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飞翔篮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少林禁地

飞翔篮球梦 八戒 4481 2003.10.13 23:31

    清晨、嵩山绝顶!白云袅袅,水汽弥漫,嵩山似乎笼罩在薄薄的白纱之中。朵朵白云从身边飘过,似乎伸手可及 。然而伸手去触摸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差那么一点!

  太阳从东方云海中升起,似乎还没有完全放开胸怀,由自隐藏着半边脸,从云缝中羞涩的窥视着我们这个充满生机的世界。柔和的阳光从透过云雾的包围,温柔的顷撒在嵩山的树木花丛上。沾满露水的花草树木在阳光下抚慰下一个个精深抖擞的挺直了身子,向着阳光展示着自己的优美姿态!整个嵩山笼罩在柔和安祥的氛围中!

  此时,身处嵩山绝顶的我被眼前的祥和的氛围给深深的吸引了,心神完全沉浸在对大自然的创造的奇迹中。眼睛不自觉的轻轻合上,贪婪的的吸取着清晨新鲜的空气,感受着空气在身体中的微妙的流动,我醉了!

  “阿弥陀佛!”师父的声音把我从沉醉中惊醒“时辰已到,该下去了!”

  下去?下哪儿去阿?难道是眼前这个深渊?“你说,下去?到悬崖下去?”我小心翼翼的问到!

  “禁地就在眼前,顺着这个悬崖下去,自然会到达!”师父的语气不见一丝波澜,温和的说道!

  “下面?悬崖下面?你是说我要顺着悬崖下去?”我忍不住大声的问到!

  “正是!”老师的语气依然是那么温和。

  我晕了!顺着悬崖下去,我还有活路吗!晕了晕了!顺势一倒,我连忙口吐白沫,作抽搐状!

  师父轻轻笑道:“不要装了,你今天是不会犯病的,为了今天你能够顺利到达禁地,师父特意截断留下了一股真气,以保证你今天的身体能够承受!”

  我尴尬的从地上爬起来,讪讪的说道:“开玩笑,开玩笑!”

  “你不用紧张,不是让你徒手下去,师父会顺一根绳子在你身上,把你放下去!”师父安慰我道!

  “你是说,就我一个人下去?”我紧张的问道!

  “此乃禁地,历代只有护寺尊者可以踏足,当然只有你一个人下去!”

  “我……”我无话可说了!

  “这是给你预备的物品!”师父取出一个包袱,递给我。

  “是些什么阿。干粮,水,匕首,绳索,还有这是什么,手电?少林寺竟然也用手电吗?这还有打火机阿!”我惊讶的叫到!

  师父莞而:“少林寺虽然传统,但并非排斥新生事物。你在禁地中用这些东西自然比火把火石来得方便些!准备好了吗?”

  “师父,你真的不和我下去吗!”我磨磨蹭蹭,带着乞求的语气问到!

  “不要再说了,准备下去吧!”说着师父把粗大的绳子系在我的腰上,仔细的打了个结嘱托道,“到了下面一切都要小心。记住,不管遇到任何状况,都不会有人救你,一切都要靠自己了!这些干粮足够你吃三天的,如果三天后你还不回来,师父便剪断这个绳子!回来的时候,只要拉动这个绳子,师父自然会把你拉上来!”

  “不是吧!万一我睡过头怎么办,你能不能多留几天!”我惊慌的乞求道!

  “三天,就三天!”师父斩钉截铁的说道,“三天中长老会会有人日夜守护这儿!”

  “那,三天内一定不要剪断阿!”我紧张的说道!看着师父点头答应,方才抓紧绳子,由师父缓缓的送下悬崖!

  绳子平稳的下滑,我的身子沿着悬崖慢慢的下落。身边不是有白云飘过,朦胧的白雾轻轻的围绕在我的四周。悬崖上偶尔还能见到一些奇花异草,很是好看,但是我却缺乏了刚才的那份兴致,紧张的握紧绑在腰上的身子,一刻也不敢分神!随着绳索的不断下放,我的身体不断下降,周围的阳光逐渐的变得暗淡起来。我开始有些奇怪为什么师父会选在这个时候让我进入禁地!心中开始对师父口中的禁地更增添了份好奇!

