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照片对比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橙斗 3795 2021.07.17 23:05

  荆岑怔愣片刻,就叫了工作人员结束了会见。

  她预约了明天继续会见。

  出去时,苏岱雨很是惊讶“这么快?”

  “你弟弟不太配合,问到关键问题要么就闷着不回,要么就是场面回答。”

  “场面回答?”

  “就是你告诉我的那些话,还有案卷里都能查到的那些。”荆岑别有深意的看了苏岱雨一眼。

  苏岱雨有些脸热,“场面话”是什么话,她当然很清楚。

  她是心理学高材生,苏岱林在被捕之前告诉她的话,她多少能分辨出一些真假虚实。

  只是下意识的会觉得那些吞吞吐吐不合常理的事情可能就是一些儿女情长的隐私,不会那么重要。

  可荆岑既然这样点了出来,她才想起那天弟弟的情绪非常的不对劲,说话的语气也像是在背诵早就打好了腹稿。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上车谈。”苏岱林打了通电话,让司机把车开过来。

  “岱林以前是什么性格?”荆岑在车上抽出手提电脑,打算圈个重点。

  苏岱雨回答说:“性格有些腼腆,外面人也说他是高冷,从小学舞蹈乐器什么的倒是很坚持,所以家里才同意让他走这条路,但因为从小家里宠,他也没受过什么挫折,人非常单纯,说难听点,就是傻,这也是我反对他进娱乐圈的原因,这圈子很复杂……果然……”

  “这种性格在当下还挺招女孩子喜欢的,再加上长得好,她以前谈过恋爱吗?”

  苏岱雨一通回想,“好像没有谈过……但我不是特别确信,因为他以前学舞蹈的时候,有过一个搭档,两个人可有默契了,大家都说他们像情侣,不过我弟从来没承认过,当然也没有否认。”

  苏岱雨像是才想起什么,继续说道:“对了,这次的报案人就是这个女孩!”

  “报案人姜云?为什么资料里没有提到他们这层关系?”荆岑蹙眉,总觉得这中间有点什么故事。

  “这女孩跟我弟已经好几年没搭档了,现在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她虽然也在这次综艺节目里,却不在这个剧组,就说是路过看到了躺在亭子里的易晓棠就报案了,而且当时还有一个女生跟她一起的。”

  “有照片吗?”

  “有,他们一起参加过一个比赛,还拿了奖,我给拍的,年份靠前了,得上云端找找。”

  她拿出手机翻了半天相册,把照片放大了给荆岑看。

  荆岑仔细看了看,又问道:“易晓棠的照片有吗?”

  “啊,那天给你看的合照……”

  “不,不要合照也不要案发现场的照片,我要那种一眼就能看清楚五官的照片。”

  “这个我还真有,虽然这个剧组都是些新面孔,之前没有出道,所以网上没什么照片,但出事之后我没能见到过本人,只有见过模糊的合照,所以我找人帮我搜集过几张……”

  荆岑偏头看过去,第一眼就被照片上的姑娘镇住了。

  “漂亮,实在是太漂亮了。”

  看前面那个搭档姜云时,也觉得是个气质美女,可和易晓棠一比,那真是…珠玉在侧黯然失色。这易晓棠的容貌,放在美女如云的演艺圈,那也是绝色中的佼佼者,。

  饶是荆岑这种从小被夸到大的万里挑一长相,也不敢挑战她的倾国倾城。

  “我要是你弟弟,也会选易晓棠。”荆岑戏谑道:“所以这姑娘这么巧就遇见了情敌受伤倒地?”

  “警方其实也不傻,贼喊捉贼的戏码他们肯定也见过,所以一开始也对这个姑娘做了调查,不过没有任何证据指向她,她还有不在场的铁证。”

  “我看了法医鉴定,说易晓棠的受伤时间是晚上八点半到九点,警方调查笔录显示,这个期间相关嫌疑人都有不在场证明,所以被排除了,只有你弟弟没有不在场证明。”

  “对,所以这一点才是案子最棘手的地方。”

  荆岑心想,要么有什么不在场证明是假的,要么就是苏岱林在撒谎。

  为他真的杀了人而撒谎。

  荆岑没有接话,她在脑海里把案子涉及人员全部捋了一遍。

  “麻烦师傅送我去一趟检察院”,有些事情她需要仔细核对一番。

  或许是为了给梨城的律师节约点车马费,梨城南川区的公检法都建在建民大道上,一条龙服务的招牌都快把荆岑感动哭了。

  按现行规定,只有律师才有完整的阅卷权,苏岱雨只能在外面干等,荆岑到地方后,干脆让她走了,只说她下午都要阅卷,无聊得很。

  到南川区检察院门口,荆岑正准备拿出手机,铃声就响了。

  “荆大律师,我寻思着梨城昨晚这狂风暴雨的欢迎阵仗,您也该大驾光临了吧?”电话里传来一个阳光爽朗的男声。

  “张大检察官,你们门口这俩狮子气派很足啊,小状师被吓得不敢进了。”

  张欢闻言在电话里又笑了几声,连带着感染到荆岑也嘴角扬起。

  张欢跟她是大学同窗,关系非常铁,他家本来在京城,就为了追对象,一路跟到了南边。

  张欢笑道:“还有你荆大状不敢进的公检法大门?您老放心,我这出着差也给你打好招呼了,估摸着你要去阅卷了,今天都打过电话了,你直接去吧。”

  “哎,欢欢,我说我这好不容易来一趟梨城,不来机场接驾就算了,都走到你家门口了,你也不回来见见?这是怕我讹你的饭呢还是怕你对象吃醋呢?”

