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庭审风云5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橙斗 233 2021.08.21 22:28

  王检察官忙反对,“公诉方还没有质证完毕!”

  审判长点头,对荆岑说:“辩护人请坐,现在是庭前调查环节。”

  荆岑从善如流,马上应了。

  实际上她刚刚这样说也就是预热一下,想看看沈清和唐路征这边的反应,并没有真的想在此刻扒拉出更多枝节。

  毕竟至今她都还不敢肯定当晚602号房里究竟是谁。

  只是出乎意料的,陈奂看起来比唐路征还怕,估计没少干这种恶臭之事。

  荆岑眼神禀冽。

  王检察官抛出重要物证——水晶球。

  “水晶球上只有被害人易晓棠和被告人苏岱林的指纹,根据法医鉴定,易晓棠致命伤就是该物击打所致。”

  “公诉人,被告人是否指认过该物证?“审判席上查看过物证照片和法医鉴定后,审判长开口询间王检察官。

  王检察官一噎,“审判长,被告人在所有的审讯中都未作认罪供述,一直保持沉默,所以公诉方只能在法庭上询问被告。

  审判席上脸色本来就很严肃的法官们嘴抿得更紧了,没有认罪供述检察院也急吼吼的起诉,一开始他们还以为是证据很铁,倒也可以审审。

  如今被告人的辩护律师第一步已经成功驳斥了公诉方的人证,如果物证不能坐实,这案子要怎么判。

  审判长声音低沉,“准许。”

  王检察官又开始提问苏岱林。“被告苏岱林。检方再问你一遍,是否承认你对易晓棠的强奸致人重伤罪。

  苏岱林面色有些紧张,语气却是斩钉截铁,“不承认,我没有做过为什么要承认?”

  王检察官不愧是多年的老经验,他拿出十二分的公诉人威严摆在脸上,声色俱厉的追问,“如果不是你犯下的罪行,案发当晚你为什么要让易晓棠把已经送出的水晶球拿到拾步亭。”

  苏岱林噎住片刻,看向审判席,“审判长,有些事不想说可以不说吗?”

  审判长:“被告人,原则上说你在审讯过程中有权保持沉默,但是在法庭上,如果没有特殊理由,你应该回答公诉人的提问,否则合议庭只能单方面采信公诉人的证据。

  苏岱林:“我所说的事情涉及到被害人易晓棠的隐私。有可能会对她的名誉造成终身影响。”

  审判长:“被告人,该案并没有公开审判,就算宣判,也不会将影响被害人名誉的细节公开,所以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荆岑在心底叹了口气。水品球的事情是绕不过去的。这是警方在现场查处的物证,如果不把前后情节说清楚,苏岱林的嫌疑如何都洗不清。所以她几天前就和苏岱林讨论了,需要在法庭上把监听的事情说出来。

  人性往往不是那么美妙的,特别是在生死判决的法庭上。

  荆岑见过太多被告。只要自己能脱罪甚至只是减刑。在法官面前痛哭流涕悔恨不已都是小的,更有甚者,若能扯上谁背锅挡枪,简直恨不得咬住不放。

  可苏岱林是个异类。

  讨论法庭上是否供述水晶球监听器那天,苏岱林沉默良久,才问了对她名誉的影响。荆岑早就知道他担心这个,所以打了包票,“这个你放心。法庭是不公开审判的,只要你的强奸罪不成立,检察院十有八九是要撒诉的。”

  可苏岱林还是沉默了半天,最后说了一句,“她如果醒了知道监听器的事,我们就完了。”

  这下换荆岑沉默了。

  如果只是知道男朋友监听自己,可能会有些生气,至多也就分手,可如果男朋友知道她在六楼受辱,他在一楼徘徊踟蹰,最终也没有上楼来阻止,那是如何不堪和可笑。

  这个“完了”,不仅仅是他们年少的爱恋完了,而是两颗年轻的心,从此荒芜冷却。

  苏岱林那时却开口了,“说,我要说清楚。我要为她讨一个公道,我要把那个人揪出来。晓棠是个傲气姑娘,她不会想这样不明不白的受辱,我要她醒来时清清白白,而不是活在阴影里。我,懦弱一次就够了。”

  苏岱林在法庭上缓缓的说了水晶球的秘密,从他听到张伊伊和易晓棠的争吵再到易晓棠去到六楼后的声音。每个字每句话。他说得异常艰难。法庭上的法官和旁听席上众人都已经惊呆了。

  沈清脸色越听越白,她根本不知道水晶球还有这个秘密,也就是说唐路征这蠢货强奸易晓棠的事被全程录音了?

  陈奂脸色也几度变幻,但她倒没那么怕,毕竟这事儿是易晓棠自己走去六楼的,收了他们的好处,也就是权色交易。

  可沈清毕竟是老律师了,她知道唐路征利用易晓棠母亲换肾的事情要挟她就范,往重了说,这就是胁迫强奸。

  他皱着眉头去看唐路征,谁知道唐路征脸色白得更是不像话,甚至两股战战,嘴唇发紫,似乎有什么特别恐惧的东西在他眼前。

  被告席上,苏岱林声音冷到极点,“我听见她走向6楼的房间,然后过会儿就传出了她痛苦的声音,还有,她的老板,唐路征的声音。”

  唐路征瞳孔睁大,兀地从旁听席上站起来,颤抖着手指着苏岱林,声嘶力竭的吼道:“你胡说!不是!我根本没去!”

  荆岑手上的笔突然掉到了桌上,她惊讶的抬眼去看被告席。

  取保候审那天,苏岱林可没说在监听器里听到过唐路征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