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取名如斯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橙斗 3094 2021.07.18 12:30

  荆岑闻言,看了看酒瓶上的标牌,错愕了片刻,服务生见她没有拒绝,便把酒拿出来直接上手开瓶去了。

  “送酒的先生在哪里?”她一边说着一边用眼光逡巡这一片区域的卡座。

  这个酒就是刚刚她点了却又被预定完的那一款白兰地,她刚刚点菜时虽然声音不小,却也不至于远近都能听到,最多也就旁边一两桌子能听见两耳朵。

  片刻后,花墙另一面,站起来一个高大的身影。

  他手上端着个高脚杯,漫不经心的晃荡着里面琥珀色的液体,见她望过来,姿态慵懒的向着他们的方向倾斜了一下杯身,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容点了点头,表示了送礼人的美意。

  杨净南见荆岑愣住时就看了过来,就这一眼,对面高大的身影就落入了他眼中。

  竟然是唐路行。

  杨净南想起他们刚刚正在谈论他的话题,他却旁若无人的听了半响,还送了瓶酒示威。

  呵,这么多年,这小兔崽子就算更名换姓了,却还是这么讨人厌。

  随后,唐路行竟然绕过了花墙,端着酒杯走到他们卡座边,得体的打起招呼。

  “荆律师,真是有缘,又见面了,旁边这位就是你们律所鼎鼎大名的杨律师吗?”

  他又看了一眼张欢,“这位是……?”

  荆岑本来还沉浸在这瓶酒的回忆里,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荆爸爸不知道在哪里得了一瓶上好年份的白兰地,藏在地下室,荆岑和范遇行两个人那天因为赢了一场比赛,实在是太高兴了,于是荆岑带头去偷了酒,两个未成年在家里吃起宵夜,一边喝酒一边烤肉,她还记得后劲太大,两个人最后都倒在了草坪上。

  冬天的寒风实在太冷,范遇行怕他们冻伤,只能拖着她回了房间,一回到房间,两人被暖气熏的面红耳赤,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吻到了一起。

  这个牌子,这个年份的白兰地,是只有他们两个才懂的年少心事。

  荆岑突然感觉心里有一小股暖流潺潺而出,淌的却是酸酸涩涩的青梅酒。

  服务生已经把酒倒进了她的杯子,她拿起来轻轻的和唐路行碰了碰,就给他介绍起来。

  “唐总,谢谢你的美意,我就不推辞了,这位是我们律所的主任,杨净南律师,这位是南川区检察院的检察官张欢。师兄,欢欢,这位就是刚刚说到的剧组的唐总。”

  她特意提了刚才的话头,想对唐路行表示他们只是顺着话题聊到了他,没有背后说人什么。

  “久仰”,

  “久仰”

  唐路行和杨净南两人说着假模假样的恭维话,互相盯着对方的眼睛,都从里面看到了三个字:不真诚。

  张欢就真的是久仰了,他在梨城工作了一断时间,对唐家不可能不关注,如今见到了传得满城风雨的唐家私生子,还是这样惊艳的长相,不可谓不久仰。

  一番寒暄后,唐路行竟然不请自来的在张欢那边坐了下来,然后盯着荆岑说道:“荆律师今天辛苦了,这瓶酒味道怎么样?”

  荆岑还没喝呢,这是要让她马上尝尝的意思。

  荆岑端起酒杯,准备小缀一口试试,谁知道旁边伸出一只手,给他把酒杯拿走了。

  杨净南温声道:“少喝点酒,明天还有工作。”

  荆岑想在心里翻个白眼,刚刚是谁让她推了这个工作的,怎么这会儿又拿出老板的架子劝酒了。

  她就知道这两个人不对付,以前就是这样,两人从来不会好好说话,总要她在中间打圆场,也不知道杨净南一个比他们大了五六岁的人是怎么会跟范遇行杠上的。

  “杨老板管得挺严啊,员工下班时间也不准喝酒?”唐路行勾唇嘲讽笑道。

  杨净南没理会他隐隐的挑衅,对荆岑温和道:“岑岑,这个酒太烈了,要助眠的话喝点牛奶更好。”

  杨净南这句话里的“岑岑”两个字以及他对荆岑起居的了解,让唐路行听得特别不舒服,他微微皱了皱眉,这么多年了,他们两个是越来越亲近了,亲近到杨净南竟然可以管着她这么多事。

  而他和荆岑之间始终隔了这么多年,就算曾经有再多情谊,可时间和杨净南,始终成了横桓在他们之间的两座大山。

  可不管世事如何折磨,荆岑从未在他心中冷却半分,他的女孩儿,凭什么让别人叫岑岑。

  唐路行心有不甘。

  他突然端起被杨净南夺过去的酒杯,起身去到酒店吧台区,和侍应生低语了几句话。

  众人不知道他要搞什么名堂,都呆呆的看着他。

  随后,只见侍应生拿一些瓶瓶罐罐,他竟然动手调制起来。

  没过多久,他就端着一杯看起来很精致的酒走走到荆岑身边,酒杯上竟然还插着一朵新鲜梨花。

  “荆律师,这是我特意为你调制的酒,度数很低,有助睡眠,您要不要尝尝看。”

