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少年迷情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橙斗 32 2021.09.04 23:58

  范遇行出了房间,下楼一看,荆岑正在厨房忙活。

  水壶咕噜咕噜冒着泡。

  荆岑看见他下来,惊讶道:“这么快就洗好了?“

  范遇行点点头,看着锅里的东西,“你在煮姜汤?“

  荆岑笑道:“嗯,加了红糖,味道没那么重的,幸好我这里留着一些老姜,不然在这里想买正宗的老姜可不容易,大超市也没几家。”

  这个范遇行倒是深有体会,来了两个月,他们家的伙食别提有多简单了,主要是附近只有一个小菜场,菜品有限,要弄复杂一点的中餐,必须驱车半小时去十公里外的大超市买食材。

  范遇行看着她忙前忙后的身影,抿了抿唇,伸手道:“我来吧,你也冻了半天,也该洗个澡。”

  荆岑用勺子在锅里搅了会儿,看着汤色已经差不多了。

  腾腾热气下,她嫣然回眸,看着他笑道:“我可比你皮实,我经常去滑雪的,而且我刚刚穿得多,一会儿我爸就回来了,昨天我趁着大病初愈,央他去给我买中餐食材,等他回来,我做好吃的,一起吃饭啊。”

  说着她看了看男孩无可是从的手,俏皮地从柜子下面掏出一个大土豆,塞到他手上,指了指墙上的剥皮工具,说:“喏,你想帮忙,就帮我削皮,一会儿我做土豆泥给你吃。”

  范遇行盯着手上浑圆滚滚的大土豆,睁大了眼睛,道:“你还会做土豆泥?中餐你都会?”

  荆岑一边把姜汤盛起来,一边得意洋洋的说:“那是,我小时候在家里没人管我,我就自己学做饭了,以前只会简单的家常菜,后面专门跟一个中餐大厨学过一个暑假,你别不信,加拿大的中餐厅做得不一定有我做的好吃。”

  看她熟练的样子,其实范遇行已经信了大半,只是刚刚还以为她父母很宠爱她,这会儿听她说没人管她,好像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小小的女孩儿虽然比他大几个月,但个子才到他鼻子呢。

  让人有些心疼,又有些赞叹,真是一个人,也可以把自己活得热热闹闹的女孩。

  他脱口而出:“你爸很忙是吗?以后你想要什么食材,给我说,我去给你买。”

  她讶异,“大雪天的,怎么去?你妈好像不怎么开车出门。”

  她说的是实话,好像没有必要,范妈妈很少出门,想到她生的病受的伤,倒也可以理解。

  他说:“我会骑自行车,很快的。”终于有一项可以拿得出手的,之前在女孩面前有些自惭形秽的男孩扬起头说道。

  男孩儿十四岁了,已经开始拔节长高,有着少年流畅的肩颈线条和骨节分明的手指,还有跨越大洋彼岸也难得一见的漂亮脸庞。

  荆岑一转头就瞧见了他微微凸起滚动的喉结,视线往上移,是一双看什么都显得专注深情的眼睛。

  她难得的红了脸,乱糟糟的问:“雪地自行车你也会吗?你可以学学,这里每年有五个月的冬天,多学一些冰雪项目,以后冬天漫长,我们可以一起玩......“

  “嗯,要学的,滑冰我会,滑雪我可以跟你学。”

  说到滑雪,荆岑热乎乎的脑袋才回神,开始给他讲渥太华的冰雪优势,“渥太华有长达600公里的雪地自行车道,7个滑雪胜地,还有一条7.8公里长的丽都运河户外溜冰场..”

  她眉飞色舞的介绍着冬天的运动,范遇行就一边刮土豆,一边默默的听着,偶尔回一句或者问个问题。

  窗外寒山树影红墙小屋错落,厨房里姜汤暖暖热气袅袅。

  少年男女相遇在异国他乡,畅想着他们欢快青春的美好时光。

  范晚吟下楼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了厨房里的两个身影,她走到门前,说:“在做什么?我来吧。”

  荆岑说:“阿姨,正好,姜汤不烫了可以喝了。”

  范晚吟怔怔的看着递过来的碗,接了过来,轻声说:“谢谢阿荆。”

  昕她这样唤,荆岑和范遇行都有些吃惊地望过来。

  她突然醒悟,好像叫得有些亲热,补救道:“叫你阿荆可以吧?我觉得挺好听......“

  荆岑当然说“好”,只是范遇行表情却有些古怪,憋了一眼他的妈妈,却沉默地什么也没说。

  几人正说着话,忽然听到大门口传来了动静。

  是荆爸爸荆廷宇回来了。

  他拿着车钥匙,脸上有焦急的神色。

  “爸!回来了?”荆岑路上给他发了信息,本来只是报备一声,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回家。

  荆廷宇看着完好无损的一大两小,似乎松了口气,“范妈妈还好吧?”他对着范晚吟简单问候了两句。

  范晚吟怔怔看着她,心里百般滋味,却只是点了点头,道了谢。

  范遇行眼中充满了疑惑,心道:“荆叔叔一定认识我妈。”

  几人寒暄后,荆廷宇说他们补课的事要和范妈妈商量,两人去了会客室。范遇行则跟着荆岑进了厨房。

  荆岑邀请他们在荆家吃晚饭,她打算好好做一顿中餐。

  自从来了渥太华,她就开始学着自己做饭,经过这几个月的锻炼,已经有模有样。

  看到冰箱里有前几天邻居家送来的新鲜牛肉,荆岑临时起意做一个砂锅牛肉,“我前几天在国内网站买了个砂锅,想试试,还没拿出来呢。

  范遇行:“我去拿,放什么地方的?”

