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绝命监听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橙斗 3223 2021.07.18 13:53

  等办完手续再把苏岱林从看守所接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荆岑却没法给他太多休息调整的时间,因为她估计开庭时间快来了。

  而至今为止,无论是公检系统还是她,没有一个人得到过苏岱林的供述。

  这场关键性的当事人询问就安排在了苏岱林家里的书房。

  苏岱林坐在靠窗的榻榻米上,抱着个抱枕,呆呆的望着窗外,十来天的看守所日子,让本就清瘦的少年看起来形销骨立神情呆滞。

  他缓缓开口:“荆律师,你既然能把我保释出来,想必是查到了什么,我也只能告诉你我没有杀人的罪行,其他再多的我不想说。”

  一如既往的犟。

  苏岱雨还没退出去,听他这样说,忍不住发了脾气:“不想说?我让爸妈过来,你也这样给他们说说,既然没犯罪,有什么不能说的?什么东西比命还重要?还是牢饭没吃够?”

  苏岱林反怼:“姐,你自己做心理咨询的,什么东西比命重要,你见得还少吗?”

  荆岑听到苏岱林的话也觉得很无语,这要是她弟弟,头都被她扭下来了。

  可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

  眼看苏岱雨被噎得胸口起伏,荆岑忙上前劝阻,“岱雨你先出去吧,我跟岱林两个人谈谈就行。”

  苏岱雨出去后,荆岑也少了一点顾忌,她懒得跟苏岱林绕弯子,一上来就祭出大招。

  “岱林,不想说?是因为被戴了绿帽子?”

  苏岱林听到这句话后猛地转过头,一直对着窗外毫无焦距的目光这会儿全神贯注的盯着面前这个律师。

  他家的书房比较大,两人之间隔了三四米远,中间放着一张书桌,荆岑就坐在书桌后面的旋转办公椅上。

  她姿态放松,脸色平静,左手自然的垂落在椅子扶手上,右手拿了一支笔,笔尖轻轻的在本子上游走,发出细细的沙沙声。

  她脸上没有任何鄙夷或者嘲讽的神色。

  荆岑感觉到苏岱林刺眼的目光稍微淡化一些,接着开口。

  “听过一句网络调侃没?要想过得去,就得戴点绿,易晓棠跟你只是在一起没多久的男女朋友,又没谈婚论嫁定情,就她让你戴点绿,你就不想活了?”

  “你知道什么!我根本不是……”苏岱林突然低声吼出来。

  顿了顿之后带着沉痛的语气道:“根本不是在乎这点绿,我虽然单纯但还没傻到这个地步,圈子里你情我愿的交易我不是没看过,那些还没分手就找下一个更能助力的备胎这种事我也懂,但她是真心爱我的啊,我不是她的备胎也不是什么其他乱七八糟的助力,她是真心爱我的啊,我是她第一个男人。”

  他说着,两只手蒙上了脸,泪水从指缝间滑落下来。

  荆岑一开始有点蒙,她以为自己听错了,苏岱林说易晓棠爱他,所以他才在乎这点绿?

  这什么逻辑?

  但看到他的眼泪的时候,她好像又有点懂了。

  都说千金难买有情郎,放在这个美色名利诱惑的娱乐圈,这句话对于有情有义的女孩子同样适用。

  苏岱林家只是一个普通的中产家庭,就算比很多工薪家庭要好,但放在唐家这样的豪门面前一点也不够看,况且苏岱林还是个废了一条事业腿的舞蹈生,跟圈内那些红了的顶流比起来,各方面都比较普通,实在是没多少前途可言。

  而易晓棠家境困难,偏偏又生了一副绝色容貌,还有老天爷赏饭吃的才艺,就凭这些,她即便不傍谁,只要能得到签约公司普通的资源,也能一步一步稳扎稳打的走红。

  总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个心气傲的姑娘在那天之前,都没想过要靠着某些资本去傍谁,然后走上爆红之路,她选择遵从内心,喜欢上了眼前这个少年,还让他成了自己第一个男人。

  这样的女孩子确实让人心折,可如果她没有低头,又怎么会被害,还牵扯到了唐路征?

  荆岑脑海中突然闪过一点灵光,她想起在片场的时候方季告诉她的那些细节。

  “那天下午在你的房间,是易晓棠的……第一次?”荆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直到她看见苏岱林缓缓的点了点头。

  荆岑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有点能理解苏岱林死不开口了,就这种前后落差冲击,真的太要命了。

  可她还是觉得就这样还不至于真的要了苏岱林的名。

  就在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苏岱林开口了。

  “她说那天是她的生日,我本来还想晚上约她的,她却告诉我晚上她要回家一趟,我说送她她也不愿意,所以没呆多久就让她走了……”

  “后面有人听到你在房间砸东西,你知道她骗你了?”

