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飞翔篮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有客来访

飞翔篮球梦 八戒 5554 2005.09.02 05:54

    

  陈俊豪的身影在众人瞩目中消失在体育馆的大门,虽然很多女生很想追上去,但帅哥身上冰冷的气息最终让这些人打消了念头。

  走出体育馆一面扑来的北风让陈俊豪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自己内衣被汗水浸透了。北风吹来,汗水立刻变成冰凉的水滴,以陈俊豪的抗寒能力这个时候也忍不住有浑身发抖的感觉。

  陈俊豪忍不住苦笑:这就是耍帅的结果,刚刚要是脱掉外套现在就不至于了。真气在体内流动勉强抵御出寒流,跨上自行车正准备走,手机的铃声响起。看看来电,是陈筠芸。

  陈筠芸温柔的声音响起:“阿俊?排演可能要拖延到很晚,你先回去吧。完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陈俊豪能说什么吗?已经浑身发抖的他恨不得立刻回去洗个热水澡。叮嘱几句后他便挂了电话。然后自行车以几乎所能够达到的最快速度狂飚在Q大的校园的路上。

  晚上七点钟,陈筠芸的排演终于结束。背上书包,穿上大衣,竖起大衣的领子,陈筠芸走出了大楼。步行出学校大门正准备扬手打车的时候,学校门口忽然一个人叫着她的名字。

  陈筠芸转头看过去,是曾雪衣。

  曾雪衣一路小跑着跑过来,气喘吁吁的模样似乎是追了好远一段距离。喘着气,道:“我一路追过来,你的速度还真快。”

  陈筠芸讶然的看着刚刚才分手的曾雪衣,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曾雪衣大气喘定后才能继续开口说话,道:“求你一件事,千万别拒绝。你要是拒绝,我今晚可就要睡马路了!”

  “什么事啊,这么严重?”

  “你先答应再说。”

  陈筠芸凝视着曾雪衣,看她满脸焦急便不再犹豫了,道:“我答应了。究竟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着急?”

  曾雪衣喜笑颜开,搂着陈筠芸先一阵千恩万谢后才将事情说出来。原来曾雪衣由于某种原因,今晚有宿舍不能回。至于什么原因那就是她的秘密了。住在外面的宾馆里?但现在已经是月底囊中羞涩。危难之际想起陈筠芸住在外面,一路追过来总算在校门口追上。

  陈筠芸失笑到:“原来就这点小事,用得着表现得这么夸张吗?”

  曾雪衣坏笑道:“我当然得表现得夸张点,谁知道你是不是介意我打扰你的二人世界。”

  陈筠芸立刻俏脸升起红霞,低啐一声,却不敢和这个牙尖嘴利的学姐争辩。正巧一两出租车在面前停下,便拉开车门率先钻进去。曾雪衣笑嘻嘻的跟在了后面。

  出租车驶入了在一栋高楼面前停下。曾雪衣下车仰望着眼前这栋高楼,惊讶道:“你住在这里?”

  “嗯!”付过钱的陈筠芸回头转过来,出租车一溜烟的转身消失。

  “乖乖,这可是高级住宅区。在这儿租一个房间要多少钱啊!”

  陈筠芸微笑着却没有回答。进了公寓,楼下的大厅保安热情的招呼,即使是在这住着几百人的高楼中,陈筠芸和陈俊豪也是相当引人瞩目的一对。

  电梯上了三十八楼,陈筠芸掏出从书包中掏出钥匙打开房间的门。门刚刚打开一点缝隙房间内一阵欢跃的钢琴声传来。

  里面有人?曾雪衣脑海中浮现了陈俊豪的影子。

  陈筠芸彷佛知道里面的人在做什么,开门的动作轻巧了不少。房门打开,入目的是一个清雅的客厅。柔和的灯光,淡雅的装潢,整个客厅散发出高雅气息。

  但这些都没有能够吸引曾雪衣眼球。曾雪衣美丽的眼睛紧紧盯着的是客厅里的那个钢琴,钢琴前面的那个弹琴的青年!

