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庭审风云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橙斗 568 2021.08.08 21:06

  等唐路行安抚完易妈妈出来,荆岑挑眉问起他对易妈妈说的话。

  唐路行浅浅一笑,勾了勾食指,示意她附耳过去。

  忽而看见他这样神秘的笑,荆岑心跳重重漏跳了两拍。

  等唐路行温热的气息在她耳边拂过,惊天消息才压住她差点翻涌上来的回忆。

  “真的?”她忍不住惊讶确认。

  “嗯,此事保密,其他人都不知道,但你可以开展更多的调查了,庭审的把握更大了。”

  “你一直注意着?”荆岑心里有些感动,即便知道唐路行参与调查此事有很多复杂的原因,但他总还是惦记着自己的庭审。

  “嗯,其实我最关注的就是这个事。毕竟有什么比一条命更重要?”唐路行脸色郑重的说道。

  荆岑看着这个已经从记忆中的青葱少年成长为成熟青年的男孩,眼里是藏不住的欣慰和欢喜。

  还有什么,比她的男孩初心不忘更让人觉得人间值得呢?多少年过去了,不管是身处泥潭还是迷雾中,他始终有一双清明澄澈的眼睛,一颗三观超正的心。

  “易妈妈那里我也说通了,你抓紧时间去询问。我得到消息,庭审就在在十天后。”唐路行蹙眉。

  荆岑点了点头,在她的预料之中,既然提起公诉这么快,庭审肯定也会往前排。

  之后十多天的时间,荆岑带着蒋含四处奔忙,终于在庭审前两天把一些证据给法庭出示了一遍。

  之所以说是一些,是她感觉一场审不完,有些证据留着后面慢慢放出来效果更好。

  庭审当天早上,荆岑带着已经挂名在律所的蒋含早早的到了庭。

  因为涉及到男女隐私,所以案子并没有公开审理。

  但还是有人申请到了特殊旁听。

  唐路行正跟她讨论细节,转眼就看见几个人进了法庭。

  他嘴角含着一丝嘲讽,用眼神示意荆岑,“唐路征、第二个陈奂、后面几个是沈律师和她的团队。哦,沈律师你认识的。”

  荆岑觉得沈律师和师兄一家一定是欠了唐路行八百万,不然怎么一说到他家人就语气怪异。

  “跟我所料不错,他们会来旁听的。”荆岑一副了然于心的神情。

  唐路行解释:“我都能到,何况被告和受害者可都是他们的艺人,妥妥的单位大家长,沈律师也是正经的法律顾问,要申请到不是很简单。”

  两人正说着话,走在前面的唐路征看见她们几人后,嘴角噙着几丝欠扁的坏笑朝被告席走来。

  那滑稽样子怎么形容呢,荆岑想起安徒生童话里皇帝的新衣。

  她忍不住轻轻扑哧一笑。

  荆岑本来就生得好,明眸皓齿,气质灵秀,这开怀一笑,简直是顾盼生辉,神采飞扬。

  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别说哈喇子都快流出来的唐路征了,就是第一次见着她的陈奂,也被这一笑晃了会儿神。

  她心想,这样的女孩儿少见。

  以她在经纪圈娱乐圈阅人无数的眼光看来,这模样嘛南北美人都不少,可配上眼里的光彩和周身的气派,八分的姿色竟然有了十二分的摄魂功力。

  陈奂再看看旁边眼睛都看呆了的唐路征和瞳孔中隐藏着恼怒的唐路行,吸了一口气,再一次忍住了想把唐路征那双昭子挖出来的冲动。

  她在后面轻轻的掐了一把唐路征。

  唐路征终于回神,可他说的第一句话却让陈奂忍不住堵住他的嘴。

  “哟,美女,你是苏岱林的律师?我是他领导,有什么事尽管问我啊。”说完伸出两个爪子,就要去握荆岑的手。

  可惜手还没靠近荆岑半米范围内,就被唐路行从旁拦住了。

  “她手上有伤,不适合。”他语气冷如玉冰,连声称呼都没有。

  唐路征被拦住亲近美人,那是一万个不得劲,奈何被美色迷昏的头脑此刻终于在唐路行的冷言中清醒了几分,这才想起来就在前不久,他还派人去堵过这个女孩,据说是伤了手脚,人家可是律师,就算没查清楚是谁吩咐的,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更何况美人还是老三这私生子的菜,听说还是沈律师儿子罩的人,嗯……是朵带刺的玫瑰儿。扎手,但是他喜欢。

