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虎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山野之人,不掩斗志

虎君 当年离歌 2255 2019.01.12 00:07

  年轻的公子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说完这两个字后便不再开口,站在旁边似乎仅仅是一名看客。

  但他的出现却让赵府门廊内的气氛瞬间一滞。

  少爷?

  赵府的少爷……那个人们传言中颇有城府的赵曲玉?

  秦隐眨了眨眼,视线却是没有移动分毫。

  这种心态,以他的前世阅历来看,再熟悉不过。

  猫戏老鼠的语气。

  想看乐子吗?

  呵。

  世家公子城府最多,还真让他碰到一个。

  “公子发话,你的两条腿暂时保住,不过……接下来皮肉之苦是少不了。”

  大管家赵忠话音刚落,后背一条绷紧的大筋如弓弦炸响,脚下连踏三步。

  每一步落下,都见门廊方砖上腾起尺高的烟尘与水雾!

  这一刻,赵忠的威势远超以往。

  手臂拉长,在空气中带出一道残影。

  右手如鞭。

  似一头山中猿王猛攻而来。

  这才是真正的黄阶功法,《白猿拳经》——第三式,大猿扑!

  轰!

  这一拳速度超出之前任何一招。

  仅看一眼,秦隐便知道不可力敌,曲臂护面。

  一刹那,如巨石冲面。

  巨大的压迫感从四面八方袭向全身,避无可避!

  一声闷哼。

  秦隐整个人被这一拳直接打出门廊。

  整整一丈远!

  双脚落地。

  那噼啪的大雨如一张大幕浇灌在身,视野里瞬间的一片水汽。

  风声再起!

  只见落在门廊边缘的赵忠脚尖点地,整个人几乎没有停顿的再度弹起,身躯超过了双臂先行冲入雨幕。

  而后那摆在后方的双臂,猛地击出。

  雨幕击碎。

  秦隐双臂十字交固身前,瞳孔一缩,瞬间就感觉到再度增长五成的巨力袭于双臂。

  甚至肉眼可见那些气流混杂着雨滴被压爆扩散成雾!

  全身激荡,痛感还没来得及传递,整个人再度倒飞两米。

  咔!

  落地沉重,秦隐稳住了身躯,却是生生踩碎了一块地砖。

  然而,这才真正拉开赵忠狂攻的序幕。

  只见赵府的大管家在雨中双臂交替,生生炸响。

  少年被从门廊外直接打到大路另一侧!

  “抡臂求力,两臂似鞭,无影无形,飘忽不定。”

  “一旦发力如晴空炸雷,力达击点,力发万钧。这白猿拳经,赵忠练的好。”

  赵曲玉面白如玉,望向雨中,神色淡然。

  ……

  咚!

  秦隐后背重重撞到石墙上。

  交手三十回合,被轰中整整三十次!

  如果脱掉上衣,一定能看到遍布全身的拳印。

  再细看的话,甚至能看到那拳印所布之处,红中带紫。

  少年胸膛之中气血剧烈翻滚,嘴角溢出鲜血。

  “跪下,向少爷磕响头三十,我饶你一命。”

  赵忠负手站在秦隐身前,眼神森冷。

  这个小子身中数十拳,竟然还没倒下。

  宁可靠在那石墙上,也不倒下!

  是个材料。

  不过仅此而已了。

  只要少爷发话,他立刻就能格杀秦隐。

  没有灵力的小子,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隐儿!!”

  原本苦苦求情的秦赵氏,看到这一幕,状若疯癫,拖着一条瘸腿竟是要冲入雨中。

  但赵曲玉淡淡扬了扬手,“看住她。”

  秦赵氏被旁边的家丁死死按住。

  只是那名看着比妇人强壮数倍的家丁竟险些被撞开。

  “不要伤害我儿!”

  “隐儿,你快跑啊!”

  秦赵氏这一刻,真的发疯了。

  但是——

  “呸!”

  一口带血的唾沫被吐到雨地里。

  头颅低垂。

  “嘿。”

  嘴角咧起一个轻轻的弧度。

  秦隐目光中透出凶厉,脸上刚泛起的潮红竟是被瞬间强行压下!