  绳索继续下降,就在周围的阳光完全消失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不再下落,此时我离地面还不知道有多远!我握住绳子一刻不敢放松,等待着师父的进一步动作。好久,绳子依然没有下降的意思,我开始明白,感情这个禁地实在悬崖中阿!

  我伸手掏出师父给我预备的手电,开始四处照射。手电的照射下,身边的悬崖没有任何引人注目的地方。除了石头就是一些奇怪的小植物,其他没有任何出奇东西。我尝试着用手电朝下面照射,黑乎乎的,似乎看不见地,就象在漆黑的夜晚朝天空照射一样,看不见尽头!照着照着,我不由的抓紧了系在身上的绳子,这要是掉下去,可不是开玩笑阿,铁定粉身碎骨!

  耐下心来,我仔细在悬崖生寻找。时间一点点过去,身边的不大的悬崖早被我摸索了个便,总也没有发现什么。就在我就要放弃的时候,忽然一缕光照耀到我的眼中,就象夜行的行人被人在后面突然拍了一下,我吓了一跳,手中的手电差点掉下去!定下心神,我仔细的朝着那边看过去!终于看出了一点隙端――那是阳光的反射!原来太阳已经升起了阿!

  我使劲的抓住绳子爬上去,终于在我头顶的地方发现了刚才反射阳光的东西。那时一快非常小的不知名金属,颜色接近于棕色,竟然没有任何的腐蚀的锈迹,也没有沾染什么灰尘。伸手触摸,竟然异常光滑。用手压了压,纹丝不动,竟然是镶嵌在悬崖中阿。我不由的兴奋起来,看来终于找到了机关入口。

  固定好身体,我仔细察看了这块金属,隐藏在石头中,非常不注目。手电的照射下,竟然不能反射出光芒,只有当照射的角度达到一个特定的位置是,才会出现反射!晕,这是什么动动阿,这么神奇!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师父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进入禁地,原来全是这块金属决定的阿!

  仔细扒开金属旁边的泥土,清理干净之后,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孔,只是很小,要说这是入口,那我必须和甲虫一样大小才能够进去。看样子应该上钥匙空才对阿!师父有给我钥匙吗?

  我翻开师父给我的包袱,没有发现,最后我的目光落到了那个古朴的匕首上,会不会这就是钥匙呢?我仔细看了看匕首,样式非常奇怪,拔出銷,竟然锋利异常。我心神一动把匕首插进悬崖上的孔中,使劲一压,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传来,悬崖上的“石头”竟然从两边分开出现了一个门状的通道!

  我找到入口了!

  抓这绳索,吃力的爬上去。通道中黑乎乎的,其中空气竟然非常干爽,感觉不到丝毫的气闷。固定好绳索,我提着手电,小心翼翼的往里面探去!手电的照射范围内可以清晰的看出这是一个偌大的石室几乎一个普通的会议室那么大。地上铺设的石头似乎是整块的石头被削平的结果!周围的石壁也有刀削斧刻的痕迹。整个石室竟然是被人在山壁上硬生生凿开的!我不禁咋舌,要在这悬崖峭壁上拓开这么大一石室,该要费多大力气阿。而且能够设计出如此隐秘的入口,真可以称得上鬼斧神工!

  仔细查看了室内的情况,我确信没有毒虫之类的危险,方才放下心来!这时候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冲破了云层的封锁,照射入了石室中。室内登时亮堂起来。关掉了手电,开始打量起这个少林寺传承了一千两百多年的少林禁地!

  古朴陈旧,简陋粗犷是我对这个石室的第一影响。本以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的密室,多少应该有一点神秘之处吗,但是我完全失望了!整个石室非常简单,类似于陕北黄土高原的土窑,整个石室拱形顶面,粗糙的石壁,平整的地面,没有丝毫装饰。室内也没有神奇的机关暗道,没有富足的传奇宝藏,没有神秘的神兵利器,没有我想象中的一切。唯一值得注意的似乎就是室内深处有一个勉强可以称作“卧榻”的石台,上面安放着一个小小的箱子,只比普通的装鞋的盒子稍大一点。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

  我耍开手中的包袱,快步奔向石台。

  凝视着眼前这个的箱子,古朴陈旧是它的第一特征。箱子没有上锁,只是紧紧的闭合着!我忍不住紧张起来,最后的希望就在其中了!伸出的双手也不禁微微颤抖。长吸一口气,定下心神,闭上眼睛。轻轻的打开箱子。

  再次平缓了紧张的情绪,我小心的睁开双眼。箱子中的东西映入眼帘:一只锦盒、一本黄色的书!

