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橙斗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21.07.18上架
  • 10.02

    连载(字)

573位书友共同开启《顶流的律师甜又飒》的现代言情之旅

舵主嗣音三月 执事方将万舞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死而复活

顶流的律师甜又飒 橙斗 3706 2021.07.17 22:38

  刑辩律师圈都在关注一个才执业三年的女律师。

  因为替银州入户灭门案的四个未成年嫌疑人做辩护,荆岑火了。

  此案从第一次提起公诉到重审,前前后后历时六年。

  案情扑朔迷离,流水般的律师,四个少年家中轮着换,却也没能翻出浪花。

  一开始律政圈围观者众,过了三五年,眼见着家里人都差不多放弃了,心说难搞,也就作罢。

  谁曾想圈内大拿周教授的爱徒,竟然敢从师父手上接过案子,重新申诉。

  银州中级人民法院威严庄重的刑一庭上。

  审判长:“被告方律师请做最后陈述。”

  荆岑身穿律师袍,笔直的起立,柔和坚定的声音响起:“审判长,陪审员,根据证据展示和庭前质证辩论环节,我们已经明确以下几点……”

  庭审结束后,荆岑一走出法庭,就被大大小小的摄影机怼着脸拍了上来。

  她发挥了自己腿长的优势,从夹缝中逃出,上了律所的车。

  车上的同事问:“怎么样,什么时候宣判。”

  “大概就是这个月中旬。”

  “我看了庭审直播,稳了,你一炮而红了。”

  “过几天我要去一趟梨城,师兄那里你帮忙说说。”

  “去梨城?有案子?”

  荆岑点了点头,“奸杀案。”

  随即,她翻开奸杀案嫌疑人家属发过来的案件材料。

  里面赫然躺着一张照片,如果是纸质的,估计已经被她翻烂了。

  照片上,她“死去多年”的少年竹马,范遇行,正冷冷清清的看着她。

  似笑非笑,似含情又无情,只有那颗褐色小痣好像越来越亮,似要烧起来一样。

  灼人双眼,焚人心肺。

  她看到照片的第一眼,立马问了提供照片的当事人家属。

  “这个人是谁?”

  委托人也是她的大学朋友,叫苏岱雨。

  前几天打电话给她,请她帮忙做个刑事辩护,当事人是苏岱雨的弟弟,叫苏岱林,卷入一起强奸杀人罪。

  据案卷记载,证据充分,事实清楚,已经被批准逮捕了。

  而这张合照,包括了整个案子的受害人、犯罪嫌疑人、证人、报案人以及案件发生的背景生态。

  因为这是一张小型的剧组开机仪式纪念照。

  苏岱林正好饰演剧本里一个戏份不轻不重的角色,受害人是戏里的女二号,名叫易晓棠,至今还在医院ICU躺着,昏迷不醒,生死未卜。

  这个剧组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电视剧或者电影剧组,而是一个电视台综艺节目临时凑出来的。

  该电视台借鉴外国一款火爆的综艺,以单元电影为表现模式,从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电影娱乐公司挑人,弄了一场旷日持久声势浩大的演艺新星选秀。

  所以剧组来源杂乱无章,水平也参差不齐。

  苏岱雨电话里娓娓道来:“这是他们剧组的导演,也是制片人。”

  “他从好莱坞归国,虽然年纪轻轻作品不多,但唯二的两部电影都获得过国际新人导演奖和新人演员奖,前段时间唯二的两首原创词曲被高价买去后,迅速红遍北美,更有人说今年北美金曲奖可能也有他的提名。”

  苏岱雨温柔和缓的声音好像在旁边响起:“他是导演,也是演员,是词曲创作人,还是一个名副其实带资进组的富二代。”

  “他叫什么名字?”

