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住你隔壁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橙斗 2017 2021.07.28 23:53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荆岑觉得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画面。

  荆岑继续问吴经理,“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吴经理回忆,“这我还真不太清楚,我认识他们的时候两人就在一起了,那个时候范晚吟还没红。后面她红了我就没见过了,本来也不是特别熟,跟你们今天在国外留学时的老乡感觉差不多吧。”

  其实他还想问荆岑在国外见到过本人,怎么会没想起来,但想到那些传言,又觉得还是不要问的好。

  ……

  吴经理准备的是一个安保门禁很高端的小区公寓。

  公寓看起来很新,但一应物品俱全,却没有其余人住过的痕迹。

  想必是她一来梨城,家里就让这边准备了。

  吴经理把她扶进门口,却没进门,“今天太晚了,你将就着休息,明天我让公司法务部实习的小秦过来跟着你,她说自己是跆拳道黑带什么的,你现在受伤不能跑动,她可以给你跑腿,也可以照看着点你的起居。”

  荆岑忙谦让,“这样太影响人家小姑娘的工作了!还是明天我让当事人姐姐过来算了,是我大学同学,也可以帮忙几天,过几天脚就好了。”

  吴经理:“有什么影响的,能跟着你学是她的福气,你打的官司我可听说过,法务部的人都在传呢。”

  荆岑又谦让了几句,见吴经理一脸的真诚,就没再推辞。

  吴经理走的时时候还叮嘱了几句:“那群堵你的人,警局这边我盯着,但是荆律师,梨城是唐家的天下,唐家那个少爷虽然是你同学,但唐家枝繁叶茂,他才回国,你们情谊还在多少不好说,你自己千万小心,如果真有什么难事,记得找家里。”

  荆岑心下微暖,诚心道谢。

  夜已经很深了,荆岑看着梨城远处的灯火,打开了手机。

  她先给苏岱雨发了条信息。

  【范晚吟听说过吗?你看看她的视频】

  页面没有动,估计太晚了苏岱雨已经睡了。   

  她前前后后的翻着微信聊天界面,眼睛却怎么也不能从其中一个对话框上移开。

  对话框的头像是一幅水彩山水画,山高水长,笔调抽象。

  没有备注名,只有简单的一个“行”字。

  不知道还以为是个中老年领导的微信。

  对话框上只有一句:“你已添加了行,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荆岑好笑的看了半天,点了备注,可打了唐路行三个字又觉得不得劲。

  删了写了个“范”,想到他的妈妈,总感觉心里又不是滋味儿。

  愣了半天,把备注改成了“芋头”。

  她葱白的指尖停留在“芋头”两个字上,摩挲了半响。

  终于打开键盘,写了段话。

  【唐总,今天谢谢你来救我……】

  额,怎么感觉这话很白莲,算了,删。

  【唐总,睡了吗,我已经到家了,明天我还想去一趟巷子确认水晶球的事……】

  额,怎么感觉像在故意搭讪。删。

  【唐总,今天的医药费还没给你,谢谢。】

  嗯,这个比较正常。

  想了半天,觉得没什么毛病,欠债还钱,比较天经地义。

  点了发送,还附带发了个转账红包。

  她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点了发送后马上就放下手机,一瘸一拐的洗澡去了。

  说是洗澡,也不敢淋浴,费了好大一番劲才稍微做好了个人卫生。

  看来有个人帮忙还是必要的。

  躺倒在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她刚解开指纹锁,消息提示音就连绵不断扑来。

  大半夜的,在灯光昏暗的床头,吓得她差点丢了手机。

  微信提示:【芋头退回了你的转账。】

  芋头:【荆律师,就当提前和你签约法律顾问的定金。】

  荆岑:“……”这定金是不是有点太便宜了。

  再接着看,芋头竟然接连发了两条信息。

  芋头:【荆律师,开玩笑的,定金不可能这么少。】

  芋头:【荆律师如果真的要谢,可以请我吃饭。】

  荆岑一看时间,是洗澡之前发来的。

  好吧,这都过去半个多小时了。

  不知道睡了没。

  她还是回了消息,【可以啊,想吃什么,梨城的早餐都有些什么特色?】

  没想到对面居然秒回。

  芋头:【梨城的宵夜更有特色,特别是周五的宵夜。】

  荆岑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就忍不住发了个表情包过去。

  【??】

  芋头:【荆律师,我首先告诫你,深夜不应该给其他男人开门,但是还是要告诉你,给特别有缘的男邻居开门不算。】

  荆岑看着这句话,心里忽然迸发出惊呼,“不会吧?!!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

  芋头:【荆律师,我在你的公寓门外,可以开门吗?猫眼看看。】

  荆岑心里犹如炸开了锅,五花十色的情绪都倒进了锅里,翻滚煎炸,滋味莫名。

  她顾不上脚伤,甚至拖鞋都没来得及穿,一股脑滚下床,跌跌撞撞的奔到门口。

  揭开猫眼一看,是一张变形镜下也不褪色的俊脸。

  这么晚了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的保镖又跟踪到她了?怎么她没发现?

  荆岑大脑乱得不行,心脏碰碰跳,脚伤一番疾走拉动的疼也钻进来作怪。

  她靠在门上平息了五秒钟。

  迅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仪容,这才开了门。

  唐路行靠在门边,手上提着食品包装盒。

  他脸上带着少有的温柔笑容,轻轻亮了下手上的塑料袋,“我猜荆律师今天两次晚饭都没吃饱,所以带了点吃的。”

  荆岑有些呆呆的看着她。

  唐路行挑眉,“方便进去吗?”

  荆岑没说话,愣愣侧身,放了他进屋。

  他把塑料袋放桌上,转身浅笑,“荆律师,先申明,我没有跟踪你。”

  “你说巧不巧,我们住一个小区,你家里人前脚刚走,我就走了,我留意过接你人的车牌号,回到小区又看到这个车在楼下,我问了问楼管,才知道这里被荆家买下了。”

  “恰好,我就住你隔壁。”

  荆岑:“……”

  她能说什么,缘分什么的她不信。

  但是怎么办!她心里笑出了花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