  陈俊豪!

  套着一件白色毛衣的陈俊豪正在钢琴前面,修长无暇的手指在琴键上欢快的跳跃着,欢跃的琴声在手指尖流过。目光再向上移动,那俊美无暇的脸上此刻不见了冷漠声音的表情。专注、温柔,嘴角甚至有清晰可见的微笑。柔和的灯光照耀下,英俊无匹的陈俊豪似乎散发着光芒的天神。

  曾雪衣就这样呆呆的看着演奏钢琴的青年,她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可能忘记眼前的这一幕。她也从来没有想过只是换了一个表情,一个男人竟然可以散发出如此惊人的魅力。

  钢琴声嘎然而止,陈俊豪察觉到了房门推开转身看过来。曾雪衣在身边陈筠芸的提点下总算没有失态。

  陈筠芸介绍道:“这是曾雪衣学姐,今晚在这儿借宿一个晚上。”

  走过来的陈俊豪递过去右手:“欢迎!”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和平时在校园里看到的那冷漠的表情绝对是天壤之别。

  曾雪衣轻轻的握住陈俊豪递过来的右手,她颇为泄气的发现自己竟然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不过这种泄气很快消失在主人热情周到的招待中――

  晚饭时间,看着眼前看起来很美味的晚餐,曾红衣毫不掩饰的露出了馋涎欲滴的表情。狠狠的吞了下口水,她问道:“我可以吃了吗?”

  不得不承认,美女就是美女,即使是馋涎欲滴的表情看起来也比别人可爱。而曾雪衣这种表情更是对主人厨艺最大的赞赏。

  一直保持着彬彬有礼的主人风范的陈俊豪这个时候也忍不住是失笑,道:“当然,其实你早可以动筷子了。”

  原本颇为严肃的气氛随着陈俊豪这一声笑声而迅速缓和,陈俊豪矜持的绅士面具也似乎在这一声笑声中而迅速破裂。

  曾雪衣可没有察觉这些,她的目光完全被眼前的这盘菜吸引。天知道为什么一个看起来慧黠的美女为什么在美食面前如此没有抵抗力。她的筷子迅速伸向面前的那一盘菜中。轻轻的挟起一块放入口中,双目微合似乎在用舌头细细的感受着菜肴的每一份滋味。而与之同时她脸上的表情也在不断的变化,皱眉、迷惑、欣喜、笑容如月光破开乌云在脸上绽放。

  看着正在专注于面前美食的曾雪衣,陈俊豪开始了解为什么陈筠芸会和她成为朋友了。眼前这个女孩子一颦一笑毫不娇柔作造。美丽的大眼睛中闪动着慧黠的神色,但言语中却没有太多曲折。美丽但不矫揉,慧黠不失纯真,这样的女子确实配的上做陈筠芸的朋友。

  注视着她脸上变化的表情,陈俊豪这个厨师的心情也随着变化,当看到曾雪衣笑容绽现的时候,陈俊豪愕然发现自己竟然暗自松了一口气。

  一个高明的厨师与一个好的食客之间的关系就像伯牙与子期,那是琴师遇知音的时候的欣喜才可以比你的。美食谁都喜欢吃,但真正能够品味出其中奥妙的却不多。

  失去篮球后,做菜成了陈俊豪仅有的兴趣,而他的唯一食客就是陈筠芸。陈筠芸虽然聪慧但与美食一道似乎没有天分。无论陈俊豪做出什么才,从她口中听到的永远只有一个“好”子。究竟好在何处她却不能说出个道理来。

  而曾雪衣的出现满足了陈俊豪作为优秀厨师对一个优秀食客的需求。

  曾雪衣闭起的双目终于睁开,赞叹道:“煸出油的花肉肥而不腻,蔬菜吸收了花肉的油份后滋润而不失清爽,荤素搭配,这倒菜用来开胃下饭最好不过了。虽然是家常小菜,但恐怕一般饭店的厨师都作不出这样的味道来。”

  陈俊豪欣喜不已,问道:“你能够品味出其中的奥妙来?”