  荆岑一边扒拉冰箱食材,一边说:“就在储物室靠门的地方,才寄过来的,一个国际包裹,我还没拆。”

  按着荆岑给的方向,范遇行很快就找到了储物室,这原本应该是一间不大不小的保姆

  房, 前面的窗户还开着。

  他在门口看了一眼,没看见什么国际包裹,反倒是窗户那里有两个没拆的盒子,才走过去察看,窗外忽然飘来一阵说话声。

  这个原本的保姆房隔壁是会客室的茶水间,茶水间有个阳台,紧挨着储物室的窗户。荆廷宇和范晚吟不知怎地说话说到了阳台上。

  .....你们行踪,老二有些怀疑了,真的不说?”是荆廷宇低沉的说话声。

  “我这辈子都不想见到姓唐的,你要是还有点当年的情分,就别提。”范晚吟语气里有股说不出的沧桑。

  荆廷宇的声音回道:“你放心,老二......不是个东西,可我在一天,必然护着你们母一天。”

  范晚吟冷笑了一声,“怎么不叫大哥二哥了?姓唐的不是东西,我们大哥可是个好东西,当年要是喜欢我早说呀,就凭他大哥的身份,我还能不从,可耍这种恶心勾当......”后面她声音太低了,几乎听不清楚

  荆廷宇叹了一口气,窗户外传来一声打火机开火的声音,随即一阵烟味飘了过来,不知道是荆廷宇还是范晚吟抽了根烟。

  “你这病怎么办?小范可还小,你真不打算让他们父子相见?”荆廷宇幽远的声音传来话语里提到了自己,范遇行手指蜷缩,心跳快了两拍。

  “放心,一年半年的死不了,也不会全疯。”随即她笑了一声,“若我真不行了,送阿荆给你家当童养胥也行啊,反正我看两小只也玩得来,我家范范别的不说,就这样貌随了我,小阿荆可不会吃亏。说完她还自嘲的笑了笑。

  荆廷宇又叹了口气,“吟姐,你别这样说,就算没有那些破事,你的儿子在我这儿也是亲儿子,有岑岑一份,就有他一份,可我终究不是他父亲,以后还要回国,不告诉他他以后怎么面对,总感觉这样不明不白的更容易出事。”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又似乎只过了一刻,范晚吟才开口:“等再大一点吧.......

  范遇行蹲在床边,听了个囫囵,却难得出奇的平静,或许上一辈这些往事一开始就像是对青少年男孩都好奇的一根香烟,压在桌子角不敢拿也不会抽,等有一天有机会试一试才发现已经回潮发霉了,简直索然无味。

  少年轻扯嘴角,心想关我鸟事。

  从头到尾听下来,也就那句做童养婿的话让他心潮起伏了一下。他妈妈也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他耳朵后面染了一层薄红,抓起砂锅回了厨房。

  晚上维修工来修好了暖气,范遇行回去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好不容易才睡着。

  恍惚间,家里的暖气好像又坏了,妈妈说叫了个维修工,可维修工进来的时候带着帽子蒙着头脸,刚进门就对着范遇行说“叫我爸爸,我给你修。”

  范遇行抓了一把雪甩在他脸上,只看到此人的头慢慢又幻化成了一匹狼,他把狼赶跑后,还是觉得很冷,却看到荆岑突然出现在面前,说“不冷不冷,我把衣服服脱下来给你。”

  她一边说话一边脱,脱得只剩内衣了,范遇行这会儿又不冷了,只觉得全身的血都沸腾起来,他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倾身过去靠在她身上,对着她耳朵呼呼吹起,“别,我不冷了,有你在,我不冷了。”

  这时,女孩儿娇嫩的嘴唇擦着他的侧颈而过,激得他涌起一股酥麻的战栗。范遇行在心里大叫了一声,突然醒了过来。

  四野寂静,繁星低垂。感觉到裤子床单黏稠湿润,范遇行平淡清冷的脸上闪过一丝迥然慌乱和少年人的烦躁。

  好在此刻天光未亮,可以借着房间的黑暗勉强压抑一下内心的鼓动和那点模糊的向往。

  光阴流水,时间也分小溪缓缓和大河涛涛,前十三年的时光是颠沛的无趣的,也是海长如旷野小溪,旅途孤独漫长。

  遇到荆岑后,就算是给她抄作业的时间,好像也那么有趣这时光就如涛涛洪流,滚滚而去。

  自从范妈妈让范遇行跟着荆岑一起补课开始,他就恨不得给荏苒大江装个水龙头,把欢乐岁月的流逝掌握在自己手中。

  可惜少年人什么都不缺,就缺命运的决定权。

  眨眼三年就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