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号女主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橙斗 3397 2021.07.18 12:01

  这句话一出口,荆岑感觉落在身上有如实质的几道目光更明显了,简直快要射穿她的头了。

  荆岑猜这个‘玲玲’是一个角色名,应该就是易晓棠饰演的角色。

  荆岑心里纳闷无比,她一个执业几年的律师,刑事民事都有厮杀过的实绩,怎么她就没有点律政俏佳人的味道吗?看起来这么像一个迫不及待要来跟他们争流量的小演员?

  唐路行终于开口了,“这是苏岱林的代理律师,来查证一些证据的。”

  此话一出,现场安静了一秒钟,如芒刺一样的目光少了许多,换来的大部分是好奇的眼神。

  荆岑却职业警觉性的在这些目光里捕捉到了两道超乎寻常的好奇。

  其中一道就是刚刚那个红裙女孩。

  唐路行正顺着她的目光介绍,“这是我们剧组的女主饰演者,张伊伊。”

  接着他又伸手介绍另一个看起来柔弱纤细的女生道:“蓝心”,荆岑按着顺序,猜测这应该是女三号。

  其他没有番位的女孩,他快速带过,荆岑也没有太在意。因为她知道和女二号易晓棠住得最近的就是女一号和女三号。

  想来演艺圈就是这样,以名气流量论待遇,番位越靠前,待遇就越好,所以这三个能分单间住也是有原因的。

  等介绍男演员的时候,倒是让她惊讶了一把,在场没有男主角,因为唐路行既导又演,当然是演男一号。

  “律师姐姐,你从京城过来的吗?老乡哟!”男二号是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俊俏小少爷,估计是来混名气的,听到唐路行介绍她的律所名称后,可能是记起了大名鼎鼎的净坤在京城,于是套起近乎来,“姐姐加个微信呗,回京城可以约烤鸭。”

  除了范遇行这个死角,荆岑向来是个玲珑人,当然不可能当面给人难堪,所以她适当的和对方聊了两句加上了微信。

  屏幕扫一扫的瞬间,她好像觑到唐路行看着这边眉头皱了皱,夹着低沉的语气说:“让你们原地待命不是让你们聊天玩手机,台词都背熟了吗?方季?”

  男二号小少爷方季闻言哆嗦了一下,“哎,唐总,就来,”看得出他有些怕唐路行,可饶是这样,还是不要命的把荆岑的微信加了才收起手机,临转身还对着荆岑眨了眨左眼。

  荆岑忍俊不禁。

  唐路行瞧见她舒展熠熠的面容,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

  唐路行又给她介绍剧组其他几个重要的摄影师和工作人员,大家听说她是来调查的律师,都还挺友好,没有那种见到嫌疑人律师的抗拒感。

  看来苏岱林在剧组的人缘还不错,至少大家都是一副不太相信他就是凶手的样子。

  走了一圈下来,荆岑口渴得不行,待两人在一个小型休息室落座,正准备讨口水喝,就看到一个场务端着个盘子过来,盘子里有些精致的小蛋糕,还有几种饮料。

  “唐总,您点的下午茶。”

  唐路行招呼她,“不知道荆律师喜欢什么,随便点的,将就吃一点?”

  荆岑看着面前各色果汁丝绒小蛋糕,不动声色的挑了橙汁和樱桃蛋糕吃起来,唐路行却只是让场务给他泡了杯咖啡,在旁边有些漫不经心的看着她小口小口的吃着蛋糕。

  荆岑眼睛看着蛋糕,心里却有些狐疑,她怀疑是不是抓到了狐狸的尾巴,否则一个陌生人怎么可能知道她喜欢喝橙汁喜欢吃樱桃丝绒小蛋糕。

  还故作掩饰的搞了一大堆同类来混淆。

  唐路行看着荆岑眼里怀疑的目光,微微偏开头咳嗽了两声。

  “荆律师现在有需要向哪位演员问询吗?”

  荆岑正吃着最后一小口,听他开口,下意识的伸舌头舔干净了小勺子上的残留甜蜜,才抬眼看过来。

  这一抬眼,就看到唐路行眸色暗沉,愣愣的盯着她看。

  轰!她的脸刹那红透了。

  “额……先问问住苏岱林隔壁的男生,叫方季?”

  唐路行听到她第一个就提出问询方季,嘴角又抿成了一条直线。

  他吩咐下去,“把方季叫过来。”

  方季过来看到是她,笑逐颜开的打招呼,还毫不客气问她是否可以拿盘子里的饮料喝。

  荆岑觉得这个男孩还挺好玩,再想到需要放松的气氛,更好的让他回忆,就跟他说笑起来。

  “姐姐你要问什么?弟弟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方季拍着胸脯豪言。

  唐路行在旁边冷着脸,“别叫人姐,说不定你比她大!”