  而后——

  少年在数道目光的注视中缓缓抬起头。

  雨幕遮住了他的脸庞,却挡不住那一字一句,如刀捅出的话。

  “要么你死,要么我亡……让老子跪,我问你算哪条葱。”

  那双平静的眼睛,冷冽淡漠如冰。

  肺部深吸一口气,周身骨骼缓缓拉开。

  弓背,十指握拳。

  这一刻,秦隐身上腾起惊人的战意!!

  赵忠回首,看向赵曲玉。

  公子面无表情。

  不知是默许,还是否认。

  但赵忠的脸上却浮起戾意。

  秦隐仿佛没有看见一般,右臂划出一个浅浅的弧度,拳头置于腰间。

  金刚八势·撑锤!

  八极拳意,其力最刚。

  当这个起手式摆出后,少年如一头终于露出獠牙的猛虎。

  赵忠的眼神中闪过嘲弄。

  花架子!

  白猿拳经,第十四式——通背!

  双臂一个快速的后曲,然后如两条大钢锥闪电般刺出!

  秦隐浑身汗毛都立起,瞳孔瞬时缩如针尖。

  身躯一矮,双脚蹬地。

  这一刻劲到头发,动如绷弓。

  少年脚下水雾崩散。

  秦隐竟然不退反进!!

  熊蹲!

  沉肩挤靠。

  玄宗健体拳习练的青牛劲流动全身,力气被尽数集中到右肩。

  这一刻,秦隐只感觉全身筋骨震颤,脑海里竟隐隐浮现涛声。

  当习武修行内家拳到一定程度,丹田高速密集震颤时便会产生一种生理反应。

  那就是……

  虎豹雷音!

  生死之下,竟然赢得临界突破。

  砰!

  秦隐躲过左侧重拳,却恰好撞上右侧那袭来的重拳。

  骨……裂……

  剧痛!

  但秦隐这一刻却连半声都没发出,借势一矮,再跺脚。

  轰。

  秦隐如投石车掷出的火石,轰然撞入赵忠怀中。

  落步间,脚套插封根!

  完好的左肩,如牛角昂起,轰然一撞。

  雨幕挤压成雾。

  赵忠眼睛瞪圆,面上密布潮红。

  贴——身——靠!

  靠桩,桩折!

  靠山,山穿!

  动如绷弓,发若炸雷。

  这一击,秦隐把八极拳的刚猛暴烈,展现的淋漓尽致。

  但是,他知道,这还不够。

  因为——

  对方是修行者!

  所以,他在等下一招,被彻底激怒后的真正杀招!

  “那我就打死你!”

  赵忠张口怒吼,齿缝中依然布满鲜血。

  膝顶。

  这含怒一击,直接让秦隐横飞两丈远,视野一片模糊。

  那是对手的攻击已经远远超出身体抵抗上限的警示。

  秦隐如破布袋般再度撞在石墙上,像一张山水画。

  “打人如挂画,赵忠练的果真……不好!”

  赵曲玉的点评骤停,目光第一次出现惊咤。

  和他声音同步出现的还有另一道黑影,一道从赵曲玉身后闪电般冲出的影子!

  因为,在他的视线里,那名几乎被打残的少年。

  却在赵忠剧痛下暴怒一拳砸来的瞬间,竟猛地侧身弹开。

  这一拳穿墙而过。

  而秦隐,在闪到旁边的一方石墩上后,力灌双腿,以超越以往任何时刻的速度——

  高高跃起!

  他满口鲜血,目光如兽,双臂带着上身后仰至极限,定格在半空的身影如一张彻底拉满的大弓。

  而在弓稍顶端,秦隐抡起的左手之中,一柄寒光乍起的匕刃,带着一道惊艳到令人窒息的弧线——

  撕裂雨幕。

  山野之人,不掩斗志。

  蓄势……

  只为腾空一刹那!

  “死!!”

  惊雷炸响。

  手起,刀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