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惊魂截图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橙斗 3339 2021.07.18 14:12

  “为什么后面又要约她出来。”

  “我不知道……当时的我真的不知道,荆律师你懂吗?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她是怎么选择的,如果这是她心甘情愿的交易呢?我去阻止了,不仅尴尬还坏事你知道吗?但我想到她说的鱼死网破四个字,我心里有存着一丝希望,我在屋里犹豫了半天,我还发了火砸了东西,最后我还是想把她约出来,把话说清楚,如果她是被迫的,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会去找回公道,可如果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也……祝他前程似锦。”

  荆岑听到这里却忍不住哼了一声。

  “苏岱林,什么前程似锦的选择是非此即彼的?强权之下,此为死,彼也为死,不过是死法不一样罢了。易晓棠一个才成年的姑娘,没有背景没有资源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却有着出众的外形,如果是简单的威胁也就罢了,可是你既然知道那人是她的老板,你还听到她说了鱼死网破,可你还是不相信她,说到底,你从心底里认定了她肯定会做出这种卖身求荣的选择对吗?”

  “不!我没有!”

  “我给你看个东西吧。”荆岑打开手机相册,起身递了过去。

  苏岱林一开始还奇怪手机上这几张疑似医院的单据是什么意思,等看到后面的签字后,眼睛蓦然睁大了。

  荆岑有些冷漠的说,“易晓棠的母亲从去年就得了这个病,一直等着肾源。”

  苏岱林一张一张翻着,脸色都青了起来,“她为什么不告诉我?是钱的问题吗?”

  这些资料还是唐路行的助理发过来的。

  荆岑继续解释:“你是不是奇怪如果只是医药费的问题你也可以援手?没那么简单,你看看那个肾源,易妈妈做过很多测试,只有这唯一一个肾源才匹配,而这个肾源所在的医院是哪家的你看到了吗?”

  “实际上易晓棠这几年没少赚钱,平面模特或者商演她都来者不拒,就是为了赚钱给妈妈治病,可是钱赚够了,这换肾不光是钱的问题。”

  “唐路征随便一句话,她就没有选择。”

  苏岱林终于崩溃了,他低声悲吼:“我TM是个畜生,为什么还要让我出来,让我去死去赎罪,现在我想看一眼她都不行。”

  被保释的嫌疑人不能接近被害人。

  “想得美,易晓棠的妈妈还在医院躺着,手术是做了,可家里亲戚还不敢告诉她女儿的事情,只是说去外地拍戏不能回来,易晓棠生死未卜,真凶逍遥法外,你如果就像鹌鹑一样躲着,那我真是想替易晓棠换眼睛了。”

  “因为看上这样的你是她太瞎了。”

  “那我现在能做什么?”

  “告诉我后面你约她之后的事,你的手机为什么不见了。”

  苏岱林回忆着:“我用微信发了条信息,我不想在那栋楼里说,就约她八点钟到拾步亭见面,还让她把水晶球带上,因为……各种原因吧。可是她一直没来,我等到9点钟就回来了。”

  荆岑:“你一个人在那里等?”

  苏岱林:“当然是一个人……哦,也不是,中间我遇到了姜云,而且……有些不愉快。”

  荆岑:“就在拾步亭遇到的?她一个人?”

  苏岱林:“嗯,现在我也觉得有点奇怪,拾步亭有点远,要爬梯子,平时也没几个女生愿意去,但是我那天去的时候,她就已经在那里了,好像专门等我一样。”

  荆岑:“是什么不愉快?你们从遇见到分开,你把详细过程讲讲。”

  苏岱林:“我刚到拾步亭就看到了她,我有些惊讶,也有点尴尬……毕竟,我想跟晓棠在那里说一些事,所以我当时只是心不在焉的和她打了招呼,含蓄的告诉她我另外约了人。因为……我跟她以前的关系,想必荆律师已经调查过了,她因为那件事一直觉得有愧,就有些感情放在我身上,但我一直都觉得那是搭档之间的情谊,她没想明白罢了,只是那天她情绪很激动,还拐弯抹角的说易晓棠卖身求荣,我本来就心情低落,就跟她吵了起来,争吵中她就说要打电话给易晓棠,问问她到底对我有几分真心,她可能没有易晓棠的练习方式,就过来抢我的手机,我深怕别人落实了她这种事,一荒,就把手机丢了出去。然后两个人就不欢而散了。”

  荆岑:“所以你后面没去找手机?”

  苏岱林:“我怕晓棠过来,所以一直等着。等到九点左右,都没看到她,我以为……我知道了她的选择,当时我心里绝望,却……”

  荆岑:“却也松了口气?”一定是想既然她是这种女孩,当时我没上楼打扰她,也是一种成全吧。

  可荆岑没有那么温情,她从包里拿出一沓照片,彻底的击溃了苏岱林的防线。

  照片上赫然是一个手机和几张微信聊天截图!