  “唐路行”

  …………

  十年前加拿大渥太华

  夕阳的余晖从枫林一角斜斜洒落,给耀眼的枫红渡上一层浅浅的暖色。

  美得如火如荼的公园森林里,却没有几个游人,只有一对十三四岁的少年男女并肩坐在树梢上,百无聊赖的吃着一包零食。

  女孩明眸皓齿顾盼飞扬,男孩眉目精致白皙冷俊。

  “没劲。”女孩突然把满是英文单词的零食包丢给男孩,说道:“想吃辣条想吃小龙虾想吃水煮肉片想吃火锅。”

  男孩看了看女孩嘟起来的嘴唇,什么话也没说,继续吃起手中的零食。

  女孩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又说了一句“没劲”。

  …………

  金乌落地,黑暗笼罩过来,路灯从公园依次亮起。

  嘟着嘴的女孩从枫林转到第三街区的小栋厨房里,皱着眉头,看着厨房里参差不齐的中餐用具,突然门口传来声响。

  她探出头去,就看见男孩提着塑料袋向她走来。

  “辣椒、花椒、火锅调料、老干妈、小龙虾!”女孩翻着塑料袋里的东西,忍不住一声比一声的惊喜呼喊,“还有八角、白果、香叶、陈皮!!佛祖上帝马爸爸!你在哪里买到这些的。今晚我们吃小龙虾吧,清蒸?蒜香还是麻辣?还是麻辣吧,我多久没吃辣了……”

  女孩兴趣盎然,一边吧啦吧啦说个不停,一边麻利的下手。

  “都可以。”男孩一如既往的寡言少语,只微微勾了勾嘴角。

  眼底碎光闪耀,与柔和的灯光交相辉映。

  …………

  “范遇行!范遇行!范遇行……”

  灯光明灭间,雷鸣阵阵。

  女孩站在院子门口,大声呼喊着少年的名字,可是男孩的身影人去楼空,只剩草坪边上一棵孤零零的枫树。

  满枝桠的红叶在狂风中零落飘散,摇摇晃晃的送走了一个少年时光最后的温情。

  ………………

  荆岑从睡梦中惊醒,恍惚间睁开了眼睛。

  还没适应酒店房间被遮光严密的窗帘裹挟的黑暗,听觉感官率先迸发出耳鸣抗议,显然是对窗外声势浩大的狂风雷雨所不满。

  睡意消退,五感逐渐苏醒。

  电闪雷鸣中,一阵带着梨花清香的潮湿水汽飘进鼻端。

  荆岑这才想起窗户没关严,但又不想起身,在床上辗转了两下,闻着越来越潮湿的花香水汽,终于恹恹的起床,拉开窗帘一边,按着把手关紧了窗户。

  暴雨如注,倾盆而下,给春雨润无声的梨城一个夜晚的突袭。

  好在夜半时分,城市大部分的游人和浮躁都已沉睡,那些不知目的在何而疾驰长街的车马和不夜城中喧嚣的红男绿女,应该不怎么在乎这天气的阴晴。

  只是可惜了疾风骤雨后一地的白梨落雪。

  就像那年零落飘散后发黑枯萎的枫叶。

  她坐在窗口,看着雨滴到了凌晨。

  雷鸣声渐小时,天边的闪电也收起了张牙舞爪的触角,只是像烟火一样绚出白红两色就轻轻退场。

  夜色越发浓厚,噬骨凉意攀上了摩挲袖口半天的指尖。

  荆岑走到小型办公桌前,打开了手提电脑。

  搜索引擎上输入“唐路行”,出现了几个名人,她点开了那个头像标上做了演艺圈标记的男人。

  她手心又冷又汗,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

  可黑夜中亮起的屏幕和丰富的罗列显示,一切,是和范遇行风马牛不相及的生平简介。

  完全不同的年龄介绍,大跌眼镜的角色塑造和创作风格,还有铺天盖地三百六十度写真照片里那绝不可能的肆意笑容。

  只有那双七八分相似的眉眼和嘴角的褐色小痣,让她确认了心中的怀疑。

  确认范遇行“死而复活”,换了叫唐路行的名字。

  荆岑在黑暗中久久的盯着眼前屏幕上的照片。

  占了满屏的男人也微微勾唇看着她,

  坐了半响,荆岑拿出手机,点开音乐软件,搜索到唐路行创作的的歌曲。

  是一首英文歌。

  她戴上耳机躺回床上,潮水一样涨涨停停的歌声包裹住了她凉意阵阵的身体。

  她在梦里看到了渥太华满城飘散的枫叶。

  …………

  第二天的梨城艳阳高照,委托人苏岱雨带着司机来接她。

  荆岑看着价值不菲的雷克萨斯和专职司机,疑窦丛生。

  一个中产家庭要请刑辩律师,梨城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个可以选择,可偏偏苏岱雨找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她。

