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她的房间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橙斗 1698 2021.09.03 18:15

  回去的路上,范妈妈似乎已经清醒了,她蜷缩着身体,低着头,偶尔悄悄瞥一眼范遇行

  看起来有些胆怯。

  雪橇座椅分前后排,荆岑和邻居大叔坐在前排,范遇行母子坐在后排。

  八只阿拉斯加匀速的拖着雪橇在顺滑的雪地上前行。

  白雪映照下,高大的枫树更显火红耀眼。雪早已停了,陆陆续续的有游人上山采风。

  游人都穿得非常厚实,戴着帽子围巾棉口罩,只露出两个眼睛。

  荆岑忍不住悄悄歪头去看后排。

  刚刚从餐吧出门时,范遇行把自己的外套和帽子一股脑的脱下来罩在范妈妈身上,此刻,他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毛衣,一只手扶着范妈妈,另一只手抓着座椅保持着两人的稳定平衡。

  十三四岁的少年,眼神里是满满的倔强,手指用力处已经发紫,嘴唇也被冻得轻微哆嗦,可他一句话也没吭,只是不着痕迹的把手伸到背后,在毛衣上搓了搓,又继续抓紧座椅。

  雪橇正好经过一片茂密低矮的枫林,一阵微风,树梢上的积雪簌簌落下,有几团正好吹进了范遇行的后颈,从他敞开的衣襟处钻了进去。

  冰凉骤降,他明显的打了个冷颤。

  荆岑再也看不下去,她飞速的解了自己的围巾和手套,给范遇行递过去。

  范遇行看见她转过身,一双眸子如这白雪天的山涧,灵动明亮,清澈见底,可红扑扑的脸蛋又像还未红透的枫叶,温暖又绚丽。

  她把围巾和手套塞到他的怀里,说:“穿上,别冻坏了。”

  范遇行瞟了一眼她白净娇嫩的脖颈和手指头,摇了摇头,“谢谢,我没那么冷,不用.....。”

  “真啰嗦......”荆岑嘀咕,随即微微倾身过去,卷起围巾就往他脖子上套。

  范遇行愣神间,她已经胡乱地围了几圈,把他狠狠发红的鼻尖也盖在了温暖之下。“手套也要我给你戴?”荆岑揶揄的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围巾带来的温差,范遇行的脸也微微发红,他犹疑片刻,接过了手套戴上。

  他一边低头睨了眼枫红色的围巾,和女孩儿的毛线帽子竟然是一套。

  看到他的视线,荆岑浅笑,甩了甩毛线帽子延伸下来的长长的耳朵,又抓着“耳朵“在脖子上绕了一圈,打了个结,说:“看,给了你我也冻不着,我这帽子耳朵可长了。

  范遇行看着笑吟吟的女孩,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明显,心里好似喝了杯暖融融的奶茶,顺着血液流淌到四肢,驱散了初冬的寒意。

  荆岑跟着范遇行回到范家独立屋,才进门,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屋子里竟然比外面还冷。

  范遇行皱了皱眉,转身对荆岑说:“我家里太冷了,可以借你家给我妈暖和一下吗?等我把暖气修好了,再把她接过来。

  荆岑回道:“当然可以,你也一起过去,暖气坏了让工人来修,你自己修很危险的。”

  范遇行:“这个天气维修工会上门吗?“

  荆岑眨了眨眼睛,“我认识一个供暖修理大叔,家就住这附近,走,无我家我给你打电话。”

  荆家的屋子温暖如春,荆岑把范妈妈安顿在客房。

  范妈妈已经完全清醒,她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己已经开始抽条长高的儿子,额抖着用手去触摸他头顶的伤口,眼中是小心翼翼的神色。

  范遇行温声说,“妈,不要想那些,你先洗个澡,我去找维修工修暖气。”

  范妈妈点点头,没有说话。

  荆岑转去客房的卫生间调试水温,装作没看见。

  等两人出了屋,荆岑低声问:“阿姨需要帮忙吗?”

  范遇行摇头,“她只要醒过来了,就一切都正常的,不需要。”随后他问荆岑要电话,想早点把家里的暖气修好。

  荆岑说,“去我房间,电话在那里。“

  荆家的房子比较大,已经不能简单称之为独立屋,而是栋别墅了。一楼是客厅、餐厅和厨房,还有荆爸爸专门设置的健身房和会客室。其中会客室特别大,几乎占了一楼二分之一的面积,里面还有一个小书房。

  二楼有五个房间,荆爸爸和荆岑各一个卧室,然后有两个客房和一个书房。

  其中一个客房没有卫生间,且长期被荆岑的杂物霸占,没怎么使用,所以荆岑考虑片刻,看了看头发上染了浓重寒气的男孩儿,飞快的拉着他去了自己的房间。“我去楼下,你自己去卫生间洗个澡,不然准感冒。”

  听到要去她的房间洗澡,范遇行少年白皙的脸上迅速染上一层绯红,“不用,我妈洗出来以后,我再去客房洗。“

  荆岑推着进了门,“废话那么多,快去。我又不看你,还跟姐姐害臊呢?”

  范遇行羞恼嘀咕,“谁叫你姐姐了?“

  他一进卫生间,就看见了女孩子粉红色的发箍和发夹。

  粉色泡泡的沐浴露,香气浓郁的洗发水,还有很多《秦时明月》和《犬夜叉》动漫ip的毛巾和装饰品。

  他盯着“天明”的卡通牙刷挂件看了两眼,冷清的脸上渐渐浮起浅浅的笑。

  明明都是一样的半大孩子,偏要自称“姐姐”。

  顾忌到这是女孩子的房间浴室,他几乎只花了五分钟潦草洗完,然后在浴室穿得严严实实的,才走出来。

  荆岑的房间很大,估计有五十平米,三分之一做了书房设计,三分之一做了她的“兴趣室”。一眼望去,不拘一格的藏书、可爱古怪的手办、创意无限的乐高编程、丰富的滑雪新道具,角落里甚至还放了一架钢琴。

  林林总总,五花八门,竟然都是粉色浅绿色等充满梦幻的马卡龙色彩。

  他心下有些讶异和好奇,这些丰富的爱好和梦幻的色彩,搭配起来竟然一点也不违和,反而有一种矛盾碰撞的美感。

  他眼睑低垂,心想:真是个特别的女孩。

  她爸爸也真宠她,不干涉,还全力支持。

  他心里有些羡慕,转念想起女孩明亮灵动的眼睛,又开始替她开心。

  他没有爸爸,可他已经是个小男子汉了,没关系的。

  转眼间,范遇行注意到了房间的窗户,从这里看过去,竟然正好对着隔壁他们家的房子。

  其中视线最清楚的,就是他的房间。

  

举报

作者感言

橙斗

橙斗

亲爱的读者呀,有票的投票捧个场好吗?不然我都不知道有几个人在看。另外嘚瑟一下,本文获得阅文五大赛区征文编辑优选奖咯!谢谢各位支持!

2021-09-03 18: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