  苏岱林双手颤抖的拿着图片,他唇色苍白,眼球外突,死死的盯着最后一张微信聊天截图。

  19:35

  山林岱岱:八点钟,在拾步亭,我有些话想给你说。

  山林岱岱:我知道你没回家,有些事当面说比较好。

  19:45

  棠宝宝:好。

  19:50

  山林岱岱:我马上就到拾步亭了,等你。

  棠宝宝:等我20分钟。

  20:09

  山林岱岱:剧组临时有事叫我,你直接打车到影视城九零馆,在锅炉馆等我。

  苏岱林看到这里喃喃出声:“不,最后一句话不是我发的,是谁拿了我的手机?”

  荆岑没有卖关子:“姜云告诉我了,是她发的。她说跟你不欢而散后,她心里愧疚,就去找你的手机,她大概知道你丢到了哪个方向,所以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手机丢到了泥土地上,一点没坏,她竟然还知道你的手机密码,然后她出于戏弄的心理,就发了这条信息。”

  苏岱林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他怔忪了片刻,“姜云为什么要这样,易晓棠……是不是她伤的?”

  荆岑摇头,“不,她发完微信就带着你的手机回了酒店,之后的两个小时,有很多人能作证她一直在酒店。她有很明确的不在场证明。”

  苏岱林:“所以晓棠是在剧组那边被害的,凶手伤了她以后把她运到了拾步亭。”

  荆岑:“凶手一定是知道你约了她,或者看到了她的手机微信,所以为了陷害你,把她运了过来。”

  苏岱林:“所以凶手一定是熟人,要不知道我们的关系,要不就是知道易晓棠的手机密码。”

  荆岑:“知不知道你们的关系不一定,但知道易晓棠的手机密码,因为易晓棠的手机作为物证被公安扣留,我去翻过案卷,截图上并没有最后一句话。”

  荆岑:“显然,最后一句话被凶手删除了。”

  苏岱林:“可微信聊天记录只能单方面删除,凶手就不怕警方找到我的手机,发现两边不符,更容易引得警方调查剧场那边。”

  荆岑沉吟道:“所以除了姜云,还有谁知道你手机丢了呢?而且是在一个小时之内。”

  苏岱林回忆着:“我九点十五回了酒店,遇到隔壁的方季,方季说蓝心在八点50的时候打电话过来给他,问他我在不在酒店,打我的手机一直关机,让方季转达一下,如果我回来,让我去一趟剧组,有个镜头需要我出镜。”

  荆岑皱眉,“方季?”

  苏岱林:“对,我还用他的手机打了电话,告诉蓝心,我手机丢了,蓝心就告诉我说不用去了,导演临时解决了。”

  听完苏岱林的叙述,荆岑却感觉跟自己之前推测的方向相差不大,但牵扯的人气却越来越多,案子背后的谜团也越爱越大。

  荆岑让苏岱林在家好好呆着,哪里也不要去,她婉拒了苏家的晚饭招待,叫了个车离开了苏家。

  荆岑看着车窗外面迅速倒退的风景以及满街飘散的梨花,拿出手机,翻到了唐路行的号码,手却迟迟按不下去。

  她站在谜团外,看不清他的身形,却能感觉到他眉宇间的沉郁,她不敢轻易靠近,却又忍不住想靠近。

  她想起几年前,范遇行问的话:“为什么想当律师?”

  那一天的加拿大有冬日暖阳,前一天才赢得一场最佳辩手的她约他去滑雪,站在雪山之巅,他问她为什么想当律师。

  她拉着他的手,说:“我们来一场比赛再说!go! Fly!”

  疾风回旋,两个少年身影如剑,直入雪山云海,阳光突破迷雾,追随着他们的身影,向着自由畅快飞去。

  一处关卡,少女腾空而起,她张开双臂,对稍稍落后的男孩说:范遇行!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要到终点的时候,她放缓了速度,向后面伸出了左手,顷刻间手就被一直略显潮湿却温暖的手紧紧牵住。

  他们一起到了终点。

  两个人气喘吁吁,他给她解帽子锁扣,她笑吟吟的看着他,“***的诗,我最喜欢这句,知道为什么吗”

  范遇行浅浅笑开,浅金色琉璃瞳孔亮得不行,他指着半山的滑雪道说:“像这个滑雪场,因为有安全的措施和防护,有严密的规划和规则,再加上齐全的护具和技巧,才能畅快自由的滑雪是吗?”

  “bingo!我就知道你懂!”

  她继续说道:“范遇行你知道吗?如果是乱世,我就做将军,手中的刀是争取自由的利刃,现在华夏盛世,我要做律师,用法律捍卫每一个当事人的权利自由,跟着正道的光,鹰飞鱼游,花开雨落,万物自在行其道,众生自由爱所爱。”

  他说:“嗯,会的。”

  千山层雪,少年的豪言壮语在山间回荡。

  荆岑最终还是按下了拨话键。

  “喂,荆律师?你好。”很快被接起,温润低沉的声音响起。

  “唐总?谢谢你让助理发过来的资料,想给你证实一个事情,案发当晚,你是否有调整过角色拍摄,让苏岱林晚上九点去片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