  倒不是荆岑妄自菲薄,不敢跟中国一线城市的梨城律师一较高下,实际上她虽然才执业三年,却因为连着赢了几场大官司,已经在京城诉讼圈有了不斐的名声。

  但这个名声还局限在圈内,还不至于被一个远在千里的圈外人苏岱雨熟知。

  特别是苏岱雨给她开价明显高于当地代理费时,荆岑就觉得很怪异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她本该婉拒这种千里之外的刑事辩护,奈何那张照片已经吸引了她的全部神魂,再者她所在的净坤律师事务所最近一直想在梨城开分所,她不得不去一趟了。

  她给律所备了案,只注明要出差去梨城接一个普通的刑事辩护案,昨晚到地方和苏岱雨签了委托协议后又传了一份给律所。

  没有节外生枝让同样在出差的律所主任杨净南听到风声。

  免得他管天管地出了师还要管接案子。

  苏岱雨一边招呼她上车,一边关切的问候她是否适应梨城的衣食住行和气候。

  她不动声色笑语晏晏的回答。

  随后,苏岱雨不疾不徐的给她说起案件来龙去脉。

  “昨天晚上给你的资料你大概也看了,如今我再复述一遍我弟弟告诉我的。”

  “4月12号下午,受害人易晓棠,就是这个剧组的女二号,说那天是她的生日,片场正好在给主角对戏,没他们什么事,就约了我弟弟在他的酒店宿舍对剧本,我弟弟当时想着是易晓棠生日,就送了一个永生花的水晶球给她。”

  “一个小时后,大概是傍晚6点就分开了,傍晚7点半,我弟弟突然想起还有些话想对易晓棠说,就发微信,约她在酒店宿舍临近公园拾步亭子里见面,可是我弟弟在那里等了半天没见人,打电话也没人接,就回去了。”

  “回去后过了一个多小时就听说有人报警,说易晓棠被奸杀在在拾步亭,警察很快就赶到了,发现还有一口气儿,送去了医院抢救,现在还在ICU。”

  “后来几天,经过排查易晓棠的社会关系,再查了她的手机微信记录,把我弟弟锁定为了重要嫌疑人。”

  “警方传讯了一部分剧组人员,据一个目击证人说,当天他本来要去拾步亭看看风景,却远远的看到一对年轻男女在亭子里吵架,据说还非常激烈,他不想去凑热闹就反身回去了。”

  “然后经过法医鉴定,易晓棠的致命伤在后脑勺,被一个圆形玻璃物击打多次所致,通过痕检,发现了她伤口处的玻璃纤维,与现场发现的带血玻璃球纤维一致,玻璃球上还有我弟弟的指纹。”

  “而且……她体内查出了我弟弟的……***。再加上那条约见的微信……所以才两天的时间,警方就以掌握了重要证据为由,刑拘了我弟弟。”

  “如今表面上看,这个案子人证物证都俱全,警方已经移交了检察院,所以非常的棘手。”

  荆岑听完,沉吟不语。

  案子大概经过她昨天就知道了,但明显里面有些细节还是模棱两可的。

  她在分辨刚刚这段话里的可疑之处究竟是当事人苏岱林没说真话,还是苏岱雨有所隐瞒。

  苏岱雨求她接案子,一开始就给弟弟苏岱林喊冤。

  想做无罪辩护。

  可从表面看,证据还挺确凿,苏岱林当真无罪?

举报

作者感言

橙斗

橙斗

各位亲,记得收藏投推荐票哦!   还有,强调:男主没有任何黑料!请大家放心看!男女主都超级正能量!   不要看前面装陌生人,马上就会甜到掉牙!   还有,私设如山,城市背景和故事没有任何参照。考据党求放过。   文中涉及法律知识主要是大陆法系,也有参考英美法系,可能还会有紧急立法权胡扯,法考生慎入,考据党慎入。   再说一遍!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2021-07-17 22:3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