  “别别别,这对象八字还没一撇呢,欢欢我今天下午就到,晚上请你吃饭行了吧。”

  荆岑一边补刀一边往里面走,“行啊,紧着最贵的点。”

  荆岑找到了案子负责人员,因为有张欢打过招呼,对方非常客气,不但把所有案卷材料都给她分类注明,还客气的回答了她一些案卷上没有特别注明的问题。

  “分局移交过来的时候,除了口供,证据链是非常完整的,虽然按照如今重证据轻口供的原则,也可以定罪,但我们还是谨慎起见,和分局交流了几次,现如今因为几个原因……没有退回去重新侦查,但也没有进一步提起公诉。”

  这话说得很是诚恳,完全没有往常公诉人和辩护律师的针锋相对,但荆岑何等聪明,早已听出了弦外之音。

  这检察官在隐晦的告诉她,他们领导也犹豫着呢,退也不是诉也不是,进退维谷之际,有她这个律师来搅搅局,似乎也有个突破点。

  至于为什么一个简单的刑事案件会这样放不开手脚,主要原因可能还是因为有唐家的介入,再然后这批相关人虽然还没正式出道,但也是一个综艺节目的演员,万一闹出点舆论风波,对公信力也是一个打击,区分局和检察院都是最基层的公检法,不敢轻易决定。

  她有几分明白为何苏岱雨执意要委托她做辩护了,估计是有人建言献策,把她有些背景透了出来。

  她当然不是什么涉世未深的菜鸟,执业以来,虽然从来不屑用背景资源办过什么事,但业内哪个不是人精呢,就说看到这个荆字,多少会给几分方便,同时也会忌惮几分。

  “我也调查过一阵子,总觉得分局定案做得有些草率,特别是在案发现场认定上,一个没有前科的小子,没胆子在一个公园亭子里做这种奸杀的事情,就算这亭子偏了点,那也是公众场所,保不齐就被人看见了呢,晚上八九点,也不算太晚。而且你说怪不怪,这两个报案的小姑娘大晚上的还真的就过去了,虽然没看到作案过程,但这么晚,说是找白天落下的耳环……”

  这个工作人员状似不经意的把自己的猜想说了出来,实际上荆岑心里有点乐不可支。

  他肯定是得到领导授意故意引导荆岑往可疑点去查,说得这样明显,是怕她太年轻听不懂话中之意?

  “谢谢这位检察官!您真的非常专业,受您启发,我好像找到灵感了。”马屁先来一波。

  “没关系,你再看看案卷,有什么疑问可以直接问我。”

  荆岑仔细把案卷看了一遍,特别是刑警询问证人和现场勘验笔录,又把时间线和人物关系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捋了一遍。

  看完后她有了80%的把握,真凶不是苏岱林。

  荆岑神情放松,心中却疑虑更深。

  连检察院这边都是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这案子真是越来越复杂了。

  到底有几只手在掺和呢?

  再想想看守所遇见的那个人,荆岑心乱如麻。

  …………

  经历早上看守所那番折腾,荆岑实在没什么胃口,中午在建民大街一家餐厅随便吃了点,就坐着发起呆。

  这家餐厅前沿种了一派绿植,阳光透过扶苏绿植照耀进来,将桌上瓶子中的一支梨花分割成了两面。

  露珠未散,对光一面皑皑欺雪,像在迎风诉说告白。

  背光一面如云堆叠,似在低语呢喃情话。

  鬼使神差的,苏岑结账时多付了十块钱,问服务生要走了这支梨花,裹了张点餐纸后揣入了双肩包里。

  出门时,苏岱雨派来送她去影视城的车已经等在路口。

  苏岱雨本来是要陪同的,荆岑却没让,只说要去影视城看看现场,再查证一些证据。

  其实她是有些私心,一方面她不是非常信这些当事人的话,在一起调查反而有碍,另一方面她想借着调查剧组的缘由观察某人。

  尽管所有证据都显示唐路行不是范遇行,可她内心的直觉从第一眼看到照片就已经判了裁决——唐路行就是范遇行。

  芋头虽然换了土豆的皮,可剥了皮还是会显形的。

  她现在关心的是,他更名换姓到底有何原因有何意义。

  司机直接把她送到了当初事发公园的酒店。

  她没有贸然去查,因为做过准备工作,这个酒店竟然是唐氏的产业,附近的公园也是这个酒店附带的高尔夫球场,事发点是绕着高尔夫球场一个比较偏僻的观景点。

  在别人的地界,自然是要先跟对方打个招呼。

  她坐在酒店前台大厅的沙发上,拨通了唐路行助理的电话,对方很快就接了起来,只是让她有些意外的,竟然是唐路行本人接的电话。

  打过招呼后,就是短暂的沉默。

  “荆律师,有事吗?”

  “……,哦,可以请唐总这边派个人随行吗?我想在酒店和案发现场看看,做一些简单的调查。现在我在酒店大厅。”

  “好,稍等。”说完这句话,他就挂了电话。

  唐路行坐在万唐酒店顶楼宽阔的办公室里,盯着手机屏幕呆了一分钟,才拨了一个座机内线。

  “陆勇,今天下午的戏全部取消,让他们在片场先练着。”

  “额……”助理陆勇那边明显有些惊讶,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好的,唐总,但是花焕传媒那边管不管?”

  “让他闹去!我倒要看看他想耍什么花样,故作姿态!”

  “就怕片场其他家剧组看了笑话。”

  “他是出品人,大半个剧组人员都是他唐路征搞进来的,他都不怕笑话我怕什么?”

  “好的,唐总,我随机应变,还有其他吩咐吗?”

  “另外……”唐路行停顿了一秒,“安排一个信得过的保镖,看着点早上那位荆律师,不要太近,会被发现,远一点,主要是确保她安全即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