  不过玫瑰儿还没到摘的时候,暂且忍耐忍耐。

  唐路征清了清嗓子,勉强恢复了正经,“哦哦,那不好意思,荆律师辛苦了,说来说去都是为了我们家的艺人。陈奂!”

  陈奂被喊到名字,心里翻了个白眼。

  “陈奂,荆律师有什么需要的你看着点儿,不要怠慢了!还有,沈律师,不需要给你们介绍了吧,都认识的!”

  实际上沈清一进来就注意到了被告席这边亮眼的男女二人。

  荆岑自不必说,她以前就见过几次,大家族养出来的女孩子,学识教养气质都是一等一的。

  只是最近一次见面也是几年前了,没想到经过社会和职业的打磨,这姑娘竟然越发出色亮眼了,隐隐有一种佳人遗世的独绝。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怪不得啊,怪不得儿子心里一直藏着……

  可再看旁边的唐路行,也是毫不逊色,容貌百分百遗传了他妈的倾城姿色,但周身散发出的清冷疏离又中和了这点精致美丽,使得他看起来气质禁欲逼人,让人无法长久直视。

  沈清心里实在有些复杂。

  荆岑历来尊老爱幼,不管沈清是什么立场,那都是长辈,她越过唐路征和陈奂,走上前礼貌喊了声“沈律师”。

  “沈阿姨”是喊不出口的,因为正式场合的时候,她听见过师兄都没叫妈妈,而是叫“沈律师”。

  或许是沈律师这样的成功职业女性,相比母亲的角色,律师这样的职业称呼更能彰显她的人生价值?

  沈清本来一直挺喜欢荆家姑娘,甚至对于儿子深藏的情愫也乐于成全,就算这段时间跟她暗里交手几次,却只是更让她欣赏她的聪慧敏锐。

  但她却跟唐路行走得如此近,两人眉眼含情暧昧如斯,看起来已经像是对情侣了。

  沾上范晚吟这个人,这就让她不喜了。

  她一边蹙眉一边挤出一点长辈的笑,有些阴阳怪气的说,“荆律师长这么大了,都出师了啊,但梨城你人生地不熟的,遇到问题怎么不来找我?其他人可不能乱信。”

  这其他人指的不就是唐路行。

  连旁边装作小透明的蒋含都感受到了她对唐路行的敌意。

  唐路行却正眼也不看她,径直出了法庭。

  唐路征心里感叹这捡来的胆子可以,老爸的头号法律顾问也可以说甩脸就甩脸,果然是老头子宠上天,这家花没有野花香,连带野花结的野果也更宝贝?

  听沈清这样说,荆岑也有些不太高兴,心想,我当你是长辈,是看在师兄的面子上,你这样蹬鼻子上脸的,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她笑道:“我以为杨师兄那天是去找你了呢,可后面看来您挺忙的,我就不方便打扰了,至于你说的其他人,唐总可不是其他人,是我新客户呢。”

  沈清皱眉,“新客户?”

  荆岑笑,“可不是,杨师兄让我在梨城开分所,唐总已经和我达成初步签约意向了。”

  沈清脸色都变了,“杨净南要在梨城开分所?我同意了吗?”

  

举报

作者感言

橙斗

橙斗

伙伴们,今天上吐下泻没状态,马上庭审了,等我理理情节再更啊!

2021-08-08 21:0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