  杨净南铁青着脸,却不好再做出夺酒的鲁莽动作,只能以冷冷的眼神看着荆岑,期待她拒绝。

  荆岑失神般看着柔和灯光下端着酒的唐路行,浅浅轻笑,身长玉立,如神铸的俊脸在满墙花树前微微发光。

  怎么会有人这么好看呢,荆岑心想,他的男孩儿,这颜值估计她可以吃一辈子。

  她用余光觑到杨净南不悦的眼神,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接过唐路行手上的酒杯喝了一大口。

  唐路行见她喝了酒,嘴角的笑容扩散开来,“荆律师不问问这酒叫什么名字吗?”

  荆岑问从善如流,笑着问:“什么名字?”

  唐路行还没回答,杨净南突然冷冷的开了口,“抱歉,岑岑,你刚才说让我看到唐总的时候帮你确认一件事,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事了。”

  荆岑刚听他说完,就觉得要糟,顷刻间变了脸色,忙转头想用眼神制止杨净南,她是想让杨净南私底下给她再次确认或者说是分析一下唐路行的变化,可没想这么唐突的当面的去捅破这层纸。

  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这层纸下究竟隐藏了多少错综复杂的原因。

  唐路行眼神幽暗的盯着杨净南,他这几年更名换姓,别人可能不清楚,但杨净南会不清楚他一点也不信,他跟唐氏和那几个人不清不楚,就算不清楚所有的来龙去脉,至少也猜到了他的去向,可他们这些人,是如何做到把消息瞒得死死的,把荆岑骗了这么多年?

  唐路行晃着着酒杯,却丝毫也不担心杨净南会出什么招,这在荆岑看来,他那漫不经心的样子有些奇怪,他是不惧被戳穿,还是不惧她追根究底。

  她确实不会在这种场合追根究底,曾经多年的默契,让她选择相信他。

  场面似乎一触即发,连张欢都感觉到了这剑拔弩张的氛围,谁知道杨净南突然轻笑了一声打破了这微妙。

  他不错眼的看着荆岑,说:“你紧张什么,我这会儿见到唐总了,才想起来你要确认什么,不就是想跟他要一张吉米伯格的签名照嘛,至于这么不好意思?你这个年级的小姑娘哪有不追星的?”

  唐路行笑了笑,“的确认识,下次给荆律师介绍。”

  他随即又对着荆岑端着的酒杯眨了下眼睛。

  “刚刚还没告诉荆律师这杯酒叫什么名字?”

  荆岑:“?”

  “如斯。”

  张欢突然说话:“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纳兰容若写的词啊。”

  荆岑突然就说不出话了,鼻子酸酸的,一别如斯吗?

  原来这么多年并不是只有个我一个人无心庭院花开任他明月西楼?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静止了,荆岑眼前的花墙灿烂和喧嚣夜景都虚化远去,眼里只倒映着眼前人含着浅浅笑意和寂寥的脸。

  他们跋涉千里,走到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他微微一笑间,好像初初相遇。

  就在张欢震惊于荆岑这撩汉的路子是不是太野了点时,旁边突然有几个声音冒了出来。

  一个陌生姑娘说道:“哎,那个人看起来好像唐路行啊。”

  另一个姑娘说:“谁?没听说啊,但颜值好高,够我舔万年,是刚出道的小哥哥?”

  第一个发话的小姑娘说:“怎么可能,你仔细看看,是不是《启明山》那个男主角,还是导演。”

  又一个姑娘说:“啊!那个拿了好多国际大奖的《启明山》?还没在国内上映呢,我只翻墙看过片段,好像真的是,他不是在美国发展吗?怎么在这里。”

  “走走,我们去试试,要是能要到签名就赚翻了。”

  几个小姑娘说着就要往这边来,唐路行显然也听到了,只是他没想到这个电影还没在国内上映怎么会有影迷粉丝。

  他显然在国外遭受过疯狂粉丝围追堵截,这会儿熟门熟路的给这一桌的人说了声抱歉,对着他在原桌边已经在结账的助理使了个眼色,就步履匆忙却依然从容的离去了。

  唐路行前脚才走,杨净南竟然也说有事要走。

  “师兄你都没吃什么?”荆岑奇怪他要是有什么事这么急,何必跑这里来堵她,反正也拦不住。

  杨净南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木着个脸说:“既然拦不住你找死,总得给你挖个墓吧。”说完还把账结了才走。

  荆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