  曾雪衣傲然道:“那当然,我虽然不会做菜但轮到吃菜,我敢说Q大没有人比我更懂得吃菜。”

  “嗯?”陈俊豪投过去询问的目光。

  “我爷爷可是国宴厨师!”

  “那你有没有学会他的厨艺呢?”

  曾雪衣微微赧然道:“没有,我只是吃多了他做的菜而成了美食家!”

  “哈哈哈……”陈俊豪忍不住放声失笑,陈筠芸也莞而失笑,而曾雪衣则目瞪口呆的看着学校里那个冷漠的酷哥放声大笑的样子。

  气氛至此完全轻松起来,陈俊豪再也没有办法以冷淡的表情和曾雪衣保持足够的距离。晚餐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结束。

  陈俊豪端着碗筷去厨房洗碗,陈筠芸陪着曾雪衣坐在客厅看电视。

  曾雪衣看了看厨房门,低声悄悄的问陈筠芸:“这是不是才是你的阿俊的真正面目?”

  一丝淡淡的忧郁浮在陈筠芸眼神中浮现,她回答:“这是一年多以前阿俊的面目。不过这样的阿俊这一年多以来已经不多常见了。”

  “难道其中有什么变故?”

  陈筠芸没有回答,但脸上的表情却再清楚不过的给出了答案。曾雪衣见陈筠芸不想回答也就不再追问,尊重别人的隐私这一点她还是懂得的。

  不过她的眼珠一转,慧黠的美丽的双眸中慧黠的神色再次闪耀,道:“你的阿俊还真是体贴,有这样的男朋友难怪学校里那么多帅哥猛男追求你都不动心。”

  “这个世上除了阿俊再也没有任何男孩子值得我动心了!”陈筠芸脸上满是坚定和骄傲的神色。

  “那是,你的阿俊什么都好,钢琴也弹得那么好。”曾雪衣笑盈盈的表情突然变化,恶狠狠道,“可是你却对我说你不知道有谁会钢琴。”

  突如其来的变化却没有让陈筠芸有丝毫惊慌。事实上从两人进门看到陈俊豪弹钢琴的时候开始她就预备面对曾雪衣的质问了。叹息一声,她抬头正视着曾雪衣道:“阿俊的事情并不是我能够做主的。你也看到他在学校时候的状态,你认为那样的他会答应上台表演吗?”

  曾雪衣向厨房那边深深的看了一眼,再深深的凝视着陈筠芸道:“别低估了自己对他的影响力。如果是你去请求,我相信他会同意的!”

  陈筠芸摇头道:“阿俊决定的事情是谁也不能改变的!”

  “在学校时候,那是一个冷漠的陈俊豪。但我在他眼中看到的除了冷漠还有骄傲。这种骄傲不是来自家世、身份的傲慢,而是对自己绝对自信的表现。我不知道不知道他有怎么样的过去,但我知道陈俊豪绝对不是向他现在表现的这么平庸。这样一个骄傲的男人却能够安常守份的做饭洗碗过着一个居家男人的生活。难道你从来就没有想过这其中你的分量的吗?”

  “我?”

  “当然是你!”曾雪衣继续道,“若不是和你在一起,我绝对不相信陈俊豪这样孤傲的男人在家里也会做饭洗碗。”

  陈筠芸无言,她当然知道陈俊豪的家世,做菜或许可能,因为那是他的兴趣。但绝对没有可能洗碗也劳烦他这个大少爷。

  曾雪衣见陈筠芸的表情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继续鼓动如簧巧舌道:“很明显你的阿俊现在的情绪是很压抑的,长期这样压抑下去,绝对会产生心理疾病的。你就从来没有想过他现在这样的状况很危险吗?”

  “危险?”

  “当然,一个人的性格哪里能够那么简单改变。他现在这样就是危险的征兆。长期这样会心理扭曲的。”

  陈筠芸完全给曾雪衣说服了。她脸上的神色已经迅速由刚刚的震惊变为现在的担忧。

  陈筠芸是聪慧的,她的智商甚至甚至超过了一般所谓的天才。但关心则乱,事情一旦攸关自己恋人,她便和一般的女子没有什么两样。

  “那我现在要怎么办?”

