。伸出右手,轻轻的按下床边的按钮。

  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轰!”病房的大门被推开(或者说被轰开才对)。一大群人冲进来,医生、护士、还有穿着便服的男男女女,一个个出现在他面前。

  显然被这种阵势给吓住了,瞪着众人久久没有说话。好久……

  “我饿了!”在众人注目下,终于憋出了十天来的第一句话。

  围观的人先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继而齐声欢腾:“说话了,他说话了……”

  “号外……”

  ……

  在医生的命令下,病房内的众人陆续出了房间,只留下眼前这对青年夫妇。他们是陈俊豪的父母。王枫知道他们,在来江川的几个星期已经不止一次的在报纸电视中看到有关他们的报道。江川市的明星企业家陈昂、于梦娇,夫妇二人皆是工商管理硕士,二人白手起家创立的“梦圩集团”如今已经是江川市最大的集团公司。出事的前一天,王枫也曾心怀侥幸给他们公司寄去一分求职信,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和他们产生交集。

  于梦娇看着爱儿,美目中噙着的眼泪不住的往下掉却努力不发出声音,害怕惊吓了孩子。十天来,孩子不吃不喝、不言不语作为母亲的她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如今孩子总算开始说话了,怎么能不喜极而泣呢?虽然孩子脸的神情有些陌生和惊惧,但她已经非常满足了。而且对这个情况,他们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通过脑电波异常的反应,医生推断出孩子可能会因为惊吓和头上的撞伤而出现失忆等状况。

  “孩子,记得妈妈吗?”于梦娇轻声细语问道。

  微微摇头,抱着脑袋表现得非常努力回想的样子。他虽然木讷寡言,但并不是白痴,这种情况下失忆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于梦娇美目一红,刚刚停止的眼泪又无声的向外流。陈昂轻轻的拍着妻子的肩膀,将他搂在怀中。孩子能够不死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还能够奢望些什么呢?就算失忆了,也可以从头开始。

  对于那个用自己性命换了自己儿子一名的年轻人,陈昂充满了感激,此时心中思量着该怎么报答他这份大恩。

  半个月后,痊愈的孩子出院了。虽然依然没有恢复记忆,但一般生活已然无碍。

  两个月后,江川市第一中心小学。

  操场上,孩子们都欢快的在操场上奔腾着打闹着。场边的椅子上,一个可爱的男孩木然的坐在那儿,一言不发,明亮的眸子空洞洞不知看往何方。两个星期以来,这样的情形经常可以看到,周围的孩子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有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才忍不住打量一下。

  他便是陈俊豪了,或许该说是王枫才对。从医院出来之后,他随着陈昂回家了一趟。见到父母的刹那,他有扑进父母怀中痛苦的yu望,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家中弥漫的悲切让他忍不住要说出一切,最后还是逃跑似的离开了家中。

  临走的时候,陈昂留给了父母一大笔钱,父母下半生的生活是不用担心了,而且还有弟弟代自己承欢膝下,他应该可以无忧了。可是归来后,原本说话不多的他却更加沉默了。

  回家一趟,勾起了他对自己一生的思索。生命何其短暂,死亡又来得这么突然。自己的生命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展开便划上了句号。二十几年的人生,现在回想起来是那么的庸碌平凡,几乎没有做成任何有价值的事情。仔细回忆着自己的经历,结果无奈的发现值得回忆的事情没有几件。

  失败的人生啊!

  一时间,他的情绪低沉至极。自己的人生已经结束,未来的时间自己该作些什么呢?这些日子中,他感觉到孩子沉睡的意识已经在慢慢的苏醒。等他完全苏醒的时候,就该是自己彻底消亡的时候吧。

  在这之前,自己还得守护着这个身体。可这段时间有多长呢?这段时间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呢?他茫然毫无头绪,也毫无兴趣。

  上天安排自己这样的生命,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丁铃铃!”上课了,默然的进入教室,开始索然无味的听课。

  放学了,背着书包寞然的走出校门。门口,于梦娇早已经开着汽车在那儿等待了。早已经是惊弓之鸟的她再也不放心让孩子一个人回家了。

  “我想走回去!”他对于梦娇打开的车门摇摇头。

  “也好!”于梦娇道,眼中却掩藏不住一股失落。已经两个月了,孩子对她还是像对陌生人一样。努力微笑道,“一起走回去吧,车让人来取好了。”

  沿着马路,他缓缓的跟着于梦娇,于梦娇一边小心的注意来回的车辆,一边牵着他的手细细的解说沿途的建筑物,希望能够勾起他的回忆。

  走过两个街道,转了一个弯,就要到家了,于梦娇却发现孩子停下来了。他正看着体育馆前的露天篮球场,那儿正有几个孩子正在打篮球。

  “在想什么呢?”于梦娇弯下腰轻声问道。

  沉默了一会儿,他问道:“可以给我买一个篮球吗?”

