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亡命别车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橙斗 1 2021.08.25 23:25

  车已经行驶到了滨湖路的下坡路段,右边三米开外就是碧深湖水。

  苏岱雨此刻全身汗毛倒竖,额角吓出冷汗,因为她发现刹车失灵了。

  在她们前面,有几个SUV,后面还有一个看起来很可疑的货车。

  “踩刹车!”杨净南忙道。

  “刹车好像失灵了!”苏岱雨声音颤抖。

  荆岑从杨净南胸口抬起头,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感觉到一车后尾一阵撞击,将他们的行车速度深深提高了一倍。

  商务车以失控的状态向前奔去。

  幸好此刻不是早晚高峰,滨湖路也不是交通要道,殃及不到其他无辜,可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的境况也是十分危急。

  苏岱雨拿出她作为心理医生在关键时刻的沉稳,冷汗湿滑的手握紧了方向盘,避让着前方的可疑车辆。

  但前方的车辆肯定知道他们刹车失灵了,一个劲的戏弄着。

  情况危急,杨净南和荆岑只能系好安全带,没有乱指挥苏岱雨驾驶。

  突然,他们左边出现了一辆保姆车。

  保姆车左串右突,冲破了包围圈,和他们的商务车平行往前。

  车窗摇下,唐路行冷肃的俊颜出现在荆岑的视线里。

  他对苏岱雨大声道:“所有车窗摇下,往右打方向,我逼停你们。”

  苏岱雨应声而动。

  唐路行的车靠过来,擦着商务车,车窗打开,荆岑和他距离很近,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眼中的沉稳。

  生死时速中,景色全部模糊后退,可她看见唐路行投射过来的安抚眼神后,忽而就不怎么害怕了。

  眼看车速开始降下去,后面的大货车却突然发力。

  大货车驾驶员眼神中闪过一丝狠劲,一脚油门踩下去,再打了个方向盘,可怕的撞击力撞了过去。

  唐路行眼中闪过惊惧,他吼叫道:“踩油门,往左!”

  苏岱雨在大货车撞上来的最后一刻往左打了方向盘,并且踩下油门。唐路行为了避免撞击,也往左打了方向盘。

  两辆车以失控的速度撞向湖边简易的人行道围栏。“嘭!”围栏撞破,车辆冲入湖水中。

  最后一秒钟,杨净南把荆岑扑倒在座位上,紧紧的箍在怀中,用后背和头承接了所有的撞击。

  巨大的撞击旋转中,荆岑头部眩晕,冰凉的湖水灌进来之前,有几滴温热流到她的脸颊。

  湖水幽深,冰凉刺骨,荆岑在晕眩过后,吃力的扶起杨净南,继而去解他们的安全带。

  可车辆撞击已经让安全带的机关变形,她试了好几次,都未能把两人的安全带解开,眼看着他在昏迷状态下情况危急,她不得不伸手去拍他的脸,终于让他稍稍睁开了一点眼睛。

  商务车前排,苏岱林已经醒过来,他往后排看过来,只能看到荆岑向她做了个走的手势。

  看着昏迷的姐姐,苏岱林没有多做犹豫,忙抱着苏岱雨往上游去。

  杨净南睁眼看了看她,牵起一丝微弱的笑意,他吃力的去拉扯荆岑的安全带,竭力让她钻出来。

  在冰冷的湖水中,荆岑眼底却带出一片温热,她看着杨净南后背和头部浸出的大片血知道他为了保护她,应该受了很重的伤。

  肺部的压迫和头部的眩晕,让他们已经脱力。

  正危急绝望时,车窗外游过来一个人。

  打眼看过去,白色的衬衣映入眼帘,这是唐路行今天的着装。

  唐路行很快就游了过来,他手上拿着一把行车救生电筒,脚扣上车窗,用电筒上的小刀去割他们的安全。

  荆岑的意识已经开始迷离,她努力睁着眼看了眼唐路行,迷恋的伸手,想去抚平他眉心的郁色。

  她张了张唇,用唇语说,“快走。”

  他摇了摇头,没理她。

  安全带脱下的一瞬间,他就拥了上来,一把抱住她吻了上去。

  冰冷的唇,温热的舌,在日光黯淡的湖底不期而遇。

  裹挟着他清冷气息的空气流入了胸腔,缓解了荆岑高压和缺氧造成的眩晕。

  荆岑稍微缓解了一点,就用手指了指杨净南。

  一片混沌中,杨净南睁开了眼,他意识迷离,只看得见两个相拥的身影,心里想着真好,岑岑得救了。

  至于他自己,就沉在这一片清净中吧,省得去面对这污秽痛苦的人生。

  注意到了他望着荆岑的那抹深情眼光,唐路行嘲讽的扯了嘴角,向杨净南游了过去。

  他才不会让荆岑永远记得另一个为她死去的男人。

  他强撑着最后一点力气,割断了杨净南的安全带,连拖带拽的把人从车里弄了出来。

  幸好他之前有预感,提前让苏岱雨把车窗全部摇下来。

  在水下憋气太久,再加上之前的撞击,三个人都已经是强弩之末。

  荆岑和唐路行却很有默契,架着杨净南向上游去,半途遇到折回来救人的苏岱林。

  荆岑估算着唐路行应该也受伤了,就没再多磨蹭,把杨净南交给苏岱林后,自己去拉唐路行。

  人才脱手,唐路行强撑的那口气突然就松了大半,突然昏了过去,往水底沉了沉荆岑吓个半死,忙拥上前去抱住她,迫不及待的括开他的唇,给他渡气。

  距离水面只有一米距离了,正午的阳光照射在湖面,微微穿透了湖水,混沌迷蒙中,唐路行感受到了女孩儿的柔软和炙热,像第一朵迎风盛开的梨花,也像秋日燃烧原野的枫叶。

  荆岑混沌的大脑坚持着最后一丝清明,她在心底祈祷着苏岱林那边一切顺利。

  还没祈祷完,手上突然传来一片温热湿润的触感。冲开湖面的那一刻,荆岑入眼就是一大片血红色

  她手上的湿热晕染开来。

  唐路行已经完全昏迷,在他的腰腹部,一片手掌来宽的碎玻璃片深深扎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