  荆岑闻言,眼中笑意更明显,其实范遇行比她要小几个月,少年时代,她总是威胁他让叫姐姐,他当然不可能就范,每次逗他都是默不作声或者嗤之以鼻。

  唯有一次,她什么都没做,只听得他荆岑、阿荆、小山乱叫一通,中间竟然还夹杂了一声姐姐,只是别人叫来亲切日常的“姐姐”两个字,从他微弱低沉的喉咙里传出来,她脑海里顷刻间炸出了烟花,心里却软得不像话,那情意从肺腑深处向四肢百骸扩散,连头发丝到脚趾头都卷曲颤栗起来。

  可现在听方季姐姐长姐姐短,她却毫无波动了。

  方季还是有些怕唐路行的,听他这么说,就不敢造次了,规矩的坐着等她问话。

  “4月12号,就是易晓棠出事那天,你就住在苏岱林的隔壁,我去酒店看过,酒店低层公寓的隔音效果一般,当天下午5点钟左右,你有听到他的房间有什么声音吗?”

  “有啊,我不仅听到了,我还看到了。”

  “看到了?看到什么了?”荆岑有些惊讶。

  “他们两一起进房间的时候,我正好也是回房,两个人看起来可黏糊了。”

  “他们两个的恋爱关系你们都知道?”

  “哈,谁不知道呢,私下是公开的事了,毕竟就这么几个人,他们再遮掩也没用,再说易晓棠……荆律师你看过照片了吧,长得确实是非常漂亮的,圈子里盯着的人多呢,有什么风吹草动都知道,更别说有了喜欢的男生。”

  “这么说来,他们是情侣关系,易晓棠喜欢苏岱林的事情算是众所周知的,那你应该听说过案件,指控苏岱林是强奸罪和故意杀人未遂罪,你怎么看。”

  方季露出困惑的表情,“这故意杀人我不敢断定,可我当时听到强奸罪也回不过脑,他们两是情侣,还都是成年人了,这干柴烈火的在一起,必定是你情我愿的,就算女孩子矜持点,但这不是早晚的事情嘛,岱林也不是急色的人,不至于闹到强奸的地步啊……”

  “嗯嗯,谢谢你的告知,如果需要你出庭作证,证明他们是你们知道的情侣关系,你愿意吗?”

  “可以啊,我相信大家都愿意的。”

  “那你再回忆一下,后面你听到过什么吗?”

  “后面?后面我就去打游戏了,还真的没注意…”说道这里,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脸暧昧的说道:“啊,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天6点过苏岱林突然跑来我房间,我跟他关系还可以嘛,他就问我要是和女孩子那个那个了,没有防范措施,在哪个时间段才不容易怀孕……我给他说……”

  方季小小年纪,说起情事来一点都不害臊,倒是把荆岑闹得有点脸红。

  突然,他的话被唐路行冷声打断,“行了,废话真多。”

  荆岑投去感激的一瞥。

  “我还没说完呢……”方季小声抗议道。

  荆岑没想到能在他这里发现这么多,心想警方的工作真够糙的,在作案动机上完全没有深挖,只一个“见色起意,激情杀人”就完事了,连人家是众人皆知的小情侣这层关系都没去了解过。

  她忙安抚道:“没事,您说。”

  “晚上大概8点钟左右吧,我听到他在房间砸东西。”

  “砸东西?你怎么知道他是是在砸东西而不是不小心摔坏了什么?还有时间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

  “时间?因为我墙上有一个钟啊!不小心?也不会把杯子装饰品什么的一股脑往我这边墙上砸啊!我当时还以为他们两吵架了,特意去敲门,他开门后我还进去逛了一圈,我说‘哥们,这酒店的东西砸坏可是要赔的,而且要懂得怜香惜玉,不要吓到晓棠了嘛。’”

  方季继续道:“谁知道我进去逛了一圈也没见到人,洗手间是玻璃透明的,没拉百叶窗,也没看到里面有人。这时岱林也语气很冷的说易晓棠早就走了。我还问了他为什么心情不好,他没说话,一直沉着个脸,我一看这样子,就不想多管闲事了。”

  荆岑在方季这里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她大概在脑海里推断了几种可能,但目前都是残缺的,到底两人之间有什么故事,还需要一些证据补全。

  随后她又让唐路行把女一号和女三号叫来问了。

  女一号张伊伊一副火辣爽朗的样子,好像跟唐路行挺熟的,被询问的时候一点也不局促,可说的话句句不离唐路行,让荆岑忍不住想来句国骂。

  “案发当晚在干什么?荆律师,警察之前也调查过,唐老师给我作证了,我跟他在搭戏呢,和易晓棠熟不熟?还可以,但我跟她不一样,我以前和唐老师就合作过,她是新人。他们关系?知道呀,易晓棠和苏岱林私底下是情侣关系,但到底两个人是否相爱不知道,唐老师,你应该也知道他们是情侣关系吧。”最后这句话是对着唐路行说的。

  唐路行简短回答:“不知道。”

  荆岑不知道为什么,实在不喜欢这女的,见唐路行这样回答她有些窃喜,唐路行当然知道这层关系,就算当时不知道,现在肯定也知道了,不然在拾步亭的时候,不会给她分析苏岱林和姜云的事。

  走的时候,张伊伊还往唐路行的方向凑,故作惊讶的说他竟然不知道两人的关系,可见她们两人藏得够好什么巴拉巴拉的。

  荆岑在心中翻了大白眼。

  张伊伊走后,荆岑故作调侃实则暗暗讽刺问道:“唐总,导演演员都做,挺有才的,还能和各色美女搭配,这个张伊伊跟你搭过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