  回答当然是肯定的。于梦娇甚至是狂喜着答应的,两个月以来,这还是孩子第一次主动向她请求一件事,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孩子有了做某一件事情的兴趣。

  很快篮球买来了,同时买来的还有全套的队服和运动鞋。真难得怎么找得到九岁小孩的篮球队服。

  穿着新买来的球服和球鞋,抱着篮球,来到别墅院子中的空地上。轻轻的拍着手中的篮球,他开始运球。

  “啪!”篮球在地上弹跳一下后,远远的滚开了。怎么回事?他愣住了,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过打篮球的经验,以为自己可以和往常一样轻松的控球,但触球的刹那他却发现一点最基本的手感也没有。他的身体对篮球陌生得像今生第一次见识到篮球这个玩意儿。

  不相信,再来!“啪、啪!”这次也只运了两次。怎么回事?他根本不能掌控篮球。

  他惊呆了,一时不知所措,这样的情况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苦练的七八年的球技竟然完全消失了。

  怎么回事?

  茫然中,他伸出了自己的双手。目光落到白嫩娇小的手上,他恍然大悟:这根本不时自己的手啊,这根本不是自己的身体哩。

  篮球归根结底是一项身体运动,打篮球靠的是身体的意识而不是大脑意识。所谓的手感,其实就是身体意识。投篮的时候,运球的时候,不是依靠大脑指令做出反应,而是直接由身体意识做出反应。那些枯燥乏味的投篮训练,就是为了锤炼这种身体意识。

  对他来说,虽然保存着打篮球的一切经验,但这种经验并不能直接反应到身体上来。这个身体对篮球来说还是非常陌生的。纵使脑中充满了正确的投篮方法,但并不是能立刻正确的投篮,因为他的身体对这种投篮根本不习惯,不熟悉,没有任何身体记忆。长久不打球的人再一次摸到篮球时候都会有生疏的感觉,何况他整个换了一个身体呢?

  真是难得的经验呢!天下间恐怕能够有幸累计这种经验的恐怕只有他一个人吧。

  看来,自己所有的篮球技术都得重头开始练起。原本意兴阑珊的他突然兴致勃*来,这不是很好吗?至少以后的日子自己不会无聊了。用不着找人知道,自己不就是最好的老师吗?以后,纵使自己消亡了,球技还能够在这个身体传承下去也说不定啊!

  想着想着,他不禁高兴起来。

  自从苏醒过来后,这还是他第一次露出笑容,这落到在一边悄悄观察的于梦娇眼,她高兴得又开始抹眼泪。

  那就从最基本的运球开始吧!庭院里,踌躇满志的开始练习起来。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他的背后多了一个篮球。从此以后,从来都形同虚设的小学篮球场,开始有人真正的使用了。每天的课余时间,都能看到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在球场上“拍打篮球”的情形。

  对于一个大学毕业的人来说,认认真真的在小学的课堂上听课委实是一间可笑而又痛苦的事情。所以能逃的课,他都毫无例外的出现在球场上。不能逃的课,不是趴在桌子上睡觉就是偷偷的摆弄着手中的篮球。

  看到一个优秀的学生这样堕落,做老师痛心不已。将他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的教育一番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可教育刚开场就结束了。

  问:“为什么上课不听讲,为什么逃课!”

  非常坦白的回答:“这些简单的知识我都会了!”从小背负着天才的名声,说出这样的话并不会太夸张。

  可老师还是为之气结,从桌子上抽出一分考卷,道:“你能够做出一百分,以后这课你就可以不用上了!”

  毫不犹豫,掏出笔来,刷刷刷,十分钟,“做完了!”表情木然的递给老师。

  老师接过去,低头对答案,好久,抬起头:“你可以回去了!”

  有了这次经历后,他以后就更加“明目张胆”了,上课的时候经常不见他的人影,即使在课堂上,通常也只是看到他趴在桌子上睡觉。老师也只有吹胡子瞪眼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这样的日子还不错。他开始有点喜欢这样的生活了。然而事情总是不能如人所愿,终于有一天,当他在课堂上睡觉的时候,一觉睡到了家里,睡了三天三夜。当他伸着懒腰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只看到眼睛红肿的于梦娇,满脸憔悴的陈昂愁容满面的坐在沙发上呢。

  “怎么啦?”他疑惑的问道。

  一声问句,惊得两个人从沙发上跳起来。看到他,满脸欣喜的抓住他,不停的上下打量,不停的问道:“阿俊,阿俊,你醒了?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摇摇头,疑惑不解。

  “你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了啊?你不知道吗?”于梦娇眼睛一红,泪水开始从眼眶中溢出。三天来,江川市所有医院的诊断结果都是:孩子没事,只是在睡觉而已。三天来,自己心神不安的坐在这儿等待,唯恐自己不小心,孩子就这样永远的睡下去了。

  纵使不能把他们当做自己的父母,他还是忍不住一阵感动。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伸出右手,轻轻的替她拭去眼泪,温柔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啊!”

  于梦娇一把抱住儿子,眼泪如破堤的洪水哗哗的流下。

  原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三天后,当他再一次在学校一睡不醒,紧张的陈昂和于梦娇就再也不能坐下去了,夫妻俩放下手头的工作,带着孩子到更大的医院求医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