  苏岱林点头。

  “好了,关键问题来了,她有心瞒着你,其他人也不太可能在你面前多嘴,你是怎么知道她去干什么了?”

  “我听见了她和张伊伊吵架的内容。”

  “吵架?”

  荆岑想起来,片场是有人说那天听见易晓棠和张伊伊吵架的,可那人说她们是关在门里面吵的,外面的都没听清楚是什么内容,苏岱林怎么会知道。

  苏岱林揉了揉头发,有些痛苦悔恨的说道:“监听听到的。”

  “监听?!”

  荆岑脱离惊讶了。

  “你监听易晓棠?”

  有这么渣?

  苏岱林马上回道:“没有!我没有监听她的意思,是水晶球,水晶球上面有个娃娃,男娃娃领结上,有一个隐藏的小型对话仪器,连接一个APP,这个APP可以点歌什么的,我本来说是想给她一个惊喜,就没告诉她,谁知道刚打开APP准备点歌,就听到她在跟张伊伊吵架,我住在一楼,怕她被欺负,就一边听一边往楼梯上跑,谁知道……谁知道半路就听见张伊伊嘲讽她为了争女一号,上赶着要去唐路征面前献身。”

  这剧情,神TM都快拍电视剧了。

  她怀疑自己成了九五后老阿姨跟不上时髦。

  否则她怎么没听说过,哪家卖的永生花水晶球还能装隐藏监听器这种骚操作。

  “你在哪儿卖的水晶球?这监听器什么都可以听到?”

  她突然想起案发现场被警察当物证没收的水晶球。

  “通过一个网上的朋友介绍买的,一会儿给你地址你看看。这东西并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听,要在手机上远程开启对话或者监听功能,平时就是一个普通的放歌仪器,跟那些旋转音乐盒有点像。”

  “网上的朋友?”

  荆岑脑海里闪过一条光,但太快了,她没抓住。

  “你那个仪器后来关了吗?还是一直开启的?有没有储存功能?”

  要是有储存功能,还一直开着的,那就玩大发了,这易晓棠到底被谁害的,马上就能水落石出。

  可问到这里,苏岱林又不说话了。

  荆岑没有催他,她猜测苏岱林一定是在监听器里面听到了什么,而且这个内容才是导致他一直沉默不开口的重要原因。

  过了半响,苏岱林似乎破釜沉舟的说:“我听到之后,没有立刻上去,因为我不相信,我骗自己说这只是女孩子之间争风吃醋的话,毕竟张伊伊说是女一号,但组里都知道这个戏里易晓棠的戏份更有张力,她捕风捉影的重伤晓棠也不是不可能,吵架的内容也很混乱,分不清真假。”

  “你回房间了?”虽然是问句,荆岑的语气却很肯定,因为当时苏岱林如果直接上去质问,不管他们之后的关系如何,后续肯定就不会牵扯更多。

  “我回了房间,而且仪器一直开着,张伊伊走后,我听到她给陈奂打电话,她说:‘我相信以自己的实力,只要把这个角色演好,即便不能拿奖,也肯定会红,我愿意在签约合同中再让出更多条件,但我不想上他的床。’然后这句话说完,陈奂不知道说了什么,她情绪激动起来,继续说‘你们就不怕我鱼死网破’。之后,对方不知道放了个什么大招,她就一声不吭的挂断了,然后就是漫长的寂静。”

  “我犹豫着是否要上去阻止她,可我不知道为什么……”

  苏岱林说到这里,突然伸出拳头向窗户锤了好几拳头,他双眼通红,青筋炸起,脸上却是无限悔恨的表情,或许就是因为那几分钟的犹豫,把一个女孩推向了深渊。

  “我没去……可我就犹豫了几分钟,最后,我正准备开门出去时,我听见那边又传来开门的声音,她拿着水晶球开门出去了,听声音大概是上了好几层楼梯,水晶球被装在袋子里。”

  荆岑昨天去现场看过,那栋小楼一共就6层,有两部电梯,直接连到地下停车场,一般情况下肯定都是走电梯的,想着走楼梯,肯定是特殊情况。

  易晓棠向上走楼梯,走了好几层,那就是去了6楼,她选择走楼梯,那是在绝望中挣扎吗?楼上等着她的又是什么?她又是出于什么心里拿着水晶球走去六楼?

  苏岱林继续道:“我猜测她去了6楼,然后走了大概50米,敲门进了一个房间,可是她进去后我没有听见任何其他男人的声音,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我听见她痛苦的吼叫,我那时候忍不住就想上楼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水晶球的仪器突然断开了,我什么也听不到了,我……我……”

  他“我”了好几声,却没我出来,荆岑却在心里叹了口气。

  苏岱林在一楼,心爱的人在六楼被威胁献身,甚至从后面的检查报告看,她可能受到了性虐待,而下午还在跟她浓情蜜意的男人却不敢上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