  小心翼翼的伸手取出那本书,不敢有丝毫的粗率,生怕一个不下心就会弄坏它!

  书只有薄薄的几张纸,入手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不是我想象中的纸质的,触手竟然给我一种金属般的冰凉,重量也比一般的书重了太多,仔细打量着,其中纸张竟然是一层薄薄的金箔!我确信是是金箔制成的,因为入手的感觉清楚的告诉我,这本书书多么的沉重,也只有金箔制成的,才能保证一千多年不坏!

  抑制住激动的心情,我轻轻的翻开书页,一看之下,不禁傻眼了――我不认识!书中都是些非常古老的文字,虽然我能够确信是中文,却几乎一个不认识。我晕了!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我脑袋一下懵懂了,耳边似乎有千百只蜜蜂在嗡嗡作响。好久才挤出一个苦涩的笑容,伸手继续翻页。当翻倒最后一页的时候,事情似乎有了转机――最后一页是张图!嘿嘿,事情还不是太糟阿!图上画着一个人盘膝而坐,头顶着一个奇快的东西。双目紧闭,作打坐吐纳状。什么意思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放下手中的金书,我伸手取出箱子中剩下的一个盒子,打开。盒子中有一个奇怪的东西,拳头大小,形状像不规则的石头。伸手取出,触手竟然又一丝温暖的感觉。非常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一股能量透体流入我的经脉,我因为刚才情绪大起大落而有点紊乱的真气也一下子平缓下来!这是什么东西呢?

  我心神忽然一动,取出那本金书,翻开最后一页,比照这那张图,这赫然是图中顶在人头顶的东西阿!我心神豁然开朗,就算是白痴也应该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盘膝而坐,将手中的东东小心的照着图中的样子放在头顶百汇穴,安捺住紧张兴奋的心情,慢慢的进入了无欲无求,古井不波的状态,小心的调动体内的真气,缓缓的运行。这还是我受伤以来第一次真正的运行真气。当真气通过破裂的经脉时候,那种身体被撕裂的疼痛差点没有让我晕过去!咬紧牙关,我拼命的维持着真气的运行。当真气勉强运行到百汇穴时,我差不多痛得要叫出来。就在这时,头顶百汇穴忽然产生一股温暖的气流流入经脉,一下子冲散了微弱的真气,迅速占领了经脉,并且顺着真气运行的路线迅速的一路冲下去。这股气流比刚才的运行的真气来得强烈太多了,似乎还有不住壮大的势态,热流前锋经过的经脉,破损的经脉迅速的修复。当热流在经脉中完成一个循环时候,困扰我半年的破损经脉便被完全的修补好了。在我还没有来得及高兴的时候,头顶百汇穴迅速注入了第二道热流,连同刚才的那股热流,开始第二次循环。

  两股热流合在一起,经脉迅速的被撑大,直至破裂,比刚才更加强烈百倍的痛苦强烈的冲击着我的神经。极度痛苦之下我忍不住的痛苦尖叫。破损的经脉片刻间便被后面的热流修复,然而痛苦却不会立刻消失。热流每经过百汇穴,便壮大一次,全身的经脉便撑裂一次,痛苦便增大一次,热流不住的循环壮大,痛苦也在不住的增大!

  强烈的痛苦冲击下,我却保持着出奇的清醒,连昏迷也做不到!一遍遍的痛苦冲击下,我的惨叫声也越来越大,一次次的撑破修复中,我的经脉迅速的增大,体内容纳的热流也越来越多,就在我以为我快要疯掉的时候,终于热流不再增加,开始在经脉中平稳的运行着,当经脉被完全修复固化之后,热流缓缓的退出了体内,再也忍不住的我瘫软下来,晕倒在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