  曾雪衣这个时候姿态一下子高起来了,端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再摆出专家的姿态,道:“很简单,让他恢复过去的生活方式。如果他过去是倍受瞩目的人物,那就重新回到众人的视线中。我猜他中学的时候一定是学校里的名人。”

  陈筠芸点点头,又摇摇头。

  “难道不是?”

  “他的名声不只是在学校!”

  “哦,那就是在你们那个地方他都是很有名气。”

  陈筠芸继续摇头:“不只如此。”

  “省里面?全国?”

  陈筠芸继续摇头。

  “该不是世界吧?难道他是世界知名的名人?”

  陈筠芸这才点头,道:“在某个行业,阿俊确实是有着世界声誉的天才。”

  曾雪衣惊讶的微张嘴巴。好久,右手拍在额头上,一副饱受惊吓的表情:“天哪,我都不知道原来我们身边竟然有一个世外高人存在。”

  “曾姐!”陈筠芸娇嗔道,“我这是和你说正经的。”

  “好,说正经的你听我的吗?”

  “听你的就是了。”

  曾雪衣敛起脸上戏谑的表情,道:“很简单,让他上台表演。”

  “上台表演,演奏钢琴?”

  “当然,这只是第一步。”

  “那后面呢?”

  曾雪衣没有回答,却朝厨房方向看过去。陈筠芸循着曾雪衣的目光看去,原来陈俊豪正从厨房出来。手中拿着水果刀和三个苹果陈俊豪走进客厅后在陈筠芸对面的坐下,见两个人不说话,问道:“我打扰你们了吗?需要我离开吗?”

  “不。我们的谈话刚刚结束。”曾雪衣一边回答一边悄悄的拉着身边陈筠芸的衣服。

  陈俊豪看到了曾雪衣的小动作只是微微一笑。拿起其中一个苹果,水果刀轻轻的靠上去,苹果在修长的手指控制下快速的旋转着,没多几秒钟陈俊豪提出一个长长的果皮,苹果已经削好。陈俊豪将削好的苹果递过去给曾雪衣。

  曾雪衣惊讶的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熟能生巧而已。”陈俊豪淡淡的回答。再拿起一个苹果,这一次曾雪衣瞪大眼睛的看着陈俊豪手中的动作。但直到陈俊豪将剩下两个苹果削完她也没有能够看出其中有什么奥妙。

  陈筠芸欲言又止的表情看在了陈俊豪眼中,“筠芸,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旁边曾雪衣鼓励的看着陈筠芸。

  “曾姐元旦晚会的节目缺少一个钢琴手,你可以帮一下忙吗?”

  那边陈俊豪还没有任何表示,曾雪衣已经在心中连声哀叹:这样的问法如果自己是陈俊豪也不会答应的。

  果然,陈俊豪毫不犹豫的回答:“不,你知道这个忙我不能帮的。”不无歉意的对坐在一边的曾雪衣道,“我不习惯那样的场合。”

  “俊!”陈筠芸温柔的声音低声响起。

  陈俊豪看过去,陈筠芸美丽的双眼正朝这边看过来,明亮的双眸光芒闪动。“俊,是我要你帮这个忙的!”

  “筠芸?”男子惊讶道。

  陈筠芸凝视着恋人,道:“我希望元旦晚会的舞台上可以看到你的演奏!”

  陈俊豪双目紧紧的凝视着恋人,彷佛要从她的双眼中证实刚刚恋人说的这句话是不是真的,或者想从恋人的眸子中看到一点点勉强的讯息。

  面对恋人的注视陈筠芸丝毫不回避,四目相对她继续坚定的说道:“我想要那些看不起我男朋友的人知道,我男朋友会他们不会的钢琴。”

  深深的凝视着眼前的少女,久久,淡淡的微笑浮现在脸上,道:“我知道了,我会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